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容斋随笔  

 
  随笔 卷一
随笔 卷二
随笔 卷三
随笔 卷四
随笔 卷五
随笔 卷六
随笔 卷七
随笔 卷八
随笔 卷九
随笔 卷十
随笔 卷十一
随笔 卷十二
随笔 卷十三
随笔 卷十四
随笔 卷十五
随笔 卷十六
续笔 卷一
续笔 卷二
续笔 卷三
续笔 卷四
续笔 卷五
续笔 卷六
续笔 卷七
续笔 卷八
续笔 卷九
续笔 卷十
续笔 卷十一
续笔 卷十二
三笔 序
三笔 卷一
三笔 卷二
三笔 卷三
三笔 卷四
三笔 卷五
三笔 卷六
三笔 卷七
三笔 卷八
三笔 卷九
三笔 卷十
三笔 卷十一
三笔 卷十二
三笔 卷十三
三笔 卷十四
三笔 卷十五
三笔 卷十六
四笔 序
四笔 卷一
四笔 卷二
四笔 卷三
四笔 卷四
四笔 卷五
四笔 卷六
四笔 卷七
四笔 卷八
四笔 卷九
四笔 卷十
四笔 卷十一
四笔 卷十二
四笔 卷十三
四笔 卷十四
四笔 卷十五
四笔 卷十六
五笔 卷一
五笔 卷二
五笔 卷三
五笔 卷四
五笔 卷五
五笔 卷六
五笔 卷七
五笔 卷八
五笔 卷九
五笔 卷十
 
 
五笔 卷一
发布时间:2007/3/1   被阅览数:2552 次
(文字 〖 〗)
 
天慶諸節 

  大中祥符之世,諛佞之臣,造為司命天尊下降及天書等事,於是降聖、天慶、天祺、天貺諸節並興。始時京師宮觀每節齋醮七日,旋減為三日、一日,後不復講。百官朝謁之禮亦罷。今中都未嘗舉行,亦無休假,獨外郡必詣天慶觀朝拜,遂休務,至有前後各一日。此為敬事司命過於上帝矣,其當寢明甚,惜無人能建白者。 

  虢州兩刺史 

  唐韓休為虢州刺史,虢於東、西京為近州,乘輿所至,常稅廐芻。休請均賦它郡,中書令張說曰:「免虢而與它州,此守臣為私惠耳!」休復執論,吏白恐忤宰相意,休曰:「刺史幸知民之弊而不救,豈為政哉?雖得罪所甘心焉。」訖如休請。盧(木巳)為虢州刺史,奏言虢有官豕三千,為民患。德宗曰:「徙之沙苑。」(木巳)曰:「同州亦陛下百姓,臣謂食之便。」帝曰:「守虢而憂它州,宰相材也。」詔以豕賜貧民,遂有意柄任矣。俄召入,逾年拜相。案兩人皆以虢州守臣言公家事,而休見疑於名相,(木巳)受知於猜主,遇合有命,信哉! 

  狐假虎威 

  諺有「狐假虎威」之語,稚子來扣其義,因示以戰國策、新序所載。戰國策云:「楚宣王問羣臣曰:『吾聞北方之畏昭奚恤也,果誠何如?』羣臣莫對。江乙對曰:『虎求百獸而食之,得狐,狐曰:「子無敢食我矣,天帝使我長百獸,今子食我,是逆天帝命也。子以我為不信,吾為子先行,子隨我後,觀百獸之見我而敢不走乎?」虎以為然,故遂與之行。獸見之皆走,虎不知獸畏己而走也,以為畏狐也。今王之地方五千里,帶甲百萬,而專屬之昭奚恤,故北方之畏奚恤也,其實畏王之甲兵也,猶百獸之畏虎也。』」新序並同。而其後云:「故人臣而見畏者,是見君之威也,君不用,則威亡矣。」俗諺蓋本諸此。 

  徐章二先生教人 

  徐仲車先生為楚州教授,每升堂,訓諸生曰:「諸君欲為君子,而勞己之力,費己之財,如此而不為,猶之可也;不勞己之力,不費己之財,何不為君子?鄉人賤之,父母惡之,如此而不為可也;鄉人榮之,父母欲之,何不為君子?」又曰:「言其所善,行其所善,思其所善,如此而不為君子者,未之有也。言其不善,行其不善,思其不善,如此而不為小人者,未之有也。」成都沖退處士章纵隱者,其學長於易太玄,為范子功解述大旨,再復攡詞曰:「『人之所好而不足者,善也;所醜而有餘者,惡也。君子能強其所不足,而拂其所有餘,則太玄之道幾矣。』此子雲仁義之心,予之於太玄,述斯而已。或者苦其思,艱其言,迂溺其所以為數,而忘其仁義之大,是惡足以語道哉!」二先生之教人,簡易明白,學者或未知之,故表出於此。 

  張呂二公文論 

  張文潛誨人作文,以理為主,嘗著論云:「自六經以下,至於諸子百氏、騷人、辯士論述,大抵皆將以為寓理之具也。故學文之端,急於明理,如知文而不務理,求文之工,世未嘗有是也。夫決水於江、河、淮、海也,順道而行,滔滔汩汩,日夜不止,衝砥柱,絕呂梁,放於江湖而納之海,其舒為淪漣,鼓為濤波,激之為風颷,怒之為雷霆,蛟龍魚(上敝下黽),噴薄出沒,是水之奇變也。水之初,豈若是哉!順道而决之,因其所遇而變生焉。溝瀆東决而西竭,下滿而上虛,日夜激之,欲見其奇,彼其所至者,蛙蛭之玩耳!江、河、淮、海之水,理達之文也,不求奇而奇至矣。激溝瀆而求水之奇,此無見於理,而欲以言語句讀為奇,反復咀嚼,卒亦無有,此最文之陋也。」一時學者仰以為至言。予作史,採其語著於本傳中。又呂南公云:「士必不得已於言,則文不可以不工。蓋意有餘而文不足,則如吃人之辯訟,心未始不虛,理未始不直,然而或屈者,無助於辭而已矣。觀書契以來,特立之士未有不善於文者。士無志於立言則已,必有志焉,則文何可以卑淺而為之。故毅然盡心,思欲與古人並。」此南公與人書如此,予亦載之傳中。 

  郎官非時得對 

  唐肅宗在靈武,關東獻俘百,將即死,有嘆者。司膳員外郎李勉過而問之,曰:「被脅而官,非敢反。」勉入見帝曰:「寇亂之汙半天下,其欲澡心自歸無繇,如盡殺之,是驅以助賊也。」帝馳騎全宥。以一郎吏之微,而非時得入對,雖唐制不可詳知,想兵戈艱難時,暫如是耳! 

  王安石棄地 

  熙寧七年,遼主洪基遣泛使蕭禧來言河東地界未决。八年再來,必欲以代州天池分水嶺為界。詔詢於故相文彥博、富弼、韓琦、曾公亮以可與及不可許之狀,皆以為不可。王安石當國,言曰:「將欲取之,必固與之。」於是詔不論有無照驗,擗撥與之。往時界於黃嵬山麓,我可以下瞰其應、朔、武三州,既以嶺與之,虜遂反瞰忻、代,凡東西失地七百里。案慶曆中,虜求關南十縣,朝廷方以西夏為慮,猶不過增歲幣以塞其欲,至於土地,尺寸弗與。熙寧之兵力勝於曩時,而用蕭禧堅坐都亭之故,輕棄疆埸設險要害之處。安石果於大言,其實無詞以却之也。孫權謂:「魯肅勸吾借劉玄德地云:『帝王之起,皆有驅除,關羽不足忌。』此子敬內不能辨,外為大言耳!」安石之語亦然。 

  雙生以前為兄 

  續筆已書公羊傳註雙生子事,茲讀西京雜記,得一說甚詳。云:「霍將軍妻一產二子,疑所為兄弟。或曰:『前生為兄,後生為弟,今雖俱日,亦宜以先生為兄。』或曰:『居上者宜為兄,居下者宜為弟,居下者前生,今宜以前生為弟。』光曰:『昔殷王祖甲一產二子,以卯日生嚚,以巳日生良。則以嚚為兄,以良為弟,若以在上者為兄,嚚亦當為弟矣。』許莊公一產二女,曰妖曰茂,楚大夫唐勒一產二子,一男一女,男曰正夫,女曰瓊華,皆以先生為長。近代鄭昌時、文長倩幷生二男,滕公一生二女,李黎生一男一女,幷以前生為長。霍氏亦以前生為兄焉。」此最可證。 

  風俗通 

  應劭風俗通雖東漢末所作,然所載亦難盡信。其敍希姓者曰:「合浦太守虎旗、上郡太守邸杜、河內太守遇冲、北平太守賤瓊、東平太守到質、沐寵、北平太守卑躬、雁門太守宿詳、五原太守督(王賈)、汝南太守謁渙、九江太守荊修、東海太守鄐熙、弘農太守移良、南郡太守為昆、酒泉太守頻暢、北海太守處興、巴郡太守鹿旗、涿郡太守作顯、廬江太守貴遷、交趾太守賴先、外黃令集一、洛陽令諸於、單父令即賣、烏傷令昔登、山陽令職洪、高唐令用虯。」此二十君子,皆是郡守、縣令,惟移良之名曾見於史,恐未必然也。 

  俗語有出 

  今人意錢賭博,皆以四數之,謂之「攤」。案廣韻攤字下云:「攤蒱,四數也。」竹工謂屋椽上織箔曰篖笪,廣韻篖字下云:「筕篖,竹也笪。」采帛鋪謂翦截之餘曰帵子,帵,一懽切。注,裁餘也。挑剔燈火之杖曰(木忝),他念切。注,火杖也。李濟翁資暇集云:「意錢當曰攤鋪,疾道之,訛其音為蒲。」此說不然。 

  昏主棄功臣 

  燕昭王伐齊,取其七十城,所存者惟莒、即墨,田單一旦悉復之,使齊復為齊。而襄王聽幸臣九子之譖,單幾不免。秦苻堅舉百萬之師伐晉,賴謝安却之,而孝武帝聽王國寶之讒,安不能立於朝廷之上。桓溫伐慕容暐,暐兵屢挫,議欲奔北,慕容垂一戰,使燕復存,乃用慕容評之毀,垂竄身苻氏,國隨以亡。朱泚據京師,德宗播遷奉天,李懷光繼叛,李晟孤軍堅壁,竟平大難,而德宗用張延賞之譖,訖罷其兵,且百端疑忌,至於鞅鞅以死。自古昏主不明,輕棄功臣如此,真可嘆也! 

  問故居 

  陶淵明問來使詩云:「爾從山中來,早晚發天目。我屋南窗下,今生幾叢菊?薔薇葉已抽,秋蘭氣當馥。歸去來山中,山中酒應熟。」諸集中皆不載,惟晁文元家本有之,蓋天目疑非陶居處。然李太白云:「陶令歸去來,田家酒應熟。」乃用此爾。王摩詰詩曰:「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來日綺窗前,寒梅著花未?」杜公送韋郎歸成都云:「為問南溪竹,抽梢合過牆。」憶弟云:「故園花自發,春日鳥還飛。」王介甫云:「道人北山來,問松我東岡。舉手指屋脊,云今如許長。」古今詩人懷想故居,形之篇詠,必以松竹梅菊為比、興,諸子句皆是也。至於杜公將別巫峽贈南卿兄瀼西果園詩云:「苔竹素所好,萍蓬無定居。遠遊長兒子,幾地別林廬。雜蕊紅相對,他時錦不如。具舟將出峽,巡圃念攜鋤。」每讀至此,未嘗不為之凄然。寄題草堂云:「尚念四小松,蔓草易拘纏。霜骨不甚長,永為鄰里憐。」又一篇云:「四松初移時,大抵三尺強。別來忽三載,離立如人長。」尤可見一時之懷抱也。 

  唐宰相不歷守令 

  唐楊綰、崔祐甫、杜黃裳、李藩、裴垍皆稱英宰,然考其履歷,皆未嘗為刺史、守令。綰初補太子正字,擢右拾遺,起居、中書舍人,禮、吏部侍郎,國子祭酒,太常卿,拜相;祐甫初調壽安尉,歷藩府判官,入為起居、中書舍人,拜相;黃裳初佐朔方府,入為侍御史,太子賓客,太常卿,拜相;藩佐東都、徐州府,入為祕書郎,郎中,給事中,拜相;垍由美原尉四遷考功員外郎,中書舍人,戶部侍郎,拜相。五賢行業,史策書之已詳,茲不復論。然則後之用人,必言踐揚中外,諳熟民情,始堪大用,殆為隘矣。 

  張釋之柳渾 

  漢張釋之為廷尉,文帝出行,有人驚乘輿馬,使騎捕之,屬廷尉。釋之奏當此人犯蹕,罰金。上怒,釋之曰:「方其時,上使使誅之則已。」顏師古謂:「言初執獲此人,天子即令誅之,其事即畢。」唐柳渾為相,玉工為德宗作帶,誤毀一銙,工私市它玉足之。帝識不類,怒其欺,詔京兆論死,渾曰:「陛下遽殺之則已,若委有司,須詳讞乃可。於法,罪當杖,請論如律。」由是工不死。予謂張、柳之論,可謂善矣,然張云「上使使誅之則已」,柳云「陛下遽殺之則已」,無乃啟人主徑殺人之端乎!斯一節未為至當也。 

  人臣震主 

  人臣立社稷大功,負海宇重望,久在君側,為所敬畏,其究必至於招疑毀。漢高祖有天下,韓信之力為多,終以挾不賞之功,戴震主之威,至於誅滅。霍光擁昭立宣,勢侔人主,宣帝謁見高廟,光從驂乘,上內嚴憚之,若有芒刺在背。其家既覆,俗傳之曰:「威震主者不畜,霍氏之禍,萌於驂乘。」周亞夫平定七國,景帝怒其固爭栗太子,由此疏之,後目送其出,曰:「此鞅鞅,非少主臣也。」訖以無罪殺之。謝安却苻堅百萬之衆,晉室復存,功名既盛,險詖求進之徒,多毀短之,孝武稍以疏忌,又信會稽王道子之奸扇,至使避位出外,終以至亡。齊文宣之篡魏,皆高德政之力,德政為相,數強諫,帝不悅。謂左右曰:「高德政恆以精神凌逼人。」遂殺之,幷其妻子。隋文帝將篡周,欲引高熲入府,熲忻然曰:「願受驅馳,縱公事不成,亦不辭滅族。」及帝受禪,用為相二十年,朝臣莫與為比。熲自以為任寄隆重,每懷至公,無自疑意。積為獨孤皇后、漢王諒等所譖,帝欲成其罪,既罷之後,至云:「自其解落,瞑然忘之,如本無高熲。不可以身要君,自云第一也。」迨於煬帝,竟以冤誅。郭子儀再造王室,以身為天下安危,權任既重,功名復大,德宗即位,自外召還朝,所領副元帥諸使悉罷之。李晟以孤軍復京城,不見信於庸主,使之晝夜泣,目為之腫,卒奪其兵,百端疑忌,幾於不免。李德裕功烈光明,佐武宗中興,威名獨重,宣宗立,奉冊太極殿,帝退謂左右曰:「向行事近我者,非太尉邪?每顧我,毛髮為之森豎。」明日罷之,終於貶死海外。若郭崇韜、安重誨皆然也。 

  五經秀才 

  唐楊綰為相,以進士不鄉舉,但試辭賦浮文,非取士之實,請置五經秀才科。李栖筠、賈至以綰所言為是,然亦不聞施行也。 

  陶潛去彭澤 

  晉書及南史陶潛傳,皆云:「潛為彭澤令,素簡貴,不私事上官。郡遣督郵至,縣吏白:『應束帶見之。』潛嘆曰:『吾不能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鄉里小人。』即日解印綬去,賦歸去來以遂其志。」案陶集載此辭,自有序,曰:「余家貧,耕植不足以自給。彭澤去家百里,故便求之。及少日,眷然有歸歟之情。何則?質性自然,非矯勵所得,饑凍雖切,違己交病。悵然慷慨,深愧平生之志,猶望一稔,當斂裳宵逝。尋程氏妹喪於武昌,情在駿奔,自免去職,在官八十餘日。」觀其語意,乃以妹喪而去,不緣督郵。所謂矯勵違己之說,疑必有所屬,不欲盡言之耳!詞中正喜還家之樂,略不及武昌,自可見也。 

  羌戎畏服老將 

  漢先零羌犯塞,趙充國往擊之。羌豪相數責曰:「語汝亡反,今天子遣趙將軍來,年八九十矣,善為兵。今請欲一鬥而死,可得邪!」充國時年七十六,訖平之。唐代宗時,回紇、吐蕃合兵入寇,郭子儀單騎見回紇,復與之和。諸酋長皆大喜曰:「嚮以二巫師從軍,巫言:『此行甚安穩,不與唐戰,見一大人而還。』今果然矣。」郭公是時年七十,乃知羌、戎畏服老將如此。班超久在西域,思歸,故其言云:「蠻夷之俗,畏壯侮老。」蓋有為而云。 

  古人字只一言 

  檀弓云:「幼名冠字,五十以伯仲,周道也。」古之人命字,一而已矣。初曰子,已而為仲為伯,又為叔為季,其老而尊者為甫,蓋無以兩言相連取義。若屈原離騷經:「名余曰正則兮,字余曰靈均。」案史記原字平,所謂「靈均」者,釋「平」之義,以緣飾詞章耳。下至西漢,與周相接,故一切皆然。除子房、子卿、子孟、子政、子孺、子長、子雲、子兄、子真、子公、子陽、子賓、子幼之外,若仲孺、仲卿、仲子、長卿、少卿、孺卿、君卿、客卿、游卿、翁卿、聖卿、長君、少君、穉君、游君、次君、贛君、近君、曼君、王孫、翁孫、次公、少公、孟公、游公、仲公、長公、君公、少叔、翁叔、長叔、中叔、子叔、長倩、曼倩、次倩、穉季、長孺、仲孺、幼孺、少孺、次孺、翁孺、君孺、長翁、弱翁、仲翁、少翁、君房、君賓、君倩、君敖、君蘭、君長、君仲、君孟、少季、少子、少路、少游、穉賓、穉圭、穉游、稚君、巨先、巨君、長賓、長房、翁思、翁子、翁仲之類,其義只從一訓,極為雅馴。至於婦人,曰少夫、君俠、政君、君力、君弟、君之、阿君。單書一字者,若陳勝字涉,項籍字羽,彭越字仲,張歐、吳廣、枚乘字叔,楚元王字交,朱雲字游,爰盎字絲,張釋之字季,鄭當時字莊,劉德字路,眭弘字孟。迨東漢以下,則不盡然。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