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容斋随笔  

 
  随笔 卷一
随笔 卷二
随笔 卷三
随笔 卷四
随笔 卷五
随笔 卷六
随笔 卷七
随笔 卷八
随笔 卷九
随笔 卷十
随笔 卷十一
随笔 卷十二
随笔 卷十三
随笔 卷十四
随笔 卷十五
随笔 卷十六
续笔 卷一
续笔 卷二
续笔 卷三
续笔 卷四
续笔 卷五
续笔 卷六
续笔 卷七
续笔 卷八
续笔 卷九
续笔 卷十
续笔 卷十一
续笔 卷十二
三笔 序
三笔 卷一
三笔 卷二
三笔 卷三
三笔 卷四
三笔 卷五
三笔 卷六
三笔 卷七
三笔 卷八
三笔 卷九
三笔 卷十
三笔 卷十一
三笔 卷十二
三笔 卷十三
三笔 卷十四
三笔 卷十五
三笔 卷十六
四笔 序
四笔 卷一
四笔 卷二
四笔 卷三
四笔 卷四
四笔 卷五
四笔 卷六
四笔 卷七
四笔 卷八
四笔 卷九
四笔 卷十
四笔 卷十一
四笔 卷十二
四笔 卷十三
四笔 卷十四
四笔 卷十五
四笔 卷十六
五笔 卷一
五笔 卷二
五笔 卷三
五笔 卷四
五笔 卷五
五笔 卷六
五笔 卷七
五笔 卷八
五笔 卷九
五笔 卷十
 
 
三笔 卷十五
发布时间:2007/3/1   被阅览数:3368 次
(文字 〖 〗)
 
內職命詞 

  內庭婦職遷敍,皆出中旨,至中書命詞。如尚書內省官,固知其為長年習事,如司字、典字、掌字,知其為主守之微者。至於紅紫霞帔郡國夫人,則其年齡之長少,爵列之崇庳,無由可以測度。紹興二十八年九月,仲兄以左史直前奏事,時兼權中書舍人,高宗聖訓云:「有一事待與卿說,昨有宮人宮正者封夫人,乃宮中管事人,六十餘歲,非是嬪御,恐卿不知。」兄奏云:「係王剛中行詞,剛中除蜀帥,係臣書黃,容臣別撰入。」上頷首。後四日,經筵留身奏事,奏言:「前日面蒙宣諭,永嘉郡張夫人告詞,既得聖旨,即時傳旨三省,欲別撰進。昨日宰臣傳聖旨,令不須別撰。」上曰:「乃皇后閤中老管事人,今六十六歲,宮正乃執事者,昨日宰執奏欲換告,亦無妨礙,不須別進。今已年老多病,但欲得稱呼耳。」蓋昨訓詞中稱其容色云。 

  蔡京除吏 

  唐天寶之季,楊國忠以右相兼吏部尚書,大集選人注擬於私第。故事,注官訖,過門下侍中、給事中,國忠呼左相陳希烈於座隅,時改侍中為左相。給事中在列,曰:「既對注矣,過門下了矣。」吏部侍郎二人與郎官同咨事,趨走於前,國忠誇謂諸妹曰:「兩個紫袍主事何如?」史策書此,以見國忠顓政舞權也。然猶令侍中、給事同坐,以明非矯。若蔡京之盜弄威柄,則又過之。政和中,以太師領三省事,得治事於家。弟卞以開府在經筵,嘗挾所親將仕郎吳說往見,坐於便室,設一卓,陳筆硯,置玉版紙闊三寸者數十片於上。卞言常州教授某人之淹滯,曰:「自初登科作教官,今已朝奉郎,尚未脫故職。」京問:「何以處之?」卞曰:「須與一提學。」京取一紙,書其姓名及提舉學事字而缺其路分,顧曰:「要何地?」卞曰:「其家極貧,非得俸入優厚處不可。」於是書「河北西路」字,付老兵持出。俄別有一兵齎一雙緘及紫匣來,乃福建轉運判官直龍圖閣鄭可簡,以新茶獻,即就可漏上書「祕撰運副」四字授之。卞方語及吳說曰:「是安中司諫之子,頗能自立。且王逢原外孫,與舒王夫人姻眷,其母老,欲求一見闕省局。」京問:「吳曾踏逐得未?」對曰:「打套局適闕。」又書一紙付出。少頃,卞目吳使先退。吳之從姊嫁門下侍郎薛昂,因館其家,纔還舍,具以告昂,嘆所見除目之迅速。昂曰:「此三者已節次書黃矣。」始知國忠猶落第二義也。 

  題先聖廟詩 

  兗州先聖廟壁,嘗有題詩者云:「靈光殿古生秋草,曲阜城荒散晚鴉。惟有孔林殘照日,至今猶屬仲尼家。」不顯姓名,頗為士大夫傳誦。予頃在福州,於呂虛己處,見邵武上官校書詩一冊,內一篇題為州西行,州西者,蔡京所居處也。注云:「靖康元年作。時京謫湖湘,子孫分竄外郡,所居第摧毀,索寞殆無人迹,故為古調以傷之。」凡三十餘韻,今但記其末聯云:「君不見喬木參天獨樂園,至今仍是溫公宅。」其意甚與前相類。紹興二十五年冬,秦檜死,空其賜宅,明年,開河,役夫輦泥土堆於牆下。天台士人左君作詩曰:「格天閣在人何在?偃月堂深恨亦深。不見洛陽圖白髮,但知郿塢積黃金。直言動便遭羅織,舉目寧知有照臨。炙手附炎俱不見,可憐泥滓滿牆陰。」語雖紀實,然太露筋骨,不若前兩章渾成也。左頗有才,最善謔,二十八年,楊和王之子偰,除權工部侍郎,時張循王之子子顏、子正,皆帶集英修撰,且進待制矣。會葉審言自侍御史、楊元老自給事中,徙為吏、兵侍郎,蓋以繳論之故。左用歇後語作絕句曰:「木易已為工部侍,弓長肯作集英修。如今臺省無楊葉,豚犬超升卒未休。」左居西湖上,好事請謁,人或畏其口,後竟終於布衣。 

  季文子魏獻子 

  儗人必於其倫,後世之說也,古人則不然。魯季文子出一莒僕,而歷引舜舉十六相去四凶,曰:「舜有大功二十而為天子,今行父雖未獲一吉人,去一凶矣,於舜之功二十之一也。」晉魏獻子為政,以其子戊為梗陽大夫,謂成鱄曰:「吾與戊也,縣人其以我為黨乎?」鱄誦大雅文王克明克類、克長克君、克順克比、比于文王之句,而以為九德不愆。勤施無私曰類,擇善而從之曰比。言:「主之舉也,近文德矣。」且季孫行父之視舜,魏舒之視文王,何啻天壤之不侔!而行父以自比,舒受人之諛不以為嫌,乃知孟子所謂:「顏淵曰:『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非過論也。 

  尊崇聖字 

  自孔子贊易、孟子論善信之前,未甚以聖為尊崇,雖詩、書、禮經所載亦然也。書稱堯、舜之德,但曰「聰明文思」,「欽明文思」,「濬哲文明」,「溫恭允塞」。至益之對舜,始有「乃聖乃神」之語。洪範「睿作聖」與「恭作肅,從作乂,明作哲,聰作謀」,同列於五事,其究但曰「聖時風若」,咎徵至以蒙為對。「惟聖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聖」,則以狂與聖為善惡之對也。詩曰:「國雖靡止,或聖或否。」則以聖與否為對也。下文「或哲或謀,或肅或乂」,蓋與五事略同。人之齊聖,不過「飲酒溫克」而已。左傳八愷,齊聖廣淵,明允篤誠,周官六德,知、仁、聖、義、忠、和,皆混於諸字中,了無所異。以故魯以臧武仲為聖人,伯夷、伊尹、柳下惠皆曰聖,而孟子以為否。 

  媵字訓 

  媵之義為送,春秋所書,晉人衞人來媵,皆送女也。楚辭九章云:「波滔滔兮來迎,魚鱗鱗兮媵予。」其義亦同。周易咸卦象曰:「咸其輔頰舌,滕口說也。」釋文云:滕,達也。九家皆作乘,而鄭康成、虞翻作媵,而亦訓為送云。 

  周禮奇字 

  六經用字,固亦間有奇古者,然惟周禮一書獨多。予謂前賢以為此書出於劉歆,歆常從揚子雲學作奇字,故用以入經。如法為灋、柄為枋、邪為衺、美為媺、呼為嘑、拜為(左扌右上屮中艸下今)、韶為(上殸下召)、怪為傀、暴為虣、擉為簎、風為飌、鮮為鱻、槁為薧、螺為蠃、脾為蠯、魚為䱷、埋為貍、吹為龡、陔為裓、暗為韽、柝為(木槖)、探為撢、趐為翨、摘為硩、駭為駴、擊為轚、辜為(左木右上古下羊)、掬為輂、羃為榠、藻為薻、昊為(仄之人右日)、叩為敂、艱為囏、魅為鬽,與夫庮、皫、胖、鱐、齍、眂、劀、酏、(上卥下木)、臡、箈、(鬻之米換者)、柶、絼、疈、爂、(上臨下木)、朄之類,皆他經鮮用,予前已書之而不詳悉。若考工記之字,又不可勝載也。 

  大禹之書 

  夏書五子之歌,述大禹之戒,其前三章是也。禹之謨訓,捨虞、夏二書外,他無所載。漢藝文志雜家者流,有大(上人中夕下币)三十七篇,云:「傳言禹所作,其文似後世語。」(上人中夕下币),古禹字也,意必依仿而作之者,然亦周、漢間人所為,今寂而無傳,亦可惜也。 

  隨巢胡非子 

  漢書藝文志,墨家者流,有隨巢子六篇,胡非子三篇,皆云墨翟弟子也。二書今不復存,馬總意林所述,各有一卷,隨巢之言曰:「大聖之行,兼愛萬民,疏而不絕,賢者欣之,不肖者憐之。賢而不欣,是賤德也,不肖不憐,是忍人也。」又有「鬼神賢於聖人」之論,其於兼愛、明鬼,為墨之徒可知。胡非之言曰:「勇有五等:負長劍,赴榛薄,折兕豹,搏熊羆,此獵徒之勇也;負長劍,赴深淵,折蛟龍,搏黿鼉,此漁人之勇也;登高危之上,鵠立四望,顏色不變,此陶岳之勇也;剽必刺,視必殺,此五刑之勇也;齊威公以魯為南境,魯憂之。曹劌匹夫之士,一怒而刼萬乘之師,存千乘之國,此君子之勇也。」其說亦卑陬無過人處。 

  別國方言 

  今世所傳揚子雲輶軒使者絕代語釋別國方言,凡十三卷,郭璞序而解之。其末又有漢成帝時劉子駿與雄書,從取方言,及雄答書。以予考之,殆非也。雄自序所為文,漢史本傳但云:「經莫大於易,故作太玄;傳莫大於論語,作法言;史篇莫善於倉頡,作訓纂;箴莫善於虞箴,作州箴;賦莫深於離騷,反而廣之;辭莫麗於相如,作四賦。」雄平生所為文盡於是矣,初無所謂方言。漢藝文志小學有訓纂一篇。儒家有雄所序三十八篇,注云:「太玄十九,法言十三,樂四,箴二。」雜賦有雄賦十二篇,亦不載方言。觀其答劉子駿書,稱「蜀人嚴君平」,按君平本姓莊,漢顯帝諱莊,始改曰「嚴」。法言所稱「蜀莊沈冥,蜀莊之才之珍,吾珍莊也」,皆是本字,何獨至此書而曰「嚴」。又子駿只從之求書,而答云:「必欲脅之以威,陵之以武,則縊死以從命也!」何至是哉?既云成帝時子駿與雄書,而其中乃云孝成皇帝,反覆抵牾。又書稱「汝、潁之間」,先漢人無此語也,必漢、魏之際,好事者為之云。 

  縱 臾 

  史記衡山王傳:「日夜從容王密謀反事。」漢書傳云:「日夜縱臾王謀反事。」如淳曰:「臾讀曰勇,縱臾,猶言勉強也。」顏師古曰:「縱,音子勇反。縱臾,謂獎勸也。」揚雄方言云:「食閻、慫恿,音與上同。勸也。南楚凡己不欲喜,而旁人說之,不欲怒,而旁人怒之,謂之食閻,亦謂之慫恿。」今禮部韻略收入,漢注皆不引用。 

  總持寺唐敕牒 

  唐世符帖文書,今存者亦少,隆興府城內總持寺有一碑,其前一紙,乾符三年,洪州都督府牒僧仲暹;次一紙,中和五年,監軍使帖僧神遇;第三紙,光啟三年十一月,中書門下牒江西觀察使。其後列銜者二十四人,曰:中書侍郎兼兵部尚書平章事杜遜能,門下侍郎兼吏部尚書平章事孔緯,此後檢校左僕射一人,檢校司空二人,檢校司徒八人,檢校太保三人,檢校太傅一人,檢校太尉三人,檢校太師一人,皆帶平章事著姓,太保兼侍中昭度不書韋字,檢校太師兼侍中一人,太師兼中書令一人,皆不著姓,捨杜、孔、韋三正相之外,餘皆小書使字,蓋使相也。後又有節度使鍾傳兩牒,字畫端勁有法,如士人札翰,今時臺省吏文不能及也。嘉祐二年,雒陽人職方員外郎李上交來豫章東湖,見所藏真蹟,為辨之云:二十一人者,乃張濬、朱玫、李福、李可舉、李罕之、陳敬瑄、王處存、王徽、曹誠、李匡威、李茂貞、王重榮、楊守亮、王鎔、樂彥禎、朱全忠、張全義、拓跋思恭、時溥、王鐸、高駢也。而注云:「見僖宗紀及實錄。」以予考之,自三相及拓跋、樂彥禎、時溥、張濬、朱全忠、李茂貞諸人外,如李克用、朱瑄、王行瑜皆是時使相,不應缺,而朱玫、王鐸、王重榮、李福皆已死,所謂太師中書令者,史策不載,唯陳敬瑄檢校此官而兼中令,最後者其是歟?他皆不復可究質矣。 

  禁旅遷補 

  國朝宿衞禁旅遷補之制,以歲月功次而遞進者,謂之排連。大禮後,次年殿庭較藝,乘輿臨軒,曰「推垜子」。其歲滿當去者,隨其本資,高者以正任團練使、刺史補外州總管、鈐轄,小者得州都監,當留者於軍職內升補,謂之轉員。唯推垜之日,以疾不趁赴者,為害甚重。紹興三十二年四月,予以右史午對時將有使事,與上介張才甫同飯於皇城司。有一老兵,幞頭執黑杖子,拜辭皇城幹辦官劉知閤,泣涕哽噎,劉亦為惻然。予問其故,兵以杖相示,滿其上皆揭記士卒姓名營屯事件。云身是天武第一軍都指揮使,曾立戰功,積官至遙郡團練使,今年滿當出職,若御前呈試了,便得正任使名,而為近郡總管。不幸小疾,遂遭揀汰,只可降移外藩將校,在身官位一切除落,方伏事州都監聽管營部轄。三十年勤勞,一旦如掃,薄命不偶,至於如是。坐者同嘆息憐之。按崇寧四年有詔,諸班直嘗備宿衞,病告滿尚可療者,殿前指揮使補外牢城指揮使,蓋舊法也。 

  六言詩難工 

  唐張繼詩,今人所傳者唯楓橋夜泊一篇,荊公詩選亦但別詩兩首,樂府有塞孤一篇。而皇甫冉集中,載其所寄六言曰:「京口情人別久,揚州估客來疏。潮至潯陽回去,相思無處通書。」冉酬之,而序言:「懿孫,予之舊好,祗役武昌,有六言詩見憶,今以七言裁答,蓋拙於事者繁而費。」冉之意,以六言為難工,故衍六為七,然自有三章曰:「江上年年春早,津頭日日人行。借問山陰遠近,猶聞薄暮鐘聲。」「水流絕澗終日,草長深山暮雲。犬吠鷄鳴幾處,條桑種杏何人?」「門外水流何處,天邊樹繞誰家。山絕東西多少,朝朝幾度雲遮。」皆清絕可畫,非拙而不能也。予編唐人絕句,得七言七千五百首,五言二千五百首,合為萬首。而六言不滿四十,信乎其難也。 

  杯水救車薪 

  孟子曰:「仁之勝不仁也,如水勝火,今之為仁者,猶以一杯水救一車薪之火也,不熄,則謂之水不勝火。」予讀文子,其書有云:「水之勢勝火,一勺不能救一車之薪;金之勢勝木,一刃不能殘一林;土之勢勝水,一塊不能塞一河。」文子周平王時人,孟氏之言蓋本於此。 

  詘一人之下 

  蕭何諫高祖受漢王之封,曰:「夫能詘於一人之下,而信於萬乘之上者,湯、武是也。」六韜云:「文王在岐,召太公曰:『吾地小。』太公曰:『天下有粟,賢者食之,天下有民,賢者牧之。屈於一人之下,則申於萬人之上,唯聖人能為之。』」然則蕭何之言,其出於此,而漢書注釋諸家,皆不曾引證。 

  秦漢重縣令客 

  秦、漢之時,郡守縣令之權極重,雖一令之微,能生死人,故為之賓客者,邑人不敢不敬。單父人呂公善沛令,辟仇從之客,沛中豪傑吏聞令有重客,皆往賀。謂以禮物相慶也。曰:「令有貴客,為具召之,幷召令。」相如竊王孫女歸成都,以貧困復如臨邛,王孫杜門不出。昆弟諸公更謂王孫曰:「長卿人材足依,且又令客,奈何相辱如此!」注云:「言縣令之客,不可以辱也。」是時為令客者如此。今士大夫為守令故人,往見者雖未必皆賢,豈復蒙此禮敬。稍或戾於法制,微有干託,其累主人必矣! 

  之字訓變 

  漢高祖諱邦,荀悅云:「之字曰國。惠帝諱盈,之字曰滿。」謂臣下所避以相代也。蓋「之」字之義訓變,左傳:「周史以周易見陳侯者,陳侯使筮之,遇觀之否。」謂觀六四變而為否也。他皆仿此。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