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容斋随笔  

 
  随笔 卷一
随笔 卷二
随笔 卷三
随笔 卷四
随笔 卷五
随笔 卷六
随笔 卷七
随笔 卷八
随笔 卷九
随笔 卷十
随笔 卷十一
随笔 卷十二
随笔 卷十三
随笔 卷十四
随笔 卷十五
随笔 卷十六
续笔 卷一
续笔 卷二
续笔 卷三
续笔 卷四
续笔 卷五
续笔 卷六
续笔 卷七
续笔 卷八
续笔 卷九
续笔 卷十
续笔 卷十一
续笔 卷十二
三笔 序
三笔 卷一
三笔 卷二
三笔 卷三
三笔 卷四
三笔 卷五
三笔 卷六
三笔 卷七
三笔 卷八
三笔 卷九
三笔 卷十
三笔 卷十一
三笔 卷十二
三笔 卷十三
三笔 卷十四
三笔 卷十五
三笔 卷十六
四笔 序
四笔 卷一
四笔 卷二
四笔 卷三
四笔 卷四
四笔 卷五
四笔 卷六
四笔 卷七
四笔 卷八
四笔 卷九
四笔 卷十
四笔 卷十一
四笔 卷十二
四笔 卷十三
四笔 卷十四
四笔 卷十五
四笔 卷十六
五笔 卷一
五笔 卷二
五笔 卷三
五笔 卷四
五笔 卷五
五笔 卷六
五笔 卷七
五笔 卷八
五笔 卷九
五笔 卷十
 
 
五笔 卷十
发布时间:2007/3/1   被阅览数:2558 次
(文字 〖 〗)
 
哀公問社 

  哀公問社於宰我,宰我對曰:「夏后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戰栗。」子聞之曰:「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古人立社,但各因其土地所宜木為之,初非求異而取義於彼也。哀公本不必致問,既聞用栗之言,遂起「使民戰栗」之語。其意謂古者弗用命戮於社,所以威民。然其實則非也。孔子責宰我不能因事獻可替否,既非成事,尚為可說,又非遂事,尚為可諫,且非既往,何咎之云。或謂「使民戰栗」一句,亦出於宰我,記之者欲與前言有別,故加「曰」字以起之,亦是一說。然戰栗之對,使出於我,則導君於猛,顯為非宜。出於哀公,則便即時正救,以杜其始。兩者皆失之,無所逃於聖人之責也。哀公欲以越伐魯而去三家,不克成,卒為所逐,以至失邦,其源蓋在於此。何休注公羊傳云:「松,猶容也,想見其容貌而事之,主人正之意也。柏,猶迫也,親而不遠,主地正之意也。栗猶戰栗,謹敬貌,主天正之意也。」然則戰栗之說,亦有所本。公羊云:「虞主用桑,練主用栗。」則三代所奉社,其亦以松、柏、栗為神之主乎?非植此木也。程伊川之說有之。 

  絕句詩不貫穿 

  「夜涼吹笛千山月,路暗迷人百種花。棋罷不知人換世,酒闌無奈客思家。」此歐陽公絕妙之語。然以四句各一事,似不相貫穿,故名之曰夢中作。永嘉士人薛韶喜論詩,嘗立一說云:老杜近體律詩,精深妥帖,雖多至百韻,亦首尾相應,如常山之蛇,無間斷齟齬處。而絕句乃或不然,五言如「遲日江山麗,春風花草香。泥融飛燕子,沙暖睡鴛鴦」,「急雨捎溪足,斜暉轉樹腰。隔巢黃鳥並,翻藻白魚跳」,「江動月移石,溪虛雲傍花。鳥棲知故道,帆過宿誰家」,「鑿井交棕葉,開渠斷竹根。扁舟輕褭纜,小徑曲通村」,「日出籬東水,雲生舍北泥。竹高鳴翡翠,沙僻舞鵾鷄」,「釣艇收緡盡,昏鴉接翅稀。月生初學扇,雲細不成衣」,「舍下筍穿壁,庭中藤刺檐。地晴絲冉冉,江白草纖纖」,七言如「糝徑楊花鋪白氈,點溪荷葉疊青錢。筍根雉子無人見,沙上鳧雛傍母眠」,「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之類是也。予因其說,以唐人萬絕句考之,但有司空圖雜題云「驛步堤縈閣,軍城鼓振橋。鷗和湖雁下,雪隔嶺梅飄」,「舴艋猿偷上,蜻蜓燕競飛。樵香燒桂子,苔濕掛莎衣」。 

  農父田翁詩 

  張碧農父詩云:「運鋤耕斸侵晨起,隴畔豐盈滿家喜。到頭禾黍屬他人,不知何處拋妻子!」杜荀鶴田翁詩云:「白髮星星筋骨衰,種田猶自伴孫兒。官苗若不平平納,任是豐年也受飢!」讀之使人愴然,以今觀之,何啻倍蓰也! 

  衛宣公二子 

  衞宣公二子之事,詩與左傳所書,始末甚詳,乘舟之詩,為伋、壽而作也。左傳云:「宣公烝於庶母夷姜,生伋子。為之娶於齊而美,公取之,生壽及朔。宣姜與公子朔譖伋子。宣姜者,宣公所納伋之妻,翻譖其過。公使諸齊,使盜待諸莘,將殺之。壽子告之,使行,不可。壽子載其旌以先,盜殺之,遂兄弟幷命。」案宣公以魯隱四年十二月立,至桓十二年十一月卒,凡十有九年。姑以即位之始,便成烝亂,而伋子即以次年生,勢須十五歲然後娶。既娶而奪之,又生壽、朔,朔已能同母譖兄,壽又能代為使者以越境,非十歲以下兒所能辦也。然則十九年之間,如何消破?此最為難曉也。 

  謂端為匹 

  今人謂縑帛一匹為壹端,或總言端匹。案左傳「幣錦二兩」注云:「二丈為一端,二端為一兩,所謂匹也,二兩,二匹也。」然則以端為匹非矣。湘山野錄載夏英公鎮襄陽,遇大禮赦恩,賜致仕官束帛,以絹十匹與胡旦,旦笑曰:「奉還五匹,請檢韓詩外傳,及諸儒韓康伯等所解『束帛戔戔』之義,自可見證。」英公檢之,果見三代束帛、束脩之制。若束帛則卷其帛為二端,五匹遂見十端,正合此說也。然周易正義及王弼注、韓詩外傳皆無其語。文瑩多妄誕,不足取信。按春秋公羊傳「乘馬束帛」注云:「束帛謂玄三纁二,玄三法天,纁二法地。」若文瑩以此為證,猶之可也。 

  唐人草堂詩句 

  予於東圃作草堂,欲採唐人詩句書之壁而未暇也,姑錄之於此。杜公云:「西郊向草堂」,「昔我去草堂」,「草堂少花今欲栽」,「草堂塹西無樹林」。白公有別草堂三絕句,又云:「身出草堂心不出。」劉夢得傷愚溪云:「草堂無主燕飛回。」元微之和裴校書云:「清江見底草堂在。」錢起有暮春歸故山草堂詩,又云:「暗歸草堂靜,半入花源去。」朱慶餘:「稱著朱衣入草堂。」李涉:「草堂曾與雪為鄰。」顧況:「不作草堂招遠客。」郎士元:「草堂竹徑在何處?」張籍:「草堂雪夜攜琴宿。」又云:「西峯月猶在,遙憶草堂前。」武元衡:「多君能寂寞,共作草堂遊。」陸龜蒙:「草堂祗待新秋景。」又云:「草堂盡日留僧坐。」司空圖:「草堂舊隱猶招我。」韋莊:「今來空訝草堂新。」子蘭:「策杖吟詩上草堂。」皎然有題湖上草堂云:「山居不買剡中山,湖上千峯處處閑。芳草白雲留我住,世人何事得相關?」 

  公穀解經書日 

  孔子作春秋,以一字為褒貶,大抵志在尊王,至於紀年敍事,只因舊史。杜預見汲冢書魏國史記,謂「其著書文意大似春秋經,推此足以見古者國史策書之常也。」所謂書日不書日,在輕重事體本無所系,而公羊、穀梁二傳,每事斷之以日,故窒而不通。左氏惟有公子益師卒,「公不與小斂,故不書日」一說,其它亦鮮。今表二傳之語,以示兒曹。公羊云:「益師卒,何以不日?遠也。」「葬者不及時而日,渴葬也。不及時而不日,慢葬也。過時而日,隱之也。過時而不日,謂之不能葬也。當時而不日,正也。當時而日,危不得葬也。」「庚寅,入邴。其日何?難也。」「取邑不日。」「桓之盟不日,信之也。」「甲寅,齊人伐衞。伐不日,此何以日?至之日也。」「壬申,公朝於王所。其日何?錄乎內也。」「辛巳,晉敗秦於殽。詐戰不日,此何以日?盡也。」「甲戌,敗狄於鹹。其日何?大之也。」「子卒。何以不日?隱之也。」「即位不日。」穀梁最多:「卑者之盟,不日。」「大夫日卒,正也。」「諸侯日卒,正也。」「日入,惡入者也。」「外盟不日。」「取邑不日。」「大閱崇武,故謹而日之。」「前定之盟,不日。」「公敗齊師。不日,疑戰也。」「公敗宋師。其日,成敗之也。」「齊人滅遂。其不日,微國也。」「公會齊侯,盟於柯,桓盟雖內與,不日,信也。」「媵陳人之婦。其不日,數渝,惡之也。」「癸亥,葬紀叔姬,不日卒,而日葬,閔紀之亡也。」「子卒日,正也。不日,故也。有所見則日。」「戊辰,盟於葵丘。桓盟不日,此何以日?美之也。」「辛卯,沙鹿崩。其日,重變也。」「戊申,隕石於宋。是月,六鷁退飛。石無知,故日之。鷁微有知之物,故月之。」「乙亥,齊侯小白卒。此不正,其日之,何也?」「壬申,公朝於王所。其日,以其再致天子,故謹而日之。日繫於月,月繫於時。其不月,失其所繫也。」「丁未,商臣弒其君髠。日髠之卒,所以謹商臣之弒也。」「乙巳,及晉處父盟。不言公,諱也。何以知其與公盟?以其日也。」「甲戌,取須句。取邑不日,此其日,何也?不正其再取,故謹而日之也。」「辛丑,葬襄王。日之,甚矣,其不葬之辭也。」「乙卯,晉、楚戰於邲。日,其事敗也。」「癸卯,晉滅潞。滅國有三術:中國謹日,卑國月,夷狄不日。其日,潞子賢也。」「甲戌,楚子卒。夷狄卒而不日。日,少進也。」「癸酉,戰於鞌。其日,或曰日其戰也,或曰日其悉也。」「梁山崩。不日。何也?高者有崩道也。」「鼷鼠食郊牛角。不言日,急辭也。」「庚申,莒潰。惡之,故謹而日之也。」「秋,公至自會。不日,至自伐鄭也。」「丙戌,鄭伯卒於操。其日,未逾竟也。」「乙亥,臧孫紇出奔邾。其日,正紇之出也。」「蔡世子弒其君。其不日,子奪父政,是謂夷之。」「冬十月,葬蔡景公。不日卒而月葬,不葬者也。」「四月,楚公子比弒其君。弒君者日,不日,比不弒也。」「甲戌,同盟於平丘。其日,善是盟也。」「內之大事日。即位,君之大事也。其不日,何也?以年决者,不以日决也。定之即位,何以日也?著之也。」它釋時月者亦然,通經之士,可以默喻矣。沙鹿、梁山為兩說,尤不然。蘇子由春秋論云:「公羊、穀梁之傳,日月土地,皆所以為訓。夫日月之不知,土地之不詳,何足以為喜怒?」其意蓋亦如此。 

  柳應辰押字 

  予頃因見鄂州南樓土中磨崖碑,其一刻「柳」字,下一字不可識,後訪得其人名應辰,而云是唐末五代時湖北人也,既載之四筆中,今始究其實,柳之名是已。蓋以國朝寶元元年呂溱榜登甲科,今浯溪石上有大押字,題云:「押字起於心,心之所記,人不能知。大宋熙寧七年甲寅歲刻,尚書都官員外郎武陵柳應辰,時為永州通判。」仍有詩云:「浯溪石在大江邊,心記閑將此地鐫。自有後人來屈指,四千六百甲寅年。」有閬中陳思者跋云:「右柳都官欲以怪取名,所至留押字盈丈,莫知其何為。押字古人書名之草者,施於文記間,以自別識耳。今應辰鐫刻廣博如許,已怪矣。好事者從而為之說,謂能祛逐不祥,真大可笑。」予得此帖,乃恨前疑之非。石傍又有蔣世基述夢記云:「至和三年八月,知永州職方員外郎柳拱辰受代歸闕,祁陽縣令齊術送行至白水,夢一儒衣冠者曰:『我元結也,今柳公遊浯溪,無詩而去,子盍求之。』覺而心異之,遂獻一詩。柳依韻而和,其語不工。」拱辰以天聖八年王拱辰榜登科,殆應辰兄也,輒幷記之。 

  唐堯無後 

  堯、舜之子,不肖等耳。舜之後雖不有天下,而傳至於陳及田齊,幾二千載。惟堯之後,當舜在位時即絕,故禹之戒舜曰:「毋若丹朱傲,用殄厥世。」又作戒曰:「惟彼陶唐,有此冀方。今失厥道,亂其紀綱,乃底滅亡。」原丹朱之惡,固在所絕。方舜、禹之世,顧不能別訪賢冑為之立繼乎?左傳載子產之辭曰:「唐人是因,以服事夏、商,其季世曰唐叔虞。謂唐人之季,非周武王子封於晉者。成王滅唐而封太叔。」又蔡墨曰:「陶唐氏既衰,其後有劉累氏,曰御龍。」范宣子曰:「匄之祖,自虞以上為陶唐氏,在夏御龍氏。」然則封國雖絕,尚有子孫。武王滅商,封帝堯之後於薊,而未嘗一見於簡策。史趙言楚之滅陳曰:「盛德必百世祀,虞之世數,未也。」臧文仲聞蓼與六二國亡,曰:「皋陶庭堅不祀,忽諸!」堯之盛德,豈出舜、皋之下,而爵邑不能及孫,何也? 

  斯須之敬 

  今公私宴會,稱與主人對席者曰席面。古者謂之賓、謂之客是已。儀禮燕禮篇:「射人請賓,公曰:『命某為賓。』賓少進,禮辭。又命之,賓許諾。」左傳季氏飲大夫酒,臧紇為客。宋公兼享晉、楚之大夫,趙孟為客。杜預云:「客,一坐所尊也。」乾道二年十一月,薛季益以權工部侍郎受命使金國,侍從共餞之於吏部尚書廳,陳應求主席,自六部長貳之外,兩省官皆預,凡會者十二人。薛在部位最下,應求揖之為客,辭不就,曰:「常時固自有次第,奈何今日不然?」諸公言:「此席正為侍郎設,何辭之為?」薛終不可。予時為右史,最居末坐。給事中王日嚴目予曰:「景盧能倉卒間應對,願出一轉語折衷之。」予笑謂薛曰:「孟子不云乎?『庸敬在兄,斯須之敬在鄉人。』侍郎姑處斯須之敬可也。明日以往,不妨復如常時。」薛無以對,諸公皆稱善,遂就席。 

  丙午丁未 

  丙午、丁未之歲,中國遇此輒有變故,非禍生於內,則夷狄外侮。三代遠矣,姑摭漢以來言之。高祖以丙午崩,權歸呂氏,幾覆劉宗。武帝元光元年為丁未,長星見,蚩尤旗亘天,其春,戾太子生,始命將出征匈奴,自是之後,師行三十年,屠夷死滅,不可勝數,及於巫蠱之禍,太子子父皆敗。昭帝元平元年丁未,帝崩,昌邑立而復廢,一歲再易主。成帝永始二年、三年,為丙午、丁未,王氏方盛,封莽為新都侯,立趙飛燕為皇后,由是國統三絕,漢業遂頹,雖光武建武之時,海內無事,然勾引南匈奴,稔成劉淵亂華之釁,正是歲也。殤帝、安帝之立,值此二年,東漢政亂,實基於此。桓帝終於永康丁未,孝靈繼之,漢室滅矣。魏文帝以黃初丙午終,明帝嗣位,司馬氏奪國,兆於此時。晉武太康六年、七年,惠帝正在東宮,五胡毒亂,此其源也。東晉訖隋,南北分裂,九縣飈回,在所不論。唐太宗貞觀之季,武氏已在後宮,中宗神龍、景龍,其事可見。代宗大曆元、二,大盜初平,而置其餘孽於河北,強藩悍鎮,卒以亡唐。寶曆丙午,敬宗遇弒。大和丁未,是為文宗甘露之悲,至於不可救藥。僖宗光啟之際,天下固已大亂,而中官劫幸興元,襄王熅僭立。石晉開運,遺禍至今。皇朝景德,方脫契丹之擾,而明年祥符,神仙宮觀之役崇熾,海內虛耗。治平丁未,王安石入朝,愲亂宗社。靖康丙午,都城受圍,逮於丁未,汴失守矣。淳熙丁未,高宗上仙。總而言之,大抵丁未之災,又慘於丙午,昭昭天象,見於運行,非人力之所能為也。 

  祖宗命相 

  祖宗進用宰相,惟意所屬,初不以內外高卑為主。若召故相,則率置諸見當國者之上,太平興國中,薛文惠公居正薨,盧多遜、沈倫在相位,而趙韓王普以太子太保散秩而拜昭文。咸平四年,李文靖公沆為集賢,而召故相呂文穆公蒙正為昭文。景德元年,文靖薨,王文正公旦、文穆公欽若為參政,不次補,而畢文簡公士安由侍讀學士、寇忠愍公準由三司使,並命為史館集賢,畢公雖歷參政,不及一月。至和二年,陳恭公執中罷,劉沆在位,而外召文、富二公,文公復為昭文,富為集賢,而沆遷史館。熙寧三年,韓獻肅公絳、王荊公安石同拜,韓在上而先罷,荊公越四年亦罷。韓復為館相,明年荊公再入,遂拜昭文,居韓之上。元祐元年,召文潞公於洛,司馬公自門下侍郎,拜左僕射,固辭,乞令彥博以太師兼侍中行左僕射,而己為右以佐之。宣仁不許,曰:「彥博豈可居卿上?」欲命兼侍中行右僕射,會臺諫有言,彥博不可居三省長官,於是但平章軍國重事。崇寧以後,蔡京凡四入,輒為首臺。此非可論典故也。隆興元年冬,湯岐公思退為右僕射,張魏公浚為樞密使,孝宗欲命張為左,請於德壽,高宗曰:「湯思退元是左相,張浚元是右相,只仍其舊可也。」於是出命。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