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容斋随笔  

 
  随笔 卷一
随笔 卷二
随笔 卷三
随笔 卷四
随笔 卷五
随笔 卷六
随笔 卷七
随笔 卷八
随笔 卷九
随笔 卷十
随笔 卷十一
随笔 卷十二
随笔 卷十三
随笔 卷十四
随笔 卷十五
随笔 卷十六
续笔 卷一
续笔 卷二
续笔 卷三
续笔 卷四
续笔 卷五
续笔 卷六
续笔 卷七
续笔 卷八
续笔 卷九
续笔 卷十
续笔 卷十一
续笔 卷十二
三笔 序
三笔 卷一
三笔 卷二
三笔 卷三
三笔 卷四
三笔 卷五
三笔 卷六
三笔 卷七
三笔 卷八
三笔 卷九
三笔 卷十
三笔 卷十一
三笔 卷十二
三笔 卷十三
三笔 卷十四
三笔 卷十五
三笔 卷十六
四笔 序
四笔 卷一
四笔 卷二
四笔 卷三
四笔 卷四
四笔 卷五
四笔 卷六
四笔 卷七
四笔 卷八
四笔 卷九
四笔 卷十
四笔 卷十一
四笔 卷十二
四笔 卷十三
四笔 卷十四
四笔 卷十五
四笔 卷十六
五笔 卷一
五笔 卷二
五笔 卷三
五笔 卷四
五笔 卷五
五笔 卷六
五笔 卷七
五笔 卷八
五笔 卷九
五笔 卷十
 
 
续笔 卷十一
发布时间:2007/3/1   被阅览数:2194 次
(文字 〖 〗)
 
古錞于 
  周禮:「鼓人掌教六鼓四金之音聲,以節聲樂。」四金者,錞、鐲、鐃、鐸也。「以金錞和鼓」。鄭氏注云:「錞,錞于也,圜如碓頭,大上小下,樂作鳴之,與鼓相和。」賈公彥疏云:「錞于之名,出於漢之大予樂官。」南齊始興王鑑為益州刺史,廣漢什邡民段祚以錞于獻鑑,古禮器也,高三尺六寸六分,圍二尺四寸,圓如筩,銅色黑如漆,甚薄,上有銅馬,以繩縣馬,令去地尺餘,灌之以水,又以器盛水於下,以芒莖當心跪注錞于,以手振芒,則其聲如雷,清響良久乃絕,古所以節樂也。周斛斯徵精三禮,為太常卿。自魏孝武西遷,雅樂廢缺,樂有錞于者,近代絕無此器,或有自蜀得之,皆莫之識。徵曰:「此錞于也。」衆弗之信,遂依干寶周禮注以芒筒捋之,其聲極清,乃取以合樂焉。宣和博古圖說云「其製中虛,椎首而殺其下」,王黼亦引段祚所獻為證云。今樂府金錞,就擊於地,灌水之制,不復考矣。是時,有虎龍錞一,山紋錞一,圜花錞一,縶馬錞一,龜魚錞一,魚錞二,鳳錞一,虎錞七。其最大者重五十一斤,小者七斤。淳熙十四年,澧州慈利縣周赧王墓旁五里山摧,蓋古冢也,其中藏器物甚多。予甥余玠宰是邑,得一錞,高一尺三寸,上徑長九寸五分,闊八寸,下口長徑五寸八分,闊五寸,虎鈕高一寸二分,闊寸一分,幷尾長五寸五分,重十三斤。紹熙三年,予仲子簽書峽州判官,於長楊縣又得其一,甚大,高二尺,上徑長一尺六分,闊一尺四寸二分,下口長徑九寸五分,闊八寸,虎鈕高二寸五分,足闊三寸四分,幷尾長一尺,重三十五斤。皆虎錞也。予家蓄古彝器百種,此遂為之冠。小錞無損缺,扣之,其聲清越以長。大者破處五寸許,聲不能渾全,然亦可考擊也。後復得一枚,與大者無小異,自峽來,置諸篛籠中,取者不謹,斷其鈕,匠以藥銲而柵之,遂兩兩相對。若三禮圖、景祐大樂圖所畫,形制皆非。東坡志林記始興王鑑一節,云:「記者能道其尺寸之詳如此,而拙於遣詞,使古器形制不可復得其髣髴,甚可恨也。」正為此云。 

  孫玉汝 

  韓莊敏公縝字玉汝,蓋取君子以玉比德,縝密以栗,及王欲玉汝之義,前人未嘗用,最為古雅。按唐登科記,會昌四年及第進士有孫玉汝。李景讓為御史大夫,劾罷侍御史孫玉汝。會稽大慶寺碑,咸通十一年所立,云衢州刺史孫玉汝記。榮王宗綽書目,有南北史選練十八卷,云孫玉汝撰。蓋其人也。 

  唐人避諱 

  唐人避家諱甚嚴,固有出於禮律之外者。李賀應進士舉,忌之者斥其父名晉肅,以晉與進字同音,賀遂不敢試。韓文公作諱辯,論之至切,不能解衆惑也。舊唐史至謂韓公此文,為文章之紕繆者,則一時橫議可知矣。杜子美有送李二十九弟晉肅入蜀詩,蓋其人云。裴德融諱「皋」,高鍇以禮部侍郎典貢舉,德融入試,鍇曰:「伊諱『皋』,向某下就試,與及第,困一生事。」後除屯田員外郎,與同除郎官一人,同參右丞盧簡求。到宅,盧先屈前一人入,前人啟云:「某與新除屯田裴員外同祗候。」盧使驅使官傳語曰:「員外是何人下及第?偶有事,不得奉見。」裴蒼遽出門去。觀此事,尤為乖剌。鍇、簡求皆當世名流,而所見如此。語林載崔殷夢知舉,吏部尚書歸仁晦託弟仁澤,殷夢唯唯而已。無何,仁晦復詣託之,至於三四。殷夢斂色端笏,曰:「某見進表讓此官矣。」仁晦始悟己姓,殷夢諱也。按宰相世系表,其父名龜從,此又與高相類。且父名晉肅,子不得舉進士,父名皋,子不得於主司姓高下登科,父名龜從,子不列姓歸人於科籍,揆之禮律,果安在哉?後唐天成初,盧文紀為工部尚書,新除郎中于鄴公參,文紀以父名嗣業,與同音,竟不見。鄴憂畏太過,一夕雉經于室。文紀坐謫石州司馬。此又可怪也。 

  高鍇取士 

  高鍇為禮部侍郎,知貢舉,閱三歲,頗得才實。始,歲取四十人,才益少,詔減十人猶不能滿。此新唐書所載也。按登科記,開成元年,中書門下奏:「進士元額二十五人,請加至四十人。」奉敕依奏。是年及二年、三年,鍇在禮部,每舉所放,各四十人。至四年,始令每年放三十人為定,則唐書所云誤矣。摭言載鍇第一牓裴思謙以仇士良關節取狀頭,鍇庭譴之。思謙回顧厲聲曰:「明年打脊取狀頭。」第二年,鍇知舉,誡門下不得受書題。思謙自攜士良一緘入貢院,既而易紫衣趨至階下,白曰:「軍容有狀薦裴思謙秀才。」鍇接之,書中與求巍峨。鍇曰:「狀元已有人,此外可副軍容意旨。」思謙曰:「卑吏奉軍容處分:『裴秀才非狀元請侍郎不放。』」鍇俛首良久,曰:「然則略要見裴學士。」思謙曰:「卑吏便是也。」鍇不得已,遂從之。思謙及第後宿平康里,賦詩云:「銀釭斜背解明璫,小語低聲賀玉郎。從此不知蘭麝貴,夜來新惹桂枝香。」然則思謙亦疎俊不羈之士耳。鍇徇凶璫之意,以為舉首,史謂頗得才,實恐未盡然。先是,大和三年,鍇為考功員外郎,取士有不當,監察御史姚中立奏停考功別頭試,六年,侍郎賈餗又奏復之,事見選舉志。 

  兵部名存 

  唐因隋制,尚書置六曹。吏部、兵部分掌銓選,文屬吏部,武屬兵部。自三品以上官冊授,五品以上制授,六品以下敕授,皆委尚書省奏擬。兩部各列三銓。曰尚書銓,尚書主之。曰東銓,曰西銓,侍郎二人主之。吏居左,兵居右,是為前行。故兵部班級在戶、刑、禮之上。睿宗初政,以宋璟為吏部尚書,李乂、盧從愿為侍郎;姚元之為兵部尚書,陸象先、盧懷慎為侍郎。六人皆名臣,二選稱治。其後用人不能悉得賢,然兵部為甚。其變而為三班流外銓,不知自何時。元豐官制行,一切更改,凡選事,無論文武,悉以付吏部。蘇東坡當元祐中拜兵書,謝表云:「恭惟先帝復六卿之名,本欲後人識三代之舊,古今殊制,閒劇異宜,武選隸於天官,兵政總於樞輔,故司馬之職,獨省文書。」蓋紀其實也。今本曹所掌,惟諸州廂軍名籍,及每大禮,則書寫蕃官加恩告。雖有所轄司局,如金吾街仗司、騏驥車輅象院、法物庫、儀鸞司,不過每季郎官一往耳。名存實亡,一至於是! 

  武官名不正 

  文官郎、大夫,武官將軍、校尉,自秦、漢以來有之。至於階秩品著,則由晉、魏至唐始定。唐文散階二十九,自開府、特進之下,為大夫者十一,為郎者十六。武散階四十五,為將軍者十二,為校尉者十六。此外懷化、歸德大將軍,訖於司戈、執戟,皆以待蕃戎之君長臣僕。本朝因之。元豐正官制,廢文散階,而易舊省部寺監名,稱為郎、大夫,曰寄祿官。政和中,改選人七階亦為郎,欲以將軍、校尉易橫行以下諸使至三班借職,而西班用事者嫌其塗轍太殊,亦請改為郎、大夫,於是以卒伍廝圉玷汙此名,又以節度使至刺史專為武臣正任。且郎、大夫,漢以處名流,觀察使在唐為方伯,刺史在漢為監司,在唐為郡守,豈介冑恩倖所得處哉?此其名尤不正者也。 

  名將晚謬 

  自古威名之將,立蓋世之勛,而晚謬不克終者,多失於恃功矜能而輕敵也。關羽手殺袁紹二將顏良、文醜於萬衆之中。及攻曹仁於樊,于禁等七軍皆沒,羽威震華夏,曹操議徙許都以避其銳,其功名盛矣。而不悟呂蒙、陸遜之詐,竟墮孫權計中,父子成禽,以敗大事。西魏王思政鎮守玉壁,高歡連營四十里攻圍之,饑凍而退。及思政徙荊州,舉韋孝寬代己,歡舉山東之衆來攻,凡五十日,復以敗歸,皆思政功也。其後欲以長社為行臺治所,致書於崔猷,猷曰:「襄城控帶京洛,當今要地,如其動靜,易相應接。潁川鄰寇境,又無山川之固,莫若頓兵襄城,而遣良將守潁川,則表裏俱固,人心易安,縱有不虞,豈足為患。」宇文泰令依猷策,思政固請,且約,賊水攻期年、陸攻三年之內,朝廷不煩赴救。已而陷於高澄,身為俘虜。慕容紹宗挫敗侯景,一時將帥皆莫及,而攻圍潁川,不知進退,赴水而死。吳明徹當陳國衰削之餘,北伐高齊,將略人才,公卿以為舉首,師之所至,前無堅城,數月之間,盡復江北之地。然其後攻周彭城,為王軌所困,欲遏歸路。蕭摩訶請擊之,明徹不聽,曰:「搴旗陷陳,將軍事也,長算遠略,老夫事也。」一旬之間,水路遂斷。摩訶又請潛軍突圍,復不許,遂為周人所執,將士三萬皆沒焉。此四人之過,如出一轍。 

  唐帝稱太上皇 

  唐諸帝稱太上皇者,高祖、睿宗、明皇、順宗凡四君。順宗以病廢之故,不能臨政,高祖以秦王殺建成、元吉,明皇幸蜀,為太子所奪,唯睿宗上畏天戒,發於誠心,為史冊所表。然以事考之,睿宗以先天元年八月,傳位於皇太子,猶五日一受朝,三品以上除授,及大刑政皆自決之。故皇帝之子嗣直、嗣謙、嗣昇封王,皆以上皇誥而出命。又遣皇帝巡邊。二年七月甲子,太平公主誅,明日乙丑,即歸政。然則猶有不獲已也。若夫與堯、舜合其德,則我高宗皇帝、至尊壽皇聖帝為然。 

  楊倞注荀子 

  唐楊倞注荀子,乃元和十三年。然臣道篇所引:「書曰,從命而不拂,微諫而不倦,為上則明,為下則遜。」注以為伊訓篇,今元無此語。致士篇所引曰:「義刑義殺,勿庸以即,汝惟曰未有順事。」注以為康誥,而不言其有不同者。 

  昭宗相朱朴 

  唐昭宗出幸華州,方強藩悍鎮,遠近為梗,思得特起奇士任之,以成中興之業。水部郎中何迎,表薦國子博士朱朴才如謝安,朴所善方士許巖士得幸,出入禁中,亦言朴有經濟才。上連日召對,朴有口辯,上悅之,曰:「朕雖非太宗,得卿如魏徵矣。」上憤天下之亂,朴自言得為宰相,月餘可致太平。遂拜為相,制出,中外大驚。唐制詔有制詞,學士韓儀所撰,曰:「夢傅巖而得真相,則商道中興;獵渭濱而載獻臣,則周朝致理。朕自逢多難,渴竚英賢,暗禱鬼神,明祈日月。果得哲輔,契予勤求。朱朴學業優深,識用精敏,久徊翔而不振,彌貞吉以自多。朕知其才,遂召與語。理亂立分於言下,聞所未聞;兵農皆在於術中,得所未得。不覺前席,為之改容;須委化權,用昌衰運。自我拔奇,寧拘品秩;百度羣倫,俟爾康濟。」其美如此。儀者偓之兄,所謂「暗禱鬼神,明祈日月」之語,必當時所授旨意也。朴為相纔半年而罷。後貶郴州司戶參軍,制云:「不為自審之謀,苟竊相援之力,實因奸幸,潛致顯榮。亦謂術可弭兵,學能活國,冒半歲容身之贊,無一朝輔政之功。唯辱中台,頗興羣論。」嗚呼!昭宗當王室艱危之際,無知人之明,拔朴於庶僚中,位諸公袞,以今觀之,適足詒後人譏笑。新史贊謂:「捭豚臑而拒貙牙,趣亡而已。」悲夫! 

  楊國忠諸使 

  楊國忠為度支郎,領十五餘使。至宰相,凡領四十餘使。第署一字不能盡,胥吏因是恣為奸欺。新、舊唐史皆不詳載其職。按其拜相制前銜云:「御史大夫判度支,權知太府卿事,兼蜀郡長史,劍南節度支度、營田等副大使,本道兼山南西道采訪處置使,兩京太府、司農、出納、監倉、祠祭、米炭、宮市、長春九成宮等使,關內道及京畿采訪處置使,拜右相兼吏部尚書、集賢殿崇文館學士、修國史、太清太微宮使。」自餘所領,又有管當租庸、鑄錢等使。以是觀之,概可見矣。宮市之事,咸謂起於德宗貞元。不知天寶中已有此名,且用宰臣充使也。韓文公作順宗實錄,但云:「舊事,宮中有要市外物,令官吏主之,與人為市,隨給其直,貞元末以宦者為使。」亦不及天寶時已有之也。 

  祖宗朝宰輔 

  祖宗朝,宰輔名為禮絕百僚,雖樞密副使,亦在太師一品之上。然至其罷免歸班,則與庶位等。李崇矩自樞密使罷為鎮國軍節度使,旋改左衞大將軍,遂為廣南西道都巡檢使,未幾遣使賫詔徙海南四州都巡檢使,皆非降黜。在南累年,入判金吾街仗司而卒,猶贈太尉。趙安仁嘗參知政事,而判登聞鼓院。張鎔嘗知樞密院,而監諸司庫務。曾孝寬以簽書樞密,服闋,而判司農寺。張宏、李惟清皆自見任樞密副使徙御史中丞。其他以前執政而為三司使、中丞者數人。官制既行,猶多除六曹尚書。自崇寧以來,乃始不然。 

  百官避宰相 

  劉器之以待制為樞密都承旨,道遇執政出尚書省,相從歸府第,劉去席帽涼衫,斂馬遣人傳語,相揖而過。左相呂汲公歸,呼門下省法吏,問從官道逢宰相如何?吏檢條,但有尚書省官避令僕,兩省官各避其官長,而無兩制避宰相之法,汲公乃止,而心甚不樂。劉以此語人,以為有所據。然以事體揆之,侍從不避宰相,恐為不然,亦無所謂只避官長法,劉公蓋飾說耳。按天聖編敕,諸文武官與宰相相遇於路皆退避,見樞密使、副參知政事,避路同宰相,其文甚明,不應元祐時不行用也。 

  百官見宰相 

  天聖編敕載文武百官見宰相儀。文明殿學士至龍圖閣直學士,列班於都堂階上,堂吏贊云:「請,不拜,班首前致詞,訖,退,歸位,列拜。宰相答拜。」兩省官相次同學士之儀。上將軍、大將軍、將軍、御史臺官,及南班文武百僚,序班於中書門外,應節度使至刺史,並綴本班,中丞揖訖,入。宰相降階,南向立於位,乃稱班,文東武西,並北上,臺官南行,北向東上。贊云:「百僚拜,宰相答拜,訖,退。」內客省使至閤門使見宰相、樞密使,並階上列行拜,不答拜;見參知政事、樞密副使、宣徽使,客禮展拜;皇城使以下諸司使、橫行副使見宰相、樞密使,並階下連姓稱職展拜,不答拜;見參政副樞,並列行拜。若諸司副使、閤門祗候見參樞,亦不答拜。國朝上下等威,其嚴如此。已而浸廢。文潞公、富韓公至和中自外鎮拜相,詔百官班迎於門,言者乃謂隆之以虛禮。元豐定官制,王禹玉、蔡持正為僕射,上日,始用此禮。其後復不行。乾道初,魏仲昌以樞密吏寅緣得副承旨,每謁公府,與侍從同席升車而去。葉子昂為相,獨抑之,使與卿監旅進,送之于右序,不索馬。及王抃以國信所典儀吏為都承旨,且正任觀察使,禮遂均從官矣。 

  東坡自引所為文 

  東坡為文潞公作德威堂銘,云:「元祐之初,起公以平章軍國重事,期年,乃求去,詔曰:『昔西伯善養老,而太公自至。魯穆公無人子思之側,則長者去之。公自為謀則善矣,獨不為朝廷惜乎!』又曰:『唐太宗以干戈之事,尚能起李靖於既老,而穆宗、文宗以燕安之際,不能用裴度於未病。治亂之效,於斯可見。』公讀詔聳然,不敢言去。」按此二詔,蓋元祐二年三月潞公乞致仕不允批答,皆坡所行也。又繳還乞罷青苗狀云:「近日謫降呂惠卿告詞云,首建青苗,次行助役。」亦坡所作。張文定公墓志載嘗論次其文凡三百二十字,結之云:「世以軾為知言。」又述諫用兵云:「老臣且死,見先帝地下,有以藉口矣。」亦其所作也。幷引責呂惠卿詞亦然。乾道中,邁直翰苑,答陳敏步帥詔云:「亞夫持重,小棘門、霸上之將軍;不識將屯,冠長樂、未央之衞尉。」後為敏作神道碑,亦引之,正以公為法也。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