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容斋随笔  

 
  随笔 卷一
随笔 卷二
随笔 卷三
随笔 卷四
随笔 卷五
随笔 卷六
随笔 卷七
随笔 卷八
随笔 卷九
随笔 卷十
随笔 卷十一
随笔 卷十二
随笔 卷十三
随笔 卷十四
随笔 卷十五
随笔 卷十六
续笔 卷一
续笔 卷二
续笔 卷三
续笔 卷四
续笔 卷五
续笔 卷六
续笔 卷七
续笔 卷八
续笔 卷九
续笔 卷十
续笔 卷十一
续笔 卷十二
三笔 序
三笔 卷一
三笔 卷二
三笔 卷三
三笔 卷四
三笔 卷五
三笔 卷六
三笔 卷七
三笔 卷八
三笔 卷九
三笔 卷十
三笔 卷十一
三笔 卷十二
三笔 卷十三
三笔 卷十四
三笔 卷十五
三笔 卷十六
四笔 序
四笔 卷一
四笔 卷二
四笔 卷三
四笔 卷四
四笔 卷五
四笔 卷六
四笔 卷七
四笔 卷八
四笔 卷九
四笔 卷十
四笔 卷十一
四笔 卷十二
四笔 卷十三
四笔 卷十四
四笔 卷十五
四笔 卷十六
五笔 卷一
五笔 卷二
五笔 卷三
五笔 卷四
五笔 卷五
五笔 卷六
五笔 卷七
五笔 卷八
五笔 卷九
五笔 卷十
 
 
三笔 卷十一
发布时间:2007/3/1   被阅览数:2320 次
(文字 〖 〗)
 
碑志不書名 



  碑志之作,本孝子慈孫欲以稱揚其父祖之功德,播之當時,而垂之後世,當直存其名字,無所避隱。然東漢諸銘,載其先代,多只書官。如淳于長夏承碑云,「東萊府君之孫,太尉掾之中子,右中郎將之弟」,李翊碑云,「(牜羊)牱太守曾孫,謁者孫,從事君元子」之類是也。自唐及本朝,名人文集所志,往往只稱君諱某字某,至於記序之文,亦然,王荊公為多,殆與求文揚名之旨為不相契。東坡先生送路都曹詩,首言:「乖崖公在蜀,有錄事參軍老病廢事,公責之,遂求去,以詩留別,所謂『秋光都似宦情薄,山色不如歸意濃』者。公驚謝之曰:『吾過矣。同僚有詩人而吾不知。』因留而慰薦之。坡幼時聞父老言,恨不問其姓名。及守潁州,而都曹路君,以小疾求致仕,誦此語,留之不可,乃采前人意作詩送之。」其詩大略云:「結髮空百戰,市人看先封。誰能搔白首,抱關望夕烽。」則路君之賢而不遇可知矣。然亦不書其名,使之少獲表見,又為可惜也! 



  漢文帝不用兵 



  史記律書云:「高祖厭苦軍事,偃武休息。孝文即位,將軍陳武等議曰:『南越、朝鮮,擁兵阻阸,選蠕觀望。宜及士民樂用,征討逆黨,以一封疆。』孝文曰:『朕能任衣冠,念不到此。會呂氏之亂,誤居正位,常戰戰慄慄,恐事之不終。且兵凶器,雖克所願,動亦耗病,謂百姓遠方何?今匈奴內侵,邊吏無功,邊民父子荷兵日久,朕常為動心傷痛,無日忘之。願且堅邊設候,結和通使,休寧北陲,為功多矣。且無議軍。』故百姓無內外之繇,得息肩於田畝,天下富盛,粟至十餘錢。」予謂孝文之仁德如此,與武帝黷武窮兵,為霄壤不侔矣。然班史略不及此事。資治通鑑亦不編入,使其事不甚暴白,惜哉! 



  帝王諱名 



  帝王諱名,自周世始有此制,然只避之於本廟中耳。「克昌厥後,駿發爾私。」成王時所作詩。昌、發不為文、武諱也。宣王名誦而「吉甫作誦」之句,正在其時。厲王名胡,而「胡為虺蜴」、「胡然厲矣」之句,在其孫幽王時。小國曰胡,亦自若也。襄王名鄭,而鄭不改封。至於出居其國,使者告於秦、晉曰:「鄙在鄭地。」受晉文公朝,而鄭伯傅王。唯秦始皇以父莊襄王名楚,稱楚曰荊,其名曰政,自避其嫌,以正月為一月。蓋已非周禮矣。漢代所謂邦之字曰國,盈之字曰滿,徹之字曰通,雖但諱本字,而吏民犯者有刑。唐太宗名世民,在位之日不偏諱。故戴冑、唐儉為民部尚書,虞世南、李世勣在朝。至於高宗,始改民部為戶部,世勣但為勣。韓公諱辨云:「今上書及詔,不聞諱滸、勢、秉、機,惟宦官宮妾,乃不敢言喻及機,以為觸犯。」此數者皆其先世嫌名也。本朝尚文之習大盛,故禮官討論,每欲其多,廟諱遂有五十字者。舉場試卷,小涉疑似,士人輒不敢用,一或犯之,往往暗行黜落。方州科舉尤甚,此風殆不可革。然太祖諱下字內有从木从匀者,廣韻於進字中亦收。張魏公以名其子,而音為進。太宗諱字內有从耳从火者,又有梗音,今為人姓如故。高宗諱內从勹从口者亦然。真宗諱从心从亘,音胡登切。若缺其一畫,則為(恒右下去一),遂幷(恒右下去一)字不敢用,而易為常矣。 



  家諱中字 



  士大夫除官,於官稱及州府曹局名犯家諱者聽回避,此常行之法也。李燾仁甫之父名中,當贈中奉大夫,仁甫請於朝,謂當告家廟,與自身不同,乞用元豐以前官制,贈光祿卿。丞相頗欲許之。予在西垣聞其說,為諸公言,今一變成式,則他日贈中大夫,必為祕書監,贈太中大夫,必為諫議矣,决不可行。遂止。李愿為江東提刑,以父名中,所部遂呼為通議,蓋近世率妄稱太中也。李自稱只以本秩曰朝散。黃通老資政之子為臨安通判,府中亦稱為通議,而受之自如。 



  記張元事 



  自古夷狄之臣來入中國者,必為人用。由余入秦,穆公以霸,金日磾仕漢,脫武帝五柞之厄。唐世尤多,執失思力、阿史那社爾、李臨淮、高仙芝、渾瑊、李懷光、(足夾)跌光顏、朱邪克用,皆立大功名,不可殫紀。然亦在朝廷所以御之,否則為郭藥師矣。儻使中國英俊,翻致力於異域,忌壯士以資敵國者,固亦多有。賈季在狄,晉六卿以為難日至;桓溫不能留王猛,使為苻堅用;唐莊宗不能知韓延徽,使為阿保機用;皆是也。西夏曩霄之叛,其謀皆出於華州士人張元與吳昊,而其事本末,國史不書。比得田晝承君集,實紀其事云:「張元、吳昊、姚嗣宗,皆關中人,負氣倜儻,有縱橫才,相與友善。嘗薄遊塞上,觀覘山川風俗,有經略西鄙意。姚題詩崆峒山寺壁,在兩界間,云:『南粤干戈未息肩,五原金鼓又轟天。崆峒山叟笑無語,飽聽松聲春晝眠。』范文正公巡邊,見之大驚。又有『踏破賀蘭石,掃清西海塵』之句。張為鸚鵡詩,卒章曰:『好著金籠收拾取,莫教飛去別人家。』吳亦有詩。將謁韓、范二帥,耻自屈,不肯往,乃礱大石,刻詩其上,使壯夫拽之於通衢,三人從後哭之,欲以鼓動二帥。既而果召與相見,躊躇未用間,張、吳徑走西夏。范公以急騎追之,不及,乃表姚入幕府。張、吳既至夏國,夏人倚為謀主,以抗朝廷,連兵十餘年,西方至為疲弊,職此二人為之。時二人家屬羈縻隨州,間使諜者矯中國詔釋之,人未有知者。後乃聞西人臨境,作樂迎此二家而去,自是邊帥始待士矣。姚又有述懷詩曰:『大開雙白眼,只見一青天。』張有雪詩曰:『五丁仗劍決雲霓,直取銀河下帝畿。戰死玉龍三十萬,敗鱗風卷滿天飛。』吳詩獨不傳。觀此數聯,可想見其人非池中物也。」承君所記如此。予謂張、吳在夏國,然後舉事,不應韓、范作帥日尚猶在關中,豈非記其歲時先後不審乎?姚、張詩,筆談諸書,頗亦紀載。張、吳之名,正與羌酋二字同,蓋非偶然也。 



  宮室土木 



  秦始皇作阿房宮,寫蜀、荊地材至關中,役徒七十萬人。隋煬帝營宮室,近山無大木,皆致之遠方,二千人曳一柱,以木為輪,則戞摩火出,乃鑄鐵為轂,行一二里,轂輒破,別使數百人賫轂,隨而易之,盡日不過行二三十里,計一柱之費,已用數十萬功。大中祥符間,奸佞之臣,罔真宗以符瑞,大興土木之役,以為道宮。玉清昭應之建,丁謂為修宮使,凡役工日至三四萬,所用有秦、隴、岐、同之松,嵐、石、汾、陰之柏,潭、衡、道、永、鼎、吉之梌、柟、櫧,溫、台、衢、吉之檮,永、澧、處之槻、樟,潭、柳、明、越之杉,鄭、淄之青石,衡州之碧石,萊州之白石,絳州之斑石,吳越之奇石,洛水之石卵,宜聖庫之銀朱,桂州之丹砂,河南之赭土,衢州之朱土,梓、信之石青、石綠,磁、相之黛,秦、階之雌黃,廣州之藤黃,孟、澤之槐華,虢州之鉛丹,信州之土黃,河南之胡粉,衞州之白堊,鄆州之蚌粉,兗、澤之墨,歸、歙之漆,萊蕪、興國之鐵。其木石皆遣所在官部兵民入山谷伐取。又於京師置局化銅為鍮、冶金薄、鍛鐵以給用。凡東西三百一十步,南北百四十三步。地多黑土疏惡,於京東北取良土易之,自三尺至一丈有六等。起二年四月,至七年十一月宮成,總二千六百一十區。不及二十年,天火一夕焚爇,但存一殿。是時,役遍天下,而至尊無窮兵黷武、聲色苑囿、嚴刑峻法之舉,故民間樂從,無一違命,視秦、隋二代,萬萬不侔矣。然一時賢識之士,猶為盛世惜之。國史志載其事,欲以為夸,然不若掩之之為愈也。沈括筆談云:「溫州雁蕩山,前世人所不見。故謝靈運為太守,未嘗遊歷。因昭應宮采木,深入窮山,此境始露於外。」他可知矣。衞州,一作衡州。 



  歲月日風雷雄雌 



  虞喜天文論漢太初曆十一月甲子夜半冬至云:「歲雄在閼逢,雌在攝提格,月雄在畢,雌在觜,日雄在子。」又云:「甲歲雄也,畢月雄也,陬月雌也。」大抵以十干為歲陽,故謂之雄,十二支為歲陰,故謂之雌,但畢、觜為月雄雌不可曉。今之言陰陽者,未嘗用雄雌二字也。郎顗傳引易雌雄祕歷,今亡此書。宋玉風賦有雄風雌風之說。沈約有「雌霓連蜷」之句。春秋元命包曰:「陰陽合而為雷。」師曠占曰:「春雷始起,其音格格,其霹靂者,所謂雄雷,旱氣也。其鳴依依,音不大霹靂者,所謂雌雷,水氣也。」見法苑珠林。予家有故書一種,曰孝經雌雄圖,云出京房易傳,亦日星占相書也。 



  東坡三詩 



  東坡初赴惠州,過峽山寺,不值主人,故其詩云:「山僧本幽獨,乞食况未還。雲碓水自舂,松門風為關。石泉解娛客,琴筑鳴空山。」既至惠州,殘臘獨出,至栖禪寺,亦不逢一僧,故其詩云:「江邊有微行,詰曲背城市。平湖春草合,步到栖禪寺。堂空不見人,老稚掩關睡。所營在一食,食已寧復事。客行豈無得?施子淨掃地。風松獨不靜,送我作鼓吹。」後在儋耳作觀棋詩,記遊廬山白鶴觀,觀中人皆闔戶晝寢,獨聞棋聲,云:「五老峯前,白鶴遺址。長松蔭庭,風日清美。我時獨遊,不逢一士。誰歟棋者?戶外屨二。不聞人聲,時聞落子。」其寂寞冷落之味,可以想見,句語之妙,一至於此。 



  天文七政 



  尚書舜典:「以齊七政。」孔安國本注,謂「日月五星也」。而馬融云:「七政者北斗七星,各有所主。第一主日;第二主月;第三曰命火,謂熒惑也;第四曰煞土,謂填星也;第五曰代水,謂辰星也;第六曰危木,謂歲星也;第七曰剽金,謂太白也。日月五星各異,故曰七政。」尚書大傳一說,又以為:「七政者,謂春、秋、冬、夏、天文、地理、人道,所以為政也,人道正而萬事順成。」三說不同,然不若孔氏之明白也。 



  符讀書城南 



  符讀書城南一章,韓文公以訓其子,使之腹有詩、書,致力於學,其意美矣。然所謂「一為公與相,潭潭府中居,不見公與相,起身自犁鋤」等語,乃是覬覦富貴,為可議也。杜牧之寄小侄阿宜詩亦云:「朝廷用文治,大開官職場。願爾出門去,取官如驅羊。」其意與韓類也。予向為陳鑄作城南堂記,亦及此意云。 



  致仕官上壽 



  范蜀公自翰林學士,以本官戶部侍郎致仕,仍居京師,同天節乞隨班上壽,許之。遂著為令。韓康公,元祐二年以司空致仕,太皇太后受冊,乞隨班稱賀,而降詔免赴,二者不同如此。 



  五經字義相反 



  治之與亂,順之與擾,定之與荒,香之與臭,遂之與潰,皆美惡相對之字。然五經用之或相反,如亂臣十人,亂越我家,惟以亂民,亂為四方新辟,亂為四輔,厥亂明我新造邦,丕乃俾亂之類,以亂訓治也。安擾邦國,擾而毅,擾龍,六擾之類,以擾訓順也。荒度土功,遂荒大東,大王荒之,葛藟荒之之類,以荒訓定也。無聲無臭,胡臭亶時,其臭膻,臭陰達於淵泉之類,以臭訓香也。是用不潰於成,草不潰茂之類,以潰訓遂也。鄭康成箋毛詩潰成,與毛公皆釋為遂,至於潰茂,則以為潰當作彙,彙,茂貌也。自為異同如此。 



  鎮星為福 



  世之伎術,以五星論命者,大率以火、土為惡,故有晝忌火星夜忌土之語。土,鎮星也,行遲,每至一宮,則二歲四月乃去,以故為災最久。然以國家論之則不然,苻堅欲南伐,歲鎮守斗,識者以為不利。史記天官書云:「五潢,五帝車舍。火入,旱;金,兵;水,水。」宋均曰:「不言木、土者,德星不為害也。」又云:「五星犯北落,軍起。火、金、水尤甚。木、土,軍吉。」又云:「鎮星所居國吉。未當居而居,已去而復,還居之,其國得土。若當居而不居,既已居之,又西東去,其國失土。其居久,其國福厚;其居易,輕速也。福薄。」如此則鎮星乃為大福德,與木亡異,豈非國家休祥所係,非民庶可得侔邪? 



  東坡引用史傳 



  東坡先生作文,引用史傳,必詳述本末,有至百餘字者,蓋欲使讀者一覽而得之,不待復尋繹書策也。如勤上人詩集敍引翟公罷廷尉賓客反覆事,晁君成詩集敍引李郃漢中以星知二使者事,上富丞相書引左史倚相美衞武公事,答李琮書引李固論發兵討交趾事,與朱鄂州書引王濬活巴人生子事,蓋公堂記引曹參治齊事,滕縣公堂記引徐公事,溫公碑引慕容紹宗、李勣事,密州通判題名記引羊叔子、鄒湛事,荔枝嘆詩引唐羌言荔枝事是也。 



  兩莫愁 



  莫愁者郢州石城人,今郢有莫愁村。畫工傳其貌,好事者多寫寄四遠。唐書樂志曰:「莫愁樂者,出於石城樂,石城有女子名莫愁,善歌謠。」古詞曰「莫愁在何處?莫愁石城西,艇子打兩槳,催送莫愁來」者是也。李義山詩曰:「海外徒聞更九州,他生未卜此生休。空傳虎旅鳴宵柝,無復鷄人送曉籌。此日六軍同駐馬,他時七夕笑牽牛。如何四紀為天子,不及盧家有莫愁?」此莫愁者洛陽人。梁武帝河中之歌曰「河中之水向東流,洛陽女兒名莫愁。莫愁十三能織綺,十四采桑南陌頭,十五嫁為盧家婦,十六生兒似阿侯。盧家蘭室桂為梁,中有鬱金蘇合香,頭上金釵十二行,足下絲履五文章,珊瑚挂鏡爛生光,平頭奴子擎履箱,人生富貴何所望?恨不早嫁東家王」者是也。盧氏之盛如此,所云「不早嫁東家王」,莫詳其義。近世周美成樂府西河一闋,專詠金陵,所云「莫愁艇子曾繫」之語,豈非誤指石頭城為石城乎? 



  何公橋詩 



  英州小市,江水貫其中,舊架木作橋,每不過數年,輒為湍潦所壞。郡守建安何智甫,始叠石為之,方成而東坡還自海外,何求文以紀。坡作四言詩一首,凡五十六句。今載於後集第八卷,所謂「天壤之間,水居其多。人之往來,如鵜在河」是也。予侍親居英,與僧希賜遊南山,步過橋上,讀詩碑。希賜云:「真本藏於何氏,此有石刻,經黨禁亦不存。」今以板刻之,乃希賜所書也。賜因言何公初請記,坡為賦此詩,既大書矣。而未遣送,郡候兵執役者見之,以告何,何又來謁,坡曰:「軾未到橋所,難以想像落筆。」何即命具食,拉坡偕往。坡曰:「使君是地主,宜先升車。」何謝不敢,乃並轎而行。既至,坡曰:「正堪作詩,晚當奉戒。」抵暮送與之。蓋詩中云:「我來與公,同載而出。歡呼填道,抱其馬足。」故欲同行,以印此語耳。坡公作詩時,建中靖國元年辛巳。予聞希賜語時,紹興十七年丁卯,相去四十六年。今追憶前事,乃紹熙五年甲寅,又四十七年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