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三侠五义  

 
  第一回 设阴谋临产换太子 奋侠义替死救皇娘
第二回 奎星兆梦忠良降生 雷部宣威狐狸避难
第三回 金龙寺英雄初救难 隐逸村狐狸三报恩
第四回 除妖魁包文正联姻 受皇恩定远县赴任
第五回 墨斗剖明皮熊犯案 乌盆诉苦别古鸣冤
第六回 罢官职逢义士高僧 应龙图审冤魂怨鬼
第七回 得古今盆完婚淑女 收公孙策密访奸人
第八回 救义仆除凶铁仙观 访疑案得线七里村
第十回 买猪首书生遭横祸 扮化子勇士获贼人
第十回 买猪首书生遭横祸 扮化子勇士获贼人
第九回 断奇冤奏参封学士 造御刑查赈赴陈州
第十二回 展义士巧换藏春酒 庞奸侯设计软红堂
第十三回 安平镇五鼠单行义 苗家集双侠对分金
第十五回 斩庞昱初试龙头铡 遇国母晚宿天齐庙
第十六回 学士怀忠假言认母 夫人尽孝祈露医睛
第十四回 小包兴偷试游仙枕 勇熊飞助擒安乐侯
第十七回 开封府总管参包相 南清宫太后认狄妃
第十七回 开封府总管参包相 南清宫太后认狄妃
第十八回 奏沉疴仁宗认国母 宣密诏良相审郭槐
第十九回 巧取供单郭槐受戮 明颁诏旨李后还宫
第二十回 受魇魔忠良遭大难 杀妖道豪杰立奇功
第二十一回 掷人头南侠惊佞党 除邪祟学士审虔婆
第二十二回 金銮殿包相参太师 耀武楼南侠封护卫
第二十三回 洪义赠金夫妻遭变 白雄打虎甥舅相逢
第二十四回 受乱棍范状元疯癫 贪多杯屈胡子丧命
第二十五回 白氏还魂阳差阴错 屈申附体醉死梦生
第二十六回 聆音察理贤愚立判 鉴貌辨色男女不分
第二十七回 仙枕示梦古镜还魂 仲禹抡元熊飞祭祖
第二十八回 许约期湖亭欣慨助 探底细酒肆巧相逢
第二十九回 丁兆蕙茶铺偷郑新 展熊飞湖亭会周老
第三十回 济弱扶倾资助周老 交友投分邀请南侠
第三十一回 展熊飞比剑定良姻 钻天鼠夺鱼甘陪罪
第三十二回 夜救老仆颜生赴考 晚逢寒士金客扬言
第三十三回 真名士初交白玉堂 美英雄三试颜查散
第三十四回 定兰谱颜生识英雄 看鱼书柳老嫌寒士
第三十五回 柳老赖婚狼心难测 冯生联句狗屁不通
第三十六回 园内赠金丫鬟丧命 厅前盗尸恶仆忘恩
第三十七回 小姐还魂牛儿遭报 幼童侍主侠士挥金
第三十八回 替主鸣冤拦舆告状 因朋涉险寄柬留刀
第三十九回 铡斩君衡书生开罪 石惊赵虎侠客争锋
第四十回 思寻盟弟遣使三雄 欲盗赃金纠合五义
第四十一回 忠烈题诗郭安丧命 开封奉旨赵虎乔妆
第四十二回 以假为真误拿要犯 将差就错巧讯赃金
第四十三回 翡翠瓶污羊脂玉秽 太师口臭美妾身亡
第四十四回 花神庙英雄救难女 开封府众义露真名
第四十五回 义释卢方史丹抵命 误伤马汉徐庆遭擒
第四十六回 设谋诓药气走韩彰 遣兴济贫忻逢赵庆
第四十七回 错递呈权奸施毒计 巧结案公子辨奇冤
第四十八回 访奸人假公子正法 贬佞党真义士面君
第四十九回 金殿试艺三鼠封官 佛门递呈双乌告状
第五十回 彻地鼠恩救二公差 白玉堂智偷三件宝
第五十一回 寻猛虎双雄陷深坑 获凶徒三贼归平县
第五十二回 感恩情许婚方老丈 投书信多亏宁婆娘
第五十三回 蒋义士二上翠云峰 展南侠初到陷空岛
第五十四回 通天窟南侠逢郭老 芦花荡北岸获胡奇
第五十五回 透消息遭困螺蛳轩 设机谋夜投蚯蚓岭
第五十六回 救妹夫巧离通天窟 获三宝惊走白玉堂
第五十七回 独龙桥盟兄擒义弟 开封府包相保贤豪
第五十八回 锦毛鼠龙楼封护卫 邓九如饭店遇恩星
第五十九回 倪生偿银包兴进县 金令赠马九如来京
第六十回 紫髯伯有意除马刚 丁兆兰无心遇莽汉
第六十一回 大夫居饮酒逢土棍 卞家疃偷银惊恶徒
第六十二回 遇拐带松林救巧姐 寻奸淫铁岭战花冲
第六十三回 救莽汉暗刺吴道成 寻盟兄巧逢桑花镇
第六十四回 论前情感化彻地鼠 观古迹游赏诛龙桥
第六十五回 北侠探奇毫无情趣 花蝶隐迹别有心机
第六十六回 盗珠灯花蝶遭擒获 救恶贼张华窃负逃
第六十七回 紫髯伯庭前敌邓车 蒋泽长桥下擒花蝶
第六十八回 花蝶正法展昭完姻 双侠饯行静修测字
第六十九回 杜雍课读侍妾调奸 秦昌赔罪丫环丧命
第七十回 秦员外无辞甘认罪 金琴堂有计立明冤
第七十一回 杨芳怀忠彼此见礼 继祖尽孝母子相逢
第七十二回 认明师学艺招贤馆 查恶棍私访霸王庄
第七十三回 恶姚成识破旧伙计 美绛贞私放新黄堂
第七十四回 淫方貂误救朱烈女 贪贺豹狭逢紫髯伯
第七十五回 倪太守途中重遇难 黑妖狐牢内暗杀奸
第七十六回 割帐绦北侠擒恶霸,对莲瓣太守定良缘
第七十七回 倪太守解任赴京师 白护卫乔妆逢侠客
第七十八回 紫髯伯艺高服五鼠 白玉堂气短拜双侠
第七十九回 智公子定计盗珠冠 裴老仆改妆扮难叟
第八十回 假作工御河挖泥土 认方向高树捉猴猕
第八十一回 盗御冠交托丁兆蕙 拦相轿出首马朝贤
第八十二回 试御刑小侠经初审 遵钦命内宦会五堂
第八十三回 矢口不移心灵性巧 真赃实犯理短情屈
第八十四回 复原职倪继祖成亲 观水灾白玉堂捉怪
第八十五回 公孙策探水遇毛生 蒋泽长沿湖逢邬寇
第八十六回 按图治水父子 加封好酒贪杯叔侄会面
第八十七回 为知己三雄访沙龙 因救人四义撇艾虎
第八十八回 抢鱼夺酒少弟拜兄 谈文论诗老翁择婿
第八十九回 憨锦笺暗藏白玉钗 痴佳蕙遗失紫金坠
第九十回 避严亲牡丹投何令 充小姐佳蕙拜邵公
第九十一回 死里生千金认张立 苦中乐小侠服史云
第九十二回 小侠挥金贪杯大醉 老葛抢雉惹祸着伤
第九十三回 辞绿鸭渔猎同合伙 归卧虎姊妹共谈心
第九十四回 赤子居心寻师觅父 小人得志断义绝情
第九十五回 暗昧人偏遭暗昧害 豪侠客每动豪侠心
第九十六回 连升店差役拿书生 翠芳塘县官验醉鬼
第九十七回 长沙府施俊遇丫环 黑狼山金辉逢盗寇
第九十八回 沙龙遭困母女重逢 智化运筹弟兄奋勇
第九十九回 见牡丹金辉深后悔 提艾虎焦赤践前言
第一百回 探形踪王府遣刺客 赶道路酒楼问书童
第一百一回 两个千金真假已辨 一双刺客妍媸自分
第一百二回 锦毛鼠初探冲霄楼 黑妖狐重到铜网阵
第一百三回 巡按府气走白玉堂 逆水泉搜求黄金印
第一百四回 救村妇刘立保泄机 遇豪杰陈起望探信
第一百五回 三探冲霄玉堂遭害 一封印信赵爵担惊
第一百六回 公孙先生假扮按院 神手大圣暗中计谋
第一百七回 愣徐庆拜求展熊飞 病蒋平指引陈起望
第一百八回 图财害命旅店营生 相女配夫闺阁本分
第一百九回 骗豪杰贪婪一万两 作媒妁认识二千金
第一百十回 陷御猫削城入水面 救三鼠盗骨上峰头
第一百十一回 定日盗簪逢场作戏 先期祝寿改扮乔妆
第一百十二回 招贤纳士准其投诚 合意同心何妨结拜
第一百十三回 钟太保贻书招贤士 蒋泽长冒雨访宾朋
第一百十四回 忍饥挨饿进庙杀僧 少水无茶开门揖盗
第一百十五回 随意戏耍智服柳青 有心提防交结姜铠
第一百十六回 计出万全极其容易 算失一着甚是为难
第一百十七回 智公子负伤追儿女 武伯南逃难遇豺狼
第一百十八回 除奸淫错投大木场 救急困赶奔神树岗
第一百十九回 神树岗小侠救幼子 陈起望众义服英雄
第一百二十回 安定军山同归大道 功成湖北别有收缘
 
 
第九十回 避严亲牡丹投何令 充小姐佳蕙拜邵公
发布时间:2006/11/24   被阅览数:2106 次
(文字 〖 〗)
 
 
且说金辉听了巧娘的言语,明是开脱小姐,暗里却是葬送佳蕙。佳蕙既有污行,小姐焉能清白呢?真是“君子可欺以其方”。那知后来金公见了玉钗,便把佳蕙抛开,竟自追问小姐,生生的把个千金小姐险些儿丧了性命。可见他的计谋狠毒。言虽如此,巧娘说“焉知不是佳蕙那丫头”这句话,说的何尝不是呢?他却有个心思,以为要害小姐,必先剪除了佳蕙。佳蕙既除,然后再害小姐就容易了。偏偏的遇见个心急性拗的金辉,不容分说,又搭着个纯孝的小姐不敢强辩,因此这件事倒闭的蒙混了。
且说金辉到了内书房安歇,一夜不曾合眼。到了次日,悄悄到了外书房一看,可巧施俊今日又会文去了。金公便在书房搜查,就在书箱内搜出一枝玉钗,仔细留神,正是给女儿的东西。这一气非同小可,转身来到正室,见了何氏,问道:“我曾给过牡丹一对玉钦,现在那里?”何氏道:“既然给了女儿,必是女儿收着。”金辉道:“要来,我看。”何氏便叫丫环到小姐那里去取。去不多时,只见丫环拿了一枝玉钦回来,禀道:“奴婢方才到小姐那里取钗,小姐找了半天,在镜箱内找了一枝。问佳蕙时,佳蕙病的昏昏沉沉,也不知那一枝那里去了。小姐说:‘待找着那一枝,即刻送来。’”金辉听了,哼了一声,将丫环叱退,对夫人道:“你养的好女儿!岂有此理!”何氏道:“女儿丢了玉钦,容他慢慢找去。老爷何必生气?”金公冷笑道:“再要找时,除非到书房找这一枝去。”何氏听了诧异道:“老爷何出此言?”金公便将手帕扇坠掷与何氏,道:“这都是你养的好女儿作的!”便在抽内把那一枝玉钗取出,道:“现有对证,还有何言支吾?”何氏见了此物,问道:“此钗老爷从何得来?”金辉便将施生书箱内搜出来的事说了。又道:“我看父女之情,给他三日限期,叫他寻个自尽,体来见我!”说罢,气愤愤的上外面书房去了。
何氏见此光景,又是着急,又是伤心,忙忙来到小姐卧室。见了牡丹放声大哭。牡丹不知其详,问道:“母亲,这是为何?”夫人哭哭啼啼,将始末原由述了一遍。牡丹听毕,只吓的粉面焦黄,娇音软颤,也就哭将起来。哭了多时,道:“此事从何说起!女儿一概不知。叫乳母梁氏追问佳蕙去。”谁知佳蕙自那日遗失手帕扇坠,心中一急,登时病了。就在那日告假,躺在自己屋内将养。此时正在昏愦之际,如何答应得上来。梁氏无奈,回转绣房,道:“问了佳蕙,他也不知。”何氏夫人道:“这便如何是好!”复又痛哭起来。牡丹强止泪痕,说道:“爹爹既然吩咐孩儿自尽,孩儿也不敢违拗。只是母亲养了孩儿一场,未能答报,孩儿虽死也不瞑目。”夫人听到此,上前抱住牡丹,道:“我的儿呀!你既要死,莫若为娘的也同你死了吧。”牡丹哭道:“母亲休要顾惜女儿。现在我兄弟方交七岁,母亲若死了,叫兄弟倚靠何人?岂不绝了金门之后么?”说罢,也抱住夫人,痛哭不止。
旁边乳母梁氏,猛然想起一计,将母女劝住,道:“老奴倒有一事回禀。我家小姐自幼稳重,闺门不出,老奴敢保断无此事,未免是佳蕙那丫头干的,也未可知。偏偏他又病的人事不知。若是等他好了再问,惟恐老爷性急,是再不能等的。若依着老爷逼勒小姐,又恐日后事明,后悔也就迟了。”夫人道:“依你怎么样呢?”梁氏道:“莫若叫我男人悄悄雇上船一只,两口于同着小姐带佳蕙,投到唐县舅老爷那里,暂住几时。待佳蕙好了,求舅太太将此事访查,以明事之真假,一来暂避老爷的盛怒,二来也免得小姐倾生。只是太太担些干系,遇便再求老爷便了。”夫人道:“老爷跟前,我再慢慢说明。只是你等一路上,叫我好不放心。”梁氏道:“事已如此,无可如何了。”牡丹道:“乳娘此计虽妙,但只一件,我自幼儿从未离了母亲,一来抛头露面,我甚不惯;二来违背父命,我心不安,还是死了干净。”何氏夫人道:“儿呀,此计乃乳母从权之道。你果真死了,此事岂不是越发真了么?”牡丹哭道:“只是孩儿舍不得母亲奈何?”乳娘道:“此不过解燃眉之急。日久事明,依然团聚,有何不可?小姐如若怕出头露面,我更有一计在此。就将佳蕙穿了小姐的衣服,一路上说小姐卧病,往舅老爷那里就医养病。小姐却扮作丫环模样,谁又晓得呢?”何氏夫人听了,道:“如此很好。你们就急急的办理去吧。我且安置安置老爷去。”牡丹此时心绪如麻,纵有千言万语,一字却也道不出来,只是说道:“孩儿去了。母亲保重要紧!”说罢,大哭不止。夫人痛彻心怀,无奈何,狠着心去了。
这里梁氏将他男子汉找来,名叫吴能。既称男子汉,可又叫吴能,这明说是无能的男子汉。他但凡有点能为,如何会叫老婆作了奶子呢。可惜此事交给他,这才把事办坏了。(他不及他哥吴燕能有本事,打的很好的刀。)到了河边,不论好歹,雇了船只。然后又雇了小轿三乘,来到花园后门。奶娘梁氏带领小姐与佳蕙乘轿到河边上船,一篙撑开,飘然而去。
且说金辉气愤愤离了上房,来到了书房内。此时施生已回,见了金公,上前施礼。金辉洋洋不睬。施俊暗道:“他如何这等慢待于我?哦,是了。想是嗔我在这里搅他了。可见人情险恶,世道浇薄,我又非倚靠他的门楣觅生活,如何受他的厌气!”想罢,便道:“告禀大人得知,小生离家日久,惟恐父母悬望,我要回去了。”金辉道:“很好。你早就该回去。”施俊听了这样口气,登时羞的满面红涨,立刻唤锦笺备马。锦笺问道:“相公往那里去?”施俊道:“自有去处,你备马就是了。谁许你问!狗才,你仔细,休要讨打。”锦笺见相公动怒,一声儿也不敢言语,急忙备了马来。施生立起身来,将手一拱,也不拜揖,说声“请了”。金辉暗道:“这言生如此无礼,真正可恶!”又听施生发话道:“可恶呀,可恶!真正岂有此理!”金辉明明听见,索性不理他了,以为他少年无状。又想起施老爷来,他如何会生出这样子弟,未免叹息了一番,然后将书籍看了看,依然照旧。又将书籍打开看了看,除了诗文之外,只有一把扇儿,是施生落下的,别无他物。
可惜施生忙中有错,来时原是孤然一身,所有书籍曲章全是借用这里的。他只顾生气,却忘了扇儿,放在书籍之内。彼时若是想起,由扇子追问扇坠,锦笺如何隐瞒?何况当着金辉再加一质证,大约此冤立刻即明。偏偏的施生忘了此扇,竟遗落在书籍之内。扇儿虽小,事关重大。若是此时就明白此事,如何又生出下文多少的事来呢?
且说金辉见施俊赌气走了,便回到内室,见何氏夫人哭了个泪人一般,甚是凄惨。金辉一语不发,坐在椅上叹气。忽见何氏夫人双膝跪倒,口口声声:“妾身在老爷跟前请罪。”老爷连忙问道:“端的为何?”夫人将女儿上唐县情由述了一遍,又道:“老爷只当女儿已死,看妾身薄面,不必深究了。”说罢,哭瘫在地。金辉先前听了,急的跺脚,惟恐丑声播扬。后来见夫人匍匐不起,究竟是老夫老妻,情分上过意不去,只得将夫人搀起来道:“你也不必哭了。事已如此,我只好置之度外便了。”
金辉这里不究,那知小姐那里生出事来。只因吴能忙迫雇船,也不留神,却雇了一只贼船。船家弟兄二人,乃是翁大翁二,还有一个帮手王三。他等见仆妇男女二人带领着两个俊俏女子,而且又有细软包袱,便起了不良之意,暗暗打号儿。走不多时,翁大忽然说道:“不好了,风暴来了。”急急将船撑到幽僻之处。先对奶公道:“咱们须要祭赛祭赛,方好。”吴能道:“这里那讨香蜡纸马去?”翁二道:“无妨,我们船上皆有,保管预备的齐整,只要客官出钱就是了。”吴能道:“但不知用多少钱?”翁二道:“不多,不多,只要一千二百钱足够了。”吴能道:“用什么,要许多钱?”翁二道:“鸡鱼羊头三牲,再加香蜡纸锞,这还多吗?敬神佛的事儿,不要打算盘。”吴能无奈,给了一千二百钱。
不多时,翁大请上香。奶公出船一看,见船头上面放的三个盘子,中间是个少皮无脑的羊脑袋,左边是只折脖缺膀的鸡嫁妆,右边是一尾飞鳞四目的鲤鱼干;再搭上四零五落的一挂元宝,还配着滴溜搭拉的几片千张。更可笑的,是少颜无色的三张黄钱;最可怜的,七长八短的一束高香。还有一高一矮的一对瓦灯台上,插的不红不白的两个蜡头儿。吴能一见,不由的气往上冲,道:“这就是一干二百钱办的么?”翁二道:“诸事齐备,额外还得酒钱三百。”吴能听了发急道:“你们不是要讹呀!”翁大道:“你这人祭赛不虔,神灵见怪,理应赴水,以保平安。”说罢,将吴能一推,噗咚一声,落下水去。
乳母船内听着不是话头,刚要出来,正见他男子汉被翁大推下水去,心中一急,连嚷道:“救人呀,救人!”王三奔过来就是一拳,乳母站立不稳,摔倒船内,又嚷道:“救人呀,救人呀!”牡丹此时在船内知道不好,极力将竹窗撞下,随身跳入水中去了。翁大赶进舱来,见那女子跳入水内,一手将佳蕙拉住道:“美人不要害怕,俺合你有话商量。”佳蕙此时要死不能死,要脱不能脱,只急的通身是汗,觉的心内一阵清凉,病倒好了多一半。外面翁二合王三每人一枝篙将船撑开。佳蕙在船内被翁大拉着,急的他高声叫喊:“救人呀,救人!”
忽见那边飞也似的来了一只快船,上面站着许多人,道:“这船上害人呢,快上船进舱搜来。”翁二王三见不是势头,将篙往水内一拄,嗖的一声跳下水去。翁大在舱内见有人上船,说进舱搜来。他惟恐被人捉住,便从窗户窜出,赴水逃生去了。可恨他三人贪财好色,枉用心机,白白的害了奶公并小姐落水,也只得赤手空拳赴水而去。
且言众人上船,其中有个年老之人道:“你等莫忙。大约贼人赴水脱逃。且看船内是什么人。”说罢,进舱看时,谁知梁氏藏在床下,此时听见有人,方才从床下爬出。见有人进来,他便急中生智,道:“众位救我主仆一命。可怜我的男人被贼人陷害,推在水内淹死。丫环着急,窜出船窗投水也死了。小姐又是疾病在身,难以动转。望乞众位见怜。”说罢,泪流满面。这人听了,连说道:“不要啼哭,待我回老爷去。”转身去了。梁氏悄悄告诉佳蕙,就此假充小姐,不可露了马脚。佳蕙点头会意。
那人去不多时,只见来了仆妇丫环四五个搀扶假小姐,叫梁氏提了包裹,纷纷乱乱一阵,将祭赛的礼物踏了个稀烂。来到官船之上,只见有一位老爷坐在大圈椅上面,问道:‘哪女子家住那里?姓什么?慢慢讲来。”假小姐向前万福,道:“奴家金牡丹,乃金辉之女。”那老爷问道:“那个金辉?”假小姐道:“就是作过兵部尚书的。只因家父连参过襄阳王二次,圣上震怒,将我父亲休致在家。”只见那老爷立起身来,笑吟吟的道:“原来是侄女到了。幸哉,幸哉,何如此之巧呀!”假小姐连忙问道:“不知老大人为谁?”因何以侄女呼之?请道其详。”那老爷笑道:“老夫乃邵邦杰,与令尊有金兰之谊。因奉旨改调长沙太守,故此急急带了家眷前去赴任。今日恰好在此停泊,不想救了侄女,真是天缘凑巧。”假小姐听了,复又拜倒,口称叔父。邵老爷命丫环搀起,设座坐了。方问道:“侄女为何乘舟,意欲何往?”
不知假小姐说些什么话来,且听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