|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容斋随笔  

 
  随笔 卷一
随笔 卷二
随笔 卷三
随笔 卷四
随笔 卷五
随笔 卷六
随笔 卷七
随笔 卷八
随笔 卷九
随笔 卷十
随笔 卷十一
随笔 卷十二
随笔 卷十三
随笔 卷十四
随笔 卷十五
随笔 卷十六
续笔 卷一
续笔 卷二
续笔 卷三
续笔 卷四
续笔 卷五
续笔 卷六
续笔 卷七
续笔 卷八
续笔 卷九
续笔 卷十
续笔 卷十一
续笔 卷十二
三笔 序
三笔 卷一
三笔 卷二
三笔 卷三
三笔 卷四
三笔 卷五
三笔 卷六
三笔 卷七
三笔 卷八
三笔 卷九
三笔 卷十
三笔 卷十一
三笔 卷十二
三笔 卷十三
三笔 卷十四
三笔 卷十五
三笔 卷十六
四笔 序
四笔 卷一
四笔 卷二
四笔 卷三
四笔 卷四
四笔 卷五
四笔 卷六
四笔 卷七
四笔 卷八
四笔 卷九
四笔 卷十
四笔 卷十一
四笔 卷十二
四笔 卷十三
四笔 卷十四
四笔 卷十五
四笔 卷十六
五笔 卷一
五笔 卷二
五笔 卷三
五笔 卷四
五笔 卷五
五笔 卷六
五笔 卷七
五笔 卷八
五笔 卷九
五笔 卷十
 
 
续笔 卷四
发布时间:2007/3/1   被阅览数:2625 次
(文字 〖 〗)
 
淮南守備 
  周世宗舉中原百郡之兵,南征李景。當是時,周室方強,李氏政亂,以之討伐,云若易然。而自二年之冬,訖五年之春,首尾四年,至於乘輿三駕,僅得江北。先是河中李守貞叛漢,遣其客朱元來唐求救,遂仕於唐。樞密使查文徽妻之以女。是時,請兵復諸州,即取舒、和。後以恃功偃蹇,唐將奪其兵,元怒而降周。景械其妻,欲戮之。文徽方執政,表乞其命,景批云:「只斬朱元妻,不殺查家女。」竟斬於市。郭廷謂不能守濠州,以家在江南,恐為唐所種族,遣使詣金陵稟命,然後出降。則知周師所以久者,景法度猶存,尚能制將帥死命故也。紹興之季,虜騎犯淮,逾月之間,十四郡悉陷。予親見沿淮諸郡守,盡掃官庫儲積,分寓京口,云預被旨許令移治。是乃平時無虞,則受極邊之賞,一有緩急,委而去之,寇退則反,了無分毫絓於吏議,豈復肯以固守為心也哉? 

  周世宗 

  周世宗英毅雄傑,以衰亂之世,區區五六年間,威武之聲,震懾夷夏,可謂一時賢主,而享年不及四十,身沒半歲,國隨以亡。固天方授宋,使之驅除。然考其行事,失於好殺,用法太嚴,羣臣職事,小有不舉,往往置之極刑,雖素有才幹聲名,無所開宥,此其所短也。薛居正舊史紀載翰林醫官馬道元進狀,訴壽州界被賊殺其子,獲正賊見在宿州,本州不為勘斷。帝大怒,遣竇儀乘馹往按之。及獄成,坐族死者二十四人。儀奉辭之日,帝旨甚峻,故儀之用刑,傷於深刻,知州趙礪坐除名。此事本只馬氏子一人遭殺,何至於族誅二十四家,其他可以類推矣。太祖實錄竇儀傳有此事,史臣但歸咎於儀云。 

  竇貞固 

  竇貞固,漢隱帝相也。周世罷政,以司徒就第。後范質用此官在中書,乃歸洛陽。常與編戶課役,貞固不能堪,訴於留守向拱,拱不聽。熙寧初,富韓公為相,神宗嘗對大臣稱知河南府李中師治狀。公以中師厚結中人,因對曰:「陛下何從知之?」中師銜其沮己,及再尹河南,富公已老,乃籍其戶,令出免役錢,與富民等。乃知君子失勢之時,小人得易而侮之,如向拱、李中師輩,固不乏也。 

  鄭 權 

  唐穆宗時,以工部尚書鄭權為嶺南節度使,卿大夫相率為詩送之。韓文公作序,言:「權功德可稱道。家屬百人,無數畝之宅,僦屋以居,可謂貴而能貧,為仁者不富之效也。」舊唐史權傳云:「權在京師,以家人數多,奉入不足,求為鎮,有中人之助,南海多珍貨,權頗積聚以遺之,大為朝士所嗤。」又薛廷老傳云:「鄭權因鄭注得廣州節度,權至鎮,盡以公家珍寶赴京師,以酬恩地。廷老以右拾遺上疏,請按權罪,中人由是切齒。」然則其為人,乃貪邪之士爾!韓公以為仁者何邪? 

  黨錮牽連之賢 

  漢黨錮之禍,知名賢士死者以百數,海內塗炭,其名迹章章者,並載於史。而一時牽連獲罪,甘心以受刑誅,皆節義之士,而位行不顯,僅能附見者甚多。李膺死,門生故吏並被禁錮。侍御史景毅之子,為膺門徒,未有錄牒,不及於譴。毅慨然曰:「本謂膺賢,遣子師之,豈可以漏籍苟安!」遂自表免歸。高城人巴肅被收,自載詣縣,縣令欲解印綬與俱去,肅不可。范滂在征羌,詔下急捕。督郵吳導至縣,抱詔書,閉傳舍,伏牀而泣。滂自詣獄,縣令郭揖大驚,出解印綬,引與俱亡。滂曰:「滂死則禍塞,何敢以罪累君!」張儉亡命,困迫遁走,所至,破家相容。其所經歷,伏重誅者以十數。復流轉東萊,上李篤家。外黃令毛欽操兵到門,篤謂曰:「張儉亡非其罪,縱儉可得,寧忍執之乎?」欽撫篤曰:「蘧伯玉耻獨為君子,足下如何自專仁義?」嘆息而去。儉得免。後數年,上祿長和海上言:「黨人錮及五族,非經常之法。」由是自從祖以下,皆得解釋。此數君子之賢如是,東漢尚名節,斯其驗歟? 

  漢代文書式 

  漢代文書,臣下奏朝廷,朝廷下郡國,有漢官典儀、漢舊儀等所載,然不若金石刻所著見者為明白。史晨祠孔廟碑,前云:「建寧二年三月癸卯朔七日己酉,魯相臣晨,長史臣謙頓首死罪上尚書,臣晨頓首頓首,死罪死罪。」末云:「臣晨誠惶誠恐,頓首頓首,死罪死罪上尚書。」副言太傅、太尉、司徒、司空、大司農府。樊毅復華下民租碑,前後與此同。無極山碑:「光和四年某月辛卯朔廿二日壬子,太常臣耽、丞敏頓首上尚書。」末云:「臣耽愚戇,頓首頓首上尚書。制曰:可。大尚讀為太常。承書從事,某月十七日丁丑,尚書令忠奏雒陽宮。光和四年八月辛酉朔十七日丁丑,尚書令忠下。」又云:「光和四年八月辛酉朔十七日丁丑,太常耽、丞敏下。」常山相孔廟碑,前云:「司徒臣雄,司空臣戒,稽首言。」末云:「臣雄、臣戒愚戇,誠惶誠恐,頓首頓首,死罪死罪,臣稽首以聞。制曰:可。元嘉三年三月廿七日壬寅,奏雒陽宮。元嘉三年三月丙子朔廿七日壬寅,司徒雄、司空戒下魯相。」又云:「永興元年六月甲辰朔十八日辛酉,魯相平,行長史事、卞守長擅,叩頭死罪,敢言之司徒、司空府。」末云:「平惶恐叩頭,死罪死罪,上司空府。」此碑有三公奏天子,朝廷下郡國,郡國上公府三式,始末詳備。文惠公隸釋有之。無極山祠事,以丁丑日奏雒陽宮,是日下太常,孔廟事,以壬寅日奏雒陽宮,亦以是日下魯相,又以見漢世文書之不滯留也。 

  資治通鑑 

  司馬公修資治通鑑,辟范夢得為官屬,嘗以手帖論纘述之要,大抵欲如左傳敍事之體。又云:「凡年號皆以後來者為定。如武德元年,則從正月,便為唐高祖,更不稱隋義寧二年。梁開平元年正月,便不稱唐天祐四年。」故此書用以為法。然究其所窮,頗有窒而不通之處。公意正以春秋定公為例,於未即位,即書正月為其元年。然昭公以去年十二月薨,則次年之事,不得復係於昭。故定雖未立,自當追書。兼經文至簡,不過一二十字,一覽可以了解。若通鑑則不侔,隋煬帝大業十三年,便以為恭皇帝上,直至下卷之末,恭帝立,始改義寧,後一卷,則為唐高祖。蓋凡涉歷三卷,而煬帝固存,方書其在江都時事。明皇後卷之首,標為肅宗至德元載,至一卷之半,方書太子即位。代宗下卷云:「上方勵精求治,不次用人。」乃是德宗也。莊宗同光四年,便係於天成,以為明宗,而卷內書命李嗣源討鄴,至次卷首,莊宗方殂。潞王清泰三年,便標為晉高祖,而卷內書石敬瑭反,至卷末始為晉天福。凡此之類,殊費分說。此外,如晉、宋諸胡僭國,所封建王公,及除拜卿相,纖悉必書,有至二百字者。又如西秦丞相南川宣公出連乞都卒,魏都坐大官章安侯封懿、天部大人白馬文正公崔宏、宜都文成王穆觀、鎮遠將軍平舒侯燕鳳、平昌宣王和其奴卒,皆無關於社稷治亂。而周勃薨,乃不書。及書漢章帝行幸長安,進幸槐里、岐山,又幸長平,御池陽宮,東至高陵,十二月丁亥還宮;又乙未幸東阿,北登太行山,至天井關,夏四月乙卯還宮。又書魏主七月戊子如魚池,登青岡原,甲午還宮;八月己亥如瀰澤,甲寅登牛頭山,甲子還宮。如此行役,無歲無之,皆可省也。 

  弱小不量力 

  楚莊王伐蕭,蕭人囚熊相宜僚及公子丙。王曰:「勿殺,吾退。」蕭人殺之,王怒,遂滅蕭。楚伐莒,莒人囚楚公子平。楚人曰:「勿殺,吾歸而俘。」莒人殺之,楚師圍莒,莒潰,遂入鄆。齊侯伐魯,圍龍,頃公之嬖人盧蒲就魁門焉,龍人囚之。齊侯曰:「勿殺,吾與而盟,無入而封。」弗聽,殺而膊諸城上。齊遂取龍。夫以齊、楚之大,而莒一小國,蕭一附庸,龍一邊邑,方受攻之際,幸能囚執其人,強敵許以勿殺而退師,乃不度德量力,致怨於彼,至於亡滅,可謂失計。傳稱子產善相小國,使當此時,必有以處之矣。 

  田橫呂布 

  田橫既敗,竄居海島中。高帝遣使召之,曰:「橫來,大者王,小者乃侯耳。」橫遂與二客詣雒陽。將至,謂客曰:「橫始與漢王俱南面稱孤,今漢王為天子,而橫乃為亡虜,北面事之,其愧固已甚矣!」即自剄。橫不顧王侯之爵,視死如歸,故漢祖流涕稱其賢,班固以為雄才。韓退之道出其墓下,為文以弔曰:「自古死者非一,夫子至今有耿光。」其英烈凜然,至今猶有生氣也。呂布為曹操所縛,將死之際,乃語操曰:「明公之所患,不過於布,今已服矣。令布將騎,明公將步,天下不足定也。」操竟殺之。布之材未必在橫下,而欲忍耻事仇。故東坡詩曰:「猶勝白門窮呂布,欲將鞍馬事曹瞞。」蓋笑之也。劉守光以燕敗,為晉王所擒,既知不免,猶呼曰:「王將復唐室以成霸業,何不赦臣使自效?」此又庸奴下才,無足責者。 

  中山宜陽 

  戰國事雜出於諸書,故有不可考信者。魏文侯使樂羊伐中山,克之,以封其子。故任座云:「君得中山不以封君之弟,而以封君之子。」翟璜云:「中山已拔,無使守之,臣進李克。」而趙世家書武靈王以中山負齊之強,侵暴其地,銳欲報之,至於變胡服,習騎射,累年乃與齊、燕共滅之,遷其王於膚施。此去魏文侯時已百年,中山不應既亡而復存,且膚施屬上郡,本魏地,為秦所取,非趙可得而置他人,誠不可曉。惟樂毅傳云:「魏取中山,後中山復國,趙復滅之。」史記六國表:「威烈王十二年,中山武公初立。」徐廣曰:「周定王之孫,西周桓公之子。」此尤不然。宜陽於韓為大縣,顯王三十四年,秦伐韓,拔之。故屈宜臼云:前年秦拔宜陽。正是昭侯時。歷宣惠王、襄王,而秦甘茂又拔宜陽,相去幾三十年,得非韓嘗失此邑,既而復取之乎? 

  相六畜 

  莊子載徐無鬼見魏武侯,告之以相狗、馬。荀子論堅白同異云:「曾不如好相鷄、狗之可以為名也。」史記褚先生於日者傳後云:「黃直,丈夫也,陳君夫,婦人也,以相馬立名天下。留長孺以相彘立名。滎陽褚氏以相牛立名。皆有高世絕人之風。」今時相馬者間有之,相牛者殆絕,所謂鷄、狗、彘者,不復聞之矣。劉向七略相六畜三十八卷,謂骨法之度數,今無一存。 

  卜筮不同 

  洪範七稽疑,擇建立卜筮人,有「龜從,筮逆」之說。禮記:「卜筮不相襲。」謂卜不吉,則又筮,筮不吉,則又卜,以為瀆龜筴。左傳晉獻公欲以驪姬為夫人,卜之不吉,筮之吉。公曰:「從筮。」卜人曰:「筮短龜長,不如從長。」魯穆姜徙居東宮,筮之,遇艮之八。史曰:「是謂艮之隨。」杜預注云:「周禮大卜掌三易,雜用連山、歸藏,二易皆以七、八為占,故言遇艮之八。史疑古易遇八為不利,故更以周易占,變爻得隨卦也。」漢武帝時,聚會占家問之,某日可取婦乎?五行家曰:可。堪輿家曰:不可。建除家曰:不吉。叢辰家曰:大凶。曆家曰:小凶。天人家曰:小吉。太一家曰:大吉。辯訟不決,以狀聞。制曰:「避諸死忌,以五行為主。」則曆卜諸家,自古蓋不同矣。唐呂才作廣濟陰陽百忌曆,世多用之。近又有三曆會同集,蒐羅詳盡。姑以擇日一事論之,一年三百六十日,若泥而不通,殆無一日可用也。 

  日 者 

  墨子書貴義篇云:「子墨子北之齊,遇日者。日者曰:『帝以今日殺黑龍於北方,而先生之色黑,不可以北。』子墨子不聽,遂北,至淄水,不遂而反。日者曰:『我謂先生不可以北。』子墨子曰:『南之人不得北,北之人不得南,其色有黑者,有白者,何故皆不遂也。且帝以甲乙殺青龍於東方,以丙丁殺赤龍於南方,以庚辛殺白龍於西方,以壬癸殺黑龍於北方,若子之言,不可用也。』」史記作日者列傳,蓋本於此。徐廣曰:「古人占候卜筮,通謂之日者。」如以五行所直之日而殺其方龍,不知其旨安在,亦可謂怪矣。 

  柳子厚黨叔文 

  柳子厚、劉夢得,皆坐王叔文黨廢黜。劉頗飾非解謗,而柳獨不然。其答許孟容書云:「早歲與負罪者親善,始奇其能,謂可以共立仁義,裨教化。暴起領事,人所不信,射利求進者,百不一得,一旦快意,更恣怨讟,詆訶萬狀,盡為敵仇。」及為叔文母劉夫人墓銘,極其稱誦,謂:「叔文堅明直亮,有文武之用。待詔禁中,道合儲后。獻可替否,有康弼調護之勤。訏謨定命,有扶翼經緯之績。將明出納,有彌綸通變之勞。內贊謨畫,不廢其位。利安之道,將施於人。而夫人終於堂,知道之士,為蒼生惜焉!」其語如此。夢得自作傳云:「順宗即位時,有寒儁王叔文以善弈棋得通籍博望,因間隙得言及時事,上大奇之。叔文自言猛之後,有遠祖風,唯呂溫、李景儉、柳宗元以為信。然三子皆與予厚善,日夕過,言其能。叔文實工言治道,能以口辯移人。既得用,其所施為,人不以為當。上素被疾,詔下內禪,宮掖事祕,功歸貴臣,於是叔文貶死。」韓退之於兩人為執友,至修順宗實錄,直書其事云:「叔文密結有當時名欲僥倖而速進者劉禹錫、柳宗元等十數人,定為死交,蹤跡詭祕。既得志,劉、柳主謀議唱和,采聽外事。及敗,其黨皆斥逐。」此論切當,雖朋友之義,不能以少蔽也。 

  漢武心術 

  史記龜策傳:「今上即位,博開蓺能之路,悉延百端之學,通一技之士咸得自效。數年之間,太卜大集。會上欲擊匈奴,西攘大宛,南收百越,卜筮至預見表象,先圖其利。及猛將推鋒執節,獲勝於彼,而蓍龜時日亦有力於此。上尤加意,賞賜至或數千萬。如丘子明之屬,富溢貴寵,傾於朝廷。至以卜筮射蠱道,巫蠱時或頗中。素有眦睚不快,因公行誅,恣意所傷,以破族滅門者,不可勝數。百僚蕩恐,皆曰龜策能言。後事覺奸窮,亦誅三族。」漢書音義,以為史遷沒後十篇闕,有錄無書。元、成之間,褚先生補闕,言辭鄙陋,日者、龜策列傳在焉。故後人頗薄其書。然此卷首言「今上即位」,則是史遷指武帝,其載巫蠱之寃如是。今之論議者,略不及之。資治通鑑亦棄不取,使丘子明之惡,不復著見。此由武帝博采異端,馴致斯禍。儻心術趨於正當,不如是之酷也。 

  禁天高之稱 

  周宣帝自稱天元皇帝,不聽人有天、高、上、大之稱。官名有犯,皆改之。改姓高者為姜,九族稱高祖者為長祖。政和中,禁中外不許以龍、天、君、玉、帝、上、聖、皇等為名字。於是毛友龍但名友;葉天將但名將;樂天作但名作;句龍如淵但名句如淵;衞上達賜名仲達;葛君仲改為師仲;方天任為大任;方天若為元若;余聖求為應求;周綱字君舉,改曰元舉;程振字伯玉,改曰伯起;程瑀亦字伯玉,改曰伯禹;張讀字聖行,改曰彥行。蓋蔡京當國,遏絕史學,故無有知周事者。宣和七年七月,手詔以昨臣僚建請,士庶名字有犯天、玉、君、聖及主字者悉禁,既非上帝名諱,又無經據,諂佞不根,貽譏後世,罷之。 

  宣和冗官 

  宣和元年,蔡京將去相位,臣僚方疏官僚冗濫之敝,大略云:「自去年七月至今年三月,遷官論賞者五千餘人。如:辰州招弓弩手,而樞密院支差房推恩者八十四人;兗州升為府,而三省兵房推恩者三百三十六人。至有入仕纔二年,而轉十官者。今吏部兩選朝奉大夫至朝請大夫六百五十五員,橫行右武大夫至通侍二百二十九員,修武郎至武功大夫六千九百九十一員,小使臣二萬三千七百餘員,選人一萬六千五百餘員。吏員猥冗,差注不行。」詔三省樞密院令遵守成法。然此詔以四月庚子下,而明日辛丑以賞西陲誅討之功,太師蔡京,宰相余深、王黼,知樞密院鄧洵武,各與一子官,執政皆遷秩。天子命令如是即日廢格之,京之罪惡至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