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容斋随笔  

 
  随笔 卷一
随笔 卷二
随笔 卷三
随笔 卷四
随笔 卷五
随笔 卷六
随笔 卷七
随笔 卷八
随笔 卷九
随笔 卷十
随笔 卷十一
随笔 卷十二
随笔 卷十三
随笔 卷十四
随笔 卷十五
随笔 卷十六
续笔 卷一
续笔 卷二
续笔 卷三
续笔 卷四
续笔 卷五
续笔 卷六
续笔 卷七
续笔 卷八
续笔 卷九
续笔 卷十
续笔 卷十一
续笔 卷十二
三笔 序
三笔 卷一
三笔 卷二
三笔 卷三
三笔 卷四
三笔 卷五
三笔 卷六
三笔 卷七
三笔 卷八
三笔 卷九
三笔 卷十
三笔 卷十一
三笔 卷十二
三笔 卷十三
三笔 卷十四
三笔 卷十五
三笔 卷十六
四笔 序
四笔 卷一
四笔 卷二
四笔 卷三
四笔 卷四
四笔 卷五
四笔 卷六
四笔 卷七
四笔 卷八
四笔 卷九
四笔 卷十
四笔 卷十一
四笔 卷十二
四笔 卷十三
四笔 卷十四
四笔 卷十五
四笔 卷十六
五笔 卷一
五笔 卷二
五笔 卷三
五笔 卷四
五笔 卷五
五笔 卷六
五笔 卷七
五笔 卷八
五笔 卷九
五笔 卷十
 
 
三笔 卷五
发布时间:2007/3/1   被阅览数:2593 次
(文字 〖 〗)
 
舜事瞽叟 
  孟子之書,上配論語,唯記舜事多誤,故自國朝以來,司馬公、李泰伯及呂南公皆有疑非之說。其最大者,證萬章塗廩、浚井、象入舜宮之問以為然也。孟子既自云堯使九男事之,二女女焉,百官牛羊倉廩備,以事舜於畎畝之中。則井、廩賤役,豈不能使一夫任其事?堯為天子,象一民耳,處心積慮殺兄而據其妻,是為公朝無復有紀綱法制矣!六藝折中於夫子,四岳之薦舜,固曰:「瞽子。父頑,母嚚,象傲,克諧以孝,烝烝乂,不格奸。」然則堯試舜之時,頑傲者既已格乂矣。舜履位之後,命禹征有苗,益曰:「帝初于歷山,往於田,日號泣于旻天,于父母,負罪引慝,祗載見瞽瞍,夔夔齋慄,瞽亦允若。」既言允若,豈得復有殺之之意乎?司馬公亦引九男、百官之語,烝烝之對,而不及益贊禹之辭,故詳敍之以示子姪輩。若司馬遷史記、劉向列女傳所載,蓋相承而不察耳。至於桃應有瞽叟殺人之問,雖曰設疑似而請,然亦可謂無稽之言。孟子拒而不答可也,顧再三為之辭,宜其起後學之惑。 

  孔子正名 

  子路曰:「衞君待子而為政,子將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曰:「子之迂也!奚其正?」夫子責數之以為「野」。蓋是時夫子在衞,當輒為君之際,留連最久,以其拒父而竊位,故欲正之,此意明白。然子欲適晉,聞其殺鳴犢,臨河而還,謂其無罪而殺士也。里名勝母,曾子不入,邑稱朝歌,墨子回車,邑里之名不善,兩賢去之,安有命世聖人,而肯居無父之國,事不孝之君哉?是可知已!夫子所過者化,不令而行,不言而信,輒待以為政,當非下愚而不移者。苟其用我,必將導之以天理,而趣反其真,所謂命駕虛左而迎其父不難也。則其有補於名義,豈不大哉!為是故不忍亟去以須之。既不吾用,於是慨然反魯。則輒之冥頑悖亂,無所逃於天地之間矣!子路曾不能詳味聖言,執迷不悟,竟於身死其難。惜哉! 

  潛火字誤 

  今人所用潛火字,如潛火軍兵,潛火器具,其義為防。然以書傳考之,乃當為熸。左傳襄二十六年,楚師大敗,王夷師熸。昭二十三年,子瑕卒,楚師熸。杜預皆注曰:「吳、楚之間謂火滅為熸。」釋文音子潛反,火滅也,禮部韻將廉反,皆讀如殲音。則知當曰熸火。 

  永興天書 

  大中祥符天書之事,起於佞臣,固無足言。而寇萊公在永興軍,信朱能之詐,亦為此舉,以得召入,再登相位,馴致雷州之禍,鳳德之衰,實為可惜!而天禧實錄所載云:「周懷政與妖人朱能輩偽造靈命,冀圖恩寵,且日進藥餌。宰相王欽若屢言其妄,復密陳規諫。懷政懼得罪,因共誣譖,言:『捕獲道士譙文易,蓄禁書,有神術,欽若素識之。』故罷相也。」朱能之事,欽若欲以沮寇公之入則有之,謂其陳規諫,當大不然。儻非出於寇,則欽若已攘臂其間矣。實錄蓋欽若提舉日所進,是以溢美,豈能弭後人公議哉! 

  王裒嵇紹 

  舜之罪也殛鯀,其舉也興禹。鯀之罪足以死,舜徇天下之公議以誅之,故禹不敢怨,而終治水之功,以蓋父之惡。魏王裒、嵇紹,其父死於非命。裒之父儀,猶以為司馬昭安東司馬之故,因語言受害,裒為之終身不西向而坐。紹之父康以魏臣,鍾會譖之於昭,昭方謀篡魏,陰忌之,以故而及誅。紹乃仕於晉武之世,至為惠帝盡節而死。紹之事親,視王裒遠矣!溫公通鑑,猶取其蕩陰之忠,蓋不足道也。 

  張詠傳 

  張忠定公詠,為一代偉人,而治蜀之績尤為超卓,然實錄所載,了不及之,但云「出知益州,就加兵部郎中,入為戶部。後馬知節自益徙延,難其代。朝廷以詠前在蜀,寇攘之後,安集有勞,為政明肅,遠民便之,故特命再任」而已。國史本傳略同,而增書促招安使上官正出兵一事。皆詆其知陳州營產業,且與周渭、梁鼎輩五人同傳,殊失之也。韓魏公作公神道碑云:「公以魁奇豪傑之才,逢時自奮,智略神出,勳業赫赫,震暴當世,誠一世偉人。」道州所刻帖,有公與潭牧書一紙,王荊公跋其後云:「忠定公歿久矣,而士大夫至今稱之,豈不以剛毅正直有勞於世若公者少歟?」文潞公云:「予嘗守蜀,睹忠定之像,遺愛在民,欽服已甚。」黃誥云:「公風烈如此,而不至於宰相,然有忠定之才,而無宰相之位,於公何損?有宰相之位,而無忠定之才,於宰相何益?公雖老死,安肯以此易彼哉!」觀四人之言,史氏發潛德之幽光,為有負矣。 

  緋紫假服 

  唐宣宗重惜服章,牛叢自司勳員外郎為睦州刺史,上賜之紫,叢既謝,前言曰:「臣所服緋,刺史所借也。」上遽曰:「且賜緋。」然則唐制借服色得於君前服之,國朝之制,到闕則不許。乾道二年,予以起居舍人侍立,見浙西提刑姚憲入對,紫袍金魚。既退,一閤門吏踵其後囁嚅。後兩日,憲辭歸平江,乃緋袍。予疑焉,以問知閤曾覿曰:「聞臨安守與本路監司皆許服所借,而憲昨紫今緋,何也?」覿曰:「監司惟置局在輦下則許服,漕臣是也;若外郡則否,前日姚誤紫,而謁吏不告,已申其罰,且備牒使知之,故今日只本色以入。」姚蓋失於審也,然考功格令既不頒於外,亦自難曉。文惠公知徽州日,借紫,及除江東提舉常平,告身不借。予聞嘗借者當如舊,與郎官薛良朋言之,於是給公據改借。後於江西見轉運判官張堅衣緋,張嘗知泉州,紫袍矣,予舉前說,張欣然即以申考功,已而部符下不許,扣其故,曰:「唯知州借紫而就除本路,雖運判、提舉皆得如初,若他路則不可。」竟不知法如何該說也。若曾因知州府借紫,而後知軍州,其服亦借,不以本路他路也。近吳鎰以知郴州除提舉湖南茶鹽,遂仍借紫,正用前比云。 

  樞密名稱更易 

  國朝樞密之名,其長為使,則其貳為副使;其長為知院,則其貳為同知院。如柴禹錫知院,向敏中同知,及曹彬為使,則敏中改副使。王繼英知院,王旦同知,繼馮拯、陳堯叟亦同知,及繼英為使,拯、堯叟乃改簽書院事,而恩例同副使。王欽若、陳堯叟知院,馬知節簽書,及王、陳為使,知節遷副使,其後知節知院,則任中正、周起同知。惟熙寧初,文彥博、呂公弼已為使,而陳升之過闕,留,王安石以升之曾再入樞府,遂除知院。知院與使並置,非故事也,安石之意以沮彥博耳。紹興以來,唯韓世忠、張俊為使,岳飛為副使。此後除使固多,而其貳只為同知,亦非故事也。又使班視宰相,而乾道職制雜壓,令副使反在同知院之下,尤為未然。 

  過稱官品 

  士大夫僭妄相尊,日以益甚。予向昔所記文官學士、武官大夫之諺,今又不然。天聖職制:內外文武官不得容人過稱官品,諸節度、觀察,雖檢校官未至太傅者,許稱太傅;防禦使至橫行使,許稱太保;諸司使許稱司徒;幕職官等稱本官;錄事參軍稱都曹;縣令稱長官;判司、簿、尉許稱評事。其太傅、太保,司徒皆一時本等檢校所帶之官也。自後法令不復有此一項,以是其風愈熾,不容整革矣。 

  仁宗立嗣 

  東坡作范蜀公墓志,云:「仁宗即位三十五年,未有繼嗣,嘉祐初得疾,中外危恐。公獨上疏乞擇宗室賢者,異其禮物,以系天下心。」凡章十九上。至元祐初,韓維上言,謂其首開建儲之議,其後大臣乃繼有論奏。司馬溫公行狀云:「至和三年,仁宗始不豫,國嗣未立,天下寒心而不敢言,惟諫官范鎮首發其議,光時為幷州通判,聞而繼之。」按至和三年九月,改為嘉祐元年,歲在丁酉。而前此皇祐五年甲午,有建州人太常博士張述者,以繼嗣未立,上疏曰:「陛下春秋四十四,宗廟社稷之繼,未有託焉。以嫌疑而不決,非孝也;羣臣以諱避而不言,非忠也。願擇宗親才而賢者,異其禮秩,試以職務,俾內外知聖心有所屬。」至和二年丙申,復言之。前後凡七疏,最後語尤激切。蓋述所論乃在兩公之前,而當時及後來莫有知之者,為可惜也! 

  郎官員數 

  紹熙四年冬,客從中都來,持所抄班朝錄一編相示,蓋朝士官職姓名也。讀至尚書郎,纔有正員四人,其他權攝者亦只六七人耳。因記紹興二十九年,予為吏、禮部時,同舍郎二十人,皆正官。今既限以曾歷監司、郡守,故任館職及寺監、丞者不可進步,其自外召用者,資級已高,曾不數月,必序遷卿、少,以是居之者益少。政和末,郎員冗溢,至於五十有五。侍御史張樸上殿,徽宗諭使論列,退而奏疏,劾十有六人,大略云:「才品甚下,趨操卑汚,有如汪師心者;性資茸闒,柔佞取容,有如黃願、汪希旦者;淺浮躁妄,為胥輩所輕,有如李莊者;輕侻喧囂,漫不省職,有如李揚者;粗冗不才,褊忿輕發,有如成禔者;人才碌碌,初無可取,有如張高者;志氣衰落,難與任事,有如常者;大言無當,誕詭不情,有如梁子誨者;資望太輕,士論不厭,有如葉椿、唐作求、吳直夫、章芹、李與權、王良欽、強休甫者。乞行罷斥。」從之。考一時標榜,未必盡當,然十六人者後皆不顯,視今日員數,多寡不侔如是。秦檜居相位久,不欲士大夫在朝,末年尤甚。二十四司獨刑部有孫敏脩一員,餘皆兼攝,吏部七司至全付主管告院張云,兵、工八司,併於一寺主簿。又可怪也! 

  東坡慕樂天 

  蘇公責居黃州,始自稱東坡居士。詳考其意,蓋專慕白樂天而然。白公有東坡種花二詩云:「持錢買花樹,城東坡上栽。」又云:「東坡春向暮,樹木今何如?」又有步東坡詩云:「朝上東坡步,夕上東坡步。東坡何所愛?愛此新成樹。」又有別東坡花樹詩云:「何處殷勤重回首?東坡桃李種新成。」皆為忠州刺史時所作也。蘇公在黃,正與白公忠州相似,因憶蘇詩,如贈寫真李道士云:「他時要指集賢人,知是香山老居士。」贈善相程傑云:「我似樂天君記取,華顛賞遍洛陽春。」送程懿叔云:「我甚似樂天,但無素與蠻。」入侍邇英云:「定似香山老居士,世緣終淺道根深。」而跋曰:「樂天自江州司馬除忠州刺史,旋以主客郎中知制誥,遂拜中書舍人。某雖不敢自比,然謫居黃州,起知文登,召為儀曹,遂忝侍從。出處老少,大略相似,庶幾復享晚節閑適之樂。」去杭州云:「出處依稀似樂天,敢將衰朽較前賢。」序曰:「平生自覺出處老少粗似樂天。」則公之所以景仰者,不止一再言之,非東坡之名偶爾暗合也。 

  縛鷄行 

  老杜縛鷄行一篇云:「小奴縛鷄向市賣,鷄被縛急相喧爭。家中厭鷄食蟲蟻,不知鷄賣還遭烹。蟲鷄於人何厚薄?吾叱奴兒解其縛。鷄蟲得失無了時,注目寒江倚山閣。」此詩自是一段好議論,至結句之妙,非他人所能跂及也。予友李德遠嘗賦東西船行,全擬其意。舉以相示云:「東船得風帆席高,千里瞬息輕鴻毛。西船見笑苦遲鈍,汗流撐折百張篙。明日風翻波浪異,西笑東船却如此。東西相笑無已時,我但行藏任天理。」是時,德遠誦至三過,頗自喜,予曰:「語意絕工,幾於得奪胎法,只恐行藏任理與注目寒江之句,似不可同日語。」德遠以為知言,銳欲易之,終不能滿意也。 

  油污衣詩 

  予甫十歲時,過衢州白沙渡,見岸上酒店敗壁間,有題詩兩絕,其名曰犬落水、油污衣。犬詩太俗不足傳,獨後一篇殊有理致。其詞云:「一點清油污白衣,斑斑駁駁使人疑。縱饒洗遍千江水,爭似當初不污時。」是時甚愛其語,今六十餘年,尚歷歷不忘,漫志於此。 

  北虜誅宗王 

  紹興庚申,虜主亶誅宗室七十二王,韓昉作詔,略云:「周行管叔之誅,漢致燕王之辟,茲惟無赦,古不為非。不圖骨肉之間,有懷蜂蠆之毒。皇伯太師宋國王宗磐謂為先帝之元子,常蓄無君之禍心;皇叔太傅兗國王宗儁、虞王宗英、滕王宗偉等,逞躁欲以無厭,助逆謀之妄作。欲申三宥,公議豈容?不煩一兵,羣凶悉殄。已各伏辜,幷除屬籍訖。」紹熙癸丑,今虜主誅其叔鄭王,詔曰:「朕早以嫡孫,欽承先緒。皇叔定武軍節度使鄭王允蹈,屬處諸父,任當重藩,潛引凶徒,共為反計,自以元妃之長子,異於他母之諸王,冀幸國災,窺伺神器。其妹澤國公主長樂牽同產之愛,駙馬都尉唐括蒲剌覩狃連姻之私,預聞其謀,相濟以惡。欲寬燕邸之戮,姑致郭鄰之囚,詢諸羣言,用示大戒。允蹈及其妻卞玉與男按春、阿辛幷公主皆賜自盡,令有司依禮收葬,仍為輟朝。」二事甚相類,蓋其視宗族至親與塗之人無異也。是年冬,倪正父奉使,館於中山,正其誅戮處,相去一月,猶血腥觸人,枯骸塞井,為之終夕不安寢云。 

  州郡書院 

  太平興國五年,以江州白鹿洞主明起為褒信主簿。洞在廬山之陽,嘗聚生徒數百人。李煜有國時,割善田數十頃,取其租廩給之;選太學之通經者,俾領洞事,日為諸生講誦。於是起建議以其田入官,故爵命之。白鹿洞由是漸廢。大中祥符二年,應天府民曹誠,即楚丘戚同文舊居造舍百五十間,聚書數千卷,博延生徒,講習甚盛。府奏其事,詔賜額曰應天府書院,命奉禮郎戚舜賓主之,仍令本府幕職官提舉,以誠為府助教。宋興,天下州府有學自此始。其後潭州又有嶽麓書院。及慶曆中,詔諸路州郡皆立學,設官教授,則所謂書院者當合而為一。今嶽麓、白鹿復營之,各自養士,其所廩給禮貌乃過於郡庠。近者巴州亦創置,是為一邦而兩學矣。大學、辟雍並置,尚且不可,是於義為不然也。 

  何韓同姓 

  韓文公送何堅序云:「何與韓同姓為近。」嘗疑其說無所從出,後讀史記周本紀,應劭曰:「氏姓注云,以何姓為韓後。」鄧名世姓氏書辯證云:「何氏出自姬姓,食采韓原,為韓氏。韓王建為秦所滅,子孫散居陳、楚,江、淮間以韓為何,隨聲變為何氏,然不能詳所出也。」韓王之失國者名安,此云建,乃齊王之名,鄧筆誤耳。予後讀孫愐唐韻云:「韓滅,子孫分散江、淮間,音以韓為何,字隨音變,遂為何氏。」乃知名世用此。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