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无耻奴  

 
  第一回 挂弹章一书忤朝贵 谪天山万里苦风霜
第二回 转天心名士唱刀环 入皇都庸奴求副宪
第三回 刘益三有意激从军 吴子铭梦中施警炮
第四回 吴子铭一怒惩劣幕 宣兰生竭力救同乡
第五回 江念祖投笔从戎 宗宝棠捐躯报国
第六回 江参谋营外竖降旗 甄总统退兵失平壤
第七回 宣桂生血染辽阳草 甄士贵冤上断头台
第八回 吕仰正怒拳卖国贼 陈彩林受骗黑心奴
第九回 红幕僚觑颜称代表 副领事得意娶秋娘
第十回 安弼士当筵见名妓 江念祖无耻掉枪花
第十一回 陈彩林违心弹别调 江司马老脸站香班
第十二回 说嫖经风俗感迁移 争口角冤家逢狭路
第十三回 绰干趣太监闹姑娘 逐奸奴同乡传草檄
第十四回 磕响头额间留影 吃花酒席上惊魂
第十五回 孟观察倒霉逢泼妇 张夫人仗义夺孤儿
第十六回 宣小姐含酸撒泼 吕中书告假还乡
第十七回 女怪物筋斗跌当场 花冠军苏台占风月
第十八回 龚维藩当差嫖院 程公子吃醋发标
第十九回 桃花人面雀护重来 璧合珠联真娘下嫁
第二十回 嫁王孙夜走名姝 失优差痰迷心窍
第二十一回 乔小姐信口开河 江念祖谋差竭贵
第二十二回 江总巡狂敲竹杠 宝太守巧运奇谋
第二十三回 江颖甫覥颜回籍 端明寺纳垢藏污
第二十四回 歪和尚见色迷心 无耻奴瞒天设计
第二十五回 淫贼秃全倾积世资 假文君巧合连环计
第二十六回 搭航船当面骂奸徒 争布被暗中施鬼蜮
第二十七回 动官刑当堂负屈 骂山门小子受欺
第二十八回 掉枪花讼棍多谋 恶报仇乡人尝粪
第二十九回 伍作霖快意报睚眦 赵北山中年生逆子
第三十回 名讼师苦心授密计 不孝儿利口辩冤情
第三十一回 德太尊爱民拿讼棍 伍孝廉大胆到公堂
第三十二回 定爰书除害禁奸徒 拥厚资还乡游胜地
第三十三回 余季瑞买产中阴谋 江念祖丧心赚良友
第三十四回 总领事议和全大局 贤制军立约保长江
第三十五回 痴公子忽遇瞒天网 呆观察痛失昧心钱
第三十六回 获鹿县洋兵围电局 赵寿萱警报受虚惊
第三十七回 赵寿萱深宵窥秘戏 林良栋见色起淫心
第三十八回 王三锡全家遭惨祸 宣兰生设法诱奸奴
第三十九回 诛国贼凉血溅驴头 卖风情华妆游马路
第四十回 杨小姐无心随恶棍 邵梓玉开眼做乌龟
 
 
第二十回 嫁王孙夜走名姝 失优差痰迷心窍
发布时间:2007/1/19   被阅览数:1302 次
(文字 〖 〗)
 
却说龚维藩上了衙门,回到王小宝家,扑了一个空,王小宝已经嫁了程老七了。她若是嫁了别人,龚维藩也还不至于这般生气,偏偏的她千不嫁,万不嫁,嫁的就£和他吃醋的程老七。龚维藩这一气,真是非同小可,好似害了失心疯的一般,白瞪着两只眼睛,口中不住的自言自语,坐在轿子里头,一路喃喃吶吶的,也不知他说些什么。到了公馆里头,觉得那神气,还有些儿呆呆的。众人看了他的样儿,虽觉有些诧异,却也不去问他。龚维藩回到公馆,也不到上房去,就在书房里头,一人坐着,忽笑忽怒,有时立起来,团团转转的在地下尽打圈子。
真是茶饭无心,坐立不定,还时时叫着小宝的名字。有什么客人来拜他的,他也一概不见,大有独居深处,咄咄书空之意,差不多有些痰气迷闷,心窍闭塞的样儿。不料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一天正是发饷的日期,几个手下的人,早于前几日,备了领咨,由善后局转详藩库,请拨饷项。向来是一早领了饷项回来,午后发给那些兵弁。谁知这一回变了样式,善后局的饷项,也不咨拨过来,直等到差不多十二点钟,还没有一些信息。那班人急了,便进来和龚维藩说了缘由,龚维藩也觉得有些诧怪,便道:“向来善后局的饷项,都是一早咨送过来的,怎么今天到这个时候,还不见来?只好叫个人去催催看,不晓得什么缘故。难道他们竟忘了么?这算办的什么公事,真是该死。”说着,便叫人立刻备了一角文书,派一个差官前去投递。
差官去了半晌,不见回来。时候已经过午,那些领饷的弁兵,一个也没有来。往常到了这个时候,那些领饷的人,已是挨挨挤挤的,裹得水泄不通,这会儿却冷冷清清的,鬼影儿也不见一个。那班人只得又进来,和龚维藩说了。龚维藩这两天,正是为了王小宝的事情心神不定,脑筋震动之际,现在又听他们这般说法,明晓得事有蹊跷,却为连日心事缠扰,反觉得呆呆的,说不出话来。定了一回神,方才说道:“这件事儿,真真来得怪异。我看这里头,一定有什么原故。但现在一时也打听不出来,只好再派个人,到善后局去,催催那方才去的差官,问他有回文没有。只要有了回文,就明白了。”说罢,便又派了两个人去,催那先去的差官。不想去了多时,连后去的也不来了。直到傍晚时分,方见三个差官,一副冷冰冰的面孔,走了回来。龚维藩见了,急问:“有回文没有?为什么直到此刻才来?难道你们还是今天第一次当差么?”话犹未了,就有一个差官,接口说道:“不然也不至于此刻回来,就为等他们的回文,一直等到这个时候。难道他们叫我们等着回文回去,我们好迳自走了么?回文是来了,饷银也没有交来,里头说的什么,差官们却不晓得。”说着,便把善后局的一个札子,放在龚维藩面前,挺胸凸肚的站着,那样子甚是可恶。龚维藩见了这几个差官,忽然的倨傲起来,全不是以前恭顺的样子,心上十分疑惑,也来不及和他们说话,急急的拆开札子,从头至尾细细看时,只把一个太湖水师粮台龚大老爷,气得个发昏章第十一。
你道那札子上说的是些什么东西?原来藩臬两司,早就晓得龚维藩在外面拚命狂嫖,一些公事也不管,恐怕被他在粮台上闹了什么乱子,或者做了点儿亏空出来,这龚维藩总算是藩臬两司举荐的人,自觉得有些不妥,便商量着要开去的差使,又碍着他老人家生前的交谊,有些对不起他,一直迟迟疑疑的没有发作出来。无奈有些候补人员,想要谋他的差使,拼命的在两司面前,说他的坏话。从来众口铄金,何况龚维藩这些事迹,都是实情,那里瞒得过去?说来说去,把藩臬两司说动了心,便认真要把他的差使撤掉。想想倒底他老人家,面上有些过意不去,商量了两天,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主意,总算留还龚维藩的面子,省得撤了他的差使,害他没脸见人。禀明了抚台,说这太湖水师支应所一差,并无繁剧要公,未便虚縻饷项,应请宪台察核。将太湖水师支应所,并归善后局兼办,以节糜费,而归划一。这个公事上去,是照例没有不准的。登时批了下来:“仰即如详办理。此缴。”藩臬两司,接到了抚台的批回,立刻发了一道通饬文书,饬知太湖水师,各营弁勇,以后关领饷项,均由善后局按期给发。一班水师将领,见了这个札子,自然要遵照办理。到了发饷的那一天,纷纷的都到善后局去。
龚维藩那里得知,还打发差官,到善后局去催领这一笔饷款银子。那差官到了善后局,投进文书,就有人和他说了这个缘故,并且叫他等着回文带去。那差官听了,心中暗想:“这位龚大老爷也狂得太不象样了,那有省城里头当差的人员,坐着匹轿,带着亲兵,到堂子里头去住夜?这样的荒唐人儿,不撤他的差使,撤谁的?”心上这般一想,便登时瞧不起龚维藩起来。从来这班小人,最是势利,贬贬眼儿,便不认得人。所以回来见了龚维藩,竟做出这一副待睬不睬的神气,你道这些小人的性格,可卑鄙不卑鄙?
闲话休提,只说龚维藩看了善后局的这个催命札子,把他气得一口气咽在咽喉里头,半晌透不过来,几乎闷一个半死,只觉得耳朵内嗡的一声,钟磬齐鸣,眼睛内乌黑的一堆,金星乱迸。一时瘫在椅子上,坐都坐不起来。讲起这龚维藩来,原是个势利热中,生有官癖的人。这两天正为着王小宝的事情,心上万分烦闷,那里再禁得又是这般的,把他一逼。一气一急,一霎时痰气攻心,竟是昏昏沉沉的晕了过去。一班家人们见老爷晕了过去,不免吃了一惊,急忙的报到里边。老太太和太太听了这个消息,大吃一吓,踉跟跄跄的直赶出来,把龚维藩挽了进去。揪头发的揪头发,掐人中的掐人中,乱了好一会,方把龚维藩救醒转来。慢慢的睁开双眼,吐了一口浊痰,大家方才略略放心。老太太见他醒了,便走到他身边坐定,待要问他为什么这个样儿,只见他把两眼一睁,向老太太看了一会,大声喝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竟敢一直闯到这里!你可晓得无故入人家,是有罪名的么?”说着,又叫一声来道:“你们快些把这个杂种赶他出去。我这个地方,那里容得你们来胡行乱走。”
龚维藩这几句说话,把在房的人,一个个都说得呆了,想不出他说的是些什么话儿。老太太便提醒他道:“你为什么尽着混说?难道连我都不认得了么?快些认清了人,不要在这里胡说。”
那知龚维藩听了他老太太的说话,非但一些不醒,倒反跳起身来,大声喝道:“你说我疯了,你才是个疯子呢!你看看你浑身上下,那个样儿,真是一个滑头码子。”一面说着,又叫几声小宝道:“你们都是些好人,串通了嫁人,把我瞒在鼓里,一些也不知道,可是应该的么?”又叫着发差的道:“还不出去打轿,传呼伺候?你难道不晓得今天是衙门期么?”房内一班人听了,一个个十分着急,晓得他果然有些痰气入心,但又不知道他为的什么事情,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他。叫人去请了一个时医,叫做艾步蟾的,来诊过了脉,也不说什么,只留下一张方子说:“吃了这帖药下去再说。若是有些功效,再来请我就是了。”
说着,便又忙忙的赶到别家去了。这里众人七手八脚的,煎好了这帖药,给龚维藩吃下,也不见好。隔了一天,倒又加重起来。口内胡言乱语的,不晓得他说些什么。一会儿哈哈大笑,一会儿又哭起来。笑的时候,笑得十分畅快;哭的时候,哭得也甚是伤心。把个老太太吓得急了,连忙叫人去立刻请了太小姐来。看官且祝这个太小姐是千什么样人?从古以来,没有小姐上头再加一个太字的称呼,这是个什么原故?列位看官,且休性急,待在下一一的搬演出来。只说龚维藩的这位老太太,娘家姓乔,姊妹两人,都是少年丧父。他父亲名叫乔梓理,也是一个小小的有名才子。但是乔梓理的为人,性情放诞,行止风流,只晓得做些风云月露的文章,却没有什么纬地经天的学问。中年以后,郁郁不得志,得了个咯血的病,拖了两年,就故去了。乔梓理本来是个寒士出身,家内一贫如洗,身后萧条,留下两个女儿,无可安放,只得寄养外家。这位大小姐嫁的,就是龚维藩的父亲。姊妹二人,从小儿迷信佛教,吃着一口长素,捻着一串念珠,口内喃喃吶吶的,一天到晚,念着阿弥陀佛。本来都想立志修行,不肯出嫁,当不得他母舅邵惠文,硬硬的把她许配了这位龚大爷。乔大小姐心上虽然不愿,却也明晓得挽回不来,只得勉勉强强的,凭他办理。却暗暗的和他妹子乔二小姐说道:“我皈了多年的佛教,想不到还要堕落红尘。
这也是没法儿的事体,但我心上却总觉有些不愿。我想不如买一个十八九岁的丫头,做个替身,我嫁了过去,依旧念我的佛,修我的行,只要和他料理些儿家务,就是了。你说我这个主意如何?”他妹子听了,也竭力赞成。果然不多几时,买了一个丫头,年纪约有二十一二岁,生得甚是风骚。乔大小姐买她的时候,就对她说得明明白白,要她和自己作个替身。那丫头听了,那有不愿的道理?欢天喜地的答应了。乔大小姐寻着了一个代表人,方才觉得略略放心。隔不多时,吉期已经到了,乔大小姐嫁了过去,就带着那丫头,算个赔嫁,一同过去。那丫头高高兴兴的跟着乔大小姐过来,只说自己已经是现现成成的一位候补姨太太,指日间金屋藏娇,银屏侍宠,那心上的高兴,自不必说。谁知乔大小姐嫁了过去,不到十天,便和那位乔大爷出奇的相爱起来。正是:怕作高唐之梦,李代桃僵;羞为巫峡之云,移花接木。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