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容斋随笔  

 
  随笔 卷一
随笔 卷二
随笔 卷三
随笔 卷四
随笔 卷五
随笔 卷六
随笔 卷七
随笔 卷八
随笔 卷九
随笔 卷十
随笔 卷十一
随笔 卷十二
随笔 卷十三
随笔 卷十四
随笔 卷十五
随笔 卷十六
续笔 卷一
续笔 卷二
续笔 卷三
续笔 卷四
续笔 卷五
续笔 卷六
续笔 卷七
续笔 卷八
续笔 卷九
续笔 卷十
续笔 卷十一
续笔 卷十二
三笔 序
三笔 卷一
三笔 卷二
三笔 卷三
三笔 卷四
三笔 卷五
三笔 卷六
三笔 卷七
三笔 卷八
三笔 卷九
三笔 卷十
三笔 卷十一
三笔 卷十二
三笔 卷十三
三笔 卷十四
三笔 卷十五
三笔 卷十六
四笔 序
四笔 卷一
四笔 卷二
四笔 卷三
四笔 卷四
四笔 卷五
四笔 卷六
四笔 卷七
四笔 卷八
四笔 卷九
四笔 卷十
四笔 卷十一
四笔 卷十二
四笔 卷十三
四笔 卷十四
四笔 卷十五
四笔 卷十六
五笔 卷一
五笔 卷二
五笔 卷三
五笔 卷四
五笔 卷五
五笔 卷六
五笔 卷七
五笔 卷八
五笔 卷九
五笔 卷十
 
 
三笔 卷十四
发布时间:2007/3/1   被阅览数:2505 次
(文字 〖 〗)
 
三教論衡 

  唐德宗以誕日歲歲詔佛、老者大論麟德殿,幷召給事中徐岱及趙需、許孟容、韋渠牟講說。始三家若矛盾,然卒而同歸於善,帝大悅,賚予有差。此新書列傳所載也。白樂天集有三教論衡一篇云:「太和元年十月,皇帝降誕日,奉敕召入麟德殿內道場對御三教談論,略錄大端。第一座:祕書監白居易,安國寺引駕沙門義林,太清宮道士楊弘元。」其序曰:「談論之先,多陳三教,讚揚演說,以啟談端。臣學淺才微,猥登講座。竊以義林法師明大小乘,通內外學,於大衆中能師子吼。臣稽先王典籍,假陛下威靈,發問既來,敢不響答。」然予觀義林所問,首以毛詩稱六義,論語列四科,請備陳名數而已。居易對以孔門之徒三千,其賢者列為四科,毛詩之篇三百,其要者分為六義。然後言六義之數,四科之目,十哲之名。復引佛法比方,以六義可比十二部經,四科可比六度,以十哲可比十大弟子。僧難云:「曾參至孝,百行之先,何故不列於四科?」居易又為辯析,乃曰:「儒書奧義,既已討論,釋典微言,亦宜發問。」然所問者不過芥子納須彌山一節而已。後問道士黃庭經中養氣存神長生久視之道,道士却問敬一人而千萬人悅。觀其問答旨意,初非幽深微妙,不可測知,唐帝歲以此為誕日上儀,殊為可省。國朝命僧升座祝聖,蓋本於此。 

  夫兄為公 

  婦人呼夫之兄為伯,於書無所載。予頃使金國時,辟景孫弟輔行,弟婦在家,許齋醮及還家賽願。予為作青詞云:「頃因兄伯出使,夫貋從行。」雖借用陳平傳「兄伯」之語,而自不以為然。偶憶爾雅釋親篇曰:「婦稱夫之兄為兄公,夫之弟為叔。」於是改兄伯字為兄公,視前所用,大為不侔矣。玉篇妐字音鐘,注云:「夫之兄也。」然於義訓不若前語。 

  政和文忌 

  蔡京顓國,以學校科舉箝制多士,而為之鷹犬者,又從而羽翼之。士子程文,一言一字稍涉疑忌,必暗黜之。有鮑輝卿者言:「今州縣學考試,未校文學精弱,先問時忌有無,苟語涉時忌,雖甚工不敢取。若曰:『休兵以息民,節用以豐財,罷不急之役,清入仕之流。』諸如此語,熙、豐、紹聖間,試者共用不以為忌,今悉絀之,所宜禁止。」詔可。政和三年,臣僚又言:「比者試文,有以聖經之言輒為時忌而避之者,如曰『大哉堯之為君』,『君哉舜也』,與夫『制治於未亂,保邦於未危』,『吉凶悔吝生乎動』,『吉凶與民同患』。以為『哉』音與『灾』同,而危亂凶悔非人樂聞,皆避。今當不諱之朝,豈宜有此?」詔禁之。以二者之言考之,知當時試文無辜而坐黜者多矣,其事載於四朝志。 

  瞬息須臾 

  瞬息、須臾、頃刻,皆不久之辭,與釋氏「一彈指間」,「一剎那頃」之義同,而釋書分別甚備。新婆沙論云:「百二十剎那,成一怛剎那,六十怛剎那,成一臘縛,二十臘縛,成一牟呼麥多,三十牟呼麥多,成一晝夜。」又毗曇論云:「一剎那者翻為一念,一怛剎那翻為一瞬,六十怛剎那為一息,一息為一羅婆,三十羅婆為一摩睺羅,翻為一須臾。」又僧祗律云:「二十念為一瞬,二十瞬名一彈指,二十彈指名一羅預,二十羅預名一須臾,一日一夜有三十須臾。」 

  神宗待文武臣 

  元豐三年,詔知州軍不應舉京官職官者,許通判舉之。蓋諸州守臣有以小使臣為之,而通判官入京朝,故許之薦舉。今以小使臣守沿邊小郡,而公然薦人改官,蓋有司不舉行故事也。神宗初即位,以刑部郎中劉述,今朝散大夫。久不磨勘,特命為吏部郎中。今朝請大夫。樞密院言:「左藏庫副使陳昉恬靜,久應磨勘,不肯自言。」帝曰:「右職若效朝士養名,而獎進之,則將習以為高,非便也。」翌日以兵部員外郎張問,今朝請郎。十年不磨勘,特遷禮部郎中。今朝奉大夫。其旌賞駕御,各自有宜,此所以為綜核名實之善政。見四朝志。 

  綠竹王芻 

  隨筆中載:「毛公釋綠竹王芻,以為北人不見竹,故分綠竹為二物,以綠為王芻。」熙寧初,右贊善大夫吳安度試舍人院,已入等。有司以安度所賦綠竹詩,背王芻古說,而直以為竹,遂黜不取。富韓公為相,言:「史記敍載淇園之竹,正衞產也,安度語有據。」遂賜進士出身。予又記前賢所紀,仁宗時,賈邊試當仁不避於師論,以師為觽,謂其背先儒訓釋,特黜之。蓋是時士風淳厚,論者皆不喜新奇之說,非若王氏之學也。 

  親除諫官 

  仁宗慶曆三年,用歐陽修、余靖、王素為諫官,當時名士作詩,有「御筆新除三諫官」之句。元豐八年,詔范純仁為諫議大夫,唐淑問、蘇轍為司諫,朱光庭、范祖禹為正言。宣仁后問宰執,此五人者如何?僉曰:「外望惟允。」章子厚獨曰:「故事,諫官皆薦諸侍從,然後大臣稟奏。今詔除出中,得無有近習援引乎?此門寖不可啟。」后曰:「大臣實皆言之,非左右也。」子厚曰:「大臣當明揚,何為密薦?」由是有以親嫌自言者,呂公著以范祖禹,韓縝、司馬光以范純仁。子厚曰:「臺諫所以糾大臣之越法者,故事,執政初除,苟有親戚及嘗被薦引者,見為臺臣,則皆他徙。今天子幼沖,太皇同聽萬幾,故事不可違。」光曰:「純仁、祖禹實宜在諫列,不可以臣故妨賢,寧臣避位。」子厚曰:「縝、光、公著必不私,他日有懷奸當國者,例此而引其親黨,恐非國之福。」後改除純仁待制,祖禹著作佐郎,然此制亦不能常常恪守也。 

  檢放灾傷 

  水旱醔傷,農民陳訴,郡縣不能體朝廷德意。或慮減放苗米,則額外加耗之入為之有虧,故往往從窄。比年以來,但有因賑濟虛數而冒賞者,至於蠲租失實,於民不便者,未嘗小懲。宣和之世,執政不能盡賢,而其所施行,蓋猶慰人心。京西運判李祜奏:「房州民數百人,陳言灾傷。知州李悝,取其為首者,杖而徇之城市,以戒妄訴,用此其州蠲稅不及一釐。」詔:「李悝除名,簽書官皆勒停。」祜又奏:「唐、鄧州蠲灾賑乏,悉如法令,均、房州不盡減稅,致有盜賊。」詔:「均、房州守令悉罷,唐、鄧守貳各增一官秩。」百姓見憂,出於徽宗聖意,而大臣能將順也。 

  檀弓注文 

  檀弓上下篇,皆孔門高第弟子在戰國之前所論次。其文章雄健精工,雖楚、漢間諸人不能及也。而鄭康成所注,又特為簡當,旨意出於言外,今載其兩章以示同志。「衞司寇惠子之喪,子游為之麻衰,牡麻絰。」注云:「惠子廢適立庶,為之重服以譏之。」「文子辭曰:子辱與彌牟之弟游,又辱為之服,敢辭。子游曰:禮也。文子退反哭。」注:「子游名習禮,文子亦以為當然,未覺其所譏。」「子游趨而就諸臣之位。」注:「深譏之。」「文子又辭曰:子辱與彌牟之弟游,又辱為之服,又辱臨其喪,敢辭。子游曰:固以請。文子退,扶適子南面而立曰:子辱與彌牟之弟游,又辱為之服,又辱臨其喪,虎也敢不復位。」注:「覺所譏也。」「子游趨而就客位。」注:「所譏行。」按此一事,儻非注文明言,殆不可曉。今用五「譏」字,詞意渙然,至最後「覺所譏」「所譏行」六字,尤為透徹也。「季孫之母死,哀公吊焉。曾子與子貢弔焉,閽人為君在,弗內也。曾子與子貢入於其廐而修容焉。子貢先入,閽人曰:鄉者已告矣。」注:「既不敢止,以言下之。」「曾子後入,閽人辟之。」注:「見兩賢相隨,彌益恭也。」今人讀此段,真如親立季氏之庭,親見當時之事,注文尤得其要領云。 

  左傳有害理處 

  左傳議論遣辭,頗有害理者,以文章富豔之故,後人一切不復言,今略疏數端,以箴其失。傳云:「鄭武公、莊公,為平王卿士,王貳於虢。」杜氏謂:「不復專任鄭伯也。」「周公閼與王孫蘇爭政,王叛王孫蘇。」杜氏曰:「叛者,不與也。」夫以君之於臣,而言貳與叛,豈理也哉!「晉平戎於王,單襄公如晉拜成。劉康公徼戎,將遂伐之。叔服曰:背盟而欺大國,不義。」晉范吉射、趙鞅交兵。「劉氏、范氏世為昏姻,萇弘事劉文公,故周與范氏。趙鞅以為討。」夫以天子之使出聘侯國,而言拜成。謂周於晉為欺大國。諸侯之卿跋扈於天子,而言討。皆於名分為不正。其他如晉邢侯殺叔魚,叔魚兄叔向數其惡而尸諸市。其於兄弟之誼為弗篤矣,而託仲尼之語云:「殺親益榮。」杜氏又謂:「榮名益己。」以弟陳尸為兄榮,尤為失也。 

  夫人宗女請受 

  戚里宗婦封郡國夫人,宗女封郡縣主,皆有月俸錢米,春冬絹綿,其數甚多,嘉祐祿令所不備載。頃見張掄娶仲儡女,封遂安縣主,月入近百千,內人請給,除糧料院幫勘、左藏庫所支之外,內帑又有添給,外庭不復得知。因記熙寧初,神宗與王安石言,今財賦非不多,但用不節,何由給足?宮中一私身之奉,有及八十貫者,嫁一公主,至用七十萬緡,沈貴妃料錢月八百貫。聞太宗時,宮人惟繫皂紬襜,元德皇后嘗以金覴緣幨而怒其奢。仁宗初定公主俸料,以問獻穆大主,再三始言,其初僅得五貫耳。異時,中官月有止七百錢者。禮與其奢寧儉,自是美事也。一時旨意如此,不聞奉行。以今度之,何止十百倍也。 

  蜀茶法 

  蜀道諸司,惟茶馬一臺,最為富盛,茶之課利多寡,與夫民間利疚,他邦無由可知。予記東坡集有送周朝議守漢州詩云:「茶為西南病,甿俗記二李。何人折其鋒,矯矯六君子。」注:「二李,杞與稷也。六君子,謂思道與姪正孺、張永徽、吳醇翁、呂元鈞、宋文輔也。」初,熙寧七年,遣三司幹當公事李杞經畫買茶,以蒲宗閔同領其事。蜀之茶園不殖五穀,惟宜種茶,賦稅一例折輸,錢三百折絹一匹,三百二十折紬一匹,十錢折綿一兩,二錢折草一圍,凡稅額總三十萬。杞創設官場,歲增息為四十萬。其輸受之際,往往壓其斤重,侵其加直。杞以疾去,都官郎中劉佐體量,多其條畫。於是宗閔乃議民茶息收十之三,盡賣於官場,蜀茶盡榷,民始病矣。知彭州呂陶言:「天下茶法既通,蜀中獨行禁榷。况川峽四路所出茶貨,比方東南諸處,十不及一。諸路既許通商,兩川却為禁地,虧損治體,莫甚於斯。且盡榷民茶,隨買隨賣,或今日買十千,明日即作十三千賣之,比至歲終,不可勝算,豈止三分而已。佐、杞、宗閔作為敝法,以困西南生聚。」佐坐罷去,以國子博士李稷代之,陶亦得罪。侍御史周尹復極論榷茶為害,罷為湖北提點刑獄。利路漕臣張宗諤、張升卿,復建議廢茶場司,依舊通商。稷劾其疏謬,皆坐貶秩。茶場司行劄子督綿州彰明縣,知縣宋大章繳奏,以為非所當用。稷又詆其賣直釣奇,坐衝替。一歲之間,通課利及息耗至七十六萬緡有奇,詔錄李杞前勞而官其子。後稷死於永樂城,其代陸師閔言其治茶五年,獲淨息四百二十八萬緡,詔賜田十頃。凡上所書,皆見於國史。坡公所稱思道乃周尹,永徽乃二張之一,元鈞乃呂陶,文輔乃大章也,正孺、醇翁之事不著。 

  判府知府 

  國朝著令,僕射、宣徽使、使相知州府者為判,其後改僕射為特進,官稱如昔時。唯章子厚罷相守越,制詞結尾云:「依前特進知越州。」雖曰黜典,亦學士院之誤。同時執政蔣穎叔以手簡與之,猶呼云判府,而章質夫只云知府,蓋從其實,予所藏名公法書冊有之。吾鄉彭公器資有遺墨一帖,不知與何人?其辭曰:「某頓首,知郡相公閣下。」是必知州者,故亦不以府字借稱。今世蕞爾小壘,區區一朝官承乏作守,吏民稱為判府,彼固偃然居之不疑。風俗淳澆之異,一至於此! 

  歌扇舞衣 

  唐李義山詩云:「鏤月為歌扇,裁雲作舞衣。」同時人張懷慶竊為己作,各增兩字云:「生情鏤月為歌扇,出性裁雲作舞衣。」致有生吞活剝之誚。予又見劉希夷代閨人春日一聯云:「池月憐歌扇,山雲愛舞衣。」絕相似。杜老亦云:「江清歌扇底,野曠舞衣前。」儲光羲云:「竹吹留歌扇,蓮香入舞衣。」然則唐詩人好以歌扇、舞衣為對也。 

  官會折閱 

  官會子之作,始於紹興三十年,錢端禮為戶部侍郎,委徽州創樣撩造紙五十萬,邊幅皆不剪裁。初以分數給朝士俸,而於市肆要鬧處置五場,輦見錢收換,每一千別輸錢十,以為吏卒用。商賈入納,外郡綱運,悉同見錢。無欠數陪償及脚乘之費,公私便之。既而印造益多,而實錢浸少,至於十而損一,未及十年,不勝其弊。壽皇念其弗便,出內庫銀二百萬兩售於市,以錢易楮焚棄之,僅解一時之急,時乾道三年也。淳熙十二年,邁自婺召還,見臨安人揭小帖,以七百五十錢兌一楮,因入對言之,喜其復行。天語云:「此事惟卿知之,朕以會子之故,幾乎十年睡不著。」然是後曩弊又生,且偽造者所在有之。及其敗獲,又未嘗正治其誅,故行用愈輕。迨慶元乙卯,多換六百二十,朝廷以為憂,詔江、浙諸道必以七百七十錢買楮幣一道。此意固善,而不深思,用錢易紙,非有微利,誰肯為之?因記崇寧四年有旨,在京市戶市商人交子,凡一千許損至九百五十,外路九百七十,得貿鬻如法,毋得輒損,願增價者聽。蓋有所贏縮,則可通行,此理固易曉也。 

  飛鄰望鄰 

  自古所謂四鄰,蓋指東西南北四者而言耳。然貪虐害民者,一切肆其私心。元豐以後,州縣榷賣坊場,而收淨息以募役,行之浸久,弊從而生。往往鬻其抵產,抑配四鄰,四鄰貧乏,則散及飛鄰、望鄰之家,不復問遠近,必得償乃止。飛鄰、望鄰之說,誠所未聞。元祐元年,殿中侍御史呂陶奏疏論之,雖嘗暫革,至紹聖又復然。 

  衙參之禮 

  今監司、郡守初上事,既受官吏參謁,至晡時,僚屬復伺於客次,胥吏列立廷下通刺曰衙,以聽進退之命,如是者三日。如主人免此禮,則翌旦又通謝刺。此禮之起,不知何時。唐岑參為虢州上佐,有一詩,題為衙郡守還,其辭曰:「世事何反覆,一身難可料。頭白翻折腰,還家私自笑。所嗟無產業,妻子嫌不調。五斗米留人,東溪憶垂釣。」然則由來久矣。韓詩曰:「如今便別官長去,直到新年衙日來。」疑是謂月二日也。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