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赵太祖三下南唐  

 
  第一回 悯忠冤赤眉示罚 奉师命余鸿下山
第二回 南唐主回书拒宋 赵太祖命将督师
第三回 高元帅兵进寿州 余军师计困真主
第四回 落魂锣连擒敌将 风火扇吓退宋军
第五回 弄幻术高王险死 明妖法太祖释疑
第六回 宋太祖当空叩祷 陈抟仙遣徒下山
第七回 驾风云郑印见主 详谶诀苗训泄机
第八回 唐军师遇敌初败 宋将军破寨回朝
第九回 高君保背母私逃 陶三春领兵进发
第十回 求借宿不啻东床 设夜筵何殊赍酒
第十一回 君保打碎招夫牌 金锭设机赚凤侣
第十二回 佯诈败一意招婚 硬拒战三陈却配
第十三回 刘小姐痴心联配 高公子硬性辞婚
第十四回 多情女弄术惊夫 硬性郎应誓陷井
第十五回 承师命初谐凤侣 急国难暂拆鸾群
第十六回 唐军师怯敌退兵 高公子卸甲染病
第十七回 陶元帅冲围对垒 余军师引敌交锋
第十八回 遇飞刀美容被伤 施灵丹金锭解厄
第十九回 刘小姐敌杀四门 余军师战法两败
第二十回 刘小姐灵丹调疾 高公子奉旨完婚
第二十一回 余军师再演迷符 高藩王复被拘役
第二十二回 破迷符高王请罪 斗法术余鸿败奔
第二十三回 因败北唐心灰心 被讥消余鸿演术
第二十四回 刘小姐被害中伤 苗军师观星排卜
第二十五回 恩爱夫妻忧永别 情深师弟勉分离
第二十六回 破神锣余鸿大败 踩唐营冯茂立功
第二十七回 乱唐城冯茂盗书 破妖坛金锭脱难
第二十八回 赏战功冯茂升王 失法宝余鸿演扇
第二十九回 恃技艺冯茂遭擒 荐姻缘银屏强合
第三十回 遇敌仇郑高被获 得书囊萧郁从权
第三十一回 两佳人经权并济 一美丽恭驳同情
第三十二回 同归宁奉旨完婚 求借兵故旧重会
第三十三回 再鏖兵生擒复纵 屡败阵谗献成仇
第三十四回 余左道施威伤将 刘佳人抱病出师
第三十五回 斗法术大败余兆 破唐营进取徽州
第三十六回 下癀砂余兆肆凶 到军粮冯茂急救
第三十七回 畏行险唐将辞劳 欺强敌余兆出丑
第三十八回 宋太祖悔纵妖道 刘佳人智赚旁门
第三十九回 冒赤眉余鸿授首 倚师长余兆逃生
第四十回 思复仇余兆聘妖 急退敌唐主纳邪
第四十一回 残重妇妖道伤生 探阵图佳人回报
第四十二回 请群仙冯茂奔劳 差众将真人奥旨
第四十三回 取高唐郑印奇逢 辨十灵君佩偶遇
第四十四回 杨公子因功结缔 花小姐比武为媒
第四十五回 花小姐改装赚妖 杨公子缴令招婚
第四十六回 五仙师进兵破阵 五妖道扶伪伤生
第四十七回 因兵败李煜残臣 欺敌劣余兆殁阵
第四十八回 缘城破乞恩准降 悼亲亡奏主阴封
第四十九回 报预兆金锭请卜 听来谗赤眉下凡
第五十回 赤眉怒责五阴将 陈抟会集五仙师
第五十一回 询国运太祖求判 泄天机陈抟预征
第五十二回 平南唐太祖班师 赏战功二王惧罪
第五十三回 病痈疽太祖驾崩 承统绪晋王依诏
 
 
第四十四回 杨公子因功结缔 花小姐比武为媒
发布时间:2006/12/11   被阅览数:1467 次
(文字 〖 〗)
 
 
诗曰:
 
国运当兴岂没因,邪难胜正古来云。
 
公私两得君臣福,从此江山巩固新。
 
当时高君佩见张十灵如此说来,乃是一片无根据荒唐之语,岂得准信?非仇非敌,何能下手?只不肯开刀杀他。有十灵又催速一番。君佩只不忍闻,想一刻旋离位,要告别。十灵急留,改口曰:“深感小将军如此仁慈,不忍亲手杀山人,今无以为报,吾与兵书相赠。但求将军酬座一刻,待吾取出相送。”君佩信以为真,复止。他转入内。君佩乃与李万闲叙多时,久不见十灵外出。佩即问催尊师何故许久不出?李万即潜然泪下,告曰:“讣此军师已飞化去。因将军仁心未混,奉令不行,有误其登天时刻。故假说取书入内,必然自殪,以便将军割取首级。”君佩听了一惊,即速催李万引入观看。果见十灵尸解去。有李万枕尸哭泣哀尽,一刻起来,请君佩速割首级。当时君佩亦从旁堕泪,悯他无辜受死,又默念他有此先知先见,所说必属无讹。即死不能复生,又何惜一头,只得忍泪扪心割来。刀甫下即已身首异处,并无点血,诧异。君佩藏过,又赠些白金埋葬。李万叩谢。君佩又言:“成功时,定请圣上追封尊师,以酬他思德,助成破阵之功。”李万感谢不已。君佩上马泣别,两相洒泪。又命家丁一众同回不表。
 
再说杨延平奉了真人之令,要取杜女血。此日一离开,少不免要到花之寨。且地非曾游,路上逢人辄问。果然到了一所寨庄,适见农丁布种,延平便马借问此是否花之寨?农民见问,将杨公子定目一观,即请他住马。一程飞奔而去,报知庄主。这寨中庄主非他人,乃是花解语,一美丽女英雄。当时闻报大喜,披挂上马,前来见询问之客,果然一翩翩少年公子。银枪白马、白盔白甲、白袍、白旗,混身雪片一般,真有潘安、宋玉之美,令佳人一见,暗暗羡之。当时杨公子正等待庄主出来询问,意是男子抑或老或少。不料岂知来了一位女将军,容光佼佼,真有沉鱼落雁之容、三寸金莲,一双媚目,淡淡远山来。公子想来,自己见人不少,不见过此女容貌超群,好生可爱。只见女将双刀一摆,便问:“贵客到庄有甚缘由?姓甚名谁?”有杨延平先说出姓名,且说曰:“贵地既是花之寨,此地有无杜女其人否?”花女见问,已知延平来意,随意答曰:“此女诚有,但公子先与奴家比并武艺一番。倘果系手段高强,始将此女献出。不然,勿劳下问。”延平一想来,此女要比较武艺,何难败之?一金刚铁汉不足惧,可笑不知厉害丫头。当即承允。
 
须臾男女各人放刀,刀枪相迎叮当响,共约战个辰刻,不分高下。花女暗暗赞羡好枪法,又战数合,拍马诈败而奔。延平扭马一催追杀,刚得赶上。忽一低下,连人带马跌在坑中而去。谁知此坑乃花小姐预先设立的,上用青草浮泥掩过,特地诈败,诱杨公子至此,令其中计。延平一跌下,方欲翻身发马,四下绳索一动,即紧束了手足,系定牢牢,命庄丁几人挽上。又将马匹索上,牵在大树旁系住,将延平推至一高堂大厦中。延平见座上有一妇人,年纪五旬上下,端肃庄严,面溜圆,双目澄清,厚重貌容。花女禀上:“有宋将一人,名杨延平,被女儿用计诱敌获下,待母亲与话。”语毕,对公子媚目一瞧,微笑进内。
 
延平不知此女有何因由擒他,又不恶相待,想测不透其中缘故。入内一刻即卸下披甲,艳束雅装复出,更觉一种国色天香之美。但闻得老妇人曰:“美英雄被获来畏死否?”延平怒曰:“汝这丫头战不过本公子,用此陷坑计,本领有何希罕?但大丈夫视死如归,有何可畏?吾父山后杨令公,谁不知大名远振。倘若吾父及宋主闻知,尔一庄大小寸草不留,还要诛灭九族。”妇笑曰:“老身特戏言耳,实欲仰攀屈将军为半子,以终残年倚靠,敢云相害?”延平一想不料他来求婚。即曰:“婚姻两字事关人伦之大者,主张自在严慈,小子何敢遽诺自专?”妇人曰:“言及此,足见杨公子年少老成,英雄行止,真令老身敬服。东床首选,舍公子哪人可属?且老贱寡居,单生一女,曾在素珠圣母学法多年,颇得宗传手段,归家时又蒙圣母嘱咐下言小女曰:‘后与火山老令公长子,有宿世良缘,归身于彼后,享万钟贵爵,玉带横腰,万不可错,为嘱。’是至今闻驾到,姓字皆符,故小女敢于得罪。然老贱以强颜说合,贵贱悬殊,原不敢攀。且圣母嘱来,小女原与公子前缘有定。故老身敢于以母权作冰人为请耳。至于公子欲取杜女血,圣母预知,与小女说过,若非女儿相助,此事断不能取成也,愿公子恭详自择。”
 
延平自语,原不识杜女是何等人,不知如何取法。况真人说明花解语便是,岂不是求浼此女,方能取得?又闻真人微笑言,好事已成,公私两就,定然是婚姻之事。既然与花女前缘有定,况属又是圣母法门高弟,貌赛西施之美,且允其所请,取了杜女血,回去奏闻圣上,谅亦无妨。主意已定,即说曰:“许结婚姻不难,必须待小将取了杜女血回城,奏知朝廷,禀明父亲,方敢完婚。”老妇闻公子两得相宜之说,十分喜悦。即亲手上前松下索子,延平抖衣见礼。花小姐见此,反面红两颊,进入内厢,是夜治酒留款。延平见天色已晚,回关将有八十馀里,且权过一宵,只得承他款酒。当晚延平在客位一席,命丫环酌酒,母女主位一桌远远相陪。
 
酒谈叙中,延平说起破阵,军令催速,今奉命取杜女血,小子究竟不明是人是物?真人只管遣差数番,动问他又不明言。正说在宝寨中小姐方知可办。花母冷笑曰:“此因由小女受师嘱托,方知其故,女儿可历情说知郎君。”小姐含笑曰:“公子怎得知此来由?圣母说明此女非凡,原是清风山妖洞中狐女所现,今元狐精已在南唐阵中为佐妖阵,今狐女子前数十番变化下山,混入流娼,媚人精血,若能迷媚得此大贵人百个,便尔成功,为狐立上者。方今且采补将完,便有几分道气,但杀人过多,触于天怒,罪盈满贯,今已难逃杀身之祸。奴得乘他罪恶而擒杀之。但此雄狐须藉人之手,方易于收除。奴须有灵符镇住不能逃走,但以阴压阴,他心不怯怖,犹恐开刀时,他略成些道行,恐妨借铁遁走,一脱难以迹寻之。须藉公子开刀,方不能临刑走脱。计须如此如此,可收除此妖了。”小姐说明此故,公子心中大喜。细想若非入赘此美佳人,怎能取得此妖狐?既不能缴令,又难以取用破阵。实乃天子洪福,国运当兴,至有此凑巧成功。延平见大功将成可缴令,是晚更觉开怀畅饮。有盂氏岳母着令丫环频酌劝贤婿,不以粗馔为嫌,多食数盅。公子曰:“蒙岳娘不弃,结成姻缔,半子非外人也。”今叨盛馔相款,更感情深,岂可见外之言是责?”当夜实乃母子情深,孟氏又暗中喜得佳婿,生来堂堂一表,真是女儿有此福厚,又为己身日后有靠。真乃:
 
三生石上前盟在,吴越终虽是一家。
 
是夜延平开怀乐饮,用过晚膳,宿于寨中。不知明日除取杜女血如何?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