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 旧唐书  

 
  本纪第一 高祖
本纪第二 太宗上
本纪第三 太宗下
本纪第四 高宗上
本纪第五 高宗下
本纪第六 则天皇后
本纪第七 中宗睿宗
本纪第八 玄宗上
本纪第九 玄宗下
本纪第十 肃宗
本纪第十一 代宗
本纪第十二 德宗上
本纪第十三 德宗下
本纪第十四 顺宗 宪宗上
本纪第十五
本纪第十六 穆宗
本纪第十七上 敬宗 文宗上
本纪第十七下 文宗下
本纪第十八上 武宗
本纪第十八下 宣宗
本纪第十九上 懿宗
本纪第十九下 僖宗
本纪第二十上 昭宗
本纪第二十下 哀帝
志第一 礼仪一
志第二 礼仪二
志第三 礼仪三
志第四 礼仪四
志第五 礼仪五
志第六 礼仪六
志第七 礼仪七
志第八 音乐一
志第九 音乐二
志第十 音乐三
志第十一 音乐四
志第十二 历一
志第十三 历二
志第十四 历三
志第十五 天文上
志第十六 天文下
志第十六 天文下
志第十七 五行
志第十八 地理一
志第十九 地理二
志第二十 地理三
志第二十一 地理四
志第二十二 职官一
志第二十三 职官二
志第二十四 职官三
志第二十五 舆服
志第二十六 经籍上
志第二十七 经籍下
志第二十八 食货上
志第二十九 食货下
志第三十 刑法
列传第一 后妃上
列传第二 后妃下
列传第二 后妃下
列传第三
列传第四
列传第五
列传第六
列传第七
列传第八
列传第八
列传第九
列传第十 宗室(太祖诸子 代祖诸子)
列传第十一
列传第十二
列传第十三
列传第十四 高祖二十二子
列传第十五
列传第十六
列传第十七
列传第十八
列传第十九
列传第二十
列传第二十一
列传第二十一
列传第二十一
列传第二十二
列传第二十三
列传第二十四
列传第二十五
列传第二十六 太宗诸子
列传第二十七
列传第二十八
列传第二十九
列传第三十
列传第三十一
列传第三十二
列传第三十三
列传第三十四
列传第三十五
列传第三十六 高宗中宗诸子
列传第三十七
列传第三十八
列传第三十九
列传第四十
列传第四十一
列传第四十二
列传第四十三
列传第四十四
列传四十五 睿宗诸子
列伟第四十六
列传第四十七
列传第四十八
列传第四十九
列传第五十
列传第五十一
列传第五十二
列传第五十三
列传第五十四
列传第五十五
列传第五十六
列传第五十七 玄宗诸子
列传第五十八
列传第五十九
列传第六十
列传第六十一
列传第六十二
列传第六十三
列传第六十四
列传第六十五
列传第六十六
列传第六十七
列传第六十八
列传第六十九
列传第七十
列传第七十一
列传第七十二
列传第七十三
列传第七十四
列传第七十四
列传第七十五
列传第七十六
列传第七十七
列传第七十八
列传第七十九
列传第八十
列传第八十一
列传第八十二
列传第八十三
列传八十四
列传第八十五
列传第八十六
列传第八十七
列传第八十八
列传第八十九
列传第九十
列传第九十一
列传第九十一
列传第九十二
列传第九十三
列传第九十四
列传第九十五
列传第九十六
列传第九十七
列传第九十八
列传第九十九
列传第一百 德宗顺宗诸子
列传第一百一
列传第一百二
列传第一百三
列传第一百四
列传第一百五
列传第一百六
列传第一百七
列传第一百八
列传第一百九
列传卷第一百一十
列传第一百一十一
列传第一百一十二
列传第一百一十三
列传第一百一十四
列传第一百一十五
列传第一百一十六
列传第一百一十七
列传第一百一十八
列传第一百一十八
列传第一百一十八
列传第一百一十九
列传第一百二十
列传第一百二十一
列传第一百二十二
列传第一百二十三
列传第一百二十四
列传第一百二十五
列传第一百二十六
列传第一百二十七
列传第一百二十八
列传第一百二十九
列传第一百三十
列传第一百三十一
列传第一百三十二
列传第一百三十三 外戚
列传第一百三十四 宦官
列传第一百三十五 良吏上
列传第一百三十五 良吏下
列传第一百三十六 酷吏上
列传第一百三十六 酷吏下
列传第一百三十七 忠义上
列传第一百三十七 忠义下
列传第一百三十八 孝友
列传第一百三十九 儒学上
列传第一百三十九 儒学下
列传第一百四十 文苑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 文苑中
列传第一百四十 文苑下
列传第一百四十一 方伎
列传第一百四十二 隐逸
列传第一百四十三 列女
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 突厥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下 突厥下
列传第一百四十五 回纥
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上 吐蕃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下 吐蕃下
列传第一百四十七 南蛮 西南蛮
列传第一百四十八 西戎
列传第一百四十九 东夷
列传第一百四十九 北狄
列传第一百五十
附 录
 
 
本纪第九 玄宗下
发布时间:2005/12/14   被阅览数:2216 次
(文字 〖 〗)
 

    开元二十五年春正月壬午,制:“朕猥集休运,多谢哲王,然而哀矜之情,小大必
慎。自临寰宇,子育黎烝,未尝行极刑,起大狱。上玄降鉴,应以祥和,思协平邦之典,
致之仁寿之域。自今有犯死刑,除十恶罪,宜令中书门下与法官详所犯轻重,具状奏闻。
崇德尚齿,三代丕义;敦风劝俗,五教攸先。其曾任五品已上清资官以礼去职者,所司
具录名奏,老疾不堪厘务者与致仕。道士、女冠宜隶宗正寺,僧尼令祠部检校。百司每
旬节休假,并不须入曹司,任游胜为乐。宣示中外,知朕意焉。”癸卯,道士尹愔为谏
议大夫、集贤学士兼知史馆事。二月,新罗王金兴光卒,其子承庆嗣位,遣赞善大夫邢
璹摄鸿胪少卿,往吊祭,册立之。壬子,加宗正丞一员。戊午,罢江淮运,停河北运。
癸酉,张守珪破契丹余众于禄山,杀获甚众。
    三月乙卯,河西节度使崔希逸自凉州南率众入吐蕃界二千余里。己亥,希逸至青海
西郎佐素文子觜,与贼相遇,大破之,斩首二千余级。
    夏四月庚戌,陈、许、豫、寿四州开稻田。辛酉,监察御史周子谅上书忤旨,Ξ之
殿庭,朝堂决杖死之。甲子,尚书右丞相张九龄以曾荐引子谅,左授荆州长史。乙丑,
皇太子瑛、鄂王瑶、光王琚并废为庶人。太子妃兄驸马都尉薛鏽长流瀼州,至蓝田驿赐
死。
    六月壬戌,荧惑犯房,至心星越度而过。秋七月己卯,大理少卿徐岵奏:“天下今
岁断死刑五十八,几致刑措,鸟巢寺之狱。”上特推功元辅,庚辰,封李林甫为晋国公,
牛仙客为豳国公。己卯,敕诸陵庙并隶宗正寺,其宗正寺官员,自今并以宗枝为之。九
月壬申,颁新定《令》、《式》、《格》及《事类》一百三十卷于天下。冬十月,制自
今年每年立春日迎春于东郊,其夏及秋冬如常。以十二月朔日于正殿受朝,读时令。十
一月壬申,幸温泉宫。丁丑,开府仪同三司、广平郡公宋璟薨。十二月丙午,惠妃武氏
薨,追谥为贞顺皇后,葬于敬陵。吐蕃使其大臣属卢论莽藏来朝贡。
    二十六年春正月乙亥,工部尚书牛仙客为侍中。丁丑,亲迎气于东郊,祀青帝。制
天下系囚,死罪流岭南,余并放免。镇兵部还。京兆府新开稻田,并散给贫人。百官赐
勋绢。长安、万年两县各与本钱一千贯,收利供驲,仍付杂驲。天下州县,每乡一学,
仍择师资,令其教授。诸乡贡每年令就国子监谒先师,明经加口试。内外八品已下及草
泽有博学文辞之士,各委本司本州闻荐。
    二月辛卯,以李林甫遥领陇右节度使。甲辰,禁大寒食以鸡卵相馈送。庚申,葬贞
顺皇后于敬陵。乙卯,以牛仙客遥领河东道节度使。辛酉,废仙州,分其属县隶许、汝
等州。三月己巳朔,减秘书省校书、正字官员。丙子,有星孛于紫微垣中,历斗魁十余
日,因阴云不见。己酉,河南、洛阳两县亦借本钱一千贯,收利充人吏课役。癸未,京
兆地震。吐蕃寇河西,左散骑常侍崔希逸击破之;鄯州都督杜希望又攻拔新罗城,制以
其城为威戎军。夏四月己亥朔,始令太常卿韦绦读时令于宣政殿,百僚于殿上列坐而听
之。五月乙酉,以李林甫遥领河西节度使,兼判梁州事。庚寅,幸咸宜公主宅。六月庚
子,立忠王玙为皇太子。秋七月己巳,册皇太子,大赦天下,常赦所不免者咸赦除之。
内外文武官及五品已上为父后者各赐勋一转。忠王府官及侍讲加一阶。赐酺三日。庚辰,
分越州置明州。九月丙申朔,日有蚀之。庚子,于旧六胡州地置宥州。益州长史王昱率
兵攻吐蕃安戎城,为贼所据,官军大败,昱弃甲而遁,兵士死者数千人。
    冬十月戊寅,幸温泉宫。是岁渤海靺鞨王大武艺死,其子钦茂嗣立,遣使吊祭,册
立之。其冬,两京建行宫,造殿宇各千余间。润州刺史齐浣开伊娄河于扬州南瓜洲浦。
析左右羽林军置左右龙武军,以左右万骑营隶焉。
    二十七年春正月乙巳,大雨雪。二月己巳,加尊号开元圣文神武皇帝,大赦天下,
常赦所不免者咸赦除之,开元已来诸色痕瘕人咸从洗涤,左降官量移近处。百姓免今年
租税。三品已上赐爵一级,四品已上加一阶。宗庙荐飨,自今已后并用宗子。赐酺五日。
    夏四月丁丑,废洮州隶兰州,改临州为洮州。乙酉,太子少傅窦曳为开府仪同三
司,吏部尚书李暠为太子少傅。丁酉,侍中牛仙客为兵部尚书兼侍中;兵部尚书兼中书
令李林甫为吏部尚书,依旧兼中书令。以东宫内侍隶内侍省为署。五月癸卯,置龙武军
官员。先是,鄎国公主之子薛谂与其党李谈、崔洽、石如山同于京城杀人,或利其财,
或违其志,即白日椎杀,煮而食之。其夏事发,皆决杀于京兆府门,谂以国亲流瀼州,
赐死于城东驿。
    六月甲戌,内常侍牛仙童坐赃,决杀之。幽州节度使、兼御史大夫张守珪以贿贬为
括州刺史。太子太师、徐国公萧嵩以尝赂仙童,左授青州刺史。秋七月辛丑,荧惑犯南
斗。北庭都护盖嘉运以轻骑袭破突骑施于碎叶城,杀苏禄,威震西陲。八月,吐蕃寇白
草、安人等。甲申,制追赠孔宣父为文宣王,颜回为兗国公,余十哲皆为侯,夹坐。后
嗣褒圣侯改封为文宣公。九月,皇太子改名绍。汴州刺史齐浣请开汴河下流,自虹县至
淮阴北合于淮,逾时而功毕。因弃沙壅旧路,行者弊之,寻而新河之水势淙急,遂填塞
矣。前刑部尚书致仕崔隐甫卒。冬十月,将改作明堂。伪言官取小兒埋于明堂之下,以
为厌胜。村野童兒藏于山谷,都城骚然,咸言兵至。上恶之,遣主客郎中王佶往东都及
诸州宣慰百姓,久之定。冬十月,毁东都明堂之上层,改拆下层为乾元殿。戊戌,幸温
泉宫。辛丑,至自温泉宫。十二月,东都副留守、太子宾客崔沔卒。以益州司马章仇兼
琼权剑南节度等使。是岁,盖嘉运大破突骑施之众,擒其王吐火仙,送于京师。二十八
年春正月,两京路及城中苑内种果树。癸巳,幸温泉宫。庚子,至自温泉宫。壬寅,以
望日御勤政楼宴群臣,连夜烧灯,会大雪而罢,因命自今常以二月望日夜为之。三月丁
亥朔,日有蚀之。壬子,权判益州长史章仇兼琼拔吐蕃安戎城,分兵镇守之。夏五月乙
未,太子少师韩休、太子少傅李暠卒。六月,怀州刺史、信安王祎为太子少师。庚寅,
太子宾客李尚隐卒。秋七月壬寅,追尊宣皇帝陵名曰建初,光皇帝陵名曰启运,仍置官
员。九月,魏州刺史卢晖开通济渠,自石灰窠引流至州城而西,却注魏桥。九月庚寅,
封皇孙俶等十九人为郡王。冬十月甲子,幸温泉宫。辛巳,至自温泉宫。乙酉夜,东都
新殿后佛光寺灾。吐蕃寇安戎城。十一月,牛仙客停遥兼朔方、河东节度使。十二月乙
卯,突骑施酋长莫贺达干率众内属。己未,礼部尚书杜暹卒。是岁,金城公主薨,吐蕃
遣使来告丧。其时频岁丰稔,京师米斛不满二百,天下乂安,虽行万里不持兵刃。
    二十九年春正月丁丑,制两京、诸州各置玄元皇帝庙并崇玄学,置生徒,令习《老
子》、《庄子》、《列子》、《文子》,每年准明经例考试。内外官有伯叔兄弟子侄堪
任刺史、县令,所司亲自保荐。禁九品已下清资官置客舍邸店车坊、士庶厚葬。三月,
吐蕃、突厥各遣使来朝。丙午,风霾,日色无影。夏四月庚戌朔。丙辰,以太原裴伷先
为工部尚书。韦虚心卒。亲王已下及内外官各赐钱令宴乐。壬午,以左右金吾大将军裴
宽为太原尹、北都留守。秋七月乙卯,洛水泛涨,毁天津桥及上阳宫仗舍。洛、渭之间,
庐舍坏,溺死者千余人。突厥登利可汗死。北州刺史王斛斯为幽州节度使;幽州节度副
使安禄山为营州刺史,充平庐军节度副使,押两番、渤海、黑水四府经略使。
    九月,大雨雪,稻禾偃折,又霖雨月余,道途阻滞。是秋,河北博、洺等二十四州
言雨水害稼,命御史中丞张倚往东都及河北赈恤之。壬申,御兴庆门,试明《四子》人
姚子产、元载等。冬十月丙申,幸温泉宫。戊戌,分遣大理卿崔翘等八人往诸道黜陟官
吏。十一月庚戌,司空、邠王守礼薨。辛酉,至自温泉宫。己巳,雨木冰,凝寒冻冽,
数日不解。辛未,太尉、宁王宪薨,谥为让皇帝,葬于惠陵。十二月丁酉,吐蕃入寇,
陷廓州达化县及振武军石堡城,节度使盖嘉运不能守。女国王赵曳夫及佛逝国王、日南
国王遣其子来朝献。
    天宝元年春正月丁未朔,大赦天下,改元,常赦不原咸赦除之。百姓所欠负租税及
诸色并免之。前资官及白身人有儒学博通、文辞秀逸及军谋武艺者,所在具以名荐。京
文武官才堪为刺史者各令封状自举。改黄钺为金钺。内外官各赐勋两转。甲寅,陈王府
参军田同秀上言:“玄元皇帝降见于丹凤门之通衢,告赐灵符在尹喜之故宅。”上遣使
就函谷故关尹喜台西发得之,乃置玄元庙于大宁坊。陕郡太守李齐物先凿三门,辛未,
渠成放流。
    二月丁亥,上加尊号为开元天宝圣文神武皇帝。辛卯,亲享玄元皇帝于新庙。甲午,
亲享太庙。丙申,合祭天地于南郊。制天下囚徒,罪无轻重并释放。流人移近处,左降
官依资叙用,身死贬处者量加追赠。枉法赃十五疋当绞,今加至二十疋。庄子号为南华
真人,文子号为通玄真人,列子号为冲虚真人,庚桑子号为洞虚真人。其四子所著书改
为真经。崇玄学置博士、助教各一员,学生一百人。桃林县改为灵宝县。改侍中为左相,
中书令为右相,左右丞相依旧为仆射,又黄门侍郎为门下侍郎。东都为东京,北都为北
京,天下诸州改为郡,刺史改为太守。陕州河北县为平陆县。老幼版授,文武官三品已
上加一爵,四品已下加一阶。庚子,平卢节度使安禄山进阶骠骑大将军。夏六月庚寅,
武功山水暴涨,坏人庐舍,溺死数百人。秋七月癸卯朔,日有蚀之。辛未,左相、豳国
公牛仙客卒。
    八月丁丑,刑部尚书、兼御史大夫李适之为左相。丁亥,突厥阿布思及默啜可汗之
孙、登利可汗之女相与率其党属来降。壬辰,吏部尚书兼右相李林甫加尚书左仆射,左
相李适之兼兵部尚书,左仆射裴耀卿为尚书右仆射。九月辛卯,上御花萼楼,出宫女宴
毗伽可汗妻可登及男女等,赏赐不可胜纪。丙寅,改天下县名不稳及重名一百一十处。
两京玄元庙改为太上玄元皇帝宫,天下准此。冬十月丁酉,幸温泉宫。辛丑,改骊山为
会昌山,仍于秦坑儒之所立祠宇,以祀遭难诸儒。新成长生殿名曰集灵台,以祀天神。
十一月己巳,至自温泉宫。是岁,命陕郡太守韦坚引浐水开广运潭于望春亭之东,以通
河、渭;京兆尹韩朝宗又分渭水入自金光门,置潭于西市之两衙,以贮材木。是冬无冰。
其年,天下郡府三百六十二,县一千五百二十八,乡一万六千八百二十九。户部进计帐,
今年管户八百五十二万五千七百六十三,口四千八百九十万九千八百。
    二年春正月丙辰,追尊玄元皇帝为大圣祖玄元皇帝,两京崇玄学改为崇玄馆,博士
为学士。三月壬子,亲祀玄元庙以册尊号。制追尊圣祖玄元皇帝父周上御史大夫敬曰先
天太上皇,母益寿氏号先天太后,仍于谯郡本乡置庙。尊咎繇为德明皇帝。改西京玄元
庙为太清宫,东京为太微宫,天下诸郡为紫极宫。韦坚开广运潭毕功,盛陈舟舰。丙寅,
上幸广运楼以观之,即日还宫。夏六月甲戌夜,雷震东京应天门观灾,延烧至左、右延
福门,经日不灭。七月癸丑,致仕礼部尚书王丘卒。丙辰,尚书右仆射裴耀卿薨。九月,
太子少保崔琳卒。辛酉,谯郡紫极宫改为太清宫。冬十月戊辰,太子太保、信安王祎卒。
戊寅,幸温泉宫。十一月乙卯,至自温泉宫。十二月己亥,东京应天门改为乾元门。戊
申,幸温泉宫。丙辰,至自温泉宫。十二月乙酉,太子宾客贺知章请度为道士还乡。是
冬无雪。
    三载正月丙辰朔,改年为载。赦见禁囚徒。庚子,遣左右相已下祖别贺知章于长乐
坡,上赋诗赠之。壬寅,幸温泉宫。二月己巳,还京。丁丑,封让皇帝男琳为嗣宁王,
故邠王守礼男承宁为嗣邠王,让帝男璹为嗣申王,惠宣太子男珍为嗣岐王,员为嗣薛
王。庚寅,皇太子绍改名亨。是月,河南尹裴敦复卒。闰月辛亥,有星如月,坠于东南,
坠后有声。京师讹言官遣枨捕人肝以祭天狗。人相恐,畿县尤甚,发使安之。
    三月庚午,武威郡上言:番禾县天宝山有醴泉涌出,岭石化为瑞,远近贫乏者取以
给食。改番禾为天宝县。癸酉,制天下见禁囚徒死罪降流,流已下并原之。夏四月,南
海太守刘巨鳞击破海贼吴令光,永嘉郡平。敕两京、天下州郡取官物铸金铜天尊及佛各
一躯,送开元观、开元寺。五月戊寅,长安令柳升坐赃,于朝堂决杀之。秋八月丙午,
九姓拔悉密叶护攻杀突厥乌苏米施可汗,传首京师。庚申,内外文武官六品已下,自今
已后,赴任之后,计载终满二百日已上,许其成考。
    冬十月癸巳,幸温泉宫。丁未,改史国为来威国。十一月癸卯,还京。癸丑,每载
依旧取正月十四日、十五日、十六日开坊市门燃灯,永以为常式。玉真公主先为女道士,
让号及实封,赐名持盈。十二月甲午,分新丰县置会昌县。甲寅,亲祀九宫贵神于东郊,
礼毕,大赦天下。百姓十八已上为中男,二十三已上成丁。每岁庸调,八月起征,可延
至九月。诏天下民间家藏《孝经》一本。
    四载春三月甲申,宴群臣于勤政楼。壬申,封外孙独孤氏女为静乐公主,出降契丹
松漠都督李怀节;封外孙杨氏女为宜芳公主,出降奚饶乐都督李延宠。秋八月甲辰,册
太真妃杨氏为贵妃。是月,河南睢阳、淮阳、谯等八郡大水。九月,契丹及奚酋长各杀
公主,举部落叛。陇右节度使皇甫惟明与吐蕃战于石堡城,官军不利,副将褚直廉等死
之。冬十月,于单于都护府置金河县,安北都护府置阴山县。丁酉,幸温泉宫。壬子,
以会昌县为同京县。十二月戊戌,还京。
    五载春正月癸酉,刑部尚书韦坚贬括苍太守;陇右节度使皇甫惟明贬播川太守,寻
决死于黔中。乙亥,敕大小县令并准畿官吏三选听集。《礼记月令》改为《时令》。封
中岳为中天王,南岳为司天王,北岳为安天王。天下山水,名称或同,义且不经,多因
于里谚,宜令所司各据图籍改定。丙子,遣礼部尚书席豫、左丞崔翘、御史中丞王鉷等
七人分行天下,黜陟官吏。夏四月庚寅,左相、渭源伯李适之为太子少保,罢知政事。
丁酉,门下侍郎陈希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五月庚申,敕今后每至旬节休假,中书门下
文武百僚不须入朝,外官不须衙集。癸卯,停郡县差丁白直课钱。
    六月,敕三伏内令宰相辰时还宅。秋七月丙子,韦坚为李林甫所构,配流临封郡,
赐死。坚妹皇太子妃听离,坚外甥嗣薛王员贬夷陵郡别驾,女婿巴陵太守卢幼临长流
合浦郡。太子少保李适之贬宜春太守,到任,饮药死。八月,以户部侍郎郭虚己为御史
大夫、剑南节度使。九月壬子,于太清宫刻石为李林甫、陈希烈像,侍于圣容之侧。冬
十月丁酉,幸温泉宫。改临淄郡为济南郡。十一月己巳,还京。十二月辛未,赞善大夫
杜有邻、著作郎王曾、左骁卫兵曹柳勣等为李林甫所构,并下狱死。
    六载正月辛巳朔,北海太守李邕、淄川太守裴敦复并以事连王曾、柳勣,遣使就杀
之。丁亥,亲享太庙。戊子,亲祀圜丘,礼毕,大赦天下,除绞、斩刑,但决重杖。于
京城置三皇、五帝庙,以时享祭。其章怀、节愍、惠庄、惠文、惠宣等太子,宜与隐太
子、懿德太子同为一庙。每日立仗食及设仗于庭,此后并宜停废。五岳既已封王,四渎
当升公位,封河渎为灵源公,济渎为清源公,江渎为广源公,淮渎为长源公。三月戊戌,
南海太守彭果坐赃,决杖,长流溱溪郡,死于路。
    夏四月戊午,门下侍郎陈希烈为左相兼兵部尚书。癸酉,复置军器监。自五月不雨
至秋七月。乙酉,以旱,命宰相、台寺、府县录系囚,死罪决杖配流,徒已下特免。庚
寅始雨。
    冬十月戊申,幸温泉宫,改为华清宫。十一月乙亥,户部侍郎杨慎矜及兄少府少监
慎余与弟洛阳令慎名,并为李林甫及御史中丞王鉷所构,下狱死。十二月丙辰,工部尚
书陆景融卒。壬戌,还京。
    七载春正月己卯,礼部尚书席豫卒。己亥,韦绦奏御案褥袱帷等望去紫用赤黄,从
之。三月乙酉,大同殿柱产玉芝,有神光照殿。群臣请加皇帝尊号曰开元天宝圣文神武
应道,许之。夏四月辛丑,以高力士为骠骑大将军。五月壬午,上御兴庆宫,受册徽号,
大赦天下,百姓免来载租庸。三皇以前帝王,京城置庙,以时致祭。其历代帝王肇迹之
处未有祠守者,所在各置一庙。忠臣、义士、孝妇、烈女德行弥高者,亦置祠宇致祭。
赐酺三日。六月,范阳节度使安禄山赐实封及铁券。秋八月己亥朔,改千秋节为天长节。
壬子,改万年县为咸宁县。
    冬十月庚午,幸华清宫,封贵妃姊二人为韩国、虢国夫人。十二月戊戌,言玄元皇
帝见于华清宫之朝元阁,乃改为降圣阁。改会昌县为昭应县,会昌山为昭应山;封山神
为玄德公,仍立祠宇。辛酉,还京。
    八载春正月甲申,赐京官绢,备春时游赏。二月戊申,引百官于左藏库纵观钱币,
赐绢而归。三月,朔方节度使张齐丘于中受降城北筑横塞城。夏四月,咸宁太守赵奉璋
决杖而死,著作郎韦子春贬端溪尉,李林甫陷之也。幸华清宫观风楼。五月辛巳,于开
远门外作振旅亭。戊子,南海太守刘巨鳞坐赃,决死之。六月,大同殿又产玉芝一茎。
陇右节度使哥舒翰攻吐蕃石堡城,拔之。闰月己丑,改石堡城为神武军。剑南索磨川新
置都护府,宜以保宁为名。丙寅,上亲谒太清宫,册圣祖玄元皇帝尊号为圣祖大道玄元
皇帝。高祖、太宗、高宗、中宗、睿宗五帝,皆加“大圣皇帝”之字;太穆、文德、则
天、和思、昭皇后,皆加“顺圣皇后”之字。群臣上皇帝尊号为开元天地大宝圣文神武
应道皇帝。丁卯,上御含元殿受册,大赦天下。自今后每至禘祫,并于太清宫圣祖前序
昭穆。初,太白山人李浑言太白山金星洞有帝福寿玉版石记,求得之,乃封太白山为神
应公,金星洞为嘉祥公,所管华阳县为贞符县。戊辰,太子太师、徐国公萧嵩薨。丁亥,
南衙立仗马宜停,省进马官。秋八月戊子,郡别驾宜停,下郡置长史。冬十月丙寅,幸
华清宫。十一月丁巳,幸御史中丞杨钊庄。
    九载春正月庚寅朔,与岁次同始,受朝于华清宫。己亥,还京。庚戌,群臣请封西
岳,从之。二月壬午,御史中丞宋浑坐赃及奸,长流高要郡。三月庚戌,改匭使为献纳。
辛亥,西岳庙灾。时久旱,制停封西岳。夏五月庚寅,以旱,录囚徒。乙卯,安禄山进
封东平郡王。节度使封王,自此始也。秋七月己亥,国子监置广文馆,领生徒为进士业
者。
    九月乙卯,处士崔昌上《五行应运历》,以国家合承周、汉,请废周、隋不合为二
王后。冬十一月庚寅,幸华清宫。己丑,制自今告献太清宫及太庙改为朝献,巡陵为朝
拜,告宗庙为奏,天地享祀文改昭告为昭荐,以告者临下之义故也。辛卯,幸杨国忠亭
子。辛丑,立周武王、汉高祖庙于京城,司置官吏。十二月乙亥,还京。
    十载春正月乙酉朔。壬辰,朝献太清宫。癸巳,朝飨太庙。甲午,有事于南郊,合
祭天地,礼毕,大赦天下。太庙置内官,供洒扫诸陵庙。己亥,改传国宝为承天大宝。
丁未,李林甫领安北副大都护、朔方节度使。庚戌,大风,陕郡运船失火,烧米船二百
余只,人死者五百计。癸丑,分遣嗣吴王祇等十三人祭岳渎海镇。二月丁巳,安禄山兼
云中太守、河东节度使。夏四月,剑南节度使鲜于仲通将兵六万讨云南,与云南王阁罗
凤战于泸川,官军大败,死于泸水者不可胜数。五月丁亥,改诸卫幡旗绯色者为赤黄,
以符土运。秋八月乙卯,广陵郡大风,潮水覆船数千艘。丙辰,京城武库灾,烧器械四
十七万事。是秋,霖雨积旬,墙屋多坏,西京尤甚。
    冬十月辛亥,幸华清宫。十一月乙未,幸杨国忠宅。丙午,兵部侍郎、兼御史中丞
杨国忠兼领剑南节度使。
    十一载春正月辛亥,还京。二月癸酉,禁恶钱,官出好钱以易之。既而商旅不便,
诉于国忠,乃止之。三月,朔方节度副使、奉信王阿布思与安禄山同讨契丹,布思与禄
山不协,乃率其部下叛归漠北。丙午,制今后每月朔望,宜令荐食于太庙,每室一牙盘,
仍五日一开室门洒扫。改吏部为文部,兵部为武部,刑部为宪部,其部内诸司有部字者
并改,将作大匠、少匠为大、少二监。夏四月,御史大夫兼京兆尹王鉷赐死,坐弟銲与
凶人邢縡谋逆故也。杨国忠兼京兆尹。五月戊申,庆王琮薨,赠靖德太子。六月戊子,
东京大风,拔树发屋。八月己丑,幸左藏库,赐群臣帛有差。九月甲寅,改诸卫士为武
士。冬十月戊寅,幸华清宫。
    十一月乙卯,尚书左仆射兼右相、晋国公李林甫薨于行在所。庚申,御史大夫兼蜀
郡长史杨国忠为右相兼文部尚书。十二月甲戌,杨国忠奏请两京选人铨日便定留放,无
长名。己亥,还京。
    十二载春正月壬子,杨国忠于尚书省注官,注讫,于都堂对左相与诸司长官唱名。
二月庚辰,选人郑怼等二十余人以国忠铨注无滞,设斋于勤政殿下,立碑于尚书省门。
癸未,追削故右相李林甫在身官爵,男将作监岫、宗党李复道等五十人皆流贬,国忠诬
奏林甫阴结叛胡阿布思故也。夏五月乙酉,以魏、周、隋依旧为三恪及二王后,复封韩、
介、酅等公。辛亥,太庙诸陵署依旧隶太常寺。
    七月壬子,天下齐人不得乡贡,须补国子学生然后贡举。八月,京城霖雨,米贵,
令出太仓米十万石,减价粜与贫人。仍令中书门下就京兆、大理疏决囚徒。
    九月己亥朔,陇右节度使、凉国公哥舒翰进封西平郡王,食实封五百户。冬十月戊
申,幸华清宫。和雇京城丁户一万三千人筑兴庆宫墙,起楼观。至十二月,改横塞城为
天德军。庚寅,行从官宪部尚书张筠等请上尊号为开元天地大宝圣文神武孝德证道皇帝。
    十三载春正月丁酉朔,上御华清宫之观风楼,受朝贺。己亥,安庆绪献俘于行在,
帝引见于禁中,赏赐巨万。乙巳,加安禄山尚书左仆射,赐实封千户,奴婢十房,庄、
宅各一区;又加闲厩、五坊、宫苑、陇右群牧都使,以武部侍郎吉温为副。丙午,还京。
二月癸酉,上亲朝献太清宫,上玄元皇帝尊号曰大圣祖高上大广道金阙玄元天皇大帝。
甲戌,亲飨太庙,上高祖谥曰神尧大圣大光孝皇帝,太宗谥曰太宗文武大圣大孝皇帝,
高宗谥曰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宗谥曰中宗太和大圣大昭孝皇帝,睿宗谥曰睿宗
玄真大圣大兴孝皇帝。乙亥,御兴庆殿受徽号,礼毕,大赦天下。左降官遭父母忧,放
归。献陵等五署改为台,令、丞各升一阶。文武三品已上赐爵一级,四品已下加一阶。
赐酺三日。戊寅,右相兼文部尚书杨国忠守司空,余如故。甲申,司空杨国忠受册,天
雨黄土,沾于朝服。禄山奏前后讨契丹立功将士跳荡等,请超三资,告身仍望好写;于
是超授将军者五百余人,中郎将者二千余人。
    三月丁酉,太常卿张垍贬卢溪郡司马,垍兄宪部尚书均贬建安太守。丙午,御跃龙
殿门张乐宴群臣,赐右相绢一千五百疋,彩罗三百疋,彩绫五百疋;左相绢三百疋,彩
罗绫各五十疋;余三品八十疋,四品五品六十疋,六品七品四十疋,极欢而罢。壬戌,
御勤政楼大酺。北庭都护程千里生擒阿布思献于楼下,斩之于硃雀街。乙丑,左羽林上
将军封常清权北庭都护、伊西节度使。万春公主出降杨朏。夏五月,荧惑守心五十余日。
六月乙丑朔,日有蚀之,不尽如钩。侍御史、剑南留后李宓率兵击云南蛮于西洱河,粮
尽军旋,马足陷桥,为阁罗凤所擒,举军皆没。废济阳郡,以所领五县隶东平郡。秋八
月丁亥,以久雨,左相、许国公陈希烈为太子太师,罢知政事;文部侍郎韦见素为武部
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是秋,霖雨积六十余日,京城垣屋颓坏殆尽,物价暴贵,人
多乏食,令出太仓米一百万石,开十场贱粜以济贫民。东都瀍、洛暴涨,漂没一十九坊。
上御勤政楼试四科制举人,策外加诗赋各一首。制举加诗赋,自此始也。冬十月壬寅,
幸华清宫。贬河东太守韦陟为桂岭尉,武部侍郎吉温为澧阳郡长史。乙巳,开府仪同三
司、毕国公窦曳薨。戊午,还京。其载,户部计今年见管州县户口:管郡总三百二十
一,县一千五百三十八,乡一万六千八百二十九;户九百六十一万九千二百五十四,三
百八十八万六千五百四不课,五百三十万一千四十四课;口五千二百八十八万四百八十
八,四千五百二十一万八千四百八十不课,七百六十六万二千八百课。
    十四载春三月丙寅,宴群臣于勤政楼,奏《九部乐》,上赋诗斅柏梁体。癸未,遣
给事中裴士淹等巡抚河南、河北、淮南等道。八月壬辰,上亲录囚徒。
    冬十月壬辰,幸华清宫。甲午,颁《御注老子》并《义疏》于天下。十一月戊午朔,
始宁太守罗希奭以停止张博济决杖而死,吉温自缢于狱。丙寅,范阳节度使安禄山率蕃、
汉之兵十余万,自幽州南向诣阙,以诛杨国忠为名,先杀太原尹杨光翙于博陵郡。壬申,
闻于行在所。癸酉,以郭子仪为灵武太守、朔方节度使。封常清自安西入奏,至行在。
甲戌,以常清为范阳、平卢节度使、兼御史大夫,令募兵三万以御逆胡。戊寅,还京。
以羽林大将军王承业为太原尹,以卫尉卿张介然为陈留太守、河南节度采访使,以金吾
将军程千里为潞州长史,并令讨贼。甲申,以京兆牧、荣王琬为元帅,命高仙芝副之,
于京城召募,号曰天武军,其众十万。丙戌,高仙芝等进军,上御勤政楼送之。十二月
丙戌朔,禄山于灵昌郡渡河。辛卯,陷陈留郡,杀张介然。甲午,陷荥阳郡,杀太守崔
无诐。丙申,封常清与贼战于成皋罂子谷,官军败绩,常清奔于陕郡。丁酉,禄山陷东
京,杀留守李憕、中丞卢奕、判官蒋清。时高仙芝镇陕郡,弃城西保潼关。常山太守颜
杲卿与长史袁履谦、贾深等杀贼将李钦凑,执贼将何千年、高邈送京师。辛丑,诏皇太
子统兵东讨。以永王璘为山南节度使,以江陵长史源洧副之;颍王璬为剑南节度使,以
蜀郡长史崔圆副之。二王不出閤。丙午,斩封常清、高仙芝于潼关,以哥舒翰为太子先
锋兵马元帅,领河、陇兵募守潼关以拒之。辛亥,荣王琬薨,赠靖恭太子。
    十五载春正月乙卯,御宣政殿受朝。其日,禄山僭号于东京。庚申,以李光弼为云
中太守、河东节度使。壬戌,贼将蔡希德陷常山郡,执太守颜杲卿、长史袁履谦,杀民
吏万余,城中流血。甲子,哥舒翰进位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乙丑,贼将安
庆绪犯潼关,哥舒翰击退之。乙巳,加平原太守颜真卿户部侍郎,奖守城也。
    二月丙戌,李光弼、郭子仪将兵东出井陉,与贼将史思明战,大破之,进取郡县十
余。丙辰,诛工部尚书安思顺。三月壬午朔,以河东节度使李光弼为御史大夫、范阳节
度使。乙酉,以平原太守颜真卿为河北采访使。己亥,改常山郡为平山郡,房山县为平
山县,鹿泉县为获鹿县,鹿成县为束鹿县。夏四月丙午,以赞善大夫来瑱为颍川太守、
招讨使。
    五月戊午,南阳太守鲁炅与贼将武令珣战于滍水上,官军大败,为贼所虏,进寇我
南阳。诏嗣虢王巨自蓝田出师救南阳。六月癸未朔,颜真卿破贼将袁知泰于堂邑,北海
太守贺兰进明收信都。庚寅,哥舒翰将兵八万与贼将崔乾祐战于灵宝西原,官军大败,
死者十六七。其日,李光弼与贼将史思明战于常山东嘉山,大破之,斩获数万计。辛卯,
哥舒翰至潼关,为其帐下火拔归仁以左右数十骑执之降贼,关门不守,京师大骇,河东、
华阴、上洛等郡皆委城而走。甲午,将谋幸蜀,乃下诏亲征,仗下,从士庶恐骇,奔走
于路。乙未,凌晨自延秋门出,微雨沾湿,扈从惟宰相杨国忠、韦见素、内侍高力士及
太子,亲王,妃主、皇孙已下多从之不及。平明渡便桥,国忠欲断桥。上曰:“后来者
何以能济?”命缓之。辰时,至咸阳望贤驿置顿,官吏骇散,无复储供。上憩于宫门之
树下,亭午未进食。俄有父老献鋋,上谓之曰:“如何得饭?”于是百姓献食相继。俄
又尚食持御膳至,上颁给从官而后食。是夕次金城县,官吏已遁,令魏方进男允招诱,
俄得智藏寺僧进刍粟,行从方给。丙辰,次马嵬驿,诸卫顿军不进。龙武大将军陈玄礼
奏曰:“逆胡指阙,以诛国忠为名,然中外群情,不无嫌怨。今国步艰阻,乘舆震荡,
陛下宜徇群情,为社稷大计,国忠之徒,可置之于法。”会吐蕃使二十一人遮国忠告诉
于驿门,众呼曰:“杨国忠连蕃人谋逆!”兵士围驿四合。及诛杨国忠、魏方进一族,
兵犹未解。上令高力士诘之,回奏曰:“诸将既诛国忠,以贵妃在宫,人情恐惧。”上
即命力士赐贵妃自尽。玄礼等见上请罪,命释之。丁酉,将发马嵬驿,朝臣唯韦见素一
人,乃命见素子京兆府司录谔为御史中丞,充置顿使。议其所向,军士或言河、陇,或
言灵武、太原,或言还京为便。韦谔曰:“还京,须有捍贼之备,兵马未集,恐非万全,
不如且幸扶风,徐图所向。”上询于众,咸以为然。及行,百姓遮路乞留皇太子,愿戮
力破贼,收复京城,因留太子。戊戌,次扶风县。己亥,次扶风郡。军士各怀去就,咸
出丑言,陈玄礼不能制。会益州贡春彩十万匹,上悉命置于庭,召诸将谕之曰:“卿等
国家功臣,陈力久矣,朕之优奖,常亦不轻。逆胡背恩,事须回避。甚知卿等不得别父
母妻子,朕亦不及亲辞九庙。”言发涕流。又曰:“朕须幸蜀,路险狭,人若多往,恐
难供承。今有此彩,卿等即宜分取,各图去就。朕自有子弟中官相随,便与卿等诀别。”
众咸俯伏涕泣曰:“死生愿从陛下。”上曰:“去住任卿。”自此悖乱之言稍息。庚子,
以司勋郎中、剑南节度留后崔圆为蜀郡长史、剑南节度副大使。以颍王璬为剑南节度大
使,以监察御史宋若思为御史中丞充置顿使,韦谔充巡阁道使,并令先发。辛丑,发扶
风郡,是夕,次陈仓。壬寅,次散关。分部下为六军,颍王璬先行,寿王瑁等分统六军,
前后左右相次。丙午,次河池郡,崔圆奏剑南岁稔民安,储供无阙,上大悦,授圆中书
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蜀郡长史、剑南节度如故。以前华州刺史魏犀为梁州长史。
秋七月癸丑朔。壬戌,次益昌县,渡吉柏江,有双鱼夹舟而跃,议者以为龙。甲子,次
普安郡,宪部侍郎房琯自后至,上与语甚悦,即日拜为吏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丁卯,诏以皇太子讳充天下兵马元帅,都统朔方、河东、河北、平卢等节度兵马,收复
两京;永王璘江陵府都督,统山南东路、黔中、江南西路等节度大使;盛王琦广陵郡大
都督,统江南东路、淮南、河南等路节度大使;丰王珙武威郡都督,领河西、陇石、安
西、北庭等路节度大使。初,京师陷贼,车驾仓皇出幸,人未知所向,众心震骇,及闻
是诏,远近相庆,咸思效忠于兴复。庚午,次巴西郡,太守崔涣奉迎。即日以涣为门下
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以韦见素为左相。庚辰,车驾至蜀郡,扈从官吏军士到者一
千三百人,宫女二十四人而已。
    八月癸未朔,御蜀都府衙,宣诏曰:“朕以薄德,嗣守神器,每乾乾惕厉,勤念生
灵,一物失所,无忘罪己。聿来四纪,人亦小康,推心于人,不疑于物。而奸臣凶竖,
弃义背恩,割剥黎元,扰乱区夏,皆朕不明之过也。今巡抚巴蜀,训厉师徒,仍令太子
诸王蒐兵重镇,诛夷凶丑,以谢昊穹;思与群臣重弘理道,可大赦天下。”癸巳,灵武
使至,始知皇太子即位。丁酉,上用灵武册称上皇,诏称诰。己亥,上皇临轩册肃宗,
命宰臣韦见素、房琯使灵武,册命曰:“朕称太上皇,军国大事先取皇帝处分,后奏朕
知。候克复两京,朕当怡神姑射,偃息大庭。”
    明年九月,郭子仪收复两京。十月,肃宗遣中使啖廷瑶入蜀奉迎。丁卯,上皇发蜀
郡。十一月丙申,次凤翔郡。肃宗遣精骑三千至扶风迎卫。十二月丙午,肃宗具法驾至
咸阳望贤驿迎奉。上皇御宫之南楼,肃宗拜庆楼下,呜咽流涕不自胜,为上皇徒步控辔,
上皇抚背止之,即骑马前导。丁未,至京师,文武百僚、京城士庶夹道欢呼,靡不流涕。
即日御大明宫之含元殿,见百僚,上皇亲自抚问。人人感咽。时太庙为贼所焚,权移神
主于大内长安殿,上皇谒庙请罪,遂幸兴庆宫。三载二月,肃宗与群臣奉上皇尊号曰太
上至道圣皇帝。乾元三年七月丁未,移幸西内之甘露殿。时阉宦李辅国离间肃宗,故移
居西内。高力士、陈玄礼等迁谪,上皇浸不自怿。
    上元二年四月甲寅,崩于神龙殿,时年七十八。群臣上谥曰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
庙号玄宗。初,上皇亲拜五陵,至桥陵,见金粟山岗有龙盘凤翥之势,复近先茔,谓侍
臣曰:“吾千秋后宜葬此地,得奉先陵,不忘孝敬矣。”至是,追奉先旨以创寝园,以
广德元年三月辛酉葬于泰陵。
    史臣曰:孔子称“王者必世而后仁”。李氏自武后移国三十余年,朝廷罕有正人,
附丽无非险辈。持苞苴而请谒,奔走权门;效鹰犬以飞驰,中伤端士。以致断丧王室,
屠害宗枝。骨鲠大臣,屡遭诬陷,舞文酷吏,坐致显荣。礼仪无复兴行,刑政坏于犬马,
端揆出阿党之语,冕旒有和事之名,朋比成风,廉耻都尽。
    我开元之有天下也,纠之以典刑,明之以礼乐,爱之以慈俭,律之以轨仪。黜前朝
徼幸之臣,杜其奸也;焚后庭珠翠之玩,戒其奢也;禁女乐而出宫嫔,明其教也;赐酺
赏而放哇淫,惧其荒也;叙友于而敦骨肉,厚其俗也;蒐兵而责帅,明军法也;朝集而
计最,校吏能也。庙堂之上,无非经济之才;表著之中,皆得论思之士。而又旁求宏硕,
讲道艺文。昌言嘉谟,日闻于献纳;长辔远驭,志在于升平。贞观之风,一朝复振。于
斯时也,烽燧不惊,华戎同轨。西蕃君长,越绳桥而竞款玉关;北狄酋渠,捐毳幕而争
趋雁塞。象郡、炎州之玩,鸡林、鳀海之珍,莫不结辙于象胥,骈罗于典属。膜拜丹墀
之下,夷歌立仗之前,可谓冠带百蛮,车书万里。天子乃览云台之义,草泥金之札,然
后封日观,禅云亭,访道于穆清,怡神于玄牝,与民休息,比屋可封。于时垂髫之倪,
皆知礼让;戴白之老,不识兵戈。虏不敢乘月犯边,士不敢弯弓报怨。“康哉”之颂,
溢于八纮。所谓“世而后仁”,见于开元者矣。年逾三纪,可谓太平。
    於戏!国无贤臣,圣亦难理;山有猛虎,兽不敢窥。得人者昌,信不虚语。昔齐桓
公行同禽兽,不失霸主之名;梁武帝静比桑门,竟被台城之酷。盖得管仲则淫不害霸,
任硃异则善不救亡。开元之初,贤臣当国,四门俱穆,百度唯贞,而释、老之流,颇以
无为请见。上乃务清净,事薰修,留连轩后之文,舞咏伯阳之说,虽稍移于勤倦,亦未
至于怠荒。俄而朝野怨咨,政刑纰缪,何哉?用人之失也。自天宝已还,小人道长。如
山有朽坏,虽大必亏;木有蠹虫,其荣易落。以百口百心之谗谄,蔽两目两耳之聪明,
苟非铁肠石心,安得不惑!而献可替否,靡闻姚、宋之言;妒贤害功,但有甫、忠之奏。
豪猾因兹而睥睨,明哲于是乎卷怀,故禄山之徒,得行其伪。厉阶之作,匪降自天,谋
之不臧,前功并弃。惜哉!
    赞曰:开元握图,永鉴前车。景气融朗,昏氛涤除。政才勤倦,妖集廷除。先民之
言,“靡不有初”。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