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容斋随笔  

 
  随笔 卷一
随笔 卷二
随笔 卷三
随笔 卷四
随笔 卷五
随笔 卷六
随笔 卷七
随笔 卷八
随笔 卷九
随笔 卷十
随笔 卷十一
随笔 卷十二
随笔 卷十三
随笔 卷十四
随笔 卷十五
随笔 卷十六
续笔 卷一
续笔 卷二
续笔 卷三
续笔 卷四
续笔 卷五
续笔 卷六
续笔 卷七
续笔 卷八
续笔 卷九
续笔 卷十
续笔 卷十一
续笔 卷十二
三笔 序
三笔 卷一
三笔 卷二
三笔 卷三
三笔 卷四
三笔 卷五
三笔 卷六
三笔 卷七
三笔 卷八
三笔 卷九
三笔 卷十
三笔 卷十一
三笔 卷十二
三笔 卷十三
三笔 卷十四
三笔 卷十五
三笔 卷十六
四笔 序
四笔 卷一
四笔 卷二
四笔 卷三
四笔 卷四
四笔 卷五
四笔 卷六
四笔 卷七
四笔 卷八
四笔 卷九
四笔 卷十
四笔 卷十一
四笔 卷十二
四笔 卷十三
四笔 卷十四
四笔 卷十五
四笔 卷十六
五笔 卷一
五笔 卷二
五笔 卷三
五笔 卷四
五笔 卷五
五笔 卷六
五笔 卷七
五笔 卷八
五笔 卷九
五笔 卷十
 
 
五笔 卷五
发布时间:2007/3/1   被阅览数:2746 次
(文字 〖 〗)
 
庾公之斯 


  孟子:「逄蒙學射於羿,盡羿之道,思天下惟羿為愈己,於是殺羿。孟子曰:『是亦羿有罪焉?』公明儀曰:『宜若無罪焉。』曰:『薄乎云爾,惡得無罪?』」此一段既畢,而繼之曰:「鄭人使子濯孺子侵衞,衞使庾公之斯追之。子濯孺子曰:『今日我疾作,不可以執弓,吾死矣夫!』問其僕曰:『追我者誰也?』其僕曰:『庾公之斯也。』曰:『吾生矣。』其僕曰:『庾公之斯,衞之善射者也。夫子曰吾生,何謂也?』曰:『庾公之斯學射於尹公之他,尹公之他學射於我。夫尹公之他,端人也,其取友必端矣。』庾公之斯至,曰:『夫子何為不執弓?』曰:『今日我疾作,不可以執弓。』曰:『小人學射於尹公之他,尹公之他學射於夫子,我不忍以夫子之道反害夫子。雖然今日之事,君事也,我不敢廢。』抽矢,扣輪,去其金,發乘矢而後反。」孟子書子濯、庾公一段,幾二百字,其旨以謂使羿如子濯,得尹公而教之,則必無逄蒙之禍。然前段結尾,自常為文者處之,必云如子濯孺子施教於尹公之他則可,不然,後段之末,必當云:以是事觀之,羿之不善取友,至於殺身,其失如此,然後文體相屬。茲判為兩節,若不關聯,而宮商相宣,律呂明煥,立言之妙,是豈步趨模倣所能髣髴哉?人為兒童時,便讀此章,未必深識其趣,故因表出而極論之。左氏傳書衞獻公奔齊云:「尹公他學射於庾公差,庾公差學射於公孫丁。他與差為孫林父追公,公孫丁御公。庾公差曰:『射為背師,不射為戮,射為禮乎。』射兩軥而還。尹公他曰:『子為師,我則遠矣。』乃反之。公孫丁授公轡而射之,貫他臂。」即孟子所引者,而名字先後美惡皆不同。 

  萬事不可過 

  天下萬事不可過,豈特此也?雖造化陰陽亦然。雨澤所以膏潤四海,然過則為霖淫;陽舒所以發育萬物,然過則為燠亢。賞以勸善,過則為僭;刑以懲惡,過則為濫。仁之過,則為兼愛無父;義之過,則為為我無君。執禮之過,反鄰於諂;尚信之過,至於證父。是皆偏而不舉之弊,所謂過猶不及者。揚子法言云:「周公以來,未有漢公之懿也,勤勞則過於阿衡。」蓋諂王莽也。後之議者,謂阿衡之事不可過也,過則反,乃誚莽耳。其旨意固然。 

  致仕官上壽 

  國朝大臣及侍從致仕後,多居京師。熙寧中,范蜀公自翰林學士,以本官戶部侍郎致仕,同天節乞隨班上壽,許之。遂著為令。元祐初,韓康公以故相判大名府,還都,拜司空致仕,值太皇太后受冊禮畢,乞隨班稱賀,降詔免赴。皆故事也。 

  桃花笑春風 

  王荊公集古胡笳詞一章云:「欲問平安無使來,桃花依舊笑春風。」後章云:「春風似舊花仍笑,人生豈得長年少?」二者貼合,如出一手,每嘆其精工。其上句蓋用崔護詩,後一句久不見其所出。近讀范文正公靈岩寺一篇云:「春風似舊花猶笑。」以「仍」為「猶」,乃此也。李義山又有絕句云:「無賴夭桃面,平明露井東。春風為開了,却擬笑春風。」語意兩極其妙。 

  嚴先生祠堂記 

  范文正公守桐廬,始於釣臺建嚴先生祠堂,自為記,用屯之初九,蠱之上九,極論漢光武之大,先生之高,財二百字。其歌詞云:「雲山蒼蒼,江水泱泱。先生之德,山高水長。」既成,以示南豐李泰伯。泰伯讀之,三嘆味不已,起而言曰:「公之文一出,必將名世,某妄意輒易一字,以成盛美。」公瞿然握手扣之,答曰:「雲山江水之語,於義甚大,於詞甚溥,而德字承之,乃似趢趚,擬換作風字,如何?」公凝坐頷首,殆欲下拜。張伯玉守河陽,作六經閣記,先託游士及在職者各為之,凡七八本,既畢,並會於府,伯玉一一閱之,取紙書十四字,遍示客曰:「六經閣,諸子、史、集在焉,不書,尊經也。」時曾子固亦預坐,驚起摘伏。邁頃聞此二事於張子韶,不能追憶經閣所在及其文竟就於誰手,後之君子,當有知之者矣。 

  大言誤國 

  隗囂謀畔漢,馬援勸止之甚力,而其將王元曰:「今天水全富,士馬最強,案秦舊迹,表裏河山。元請以一丸泥為大王東封函谷關。」囂反遂决,至於父子不得其死。元竟降漢。隋文帝伐陳,大軍臨江,都官尚書孔範言於後主曰:「長江天塹,古以為限隔南北,今日虜軍豈能飛度邪?臣每患官卑,虜若渡江,臣定作太尉公矣。」或妄言北軍馬死,範曰:「此是我馬,何為而死?」帝笑以為然,故不為深備。已而國亡,身竄遠裔。唐元宗有克復中原之志,及下南閩,意以謂諸國可指麾而定,而事力窮薄,且無良將。魏岑因侍宴言:「臣少游元城,好其風物,陛下平中原,臣獨乞任魏州。」元宗許之。岑趨墀下拜謝,人皆以為佞。孟蜀通奏使王昭遠,居常好大言,有雜耕渭上之志,聞王師入討,對賓客挼手言:「此送死來爾!乘此逐北,遂定中原,不煩再舉也。」不兩月蜀亡,昭遠為俘。此四臣之佞,本為爵祿及一時容悅而已,亦可悲哉! 

  宗室覃恩免解 

  淳熙十三年,光堯太上皇帝以聖壽八十,肆赦推恩,宇宙之內,蒙被甚廣。太學諸生,至於武學,皆得免文解一次,凡該此恩者,千二三百人。而宗子在學者不預,諸人相率詣宰府,且遍謁侍從、臺諫,各納一劄子,敍述大旨,其要以為:「德壽霈典,普天同慶,而玉牒支派,辱居膠庠,顧不獲與布衣書生等。竊譬之世俗尊長生日,召會族姻,而本家子孫,不享杯酒臠炙,外議謂何?今厖鴻之澤如此,而宗學乃不許廁名,於義於禮,恐為未愜。」是時,諸公莫肯出手為言,邁以待制侍講內宿,適蒙宣引,因出其紙以奏,仍為敷陳此輩所云尊長生日會客,而本家子弟不得坐,譬諭可謂明白。孝宗亦笑曰:「甚是切當有理。」時所攜只是白劄子,蒙徑付出施行,遂一例免舉。其人名字,今不復能記憶矣。 

  唐書載韓柳文 

  宋景文修唐書,韓文公傳全載其進學解、諫佛骨表、潮州謝上表、祝鱷魚文,皆不甚潤色,而但換進學解數字,頗不如本意。元云「招諸生立館下」,改「招」字為「召」,既言先生入學,則諸生在前,招而誨之足矣,何召之為?「障百川而東之」,改「障」字為「停」,本言川流橫潰,故障之使東,若以為停,於義甚淺。改「跋前疐後」為「躓後」,韓公本用狼跋詩語,非躓也。其他以「爬羅剔抉」為「杷羅」,「焚膏油」為「燒」,以「取敗幾時」為「其敗」。吳元濟傳書平淮西碑文千六百六十字,固有他本不同,然才減節輒不穩當。「明年平夏」一句,悉芟之。「平蜀西川」,減「西川」字。「非郊廟祠祀,其無用樂」,減「祠」、「其」兩字。「皇帝以命臣愈,臣愈再拜稽首」,減下「臣」字。殊害理。「汝其以節都統討軍」,以「討」為「諸」,尤不然。討者,如左傳討軍實之義,若云「諸軍」,何人不能下此語。柳子厚傳載其文章四篇,與蕭俛、許孟容書、貞符、懲咎賦也。孟容書意象步武,全與漢楊惲答孫會宗書相似,貞符倣班孟堅典引,而其四者次序或失之。至云:「宗元不得召,內閔悼,作賦自儆。」然其語曰:「逾再歲之寒暑。」則責居日月未為久,難以言不得召也。資治通鑑但載梓人及郭橐駝傳,以為其文之有理者。其識見取舍,非宋景文可比云。 

  冥靈社首鳳 

  光堯上仙,於梓宮發引前夕,合用警場導引鼓吹詞。邁在翰苑制撰,其六州歌頭內一句云:「春秋不說楚冥靈。」常時進入文字,立待報者,則貼黃批急速,未嘗停滯。是時,首尾越三日,又入奏,趣請付出。太常吏欲習熟歌唱,守院門伺候。適有表弟沈日新在軍將橋客邸,一士人乃上庠舊識,忽問楚冥靈出處,沈亦不能知,來扣予,因以莊子語告之,急走報,此士大喜。初,孝宗以付巨璫霍汝弼,使釋其意。此士,霍客也,故宛轉費日如此。又面奉旨令代作輓詩五章,其四云:「鼎湖龍去遠,社首鳳來遲。」當時不敢宣泄,而帶御器械謝純孝密以為問,乃為舉王子年拾遺記,蓋周成王事也。禁苑文書,周悉乃爾。 

  左傳州郡 

  左傳魯哀公二年,晉趙鞅與鄭戰,誓衆曰:「克敵者,上大夫受縣,下大夫受郡,士田十萬。」注云:「周書作雒篇:千里百縣,縣有四郡。」然則郡乃隸縣,而歷代地理、郡國志未之或書。又傳所載地名,從州者凡五。「魯宣公會齊於平州,以定其位。」注云:「齊地在泰山牟縣西。」見於正經。它如「允姓之戎,居於瓜州。」注:「今燉煌也。」「楚莊王滅陳,復封之,鄉取一人焉以歸,謂之夏州。」「齊子尾使閭丘嬰伐我陽州。」註:「魯地。」後四十年,又書「魯侵齊,門於陽州。」註:「攻其門也。」「苫越生子,將待事而名之,陽州之役獲焉,名之曰陽州。」是齊、魯皆有此地也。衞莊公登城以望,見戎州,曰:「我姬姓也,何戎之有焉?」以上唯瓜州之名至今。 

  貧富習常 

  少時見前輩一說云:「富人有子不自乳,而使人棄其子而乳之;貧人有子不得自乳,而棄之以乳他人之子。富人懶行,而使人肩輿;貧人不得自行,而又肩輿人。是皆習以為常而不察之也。天下事,習以為常而不察者,推此亦多矣,而人不以為異,悲夫!」甚愛其論。後乃得之於晁以道客語中,故謹書之,益廣其傳。 

  唐用宰相 

  唐世用宰相不以序,其得之若甚易,然固有出入大僚,歷諸曹尚書、御史大夫,領方鎮,入為僕射、東宮師傅,而不得相者,若顏真卿、王起、楊於陵、馬總、盧鈞、韓皋、柳公綽公權、盧知猷是也。如人主所欲用,不過侍郎、給事中,下至郎中、博士者,才居位即禮絕百僚,諫官、御史聽命之不暇,顧何敢輒抨彈其失,與國朝異矣。其先在職者,仍許引其同列,若姚元崇之引宋璟,蕭嵩之引韓休,李林甫引牛仙客、陳希烈,楊國忠引韋見素,盧(木巳)引關播,李泌引董晉、竇參,李吉甫引裴垍,李德裕引李回,皆然。 

  史記簡妙處 

  太史公書不待稱說,若云褒贊其高古簡妙處,殆是摹寫星日之光輝,多見其不知量也。然予每展讀至魏世家、蘇秦平原君魯仲連傳,未嘗不驚呼擊節,不自知其所以然。魏公子無忌與王論韓事曰:「韓必德魏愛魏重魏畏魏,韓必不敢反魏。」十餘語之間五用魏字。蘇秦說趙肅侯曰:「擇交而得則民安,擇交而不得則民終身不安。齊、秦為兩敵而民不得安,倚秦攻齊而民不得安,倚齊攻秦而民不得安。」平原君使楚,客毛遂願行,君曰:「先生處勝之門下幾年於此矣?」曰:「三年於此矣。」君曰:「先生處勝之門下三年於此矣,左右未有所稱誦,勝未有所聞,是先生無所有也。先生不能,先生留。」遂力請行,面折楚王,再言:「吾君在前,叱者何也?」至左手持盤血,而右手招十九人於堂下,其英姿雄風,千載而下,尚可想見,使人畏而仰之,卒定從而歸。至於趙,平原君曰:「勝不敢復相士。勝相士多者千人,寡者百數,今乃於毛先生而失之。毛先生一至楚,而使趙重於九鼎、大呂。毛先生以三寸之舌,強於百萬之師。勝不敢復相士。」秦圍趙,魯仲連見平原君曰:「事將奈何?」君曰:「勝也何敢言事!魏客新垣衍令趙帝秦,今其人在是。勝也何敢言事!」仲連曰:「吾始以君為天下之賢公子也,吾今然後知君非天下之賢公子也。客安在?」平原往見衍曰:「東國有魯仲連先生者,勝請為紹介,交之於將軍。」衍曰:「吾聞魯仲連先生,齊國之高士也。衍人臣也,使事有職,吾不願見魯仲連先生。」及見衍,衍曰:「吾視居此圍城之中者,皆有求於平原君者也;今吾觀先生之玉貌,非有求於平原君者也。」又曰:「始以先生為庸人,吾乃今日知先生為天下之士也。」是三者重沓熟復,如駿馬下駐千丈坡,其文勢正爾。風行於上而水波,真天下之至文也。 

  玉津園喜晴詩 

  淳熙十二年三月二十六日,車駕宿戒幸玉津園,命下,大雨,有旨許從駕官帶雨具,將曉有晴意,已而天宇豁然。至晚歸,邁進一詩歌詠其實云:「五更猶自雨如麻,無限都人仰翠華。翻手作雲方悵望,舉頭見日共驚嗟。天公的有施生妙,帝力堪同造物誇。上苑春光無盡藏,何須羯鼓更催花。」四月四日,扈從詣景靈宮朝獻,蒙於幕次賜和篇,聖制云:「比幸玉津園,縱觀春事,適霽色可喜,卿有詩來上,因俯同其韻:春郊柔綠遍桑麻,小駐芳園覽物華。應信吾心非暇逸,頓回晴意絕咨嗟。每思富庶將同樂,敢務游畋漫自誇?不似華清當日事,五家車騎爛如花。」後二日,兵部尚書宇文价內引,上舉似此詩曰:「洪待制用雨如麻字,偶思得桑麻可押,又其末句用羯鼓催花事,故以華清車騎答之。」价拱手稱贊。明日以相告云。 

  虢巨賀蘭 

  天下國家不幸而有四郊之警,為人臣者當隨其事力,悉心盡忠,以致尺寸之效。苟為叨竊祿位,視如秦、越,一切惟己私之是徇,雖千百載後,睹其事者猶使人怒髮衝冠也。唐天寶祿山之亂,可謂極矣。虢王巨為河南節度使,賀蘭進明繼之,擁數道之兵,臨要害之地,尊為征鎮,有民有財,而汗漫忌疾,非徒無益,而反敗之。巨在彭城,張巡在雍丘,以將士有功,遣使詣巨請空名告身及賜物,巨惟與折衝、果毅告身三十通,不與賜物,巡竟不能立,徙於睢陽。先是太守許遠積糧六萬石,巨以其半給濮陽、濟陰,遠固爭不得。二郡得糧,遂以城叛,而睢陽食盡。顏魯公起兵平原,合衆十萬,既成魏郡堂邑之功矣。是時,進明為北海太守,亦起兵,公以書召之幷力,進明度河,公每事咨之,軍權始移,遂取捨任意,以得招討。後詣行在,因譖房琯,自嶺南而易河南。張巡受圍困棘,遣南霽雲告急於其所治臨淮,相去三百里,棄而不救。平原、睢陽失守,實二人之故。一時議者,皆不以為言,使之連據高位,顯為佚罰。曾不十年,巨斥刺遂州,為段子璋所殺,進明坐第五琦黨,自御史大夫竄謫以死。天網恢恢,茲焉不漏。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