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容斋随笔  

 
  随笔 卷一
随笔 卷二
随笔 卷三
随笔 卷四
随笔 卷五
随笔 卷六
随笔 卷七
随笔 卷八
随笔 卷九
随笔 卷十
随笔 卷十一
随笔 卷十二
随笔 卷十三
随笔 卷十四
随笔 卷十五
随笔 卷十六
续笔 卷一
续笔 卷二
续笔 卷三
续笔 卷四
续笔 卷五
续笔 卷六
续笔 卷七
续笔 卷八
续笔 卷九
续笔 卷十
续笔 卷十一
续笔 卷十二
三笔 序
三笔 卷一
三笔 卷二
三笔 卷三
三笔 卷四
三笔 卷五
三笔 卷六
三笔 卷七
三笔 卷八
三笔 卷九
三笔 卷十
三笔 卷十一
三笔 卷十二
三笔 卷十三
三笔 卷十四
三笔 卷十五
三笔 卷十六
四笔 序
四笔 卷一
四笔 卷二
四笔 卷三
四笔 卷四
四笔 卷五
四笔 卷六
四笔 卷七
四笔 卷八
四笔 卷九
四笔 卷十
四笔 卷十一
四笔 卷十二
四笔 卷十三
四笔 卷十四
四笔 卷十五
四笔 卷十六
五笔 卷一
五笔 卷二
五笔 卷三
五笔 卷四
五笔 卷五
五笔 卷六
五笔 卷七
五笔 卷八
五笔 卷九
五笔 卷十
 
 
三笔 卷四
发布时间:2007/3/1   被阅览数:2717 次
(文字 〖 〗)
 
三豎子 
  趙為秦所圍,使平原君求救於楚,楚王未肯定從。毛遂曰:「白起,小豎子耳!興師以與楚戰,舉鄢、郢,燒夷陵,辱王之先人,此百世之怨也。」是時,起已數立大功,且勝於長平矣。人告韓信反,漢祖以問諸將,皆曰:「亟發兵坑豎子耳!」帝默然。唯陳平以為兵不如楚精,諸將用兵不能及信。英布反,書聞,上召諸將問計,又曰:「發兵擊之,坑豎子耳!」夫白起、信、布之為人,材能不可揜,以此三人為豎子,是天下無復有壯士也。毛遂之言,祇欲激怒楚王,使之知合從之利害,故不得不以起為懦夫。至如高帝諸將,不過周勃、樊噲之儔。韓信因執而歸,棲棲然處長安為列侯,蓋一匹夫也,而噲喜其過己,趨拜送迎,言稱臣,況於據有全楚萬乘之地,事力強弱,安可同日而語?英布固嘗言:「諸將獨患淮陰、彭越,今皆已死,餘不足畏。」則豎子之對,可謂勇而無謀,殆與張儀詆蘇秦為反覆之人相似。高帝默然,顧深知其非也。至於陳平,則不然矣。若乃韓信謂魏將柏直為豎子,則誠然。柏直庸庸無所知名,漢王亦稱其口尚乳臭,真一豎子也。阮籍登廣武,嘆曰:「時無英雄,使豎子成名。」蓋嘆是時無英雄如昔人者。俗士不達,以為籍譏漢祖,雖李太白亦有是言,失之矣。 

  樞密稱呼 

  樞密使之名起於唐,本以宦者為之,蓋內諸司之貴者耳。五代始以士大夫居其職,遂與宰相等。自此接於本朝,又有副使、知院事、同知院事、簽書、同簽書之別,雖品秩有高下,然均稱為樞密。明道中,王沂公自故相召為檢校太師、樞密使,李文定公為集賢相,以書迎之於國門,稱曰「樞密太師相公」,予家藏此帖。紹興五年,高宗車駕幸平江,過秀州,執政從行者四人,在前者傳呼「宰相」,趙忠簡也,次呼「樞密」,張魏公也,時為知院事,次呼「參政」,沈必先也,最後又呼「樞密」,則簽書權朝美云。予為檢詳時,葉審言、黃繼道為長貳,亦同一稱。而二三十年以來,遂有知院、同知之目,初出於典謁、街卒之口,久而朝士亦然,名不雅古,莫此為甚。 

  從官事體 

  國朝優待侍從,故事體名分多與庶僚不同,然有處之合宜及肆意者。如任知州申發諸司公狀不繫銜,與安撫監司序官往還用大狀不書年,引接用朱衣,通判入都廳之類,皆雜著於令式。其明載國史者尚可考。大中祥符五年六月,詔:「尚書丞郎、兩省給諫知州府,而本部郎中、員外郎及兩省六品以下官充本路轉運使副者,承前例須申報。雖職當統攝,方委於事權,而官有等差,宜明於品級。自今知制誥、觀察使以上知州府處所申轉運司狀,並止簽案檢,令通判以下具銜供申。」張詠以禮部尚書知昇州,上言:「臣官忝六曹,祠部乃本行司局,而例申公狀,似未合宜。望自今尚書丞郎知州者,除申省外,其本行曹局,止簽案檢。」從之。紹興中,范同以前執政知太平州,官係中大夫不帶職,申諸司狀繫銜。提刑張絢封還之,范竟不改。次年轉太中,再任,始去之。劉焞為江西運判,移牒屬郡知、通云:「請聯銜具報。」邁時以太中守贛,以於式不可,乃作公劄,同通判簽書。劉邦翰曾任權侍郎,以朝議大夫、集英修撰知饒州。趙燁以承議郎提點刑獄,欲居其上,劉不校,趙又畏人議己,於是遇朝拜國忌日,先後行香。王十朋自侍御史徙權吏部侍郎,不拜,除集撰,知饒州,自處如庶官。林大中亦自侍御史改吏侍,不曾供職,除直寶文閣,知贛州,全銜猶帶權知兼勸農事借紫,而盡用從官禮數。黃渙為通判,入都廳,為之不平。鄭汝諧除權侍郎,為東省所繳,不得供職,而以祕撰知池州,公狀至提刑司,不繫銜,為鄧馹牒問。唐瑑以司農少卿,王佐以中書檢正,皆暫兼權戶侍,及出知湖、饒二州,悉用朱衣雙引。此數君皆失於討問典章,非故為尊大也。陳居仁以大中、集撰知鄂州,只用一朱衣,蓋在法,學士乃雙引,人以為得體。邁頃守贛、建,官職與居仁等,而誤用兩朱,殊以自悔。又如監司見前執政,雖本路,並客位下馬。伯氏以故相帶觀文學士帥越,提舉宋藻穿戟門訶殿,云浙東監司如何不得穿紹興府門,將至廳事,始若勉就客位者。主人亟令掖以還。 

  九朝國史 

  本朝國史凡三書,太祖、太宗、真宗曰三朝,仁宗、英宗曰兩朝,神宗、哲宗、徽宗、欽宗曰四朝。雖各自紀事,至於諸志若天文、地理、五行之類,不免煩複。元豐中,三朝已就,兩朝且成,神宗專以付曾鞏使合之。鞏奏言:「五朝舊史,皆累世公卿、道德文學、朝廷宗工所共準裁,既已勒成大典,豈宜輒議損益。」詔不許,始謀纂定,會以憂去,不克成。其後神、哲,各自為一史,紹興初,以其是非褒貶皆失實,廢不用。淳熙乙巳,邁承乏修史,丙午之冬,成書進御,遂請合九朝為一,壽皇即以見屬。嘗奏云:「臣所為區區有請者,蓋以二百年間典章文物之盛,分見三書,倉卒討究,不相貫屬。及累代臣僚,名聲相繼,當如前史以子係父之體,類聚歸一。若夫制作之事,則已經先正名臣之手,是非褒貶,皆有據依,不容妄加筆削。乞以此奏下之史院,俾後來史官,知所以編纘之意,無或輒將成書擅行刪改。」上曰:「如有未穩處,改削無害。」邁既奉詔開院,亦修成三十餘卷矣,而有永思攢宮纔役,才歸即去國,尤袤以高宗皇帝實錄為辭,請權罷史院,於是遂已。祥符中,王旦亦曾修撰兩朝史,今不傳。 

  銀牌使者 

  金國每遣使出外,貴者佩金牌,次佩銀牌,俗呼為金牌、銀牌郎君。北人以為契丹時如此,牌上若篆字六七,或云阿骨打花押也。殊不知此本中國之制,五代以來,庶事草創,凡乘置奉使於外,但給樞密院牒。國朝太平興國三年,因李飛雄矯乘馬,詐稱使者,欲作亂,既捕誅之,乃詔自今乘驛者,皆給銀牌,國史云始復舊制,然則非起於虜也。端拱二年復詔:「先是馳驛使臣給篆書銀牌,自今宜罷之,復給樞密院牒。」 

  省錢百陌 

  用錢為幣,本皆足陌。梁武帝時,以鐵錢之故,商賈浸以奸詐自破,嶺以東,八十為百,名曰「東錢」;江、郢以上,七十為百,名曰「西錢」;京師以九十為百,名曰「長錢」。大同元年,詔通用足陌,詔下而人不從,錢陌益少,至於末年,遂以三十五為百。唐之盛際,純用足錢。天祐中,以兵亂窘乏,始令以八十五為百。後唐天成,又減其五。漢乾祐中,王章為三司使,復減三。皇朝因漢制,其輸官者,亦用八十,或八十五,然諸州私用,猶有隨俗至於四十八錢。太平興國二年,始詔民間緡錢,定以七十七為百。自是以來,天下承用,公私出納皆然,故名「省錢」。但數十年來,有所謂「頭子錢」,每貫五十六,除中都及軍兵俸料外,自餘州縣官民所當得,其出者每百纔得七十一錢四分,其入者每百為八十二錢四分,元無所謂七十七矣。民間所用,多寡又益不均云。 

  舊官銜冗贅 

  國朝官制,沿晚唐、五代餘習,故階銜失之冗贅,予固已數書之。比得皇祐中李端愿所書「雪竇山」三大字,其左云:「鎮潼軍節度觀察留後、金紫光祿大夫、檢校刑部尚書、使持節華州諸軍事、華州刺史,兼御史大夫、上柱國。」凡四十一字。自元豐以後,更使名,罷文散階、檢校官、持節、憲銜、勳官,只云「鎮潼軍承宣使」六字,比舊省去三十五,可謂簡要。會稽禹廟有唐天復年越王錢鏐所立碑,其全銜九十五字,尤為冗也。 

  吏胥侮洗文書 

  郡縣胥史,揩易簿案,鄉司尤甚。民已輸租稅,朱批於戶下矣,有所求不遂,復洗去之邑官不能察,而又督理。比其持赤鈔為證,則追逮橫費,為害已深。此特小小者耳,臺省亦然,予除翰林日,所被告命後擬云「可特授依前正奉大夫充翰林學士」,蓋初書黃時全文,故官告院據以為式,其制當爾。而告身全銜亦云「告正奉大夫充翰林學士」,予以語吏部蕭照鄰尚書曰:「如此則學士繫銜在官下,於故事有戾,今欲書謝表,當如何?」蕭悚然。旋遣部主事與告院書吏至,乞借元告以去,明日持來,則已改正,移職居官上,但減一「充」字,於行內微覺疏,其外印文,濃淡了無異,其妙至此。 

  宣告錯誤 

  士大夫告命,間有錯誤,如文官,則猶能自言,書鋪亦不敢大有邀索。獨右列為可憐,而軍伍中出身者尤甚。予檢詳密院諸房日,有涇原副都軍頭乞換授,而所持宣內添注「副」字,為房吏所沮,都頭者不能自明。兩樞密以事見付,予視所添字與正文一體,以白兩樞曰:「使訴者為奸,當妄增品級,不應肯以都頭而自降為副,其為寫宣房之失,無可疑也。」樞以為然,乃為改正。武翼郎李青當磨勘,尚左驗其文書,其始為「大李青」,吏以為罔冒,青無詞以答。周茂振權尚書,閱其告命十餘通,其一告前云「大李青」,而告身誤去「大」字,故後者相承,只云「李青」,即日放行遷秩,且給公據付之。兩人者幾困於吏手,幸而獲直。用是以知枉鬱不伸者多矣! 

  軍中抵名為官 

  紹興以來,兵革務煩,軍中將校除官者,大帥盡藏其告命,只語以所居官,其有事故亡沒者,亦不關申省部除籍,或徑以付他人,至或從白身便為郎、大夫者。楊和王為殿帥,罷一統領使歸部,而申樞密院云:「此人元姓名曰許超,只是校尉,偶有修武郎李立告,使之鼎名,因得冒轉,續以戰功積累,今為武顯大夫,既已離軍,自合依本姓名及元職位。」超詣院訴,而不能為之詞。予檢詳兵房,為言曰:「一時冒與,自是主將之命。修武以前,固非此人當得。若武翼之後,皆用軍功,使其戰死於陣,則性命須要超承當。今但當剋除不應得九官,而理還其餘資,庶合人情,於理為順。」兩樞密甚然予說,即奏行之。 

  禍福有命 

  秦氏顓國得志,益厲刑辟,以箝制士大夫,一言語之過差,一文詞之可議,必起大獄,竄之嶺海,於是惡子之無俚者,恃告訐以進。趙超然以「君子之澤,五世而斬」責汀州,吳仲寶以夏二子傳流容州,張淵道以張和公生日詩幾責柳而幸脫,皆是也。予教授福州日,因訪何大圭,忽問:「君識天星乎?」答曰:「未之學。」曰:「豈不能認南方中夏所見列宿乎?」曰:「此却粗識一二。」大圭曰:「君今夕試仰觀熒惑何在?」是時正見於南斗之西。後月餘再相見,時連旬多陰,所謂火曜,已至斗魁之東矣。大圭曰:「使此星入南斗,自有故事。」予聞其語,固已竦然,明日來相訪,曰:「吾曹元不洞曉天文,昨晚葉子廉見顧,言及於此,蹙頞云:『是名魏星,無人能識,非熒惑也。』」予曰:「十二國星,只在牛、女之下,經星不動,安得轉移?」圭曰:「乾象欲示變,何所不可?子廉云,『後漢建安二十五年亦曾出。』」蓋秦正封魏國公,圭意比之曹操。予大駭,不復敢酬應。他日,與謝景思、葉晦叔言之,且曰:「使邁為小人告訐之舉,有所不能,萬一此段彰露,為之奈何?」謝、葉曰:「可以言命矣!與是人相識,便是不幸,不如靜以待之。」時歲在己巳,又六年,秦亡,予知免禍,乃始不恐。 

  真宗北征 

  真宗親征契丹,幸澶淵,以成却敵之功,是時景德元年甲辰,決此計者,寇萊公也。然前五歲,當咸平二年己亥,契丹寇北邊,上自將禦之,至澶州、大名府,聞范廷召破虜於莫州北,乃還京。時張文定公、李文靖公為相,不知何人贊此決,而後來不傳。用是以知真宗非宴安酖毒而有所畏者,故寇公易以進言。 

  宰相不次補 

  景德元年七月,宰相李沆薨,時無他相,中書有參知政事王旦、王欽若,不次補。寇準為三司使,真宗欲相之,患其素剛,難獨任,乃先以翰林侍讀學士畢士安為參政,纔一月,並命士安、準為相,而士安居上。旦、欽若各遷官而已。準在太宗朝已兩為執政,今士安乃由侍從超用,惟辟作福,圖任大臣,蓋不應循循歷階而升也。 

  外制之難 

  中書舍人所承受詞頭,自唐至本朝,皆只就省中起草付吏,逮於告命之成,皆未嘗越日,故其職為難。其以敏捷稱者,如韋承慶下筆輒成,未嘗起草,陸扆初無思慮,揮翰如飛,顏蕘草制數十,無妨談笑,鄭畋動無滯思,同僚閣筆,劉敞臨出局,倚馬一揮九制,皆見書於史策。其遲鈍窘擾者,如陸餘慶至晚不能裁一言,和閉戶精思,徧討羣籍,與夫「斲窗舍人」、「紫微失却張君房」之類,蓋以必欲速成故也。周廣順初,中書舍人劉濤責授少府少監,分司西京,坐遣男頊代草制詞也。頊時為監察御史,亦責復州司戶。自南渡以來,典故散失,每除書之下,先以省劄授之,而續給告,以是遷延稽滯。段拂居官時,纔還家即掩關謝客,畏其趣詞命也。先公使虜歸,除徽猷閣直學士,時劉才邵當制,日於漏舍囑之,至先公出知饒州,幾將一月,猶未受告。其他倩諉朋舊,俾之假手者多矣。故膺此選者,不覺其難,殊與昔異。 

  文臣換武使 

  祖宗之世,文臣換授武使,皆不越級。錢若水自樞密副使罷守工部侍郎,後除帥幷州,乃換鄧州觀察使。王嗣宗以中丞、侍郎,李士衡以三司使,李維以尚書,王素以端明左丞,亦皆觀察。慶曆初,以陝西四帥方禦夏、羌,欲優其俸賜,故韓琦、范仲淹、王沿、龐籍皆以樞密、龍圖直學士換為廉車。自南渡以來,始大不然。張澄以端明學士,楊倓以敷文學士,便為節度。近者趙師夔、吳琚以待制而換承宣使,不數月間遇恩,即建節鉞。師揆、師垂以祕閣修撰換觀察使,皆度越彝憲,誠異恩也。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