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容斋随笔  

 
  随笔 卷一
随笔 卷二
随笔 卷三
随笔 卷四
随笔 卷五
随笔 卷六
随笔 卷七
随笔 卷八
随笔 卷九
随笔 卷十
随笔 卷十一
随笔 卷十二
随笔 卷十三
随笔 卷十四
随笔 卷十五
随笔 卷十六
续笔 卷一
续笔 卷二
续笔 卷三
续笔 卷四
续笔 卷五
续笔 卷六
续笔 卷七
续笔 卷八
续笔 卷九
续笔 卷十
续笔 卷十一
续笔 卷十二
三笔 序
三笔 卷一
三笔 卷二
三笔 卷三
三笔 卷四
三笔 卷五
三笔 卷六
三笔 卷七
三笔 卷八
三笔 卷九
三笔 卷十
三笔 卷十一
三笔 卷十二
三笔 卷十三
三笔 卷十四
三笔 卷十五
三笔 卷十六
四笔 序
四笔 卷一
四笔 卷二
四笔 卷三
四笔 卷四
四笔 卷五
四笔 卷六
四笔 卷七
四笔 卷八
四笔 卷九
四笔 卷十
四笔 卷十一
四笔 卷十二
四笔 卷十三
四笔 卷十四
四笔 卷十五
四笔 卷十六
五笔 卷一
五笔 卷二
五笔 卷三
五笔 卷四
五笔 卷五
五笔 卷六
五笔 卷七
五笔 卷八
五笔 卷九
五笔 卷十
 
 
三笔 卷七
发布时间:2007/3/1   被阅览数:2221 次
(文字 〖 〗)
 
執政辭轉官 

  真宗天禧元年,合祭天地,禮畢,推恩百僚,宰相以下遷官一等。時參知政事三人,陳彭年自刑部侍郎遷兵部,王曾自左諫議大夫遷給事中,張知白自給事中遷工部侍郎。而知白獨懇辭數四,上敷諭,終不能奪。王曾聞之,亦乞寢恩命。上曰:「知白無他意,但以卿為諫議大夫,班在上,己為給事中,在下,所以固辭,欲品秩有序爾。」於是從知白所請,而優加名數,進階金紫光祿大夫,幷賜功臣爵邑。元祐三年四月,宰執七人,自文彥博仍前太師外,右僕射呂公著除司空、同平章軍國事,中書侍郎呂大防除左僕射,同知樞密院范純仁除右僕射,尚書左丞劉摯除中書侍郎,右丞王存除左丞,唯知樞密院安燾不遷,乃自正議大夫特轉右光祿。燾上章辭,令學士院降詔不允。學士蘇軾以為:「朝廷豈以執政六人,五人進用,故加遷秩以慰其心?既無授受之名,僅似姑息之政,欲奉命草詔,不知所以為詞,伏望從其所請。」御寶批:「可且用一意度作不許詔書進入。」燾竟辭,始免。紹興三十一年,陳康伯自右相拜左相,朱倬自參政拜右相,時葉義問知樞密院,元居倬上,不得遷,朝論謂宜進為使。學士何溥面受草制之旨,曾以為言,高宗不許。紹熙五年七月,主上登極,拜知樞密院趙汝愚為右相,參政陳騤除知院,同知院事余端禮除參政,而左丞相留正以少保進少傅,乃係特遷,且非覃恩,正固辭,乃止。 



  宗室補官 



  壽皇聖帝登極赦恩,凡宗子不以服屬遠近,人數多少,其曾獲文解兩次者,並直赴殿試;略通文墨者,所在州量試,即補承信郎。由是入仕者過千人以上。淳熙十六年二月、紹熙五年七月,二赦皆然,故皇族得官不可以數計。偶閱唐昭宗實錄載一事云:「宗正少卿李克助奏:『準去年十一月赦書,皇三等以上親無官者,每父下放一人出身;皇五等以上親未有出身陪位者,與出身。寺司起請承前舊例,九廟子孫陪位者,每父下放一人出身,共放三百八十人。其諸房宗室等,各赴陪位納到文狀,共一千二十七人。除元不赴陪位,及不納到狀,及違寺司條疏,不取宗室充係落下外,係三百八十人,合放出身。』敕準赦書處分。」予按昭宗以文德元年即位,次年十一月南郊禮畢肆赦,其文略云:「皇三等以上親,委中書門下各擇有才行者量與改官,無官者,每父下放一人出身;皇五等以上親未有出身陪位者,與出身。」然則亦有三等五等親、陪位與不陪位之差別也。 



  孫宣公諫封禪等 



  景德、祥符之間,北戎結好,宇內乂寧,一時邪諛之臣,唱為瑞應祺祥,以罔明主,王欽若、陳彭年輩實主張之。天書既降,於是東封、西祀、太清之行,以次丕講,滿朝耆老方正之士,鮮有肯啟昌言以遏其奸焰,雖寇萊公亦為之。而孫宣公奭獨上疏爭救,于再于三,真錄出於欽若提綱,故不能盡載,以故後人罕稱之。予略摘其大概紀於此。 



  一章論西祀,曰:「汾陰后土,事不經見。漢都雍,去汾陰至近;河東者,唐王業所起之地,且又都雍,故武帝、明皇行之。今陛下經重關,越險阻,遠離京師根本之固,其為不可甚矣。古者聖王先成民而後致力於神,今土木之功,累年未息,水旱作沴,饑饉居多,乃欲勞民事神,神其享之乎!明皇嬖寵害政,奸佞當塗,以至身播國屯。今議者引開元故事以為盛烈,臣竊不取。今之奸臣,以先帝詔停封禪,故贊陛下,以為繼承先志。且先帝欲北平幽朔,西取繼遷,則未嘗獻一謀,畫一策以佐陛下。而乃卑辭重幣,求和於契丹,蹙國縻爵,姑息於保吉。謂主辱臣死為空言,以誣下罔上為己任,撰造祥瑞,假託鬼神,纔畢東封,便議西幸。以祖宗艱難之業,為佞邪僥倖之資,臣所以長嘆而痛哭也!」 



  二章論爭言符瑞,曰:「今野鵰山鹿,並形奏簡,秋旱冬雷,率皆稱賀。將以欺上天,則上天不可欺;將以愚下民,則下民不可愚;將以惑後世,則後世必不信。腹非竊笑,有識盡然。」 



  三章論將幸亳州,曰:「國家近日多效唐明皇所為。且明皇非令德之君,觀其禍敗,足為深戒,而陛下反希慕之!近臣知而不諫,得非奸佞乎?明皇奔至馬嵬,楊國忠既誅,乃諭軍士曰:『朕識理不明,寄任失所,近亦覺寤。』然則已晚矣,陛下宜早覺寤,斥遠邪佞,不襲危亂之迹,社稷之福也!」 



  四章論朱能天書,曰:「奸憸小人,妄言符瑞,而陛下崇信之,屈至尊以迎拜,歸祕殿以奉安。百僚黎庶,痛心疾首,反唇腹非,不敢直言。臣不避死亡之誅,聽之罪之,惟在聖斷。昔漢文成、五利,妄言不讎,漢武誅之。先帝時,侯莫陳利用方術奸發,誅於鄭州。唐明皇得靈符寶券,皆王鉷、田同秀等所為,不能顯戮,今日見老君於閣上,明日見老君於山中,大臣尸祿以將迎,端士畏威而緘默。及祿山兆亂,輔國劫遷,大命既傾,前功幷棄。今朱能所為是已。願遠思漢武之雄材,近法先帝之英斷,中鑒明皇之召禍,庶幾災害不生,禍亂不作。」 



  奭之論諫,雖魏鄭公、陸宣公不能過也。 



  赦恩為害 



  赦過宥罪,自古不廢,然行之太頻,則惠奸長惡,引小人於大譴之域,其為害固不勝言矣。唐莊宗同光二年大赦,前云:「罪無輕重,常赦所不原者,咸赦除之。」而又曰:「十惡五逆、屠牛、鑄錢、故殺人、合造毒藥、持仗行劫、官典犯贓,不在此限。」此制正得其中。當亂離之朝,乃能如是,亦可取也,而今時或不然。 



  代宗崇尚釋氏 



  唐代宗好祠祀,未甚重佛。元載、王縉、杜鴻漸為相,三人皆好佛。上嘗問以「佛言報應,果為有無」。載等奏:「國家運祚靈長,非宿植福業,何以致之?福業已定,雖時有小災,終不能為害,所以安、史有子禍,僕固病死,回紇、吐蕃不戰而退,此皆非人力所及。」上由是深信之,常於禁中飯僧,有寇至則令僧講仁王經以禳之,寇去則厚加賞賜。胡僧不空,官至卿、監,爵為國公,出入禁闥,勢移權貴,此唐史所載也。予家有嚴郢撰三藏和尚碑,徐季海書,乃不空也,云:「西域人,氏族不聞於中夏,玄、肅、代三朝皆為國師。代宗初以特進、大鴻臚褒表之。及示疾,又就臥內加開府儀同三司、肅國公。既亡,廢朝三日,贈司空。」其恩禮之寵如此。同時又有僧大濟,為帝常修功德,至殿中監。贈其父惠恭兗州刺史,官為營辦葬事,有敕葬碑,今存。時兵革未盡息,元勛宿將,賞功賦職,不過以此處之,顧施之一僧,繆濫甚矣! 



  光武苻堅 



  漢光武建武三十年,羣臣請封禪泰山。詔曰:「即位三十年,百姓怨氣滿腹,吾誰欺,欺天乎?若郡縣遠遣吏上壽,盛稱虛美,必髠,令屯田。」於是羣臣不敢復言,其英斷如此。然財二年間,乃因讀河圖會昌符,詔索河雒讖文言九世當封禪者,遂為東封之舉,可謂自相矛盾矣。苻堅禁圖讖之學,尚書郎王佩讀讖,堅殺之,學讖者遂絕。及季年,為慕容氏所困,於長安自讀讖書,云:「帝出五將久長得。」乃出奔五將山,甫至而為姚萇所執。始禁人為讖學,終乃以此喪身亡國。「久長得」之兆,豈非言久當為姚萇所得乎?又姚與遙同,亦久也。光武與堅非可同日語,特其事偶可議云。 



  周武帝宣帝 



  周武帝平齊,中原盡入輿地,陳國不足平也,而雅志節儉,至是愈篤。後宮唯置妃二人,世婦三人,御妻三人,則其下保林、良使輩,度不過數十耳。一傳而至宣帝,奢淫酣縱,自比於天,廣搜美女,以實後宮,儀同以上女不許輒嫁,遂同時立五皇后。父子之賢否不同,一至於此! 



  唐觀察使 



  唐世於諸道置按察使,後改為采訪處置使,治於所部之大郡。既又改為觀察,其有戎旅之地,即置節度使。分天下為四十餘道,大者十餘州,小者二、三州,但令訪察善惡,舉其大綱。然兵甲、財賦、民俗之事,無所不領,謂之都府,權勢不勝其重,能生殺人,或專私其所領州,而虐視支郡。元結為道州刺史,作舂陵行,以為「諸使誅求符牒二百餘通」,又作賊退示官吏一篇,以為「忍苦裒斂」。陽城守道州,賦稅不時,觀察使數誚責,又遣判官督賦,城自囚於獄。判官去,復遣官來按舉。韓愈送許郢州序云:「為刺史者常私於其民,不以實應乎府,為觀察使者常急於其賦,不以情信乎州,財已竭而斂不休,人已窮而賦愈急。」韓皋為浙西觀察使,封杖決安吉令孫澥至死。一時所行大抵類此,然每道不過一使臨之耳。今之州郡控制按刺者,率五六人,而臺省不預,毀譽善否,隨其意好,又非唐日一觀察使比也。 



  冗濫除官 



  自漢以來,官曹冗濫之極者,如更始「竈下養,中郎將,爛羊頭,關內侯」,晉趙王倫「貂不足,狗尾續」,北史周世「員外常侍,道上比肩」,唐武后「補闕連車,拾遺平斗」之諺,皆顯顯著見者。中葉以後,尤為泛濫,張巡在雍丘,纔領一縣千兵,而大將六人,官皆開府特進,然則大將軍告身博一醉,誠有之矣。德宗避難於奉天,渾瑊之童奴曰黃芩,力戰,即封渤海郡王。至於僖、昭之世,遂有「捉船郭使君」、「看馬李僕射」。周行逢據湖湘,境內有「漫天司空、遍地太保」之譏。李茂貞在鳳翔,內外持管籥者,亦呼為司空、太保。韋莊浣花集有贈僕者楊金詩云:「半年勤苦葺荒居,不獨單寒腹亦虛。努力且為田舍客,他年為爾覓金魚。」是時,人奴腰金曳紫者,蓋不難致也。 



  節度使稱太尉 



  唐節度使帶檢校官,其初只左右散騎常侍,如李愬在唐鄧時所稱者也,後乃轉尚書及僕射、司空、司徒,能至此者蓋少。僖、昭以降,藩鎮盛強,武夫得志,纔建節鉞,其資級已高,於是復升太保、太傅、太尉,其上惟有太師,故將帥悉稱太尉。元豐定官制,尚如舊貫。崇寧中,改三公為少師、少傅、少保,而以太尉為武階之冠,以是凡管軍者,猶悉稱之。紹興間,葉夢得自觀文殿學士,張澄自端明殿學士,皆拜節度。葉嘗任執政,以暮年擁旄,為儒者之榮,自稱葉太尉。張微時用鄧洵武給使恩出身,羞為武職,但稱尚書如故,其相反如此。 



  五代濫刑 



  五代之際,時君以殺為嬉,視人命如草芥,唐明宗頗有仁心,獨能斟酌援救。天成三年,京師巡檢軍使渾公兒口奏:有百姓二人,以竹竿習戰鬭之事。帝即傳宣令付石敬瑭處置,敬瑭殺之。次日樞密使安重誨敷奏,方知悉是幼童為戲。下詔自咎,以為失刑,減常膳十日,以謝幽冤;罰敬瑭一月俸;渾公兒削官、杖脊、配流登州;小兒骨肉,賜絹五十匹,粟麥各百碩,便令如法埋葬。仍戒諸道州府,凡有極刑,並須仔細裁遣。此事見舊五代史,新書去之。 



  太一推算 



  熙寧六年,司天中官正周琮言:「據太一經推算,熙寧七年甲寅歲,太一陽九、百六之數,至是年復元之初,故經言太歲有陽九之災,太一有百六之厄,皆在入元之終或復元之初。陽九、百六當癸丑、甲寅之歲,為災厄之會,而得五福太一移入中都,可以消災為祥。竊詳五福太一自雍熙甲申歲入東南巽宮,故修東太一宮於蘇村;天聖己巳歲入西南坤位,故修西太一宮於八角鎮。望稽詳故事,崇建宮宇。」詔度地於集禧觀之東,於是為中太一宮。時王安石擅國,盡變亂祖宗法度,為宗社之禍,蓋自此始,雖太一照臨,亦不能救也。紹熙四年癸丑、五年甲寅,朝廷之間殊為多事,壽皇聖帝厭代,泰安以久疾退處,人情業業,皆有憂葵恤緯之慮。時無星官曆翁考步推賾,庸詎知非入元、復元之際乎? 



  趙丞相除拜 



  紹熙五年七月十六日宣麻制,以太中大夫、知樞密院事趙汝愚為特進、右丞相,議者或謂國朝無宗室宰相,且轉官九級非故事。趙上章力辭,不肯入都堂蒞職。越六日,詔改除樞密使,依宰臣超三官。又二日,制除正議大夫、樞密使。邁考按故實,宣和二年,王黼自通議大夫、中書侍郎拜特進、少宰,凡遷八官,黼受之。靖康元年,吳敏自中大夫、知樞密院,拜銀青光祿大夫、少宰,亦遷八官,敏辭之,但以通議就職。秦檜當國,以其子熺為中大夫、知樞密院,已而除觀文殿學士,恩數如右僕射,遂暗轉通奉大夫,踰年,加大學士,徑超七秩為特進,熺處之不疑。舍此三人外,蓋未之有。若自宰相改樞密使,唯夏竦一人。是時以陳執中為昭文相,竦為集賢相,御史言:「竦向在陝西,與執中議論不協,不可同寅政地。」於是貼麻改命,而初制不出。今汝愚先報相麻,後報樞制,乃是經日已久,因固辭以然。又按國史,明道二年,宰臣張士遜、樞密使楊崇勳同日罷,士遜以左僕射判河南府,崇勳以節度使、平章事判許州,明日入謝,崇勳班居上。仁宗問之,士遜奏曰:「崇勳係使相,臣官只僕射,當在下。」即再鎖院,以士遜為使相。是時,學士盛度當制,猶用士遜作相銜,論者非之,謂應用僕射、河南為前銜也。乾道二年,葉顒以前參知政事召還,為知樞密院,未受告而拜左相,邁當制,以新除知樞密院結銜。今汝愚拜相宣麻,已閱八日,故稱新除特進、右丞相。二者皆是也。 



  唐昭宗恤錄儒士 



  唐昭宗光化三年十二月,左補闕韋莊奏:「詞人才子,時有遺賢,不霑一命於聖明,沒作千年之恨骨。據臣所知,則有李賀、皇甫松、李羣玉、陸龜蒙、趙光遠、溫庭筠、劉德仁、陸逵、傅錫、平曾、賈島、劉稚珪、羅鄴、方干,俱無顯遇,皆有奇才,麗句清詞,遍在詞人之口,銜冤抱恨,竟為冥路之塵。伏望追賜進士及第,各贈補闕、拾遺。見存唯羅隱一人,亦乞特賜科名,錄升三署。」敕獎莊而令中書門下詳酌處分。次年天復元年赦文,又令中書門下選擇新及第進士中,有久在名場,才沾科級,年齒已高者,不拘常例,各授一官。於是禮部侍郎杜德祥奏:揀到新及第進士陳光問年六十九,曹松年五十四,王希羽年七十三,劉象年七十,柯崇年六十四,鄭希顏年五十九。詔光問、松、希羽可祕書省正字;象、崇、希顏可太子校書。按登科記,是年進士二十六人,光問第四,松第八,希羽第十二,崇、象、希顏居末級。昭宗當斯時離亂極矣,尚能眷眷於寒儒,其可書也。摭言云:「上新平內難,聞放新進士,喜甚,特敕授官,制詞曰:『念爾登科之際,當予反正之年,宜降異恩,各膺寵命。』時謂此舉為五老牓。」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