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容斋随笔  

 
  随笔 卷一
随笔 卷二
随笔 卷三
随笔 卷四
随笔 卷五
随笔 卷六
随笔 卷七
随笔 卷八
随笔 卷九
随笔 卷十
随笔 卷十一
随笔 卷十二
随笔 卷十三
随笔 卷十四
随笔 卷十五
随笔 卷十六
续笔 卷一
续笔 卷二
续笔 卷三
续笔 卷四
续笔 卷五
续笔 卷六
续笔 卷七
续笔 卷八
续笔 卷九
续笔 卷十
续笔 卷十一
续笔 卷十二
三笔 序
三笔 卷一
三笔 卷二
三笔 卷三
三笔 卷四
三笔 卷五
三笔 卷六
三笔 卷七
三笔 卷八
三笔 卷九
三笔 卷十
三笔 卷十一
三笔 卷十二
三笔 卷十三
三笔 卷十四
三笔 卷十五
三笔 卷十六
四笔 序
四笔 卷一
四笔 卷二
四笔 卷三
四笔 卷四
四笔 卷五
四笔 卷六
四笔 卷七
四笔 卷八
四笔 卷九
四笔 卷十
四笔 卷十一
四笔 卷十二
四笔 卷十三
四笔 卷十四
四笔 卷十五
四笔 卷十六
五笔 卷一
五笔 卷二
五笔 卷三
五笔 卷四
五笔 卷五
五笔 卷六
五笔 卷七
五笔 卷八
五笔 卷九
五笔 卷十
 
 
四笔 卷十四
发布时间:2007/3/1   被阅览数:2898 次
(文字 〖 〗)
 
祖宗親小事 

  太宗朝,呂端自諫議大夫、開封判官左遷衞尉少卿。時羣官有負宿譴者,率置散秩,會置考課院,每引對,多泣涕,以不免飢寒為請。至端,即前奏曰:「臣罪大而幸深,苟得潁州副使,臣之願也。」上曰:「朕自知卿。」無何,復舊官。逾月,拜參知政事。上留意金穀之務,一日盡召三司吏李溥等對於崇政殿,詢以計司利害。溥等願給筆札,於是二十七人共上七十一事。詔以四十四事付有司奉行,十九事下鹽鐵使陳恕等,議其可否,遣知雜御史監議,賜溥等白金緡錢,悉補侍禁、殿直,領其職。謂宰相曰:「溥等條奏事,亦頗有所長。朕嘗語恕等,若文章稽古,此輩固不可望卿,錢穀利病,彼自幼至長寢處其中,必周知根本。卿但假以顏色,引令剖陳,必有所益。」恕不肯降意詢問,旋以職事曠廢,上召而責之,始頓首謝。王賓以供奉官充亳州監軍,妻極妬悍。時監軍不許挈家至任所,妻擅至亳州,賓具以白上。上召見其妻詰責,俾衞士交捽之,杖一百,配為忠靖卒妻,一夕死。陳州民張矩,殺里中王裕家兩人,知州田錫未嘗慮問,又詣闕訴寃。遣二朝士鞫之,皆云:「非矩所殺。」裕家寃甚,其子福應募為軍,因得見,曰:「臣非欲隸軍,蓋家寃求訴耳!」太宗怒,付御史府治之,置矩於法,二朝士皆坐貶,錫洎通判郭渭,謫為海、郢州團練副使。饒州卒妻訴理夫死,至召知州范正辭庭辯。且夫引見散秩庶僚,而容其各各有請;三司胥吏而引對正殿,命以官爵,聽其所陳;一州都監而得自上奏,至召其妻責辱之;一卒應募,而得入見,遂伸家寃,為貶責吏。萬幾如是,安得不理?今之言典故者,蓋未能盡云。 

  王居正封駁 

  紹興五、六年間,王居正為給事中,時王繼先方以醫進,中旨以其壻添監浙江稅務,錄黃過門下,居正封還。高宗批三省將上,及二相進呈,聖訓云:「卿等亦嘗用醫者否?」對曰:「皆用之。」曰:「所酬如何?」曰:「或與酒,或與錢,或與縑帛,隨大小效驗以答其勞。」上曰:「然則朕宮中用醫,反不得酬謝邪?文字未欲再付出,可以喻居正使之書讀。」丞相退,即語居正曰:「聖意如此,是事亦甚小,給事不必固執。」居正唯唯,遂請對,上語如前,而玉色頗厲。居正對曰:「臣庶之家,待此輩與朝廷有異,量功隨力,各致陳謝之禮。若朝廷則不然,繼先之徒,以技術庸流,享官榮,受祿俸,果為何事哉?一或失職,重則有刑,輕則斥逐。使其應奉有效,僅能塞責而已,想金帛之賜,固自不少。至於無故增創員闕,誠為未善,臣不願陛下輒起此門。」上悟曰:「卿言是也。」即日下其奏,前降指揮更不施行。居正之直諒有守,高宗之聽言納諫,史錄中恐不備載,故敬書之。邁頃聞之於張九成。 

  王元之論官冗 

  省官之說,昔人論之多矣,唯王元之兩疏,最為切當。其一云:「臣舊知蘇州長洲縣,自錢氏納土以來,朝廷命官,七年無縣尉,使主簿兼領之,未嘗闕事。三年增置尉,未嘗立一功。以臣詳之,天下大率如是。誠能省官三千員,減俸數千萬,以供邊備,寬民賦,亦大利也。」其二云:「開寶中,設官至少,臣占籍濟上,未及第時,止有刺史一人,李謙溥是也,司戶一人,孫賁是也。近及一年,朝廷別不除吏。自後有團練推官一人,畢士安是也。太平興國中,臣及第歸鄉,有刺史、通判、副使、判官、推官、監軍,監酒榷稅算又增四員,曹官之外更益司理。問其租稅,減於曩日也,問其人民,逃於昔時也,一州既爾,天下可知。冗兵耗於上,冗吏耗於下,此所以盡取山澤之利而不能足也。」觀此二說,以今言之,何止於可為長太息哉! 

  梁狀元八十二歲 

  陳正敏遁齋閒覽:「梁灝八十二歲,雍熙二年狀元及第。其謝啟云:『白首窮經,少伏生之八歲;青雲得路,多太公之二年。』後終祕書監,卒年九十餘。」此語既著,士大夫亦以為口實。予以國史考之,梁公字太素,雍熙二年,廷試甲科,景德元年,以翰林學士知開封府,暴疾卒,年四十二。子固亦進士甲科,至直史館,卒年三十三。史臣謂:「梁方當委遇,中途夭謝。」又云:「梁之秀穎,中道而摧。」明白如此,遁齋之妄不待攻也。 

  太宗恤民 

  曾致堯為兩浙轉運使,嘗上言:「去歲所部秋租,惟湖州一郡督納及期,而蘇、常、潤三州,悉有逋負,請各按賞罰。」太宗以江、淮頻年水災,蘇、常特甚。致堯所言,刻薄不可行,因詔戒之,使倍加安撫,勿得騷擾。是事必已編入三朝寶訓中,此國史本傳所載也。 

  潘游洪沈 

  紹興十三年,敕令所進書刪定官五員,皆自選人改秩。潘良能季成、游操存誠、沈介德和伯、兄景伯,皆拜祕書省正字,張表臣正民以無出身,除司農丞,四正字同日赴館供職。少監秦伯陽於會食之次,謂坐客言,一旦增四同舍,而姓皆從水傍,熺有一句,願諸君為對之,以成三館異日佳話,即云:「潘游洪沈泛瀛洲。」坐客合詞賞嘆,竟無有能對者。予因記筆談所載,元厚之絳少時,曾夢人告之曰:「異日當為翰林學士,須兄弟數人同在禁林。」厚之自思,素無兄弟,疑為不然。及熙寧中除學士,同時相先後入院者,韓維持國、陳繹和叔、鄧綰文約、楊繪元素,名皆從糸,始悟兄弟之說。欲用「絳繹繪維綰綸綍」為對,然未暇考之史錄,歲月果同否也。 

  舞鷗游蜻 

  戰國時,諸子百家之書,所載絕有同者。列子黃帝篇云:「海上之人有好漚音鷗。鳥者,每旦之海上從漚鳥游,漚鳥之至者百數而不止。其父曰:『吾聞漚鳥皆從汝游,汝取來吾玩之。』明日之海上,漚鳥舞而不下也。」呂覽精喻篇云:「海上人有好蜻蜻蜓也。者,每朝居海上從蜻游,蜻之至者百數而不止,前後左右盡蜻也,終日玩之而不去。其父告之曰:『聞蜻皆從汝居,取而來,吾將玩之。』明日之海上,蜻無至者矣。」此二說如出一手也。 

  郎中用資序 

  國朝官制既行,除用職事官,不問資序高下,但隨階品,而加行、守、試以賦祿,郎中、員外郎亦自為兩等,頗因履歷而授之。後來相承,必欲已關升知州資序者為郎中,於是拜員外郎者具改官後實歷歲月申吏部,不以若干任,但通理細滿八考則升知州,乃正作郎中,別命詞給告。頃嘗有旨,初除郎官者,雖資歷已高,且為員外,候吏部再申,然後升作郎中。近歲掌故失之,故李大性自浙東提刑除吏部,時佐自大理正除刑部,徐門元自大府丞除都官,岳震自將作少監除度支,其告內即云郎中,與元指揮戾矣。 

  臺諫分職 

  臺、諫不相見,已書於續筆中,其分職不同,各自有故實。元豐中,趙彥若為諫議大夫,論大臣不以道德承聖化,而專任小數,與羣有司較計短長,失具瞻體。因言門下侍郎章子厚、左丞王安禮,不宜處位。神宗以彥若侵御史論事,左轉祕書監。蓋許其論議,而責其彈擊為非也。元祐初,孫覺為諫議大夫,是時諫官、御史論事有分限,毋得越職。覺請申唐六典及天禧詔書,凡發令造事之未便,皆得奏陳。然國史所載,御史掌糾察官邪,肅正綱紀;諫官掌規諫諷諭,凡朝政闕失,大臣至百官,任非其人,三省至百司,事有失當,皆得諫正。則蓋許之矣。唐人朝制,大率重諫官而薄御史。中丞溫造道遇左補闕李虞,恚不避,捕從者笞辱。左拾遺舒元褒等建言:「故事,供奉官惟宰相外無屈避,造棄蔑典禮,辱天子侍臣。遺、補雖卑,侍臣也;中丞雖高,法吏也。侍臣見陵,法吏自恣,請得論罪。」乃詔臺官、供奉官共道路,聽先後行,相值則揖。然則居此二雄職者,在唐日了不相謀云。 

  貞元朝士 

  劉禹錫聽舊宮人穆氏唱歌一詩云:「曾陪織女度天河,記得雲間第一歌。休唱貞元供奉曲,當時朝士已無多。」劉在貞元任郎官、御史,後二紀方再入朝,故有是語。汪藻始采用之,其宣州謝上表云:「新建武之官儀,不圖重見;數貞元之朝士,今已無多。」汪在宣和間為館職符寶郎,是時,紹興十三、四年中,其用事可謂精切。邁嘗四用之,謝侍講修史表云:「下建武之詔書,正爾恢張於治具;數貞元之朝士,獨憐流落之孤蹤。」以德壽慶典,曾任兩省官者遷秩,蒙轉通奉大夫,謝表云:「供奉當時,敢齒貞元之朝士;頌歌大業,願賡至德之中興。」充永思陵橋道頓遞使,轉宣奉大夫,謝表云:「武德文階,愧三品維新之澤;貞元朝士,動一時既往之悲。」主上即位,明堂禮成,謝加恩云:「考皇祐明堂之故,操以舉行;念貞元朝士之存,今其餘幾。」亦各隨事引用。近者單夔以知紹興府進文華閣直學士,謝表云:「數甘泉法從之舊,真貞元朝士之餘。」夔當淳熙中雖為侍郎,然一朝名臣尚多,又距今才十餘歲,似為未穩貼也。 

  表章用兩臣字對 

  表章自敍以兩「臣」字對說,由東坡至汪浮溪多用之。然須要審度君臣之間情義厚薄,及姓名眷顧於君前如何,乃為合宜。坡湖州謝表云:「知臣愚不適時,難以追陪新進;察臣老不生事,或能牧養小民。」登州表云:「於其黨而觀過,謂臣或出於愛君;就所短以求長,知臣稍習於治郡。」侍讀謝表云:「謂臣雖無大過人之才,知臣粗有不欺君之實,欲使朝夕與於討論。」潁州表云:「意其忠義許國,故暫召還;察其老病畏人,復許補外。」汪謝徽州云:「謂臣不改歲寒,故起之散地;察臣素推月旦,故付以本州。」為陸藻謝給事中云:「知臣椎鈍無他,故長奉賢王之學;憫臣踐揚滋久,故亟升法從之班。」為汪樞密謝子自虜中歸不令入城降詔獎諭表云:「知臣齒髮已凋,常恐鄧攸之無後;憐臣肺肝可見,有如去病之辭家。」凡此所言,皆可自表於君前者。劉夢得代竇羣容州表,有「察臣前任事實,恕臣本性樸愚」之句,坡公蓋本諸此。近年後生假倩作文,不識事體,至有碌碌常流,乍得一壘,亦輒云知臣察臣之類,真可笑也。 

  劉夢得謝上表 

  郡守謝上表,首必云:「伏奉告命授臣某州,已於某月某日到任上訖。」然後入詞。獨劉夢得數表不然,和州者曰:「伏奉去年六月二十五日制書,授臣使持節和州諸軍事,守和州刺史。臣自理巴、賨,不聞善最,恩私忽降,慶抃失容。臣某中謝。伏惟皇帝陛下丕承寶祚,光闡鴻猷,有漢武天人之姿,稟周成叡哲之德。發言合古,舉意通神,委用得人,動植咸悅,理平之速,從古無倫。微臣何幸,獲睹昌運。臣業在辭學,早歲策名。德宗尚文,擢為御史。出入中外,歷事五朝,累承恩光,三換符竹。分憂之寄,祿秩非輕,而素蓄所長,效用無日。臣聞一物失所,前王軫懷,今逢聖朝,豈患無位。臣即以今月二十六日到所任上訖。伏以地在江、淮,俗參吳、楚,災旱之後,綏撫誠難。謹當奉宣皇風,慰彼黎庶,久於其道,冀使知方。伏乞聖慈俯賜昭鑒。」首尾敍述皆與他人表不同。其夔州、汝州、同州、蘇州,諸篇一體。邁長子木莘常稱誦之。及為太平州,遂擬其體,代作一表。其詞云:「臣邁言:伏奉今年九月十七日制書,授臣知太平州者。一麾出守,方切兢危,三命滋共,弗容控避。仰皇天之大造,扣丹地以何言!中謝。恭惟皇帝陛下叡知有臨,神武不殺,慕舜之孝,見堯於牆,德冠古今而獨尊,仁並清寧而遍覆。明見萬里,將大混於車書;子來庶民,更精求於岳牧。臣家本儒素,時無令名,濫竽宏博之科,稅駕清華之地,瀛山抱槧,郎省握蘭。在紹興之季年,汚記注於右史。龍飛應運,鳳歷紀祥,不遺細微,兼取愚鈍,遂以詞賦之職,獲侍清閒之歡。雖宿命應仙,許暫來於天上,而塵心未斷,旋即墮於人間。一去十八年之中,三叨二千石之寄,末繇金華郡,還紬石室書,從珍臺閒館之遊,勸廣廈細旃之講。真拜學士,號名私人,受九重知己之殊,極三入承明之幸,使與大議,不專斯文。而臣弱羽不足以當雄風,蹇步不足以勝重任。上恩惜其終棄,左符寵其餘生。李廣數奇,徒羨侯於校尉;汲黯妄發,敢嘆薄於淮陽。臣即以今月二十八日到任上訖。伏以郡在江東,昔稱道院;地鄰淮右,今謂壯藩。謹當宣布恩威,奉行寬大,求民之瘼,問俗所宜。緩帶輕裘,雖弗賢長城於李勣;清心省事,敢不避正堂於蓋公。庶幾固結本根,少復報酬知遇。」全規模其步驟,然視昔所作,猶覺語煩。 

  陳簡齋葆真詩 

  自崇寧以來,時相不許士大夫讀史作詩,何清源至於修入令式,本意但欲崇尚經學,痛沮詩賦耳,於是庠序之間以詩為諱。政和後稍復為之,而陳去非遂以墨梅絕句擢置館閣。嘗以夏日偕五同舍集葆真宮池上避暑,取「綠陰生晝靜」分韻賦詩,陳得「靜」字。其詞曰:「清池不受暑,幽討起予病。長安車轍邊,有此萬荷柄。是身唯可懶,共寄無盡興。魚游水底涼,鳥語林間靜。談餘日亭午,樹影一時正。清風不負客,意重百金贈。聊將兩鬢蓬,起照千丈鏡。微波喜搖人,小立待其定。梁王今何許,柳色幾衰盛。人生行樂耳,詩律已其剩。邂逅一尊酒,它年五君詠。重期踏月來,夜半嘯烟艇。」詩成出示坐上,皆詫為擅場。朱新仲時親見之,云京師無人不傳寫也。 

  仙傳圖志荒唐 

  昔人所作神仙傳之類,大抵荒唐謬悠,殊不能略考引史策。如衞叔卿事云:「漢儀鳳二年,孝武皇帝閒居殿上而見之。」月支使者事云:「延和三年,武帝幸安定,而月支國遣使獻香。」案儀鳳乃唐高宗紀年名,延和乃魏太武、唐睿宗紀年名,而誕妄若是。自餘山經地志,往往皆然。近世士大夫采一方傳記及故老談說,競為圖志,用心甚專,用力甚博,亦不能免牴牾。高夔守襄陽,命僚屬作一書,其敍歷代沿革云:「在周為楚、鄧、鄾諸國。」據左傳,鄾乃鄧邑,後巴人伐楚圍鄾,蓋楚滅鄧,故亦來屬,元非列國也。又引左傳蔓成然事,以蔓為國。據成然乃楚大夫,靈王奪其邑,無所謂「蔓國」也。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