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容斋随笔  

 
  随笔 卷一
随笔 卷二
随笔 卷三
随笔 卷四
随笔 卷五
随笔 卷六
随笔 卷七
随笔 卷八
随笔 卷九
随笔 卷十
随笔 卷十一
随笔 卷十二
随笔 卷十三
随笔 卷十四
随笔 卷十五
随笔 卷十六
续笔 卷一
续笔 卷二
续笔 卷三
续笔 卷四
续笔 卷五
续笔 卷六
续笔 卷七
续笔 卷八
续笔 卷九
续笔 卷十
续笔 卷十一
续笔 卷十二
三笔 序
三笔 卷一
三笔 卷二
三笔 卷三
三笔 卷四
三笔 卷五
三笔 卷六
三笔 卷七
三笔 卷八
三笔 卷九
三笔 卷十
三笔 卷十一
三笔 卷十二
三笔 卷十三
三笔 卷十四
三笔 卷十五
三笔 卷十六
四笔 序
四笔 卷一
四笔 卷二
四笔 卷三
四笔 卷四
四笔 卷五
四笔 卷六
四笔 卷七
四笔 卷八
四笔 卷九
四笔 卷十
四笔 卷十一
四笔 卷十二
四笔 卷十三
四笔 卷十四
四笔 卷十五
四笔 卷十六
五笔 卷一
五笔 卷二
五笔 卷三
五笔 卷四
五笔 卷五
五笔 卷六
五笔 卷七
五笔 卷八
五笔 卷九
五笔 卷十
 
 
三笔 卷九
发布时间:2007/3/1   被阅览数:2174 次
(文字 〖 〗)
 
樞密兩長官 

  趙汝愚初拜相,陳騤自參知政事除知樞密院,趙辭不受相印,乃改樞密使,而陳已供職累日,朝論謂兩樞長,又名稱不同,為無典故。按熙寧元年觀文殿學士新知大名府陳升之過闕,留知樞密院。故事,樞密使與知院事不並置。時文彥博、呂公弼既為使,神宗以升之三輔政,欲稍異其禮,且王安石意在抑彥博,故特命之。然則自有故事也。 

  赦放債 

  淳熙十六年二月登極赦:「凡民間所欠債負,不以久近多少,一切除放。」遂有方出錢旬日,未得一息,而幷本盡失之者,人不以為便。何澹為諫大夫,嘗論其事,遂令只償本錢,小人無義,幾至喧噪。紹熙五年七月覃赦,乃只為蠲三年以前者。按晉高祖天福六年八月,赦云:「私下債負取利及一倍者並放。」此最為得。又云:「天福五年終以前,殘稅並放。」而今時所放官物,常是以前二年為斷,則民已輸納,無及於惠矣。唯民間房賃欠負,則從一年以前皆免。比之區區五代,翻有所不若也。 

  馮道王溥 

  馮道為宰相歷數朝,當漢隱帝時,著長樂老自敍,云:「余先自燕亡歸河東,事莊宗、明宗、愍帝、清泰帝、晉高祖、少帝、契丹主、漢高祖、今上,三世贈至師傅,階自將仕郎至開府儀同三司,職自幽州巡官至武勝軍節度使,官自試大理評事至兼中書令,正官自中書舍人至戎太傅、漢太師,爵自開國男至齊國公。孝於家,忠於國,口無不道之言,門無不義之貨,下不欺於地,中不欺於人,上不欺於天。其不足者,不能為大君致一統、定八方,誠有愧於歷官,何以答乾坤之施?老而自樂,何樂如之?」道此文載於范質五代通錄,歐陽公、司馬溫公嘗詆誚之,以為無廉恥矣。王溥自周太祖之末為相,至國朝乾德二年罷,嘗作自問詩,述其踐歷,其序云:「予年二十有五,舉進士甲科,從周祖征河中,改太常丞,登朝時同年生尚未釋褐,不日作相。在廊廟凡十有一年,歷事四朝,去春恩制改太子太保。每思菲陋,當此榮遇,十五年間遂躋極品,儒者之幸,殆無以過。今行年四十三歲,自朝請之暇,但宴居讀佛書,歌詠承平,因作自問詩十五章,以志本末。」此序見三朝史本傳,而詩不傳,頗與長樂敍相類,亦可議也。 

  周玄豹相 

  唐莊宗時,術士周玄豹以相法言人事,多中。時明宗為內衙指揮使,安重誨使他人易服而坐,召玄豹相之。玄豹曰:「內衙貴將也,此不足當之。」乃指明宗於下坐,曰:「此是也。」因為明宗言其後貴不可言。明宗即位,思玄豹以為神。將召至京師,宰相趙鳳諫,乃止。觀此事,則玄豹之方術可知。然馮道初自燕歸太原,監軍使張承業辟為本院巡官,甚重之。玄豹謂承業曰:「馮生無前程,不可過用。」書記盧質曰:「我曾見杜黃裳寫真圖,道之狀貌酷類焉,將來必副大用,玄豹之言不足信也。」承業於是薦道為霸府從事。其後位極人臣,考終牖下,五代諸臣皆莫能及,則玄豹未得擅唐、許之譽也。道在晉天福中為上相,詔賜生辰器幣。道以幼屬亂離,早喪父母,不記生日,懇辭不受。然則道終身不可問命,獨有形狀可相,而善工亦失之如此。 

  鈷鉧滄浪 

  柳子厚鈷鉧潭西小丘記云:「丘之小不能一畝。問其主。曰:『唐氏之棄地,貨而不售。』問其價,曰:『止四百。』予憐而售之。以茲丘之勝,致之灃水鄠、杜,則貴游之士爭買者,日增千金而愈不可得。今棄是州也,農夫漁父過而陋之,賈四百,連歲不能售。」蘇子美滄浪亭記云:「予遊吳中,過郡學東,顧草樹鬱然,崇阜廣水,不類乎城中。並水得微徑於雜花修竹之間,東趨數百步,有棄地,三向皆水,旁無民居,左右皆林木相虧蔽。予愛而裴回,遂以錢四萬得之。」予謂二境之勝絕如此,至於人棄不售,安知其後卒為名人賞踐?如滄浪亭者,今為韓蘄王家所有,價直數百萬矣,但鈷鉧復埋沒不可識。士之處世,遇與不遇,其亦如是哉! 

  司封失典故 

  南渡之後,臺省胥吏舊人多不存,後生習學,加以省記,不復諳悉典章。而司封以閑曹之故,尤為不謹。舊法,大卿、監以上贈父至太尉止,餘官至吏部尚書止。今司封法,餘官至金紫光祿大夫,蓋昔之吏書也,而中散以上贈父至少師止。按政和以前,太尉在太傅上,其上唯有太師,故凡稱攝太尉者,皆為攝太傅,則贈者亦應如此,不應但許至少師也。生為執政,其身後但有子升朝,則累贈可至極品大國公。歐陽公位參知政事、太子少師,後以諸子恩至太師、兗國公,而其子棐亦不過朝大夫耳,見於蘇公祭文及黃門所撰神道碑。比年汪莊敏公任樞密使,以子贈太師,當封國公,而司封以為須一子為侍從乃可,竟不肯施行,不知其說載於何法也?朱漢章却以子贈至大國公。舊少卿、監遇恩,封開國男,食邑三百戶,自後再該加封,則每次增百戶,無止法。今一封即止。舊學士待制,食邑千五百戶以上,每遇恩則加實封,若虛邑五百者,其實封加二百,虛邑三百、二百者,實封加一百。今復不然,雖前執政亦只加虛邑三百耳,故侍從官多至實封百戶即止,尤可笑也。 

  老人該恩官封 

  晁無咎作積善堂記云:「大觀元年大赦天下,民百歲男子官,婦人封;仕而父母年九十,官封如民百歲。於是故漳州軍事判官晁仲康之母黃氏年九十一矣,其第四子仲詢走京師狀其事,省中為漳州請,漳州雖沒,赦令初不異往者,丞相以為可而上之,封壽光縣太君。」今自乾道以來,慶典屢下,仕者之父母年七十、八十即得官封,而子已沒者,其家未嘗陳理,為可惜也。 

  學士中丞 

  淳熙十四年九月,予以雜學士除翰林學士,蔣世脩以諫議大夫除御史中丞,時施聖與在政府,語同列云:「此二官不常置,今咄咄逼人,吾輩當自點檢。」蓋謂其必大用也,已而皆不然。因考紹興中所除者,不暇縷述,姑從壽皇聖帝以後,至於紹熙五年,枚數之,為學士者九人,仲兄文安公、史魏公、伯兄文惠公、劉忠肅、王日嚴、王魯公、周益公及予,其後李獻之也。二兄、史、劉、王、周皆擢執政,日嚴以耆老拜端明致仕,唯予出補郡,獻之遂踵武。為中丞者六人,辛企李、姚令則、黃德潤、蔣世脩、謝昌國、何自然也。辛、姚、黃皆執政,唯蔣補郡,昌國徙權尚書,即去國,自然以本生母憂持服云。 

  漢高祖父母姓名 

  漢高祖父曰太公,母曰媼,見於史者如是而已。皇甫謐、王符始撰為奇語,云太公名執嘉,又名燸,媼姓王氏。唐弘文館學士司馬貞作史記索隱云:「母溫氏。是時,打得班固泗水亭長古石碑文,其字分明作『溫』,云『母溫氏』。與賈膺復、徐彥伯、魏奉古等執對反覆,深嘆古人未聞,聊記異見。」予竊謂固果有此明證,何不載之於漢紀,疑亦後世好事者,如皇甫之徒所增加耳。又嘗在嶺外,見康州龍媼廟碑,亦云姓溫氏,則指媼為溫者不一也。唐小說纂異記載三史王生醉入高祖廟,見高祖云:「朕之中外,泗州亭長碑昭然具載外族溫氏。」蓋不根誕妄之說。 

  君臣事迹屏風 

  唐憲宗元和二年,製君臣事迹。上以天下無事,留意典墳,每覽前代興亡得失之事,皆三復其言。遂采尚書、春秋後傳、史記、漢書、三國志、晏子春秋、吳越春秋、新序、說苑等書君臣行事可為龜鑑者,集成十四篇,自製其序,寫於屏風,列之御座之右,書屏風六扇於中,宣示宰臣。李藩等皆進表稱賀,白居易翰林製詔有批李夷簡及百寮嚴綬等賀表,其略云:「取而作鑑,書以為屏。與其散在圖書,心存而景慕,不若列之繪素,目睹而躬行,庶將為後事之師,不獨觀古人之象。」又云:「森然在目,如見其人。論列是非,既庶幾為坐隅之戒;發揮獻納,亦足以開臣下之心。」居易代言,可謂詳盡。又以見唐世人主作一事而中外至於表賀,又答詔勤渠如此,亦幾於叢脞矣。憲宗此書,有辨邪正、去奢泰兩篇,而末年用皇甫鎛而去裴度,荒於遊宴,死於宦侍之手,屏風本意,果安在哉? 

  僧道科目 

  唐末帝清泰二年二月,功德使奏:「每年誕節,諸州府奏薦僧道,其僧尼欲立講論科、講經科、表白科、文章應制科、持念科、禪科、聲贊科,道士經法科、講論科、文章應制科、表白科、聲贊科、焚修科,以試其能否。」從之。此事見舊五代史記,不知曾行與否,至何時而罷也。蓋是時猶未鬻賣祠部度牒耳。周世宗廢幷寺院,有詔約束云:「男年十五以上,念得經文一百紙,或讀得五百紙,女年十三以上,念得經文七十紙,或讀得三百紙者,經本府陳狀,乞剃頭,委錄事參軍、本判官試驗。兩京、大名、京兆府、青州各起置戒壇,候受戒時,兩京委祠部差官引試,其三處祗委判官,逐處聞奏。候敕下委祠部給付憑由,方得剃頭受戒。」其防禁之詳如此,非若今時只納錢於官,便可出家也。念經、讀經之異,疑為背誦與對本云。 

  射佃逃田 

  漢之法制,大抵因秦,而隨宜損益,不害其為炎漢。唐之法制,大抵因隋,而小加振飾,不害其為盛唐。國家當五季衰亂之後,其究不下秦、隋,然一時設施,固亦有可采取。按周世宗顯德二年,詔:「應逃戶莊田,並許人請射承佃,供納稅租。如三周年內本戶來歸者,其桑田不計荒熟,並交還一半。五周年內歸業者,三分交還一分。如五周年外,除本戶墳塋外,不在交付之限。其近北諸州陷蕃人戶來歸業者,五周年內三分交還二分,十周年內還一半,十五周年內三分還一。此外者,不在交還之限。」其旨明白,人人可曉,非若今之令式文書,盈於几閣,為猾吏舞文之具,故有捨去物業三五十年,妄人詐稱逃戶子孫,以錢買吏而奪見佃者,為可嘆也。 

  周世宗好殺 

  史稱周世宗用法太嚴,羣臣職事,小有不舉,往往置之極刑,予既書於續筆矣。薛居正舊史記載其事甚備,而歐陽公多芟去。今略記於此。樊愛能、何徽以用兵先潰,軍法當誅,無可言者。其他如宋州巡檢供奉官竹奉璘以捕盜不獲,左羽林大將軍孟漢卿以監納取耗,刑部員外郎陳渥以檢田失實,濟州馬軍都指揮使康儼以橋道不謹,內供奉官孫延希以督修永福殿而役夫有就瓦中噉飯者,密州防禦副使侯希進以不奉使者命檢視夏苗,左藏庫使符令光以造軍士袍襦不辦,楚州防禦使張順以隱落稅錢,皆抵極刑,而其罪有不至死者。 

  孟字義訓 

  一字數義,固有之矣。若孟字,只是最長最先之稱,如所謂孟侯、孟孫、元妃孟子、孟春、孟夏之類是也。國語:「優施謂里克妻曰:主孟啗我。」注云:「大夫之妻稱主,從夫稱也。」而謂孟為里克妻字則非矣。又云:「孟一作盍。」史記呂后本紀注中引此句,而司馬貞索隱乃云:「孟者,且也,言且啗我物。」其說無所據。班固幽通賦:「盍孟晉以迨羣。」李善乃注孟為勉。蜀王衍書其臣徐延瓊宅壁為孟言,蜀語謂孟為弱,故以戲之。其後孟知祥得蜀,館於徐第,以為己讖,此義又為無稽也。東坡與歐陽叔弼詩云:「主孟當啗我,玉鱗金鯉魚。」正用優施語。魯之寶刀曰孟勞,不詳其義。 

  向巨原詩 

  亡友向巨原,自少時能作詩。予初識之於梁宏夫坐上,未深知之也。是日,偕二友從吳傅朋遊芝山,登五老亭,以「駕言出遊」分韻賦詩。巨原得駕字,其語云:「茲山何巍巍,氣欲等嵩華。從公二三子,勝日飽閑暇。躋攀謝車輿,自辦兩不借。捫蘿覓幽隥,行椒得孤榭。側送夕陽移,俯視高鳥下。登臨記曩昔,歲月驚代謝。却數一周星,復命千里駕。身從泛梗流,事與浮雲化。朅來共一尊,似為天所赦。明發還問塗,合離足悲吒。」詩成,觀者皆服。傅朋遊絲詩卷數百篇,巨原獨不深嘆美之,頗記其數句曰:「先生著名節,百世追延陵。我評先生賢,不以能書稱。功成磨蒼崖,盛德頌日昇。勿書陵雲榜,華顛踏高層。」句格超峻,其旨皆有規諷,與前所紀劉彥沖古風相類也。後裒其平生所作數千篇,目為葵齋雜藁,倩予為序。時予在章貢,及序成持寄之,則已臥病,僅能於枕上一讀而已。巨原初見韓子蒼,得一詩,曰:「老子真祠地,君來覓紙題。文如士衡俊,年與正平齊。聞說鍾陵郡,官居章水西。涪翁詩律在,佳處可時攜。」而韓集佚不收,但見序中耳。 

  葉晦叔詩 

  亡友葉黯晦叔,嘗除敕令所刪定官。紹興十九年,為福建帥屬,予嘗因春補諸生,白於府主,邀與同考校,鎖宿貢院兩旬。予作長句云:「沈沈廣廈清如水,市聲人聲不到耳。一閑十日豈天賜?慚愧紛紛白袍子。相逢更得金玉人,久矣眼中無此士。連牀夜語不成寐,往往鷄聲忽驚起。是中差樂真難名,昔者相過安得此?但憐時節不相謀,正墮清明寒食裏。梨花已空海棠謝,外間物色知餘幾。只恐雨風摧折之,負此一春吾過矣。謝公尋山飽閑暇,應笑腐儒黏故紙。錦囊得句應已多,萬一相思頻寄似。」時謝景思為參議官,故卒章簡之。晦叔和篇云:「文章萬言抵杯水,世上虛名徒爾耳。我常自笑一生癡,那更將癡笑羣子。大屋沈沈餘百年,到今所閱知幾士?看渠得失自偶然,其間悲喜從何起?君聞我言亦大笑,為說萬事總如此。缺兩句。急須了却公家事,門外不知春有幾。缺三句。飛雨時聞打窗紙。他年萬一復相從,未必從容今日似。」其語意超新,惜不能盡憶。又嘗云:「五十六言,大抵多引韻起,若以側句入,尤峻健。如老杜『幽棲地僻經過少,老病人扶再拜難』是也。然此猶是作對,若以散句起又佳。如『苦憶荊州醉司馬,謫官樽俎定常開』是也。」故予自福倅滿歸,晦叔以二詩送別,正用此體。一章云:「一門伯仲知誰似?四海文章正數君。何事與予如舊識,由來於世兩相聞。閑官各喜光陰賸,勝地空多物色分。忽復翩然從此去,便應變化上青雲。」二章云:「此地相從驚歲晚,登臨况是客歸時。却將襟抱向誰可?正爾艱難惟子知。情到中年工作惡,別於生世易為悲。梅花盡醉清江上,黯澹西風凍雨垂。」可謂奇作。然相別不兩年即下世,每誦味其語,輒為悽然。因刻所作容齋記,嘗識於末。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