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容斋随笔  

 
  随笔 卷一
随笔 卷二
随笔 卷三
随笔 卷四
随笔 卷五
随笔 卷六
随笔 卷七
随笔 卷八
随笔 卷九
随笔 卷十
随笔 卷十一
随笔 卷十二
随笔 卷十三
随笔 卷十四
随笔 卷十五
随笔 卷十六
续笔 卷一
续笔 卷二
续笔 卷三
续笔 卷四
续笔 卷五
续笔 卷六
续笔 卷七
续笔 卷八
续笔 卷九
续笔 卷十
续笔 卷十一
续笔 卷十二
三笔 序
三笔 卷一
三笔 卷二
三笔 卷三
三笔 卷四
三笔 卷五
三笔 卷六
三笔 卷七
三笔 卷八
三笔 卷九
三笔 卷十
三笔 卷十一
三笔 卷十二
三笔 卷十三
三笔 卷十四
三笔 卷十五
三笔 卷十六
四笔 序
四笔 卷一
四笔 卷二
四笔 卷三
四笔 卷四
四笔 卷五
四笔 卷六
四笔 卷七
四笔 卷八
四笔 卷九
四笔 卷十
四笔 卷十一
四笔 卷十二
四笔 卷十三
四笔 卷十四
四笔 卷十五
四笔 卷十六
五笔 卷一
五笔 卷二
五笔 卷三
五笔 卷四
五笔 卷五
五笔 卷六
五笔 卷七
五笔 卷八
五笔 卷九
五笔 卷十
 
 
续笔 卷六
发布时间:2007/3/1   被阅览数:4037 次
(文字 〖 〗)
 
嚴武不殺杜甫 
  新唐書嚴武傳云:「房琯以故宰相為巡內刺史,武慢倨不為禮,最厚杜甫,然欲殺甫數矣,李白為蜀道難者,為房與杜危之也。」甫傳云:「武以世舊待甫,甫見之,或時不巾。嘗醉登武牀,瞪視曰:『嚴挺之乃有此兒!』武銜之,一日欲殺甫,冠鈎於簾三,左右白其母,奔救得止。」舊史但云:「甫性褊躁,嘗憑醉登武牀,斥其父名,武不以為忤。」初無所謂欲殺之說,蓋唐小說所載,而新書以為然。予按李白蜀道難,本以譏章仇兼瓊,前人嘗論之矣。甫集中詩,凡為武作者幾三十篇,送其還朝者,曰「江村獨歸處,寂寞養殘生」。喜其再鎮蜀,曰「得歸茅屋赴成都,直為文翁再剖符」。此猶是武在時語。至哭其歸櫬及八哀詩「記室得何遜,韜鈐延子荊」,蓋以自況,「空餘老賓客,身上愧簪纓」,又以自傷。若果有欲殺之怨,必不應眷眷如此。好事者但以武詩有「莫倚善題鸚鵡賦」之句,故用證前說,引黃祖殺禰衡為喻,殆是癡人面前不得說夢也,武肯以黃祖自比乎! 

  王嘉薦孔光 

  漢王嘉為丞相,以忠諫忤哀帝。事下將軍朝者,光祿大夫孔光等劾嘉迷國罔上不道,請與廷尉雜治。上可其奏。光請謁者召嘉詣廷尉,嘉對吏自言:「不能進賢退不肖。」吏問主名,嘉曰:「賢,故丞相孔光,不能進。」嘉死後,上覽其對,思嘉言,復以光為丞相。按嘉之就獄,由光逢君之惡,而嘉且死,尚稱其賢,嘉用忠直隕命,名章一時,然亦可謂不知人矣。光之邪佞,鬼所唾也,奴事董賢,協媚王莽,為漢蟊蜮,尚得為賢也哉? 

  朱溫三事 

  義理所在,雖盜賊凶悖之人,亦有不能違者。劉仁恭為盧龍節度使,其子守文守滄州,朱全忠引兵攻之,城中食盡,使人說以早降。守文應之曰:「僕於幽州,父子也,梁王方以大義服天下,若子叛父而來,將安用之?」全忠愧其辭直,為之緩攻。其後還師,悉焚諸營資糧,在舟中者鑿而沉之。守文遺全忠書曰:「城中數萬口,不食數月矣,與其焚之為烟,沉之為泥,願乞其所餘以救之。」全忠為之留數囷,滄人賴以濟。及篡唐之後,蘇循及其子楷,自謂有功於梁,當不次擢用。全忠薄其為人,以其為唐鴟梟,賣國求利,勒循致仕,斥楷歸田里。宋州節度使進瑞麥,省之不懌,曰:「宋州今年水災,百姓不足,何用此為?」遣中使詰責之,縣令除名。此三事,在他人為不足道,於全忠則為可書矣,所謂憎而知其善也。 

  文字潤筆 

  作文受謝,自晉、宋以來有之,至唐始盛。李邕傳:「邕尤長碑頌,中朝衣冠及天下寺觀,多賫持金帛,往求其文。前後所製,凡數百首,受納饋遺,亦至巨萬。時議以為自古鬻文獲財,未有如邕者。」故杜詩云:「干謁滿其門,碑版照四裔。豐屋珊瑚鈎,騏驎織成罽。紫騮隨劍几,義取無虛歲。」又有送斛斯六官詩云:「故人南郡去,去索作碑錢。本賣文為活,翻令室倒懸。」蓋笑之也。韓愈撰平淮西碑,憲宗以石本賜韓宏,宏寄絹五百匹;作王用碑,用男寄鞍馬幷白玉帶。劉义持愈金數斤去,曰:「此諛墓中人得耳,不若與劉君為壽。」愈不能止。劉禹錫祭愈文云:「公鼎侯碑,志隧表阡,一字之價,輦金如山。」皇甫湜為裴度作福先寺碑,度贈以車馬繒綵甚厚,湜大怒曰:「碑三千字,字三縑,何遇我薄邪?」度笑酬以絹九千匹。穆宗詔蕭俛撰成德王士真碑,俛辭曰:「王承宗事無可書。又撰進之後,例得貺遺,若黽勉受之,則非平生之志。」帝從其請。文宗時,長安中爭為碑志,若市買然。大官卒,其門如市,至有喧競爭致,不由喪家。裴均之子,持萬縑詣韋貫之求銘,貫之曰:「吾寧餓死,豈忍為此哉?」白居易修香山寺記,曰:「予與元微之,定交於生死之間。微之將薨,以墓志文見託,既而元氏之老,狀其臧獲、輿馬、綾帛,洎銀鞍、玉帶之物,價當六七十萬,為謝文之贄。予念平生分,贄不當納,往反再三,訖不得已,因施茲寺。凡此利益功德,應歸微之。」柳玭善書,自御史大夫貶瀘州刺史,東川節度使顧彥暉請書德政碑。玭曰:「若以潤筆為贈,即不敢從命。」本朝此風猶存,唯蘇坡公於天下未嘗銘墓,獨銘五人,皆盛德故,謂富韓公、司馬溫公、趙清獻公、范蜀公、張文定公也。此外趙康靖公、滕元發二銘,乃代文定所為者。在翰林日,詔撰同知樞密院趙瞻神道碑,亦辭不作。曾子開與彭器資為執友,彭之亡,曾公作銘,彭之子以金帶縑帛為謝。却之至再,曰:「此文本以盡朋友之義,若以貨見投,非足下所以事父執之道也。」彭子皇懼而止。此帖今藏其家。 

  漢舉賢良 

  漢武帝建元元年,詔舉賢良方正直言極諫之士。丞相綰奏:「所舉賢良,或治申、商、韓非、蘇秦、張儀之言,亂國政,請皆罷。」奏可。是時,對者百餘人,帝獨善莊助對,擢為中大夫。後六年,當元光元年,復詔舉賢良,於是董仲舒等出焉。資治通鑑書仲舒所對為建元。按策問中云:「朕親耕籍田,勸孝弟,崇有德,使者冠蓋相望,問勤勞,恤孤獨,盡思極神。」對策曰:「陰陽錯繆,氛氣充塞,羣生寡遂,黎民未濟。」必非即位之始年也。 

  戊為武 

  十干「戊」字只與「茂」同音,俗輩呼為「務」,非也。吳中術者,又稱為「武」。偶閱舊五代史梁開平元年,司天監上言日辰,內「戊」字請改為「武」,乃知亦有所自也。今北人語多曰「武」,朱溫父名誠,以「戊」類「成」字,故司天諂之耳。 

  怨耦曰仇 

  左傳師服曰:「嘉耦曰妃,怨耦曰仇,古之命也。」注云:「自古有此言。」按許叔重說文,於「逑」字上引虞書曰:「方逑孱功。」又曰:「怨匹曰逑。」然則出於虞書,今亡矣。以「鳩僝」為「逑孱」,以「耦」為「匹」,以「仇」為「逑」,其不同如此。而「僝」字下所引,乃曰:「旁救僝功。」自有二說。「旻」字下引虞書曰:「仁閔覆下,則稱旻天。」「(上執下女)」字下引虞書「雉(上執下女)」,今皆無此。方逑,說文作旁逑。 

  說文與經傳不同 

  許叔重在東漢,與馬融、鄭康成輩不甚相先後,而所著說文,引用經傳,多與今文不同。聊摭逐書十數條,以示學者,其字異而音同者不載。所引周易「百穀草木麗乎土」為「艸木(艹麗)乎地」,「服牛乘馬」為「犕音備。牛乘馬」,「夕惕若厲」為「若夤」,「其文蔚也」為「斐也」,「乘馬班如」為「驙如」,「天地絪縕」為「天地壹(壹下豆换成上凶下业)」,「繻有衣袽」為「需有衣(上奴下糸)」。書「晉卦」為「(上臸下曰)」,「巽」為「(上頁頁下曰)」,「艮」為「(上目下匕)」。所引書「帝乃殂落」為「勛乃殂」,「竄三苗」為「(宀下祟又)塞也,音倅。三苗」,「勿以憸人」為「譣人」,譣,問也。「在後之侗」為「在夏后之詷」,「尚不忌于凶德」為「上不諅」,「峙乃糗糧」為「餱糧」,「教冑子」為「教育子」,「百工營求」為「敻求」,「至於屬婦」為「媰婦」,媰,音鄒,妊身也。「有疾弗豫」為「有疾不悆」,「我之弗辟」為「不(上辟下廾)」,「截截諞言」為「戔戔巧言」,又「圜圜升雲,半有半無」,「獂有爪而不敢以撅」及「以相陵懱」,「維緢有稽」之句,皆云周書,今所無也。所引詩「既伯既禱」為「既禡既禂」,「新臺有泚」為「有玼」,「焉得諼草」為「安得藼艸」,「牆有茨」為「有薺」,「棘人欒欒」為「臠臠」,「江之永矣」為「羕矣」,「得此戚施」為「(上酋下黽)(上爾下黽)」,「伐木許許」為「所所」,「儦儦俟俟」為「伾伾俟俟」,「嘽嘽駱馬」為「痑痑」,「赤舄几几」為「己己」,又為「掔掔」,音慳。「民之方殿屎」為「方唸(口尸)」,「混夷駾矣」為「犬夷呬矣」,「陶復陶穴」為「陶(上穴下復)」,地室也。「其會如林」為「其旝」,「國步斯頻」為「斯矉」,「滌滌山川」為「(艹俶)(艹俶)」。論語「荷蕢」為「荷臾」,「褻裘」為「絬衣」,又有「跢予之足」一句。孟子「源源而來」為「謜謜」,音願,徐也。「接淅」為「滰淅」。滰,其兩切,乾漬米也。左傳「尨涼」為「牻涼」,「芟夷」為「癹音潑。夷」,「圭竇」為「圭窬」,「澤之萑蒲」為「澤之目籞」,禁苑也。「衷甸兩牡」為「中佃一轅」,「楄柎藉幹」為「楄部薦榦」。公羊「闖然」為「覢然」。覢,失冉切,暫見也。國語「觥飯不及壺飱」為「侊飯不及一食」。如此者甚多。 

  周亞夫 

  漢景帝即位三年,七國同日反,吳王至稱東帝,天下震動。周亞夫一出即平之,功亦不細矣,而訖死於非罪。景帝雖未為仁君,然亦非好殺卿大夫者,何獨至亞夫而忍為之?竊嘗原其說,亞夫之為人,班、馬雖不明言,然必悻直行行者。方其將屯細柳,祗以備胡,且近在長安數十里間,非若出臨邊塞,與敵對壘,有呼吸不可測知之事。今天子勞軍至,不得入,及遣使持節詔之,始開壁門;又使不得驅馳,以軍禮見,自言介冑之士不拜。天子改容稱謝,然後去。是乃王旅萬騎,乘輿黃屋,顧制命於將帥,豈人臣之禮哉!則其傲睨帝尊,習與性成,故賜食不設箸,有不平之意。鞅鞅非少主臣,必已見於辭氣之間,以是隕命,甚可惜也!秦王猛伐燕圍鄴,苻堅自長安赴之。至安陽,猛潛謁堅,堅曰:「昔周亞夫不迎漢文帝,今將軍臨敵而棄軍,何也?」猛曰:「亞夫前却人主以求名,臣竊少之。」猛之識慮,視亞夫有間矣。 

  煬王煬帝 

  金酋完顏亮隕於廣陵,葛王褒已自立,於是追廢為王,而謚曰煬。邁奉使之日,實首聞之。接伴副使祕書少監王補言及此,云北人戲誚之曰:「奉敕江南幹當公事回。」及歸,覲德壽宮奏其事,高宗天顏甚悅,曰:「亮去歲南牧,已而死歸。人皆以為類苻堅,唯吾獨云似隋煬帝,其死處既同,今得謚又如此,豈非天乎!」此段聖語,當不見於史錄,故竊志之。 

  鄭莊公 

  左傳載諸國事,於第一卷首書鄭莊公,自後紀其所行尤詳,然每事必有君子一說,唯詛射潁考叔,以為失政刑,此外率稱其善。杜氏注文,又從而奬與之。按莊公為周卿士,以平王貳於虢而取王子為質,以桓王畀虢公政,而取溫之麥,取成周之禾。以王奪不使知政,忿而不朝,拒天子之師,射王中肩。謂天子不能復巡守,以泰山之祊易許田。不勝其母,以害其弟,至有城潁及泉之誓。是其事君、事親可謂亂臣賊子者矣!而曾無一語以貶之。書姜氏為母子如初,杜注云:「公雖失之於初,而孝心不忘,故考叔感而通之。」書鄭伯以齊人朝王曰:「禮也。」杜云:「莊公不以虢公得政而背王,故禮之。」書息侯伐鄭曰:「不度德。」杜云:「鄭莊賢。」書取郜與防歸於魯曰:「可謂正矣。以王命討不庭,不貪其土,以勞王爵。」書使許叔居許東偏曰:「於是乎有禮,度德而處,量力而行,相時而動,可謂知禮。」書周、鄭交惡曰:「信不由中,質無益也。」是乃以天子諸侯混為一區,無復有上下等威之辨。射王之夜,使祭足勞王,杜云:「鄭志在苟免,王討之非也。」此段尤為悖理。唯公羊子於克段於鄢之下,書曰「大鄭伯之惡」,為得之。 

  百六陽九 

  史傳稱百六陽九為厄會,以曆志考之,其名有八。初入元百六曰陽九,次曰陰九。又有陰七、陽七、陰五、陽五、陰三、陽三,皆謂之災歲。大率經歲四千五百六十,而災歲五十七。以數計之,每及八十歲,則值其一。今人但知陽九之厄。云經歲者,常歲也。 

  左傳易筮 

  左傳所載周易占筮,大抵祇一爻之變,未嘗有兩爻以上者。畢萬筮仕,遇屯之比,初九變也。成季將生,遇大有之乾,六五變也。晉嫁伯姬,遇歸妹之睽,上六變也。晉文公迎天子,遇大有,乃九三變而之睽。叔孫莊叔生子豹,遇明夷,乃初九變而之謙。崔杼娶妻,遇困,乃六三變而之大過。南蒯作亂,遇坤,乃六五變而之比。趙鞅救鄭,遇泰,乃六五變而之需。占者即演而為說。然崔杼「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叔孫「君子于行,三日不食」,殆若專為二子所作也。唯陳厲公生敬仲,遇觀之否。周史曰:「坤,土也;巽,風也;乾,天也。風為天,於土上山也,有山之材,而照之以天光,於是乎居土上。」杜氏注云「自二至四有艮象,艮為山」。予謂此正是用中爻取義,前書論之詳矣。又有相與論事,不假蓍占而引卦以言者,如鄭公子曼滿欲為卿,王子伯廖曰:「周易有之,在豐之離。」晉先縠違命進師,知莊子曰:「周易有之,在師之臨。」楚王忲侈,子大叔曰:「在復之頤。」但以爻辭合其所行之事耳!至於「為嬴敗姬」、「伐齊則可」等語,自是一時探賾索隱,非後人所可到也。衞襄公生子,孔成子占之,亦遇屯之比,與畢萬同,雖史朝與辛廖之言則異,然皆以「利建侯」為主。 

  鍾繇自劾 

  漢建安中,曹操以鍾繇為司隸校尉,督關中諸軍。詔召河東太守王邑,而拜杜畿為太守。郡掾詣繇求留邑,繇不聽,邑詣許自歸。繇自以威禁失督司之法,乃上書自劾曰:「謹按侍中守司隸校尉東武亭侯鍾繇,幸得蒙恩,以斗筲之才,仍見拔擢,顯從近密,銜命督使。明知詔書深疾長吏政教寬弱,檢下無刑,久病淹滯,衆職荒頓。既舉文書,操彈失理。輕慢憲度,不與國同心,為臣不忠,大為不敬。臣請法車召詣廷尉治繇罪,大鴻臚削爵土。臣輒以文書付功曹從事,伏須罪誅。」詔不許。予觀近時士大夫自劾者,不過云乞將臣重行竄黜闔門待罪而已,如繇此章,蓋與為他人所糾亡異也,豈非身為司隸,職在刺舉,故如是乎! 

  大義感人 

  理義感人心,其究至於浹肌膚而淪骨髓,不過語言造次之間,初非有怪奇卓詭之事也。楚昭王遭吳闔廬之禍,國滅出亡,父老送之,王曰:「父老返矣,何患無君!」父老曰:「有君如是其賢也!」相與從之,或奔走赴秦,號哭請救,竟以復國。漢高祖入關,召諸縣豪桀曰:「父老苦秦苛法久矣,吾當王關中,與父老約法三章耳。凡吾所以來,為父兄除害,非有所侵暴,毋恐!」乃使人與秦吏行至縣鄉邑,告諭之,秦民大喜。已而項羽所過殘滅,民大失望。劉氏四百年基業定於是矣。唐明皇避祿山亂,至扶風,士卒頗懷去就,流言不遜,召入諭之曰:「朕託任失人,致逆胡亂常,須遠避其鋒。卿等倉卒從朕,不得別父母妻子,朕甚愧之。今聽各還家,朕獨與子弟入蜀,今日與卿等訣。歸見父母及長安父老,為朕致意。」衆皆哭曰:「死生從陛下。」自是流言遂息。賊圍張巡於雍丘,大將勸巡降,巡設天子畫像,帥將士朝之,人人皆泣。巡引六將於前,責以大義而斬之,士心益勸。河北四凶稱王,李抱真使賈林說王武俊,託為天子之語,曰:「朕前事誠誤,朋友失意,尚可謝,況朕為四海之主乎?」武俊即首唱從化。及奉天詔下,武俊遣使謂田悅曰:「天子方在隱憂,以德綏我,何得不悔過而歸之?」王庭湊盜據成德,韓愈宣慰,庭湊拔刃弦弓以逆。及館,羅甲士於廷。愈為言安、史以來逆順禍福之理,庭湊恐衆心動,麾之使出,訖為藩臣。黃巢偽赦至鳳翔,節度使鄭畋不出,樂奏,將佐皆哭。巢使者怪之,幕客曰:「以相公風痺不能來,故悲耳。」民間聞者無不泣,畋曰:「吾固知人心尚未厭唐,賊授首無日矣。」旋起兵率倡諸鎮,以復長安。田悅以魏叛,喪師遁還,亦能以語言動衆心,誓同生死。乃知陸贄勸德宗痛自咎悔,以言謝天下,制書所下,雖武人悍卒,無不感動流涕,識者知賊不足平。凡此數端,皆異代而同符也。國家靖康、建炎之難極矣,不聞有此,何邪?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