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周朝秘史  

 
  第一回 苏妲己驿堂被魅 云中子进斩妖剑
第二回 西伯人商得雷震 西伯陷囚羑里城
第三回 纣王作酒池肉林 西伯脱囚归歧周
第四回 西伯建台凿池沼 子牙避纣隐磻溪
第五回 子牙代武吉掩灾 西伯侯初聘姜尚
第六回 西伯再访姜子牙 子牙收服崇侯虎
第七回 周武王议伐商辛 姜子牙檄降殷郊
第八回 姜子牙收服洛阳 孟津河白鱼入舟
第九回 太公遗计收五将 纣王拜将征西歧
第十回 太公兴周灭商纣 武王分土封诸侯
第十一回 周公秉政诛管蔡 成王感变启金滕
第十二回 周公定鼎于郏鄏 召公奭宣布王化
第十三回 南民不忍伐甘棠 楚子胶舟溺昭王
第十四回 穆王西游昆仑山 楚人大战麒麟谷
第十五回 周穆王赵城托孤 密康公因色亡国
第十六回 嬴非子牧马受封 十丈台李巫监谤
第十七回 尹吉甫大征俨狁 姜皇后脱簪谏王
第十八回 卢妃怀孕十八年 幽王举火戏诸侯
第十九回 郑桓公骊山救驾 周平王弃镐东迁
第二十回 颖考叔舍羹悟主 州吁恃宠弑桓公
第二十一回 卫石碏仗义杀子 陈穆公以婚救卫
第二十二回 郑庄公祖宫演武 周郑于繻葛大战
第二十三回 郑太子救齐辞偶 郑祭仲杀婿逐君
第二十四回 鲁桓公入齐遭弑 齐襄公出狩遇怪
第二十五回 齐召忽从主死节 管夷吾条陈伯策
第二十六回 楚王僭号征郧绞 楚屈瑕鄢水大败
第二十七回 息伯瑗请楚伐蔡 楚王仗威掳息妫
第二十八回 斗伯比假道灭邓 齐桓公北杏定伯
第二十九回 宋桓公背盟逃归 齐宁戚牧牛遇贵
第三十回 宁戚舌动宋桓公 郑厉公倚齐复位
第三十一回 郑厉公南郊救驾 卫懿公好鹤亡国
第三十二回 管仲天柱峰灭戎 齐桓公德存邢卫
第三十三回 管仲气死斗伯比 夷吾召陵服强楚
第三十四回 鲁妇秉义全社稷 齐桓义辅周太子
第三十五回 桓公葵丘大会盟 桓公阳谷寄太子
第三十六回 冯长公验仲生死 晋献公宠妾逐子
第三十七回 晋荀息假途灭虢 秦穆公羊赎百里
第三十八回 骊姬设计陷申生 十英辅重耳逃归
第三十九回 晋里克谋弑二主 秦穆公救晋饥民
第四十回 公孙支独战六将 韩原山秦擒晋公
第四十一回 晋重耳周流列国 五公子争雄乱齐
第四十二回 宋襄公鹿上图霸 宋楚军泓水大战
第四十三回 晋子圉逃归嗣位 赵衰狐偃夺重耳
第四十四回 重耳寓秦受怀嬴 重耳夏国杀怀公
第四十五回 介子推辞禄自焚 闹洛阳晋兵救驾
第四十六回 晋郤谷被荐操军 晋郤谷火攻蓸河
第四十七回 文公义报僖负羁 晋先轸一气子玉
第四十八回 晋先轸二气子玉 晋楚城濮大会战
第四十九回 晋先轸三气子玉 郤谷遗计斩之侨
第五十回 晋文践土大会盟 蹇叔遗船救孟明
第五十一回 秦孟明崤山大败 晋先轸狄阵困死
第五十二回 孟明焚舟誓伐晋 秦穆公大霸西方
第五十三回 秦穆公用人从葬 秦晋军令狐大战
第五十四回 晋士会自秦逃归 楚庄王纳言定霸
第五十五回 晋灵公怒遇赵盾 晋楚军黄河大战
第五十六回 晋解扬出使不屈 养由基百步穿杨
第五十七回 斗越椒谋反被诛 晋程婴功成自刎
第五十八回 晋郤克兜肠大战 晋士匄青年进计
第五十九回 楚共王鄢陵大败 由基陷于万伏弩
第六十回 晋栾书争功弑主 晋魏绛单骑和戎
第六十一回 师旷辨乐知兴亡 齐庄公奸淫召祸
第六十二回 楚灵王大会诸侯 秦哀公设会图伯
第六十三回 玄象岗卞庄打虎 柳盗跖辱叱秋胡
第六十四回 临潼伍员争明辅 子胥威震临潼会
第六十五回 晏平仲舌辩群楚 鲁秋胡捐金戏妻
第六十六回 楚灵王冒雪游猎 申家底灵王自缢
第六十七回 费无极谗隐平王 楚平王废妻逐子
第六十八回 平王信谗灭伍氏 米建奔郑遭诛灭
第六十九回 伍子胥投陈辞婚 子胥脱难过昭关
第七十回 丘亮泛舟救子胥 浣纱女抱石投江
第七十一回 子胥吹篪引王僚 姬光请专诸行刺
第七十二回 三公子出兵伐楚 太湖亭专诸行刺
第七十三回 囊瓦族灭费无忌 要离辱死焦休忻
第七十四回 要离行诈刺庆忌 孙武吴宫操女兵
第七十五回 孙武子发兵伐楚 代楚国孙武会兵
第七十六回 吴楚军汉江大战 吴王五战拔荆州
第七十七回 楚昭王奔郧入随 子胥鞭挞平王尸
第七十八回 申包胃号哭求救 伍子胥和楚班师
第七十九回 伍子胥酬恩报德 孔仲尼相鲁服齐
第八十回 吴越槜李大交锋 孔仲尼周游列国
第八十一回 吴夫差分道伐越 勾践败栖会稽山
第八十二回 越勾践入吴待罪 三年受辱屈居吴
第八十三回 吴王西子游八景 楚王礼聘孔仲尼
第八十四回 孔仲尼遭厄陈 蔡贤子贡说吴救鲁
第八十五回 伍子胥抉目待齐 吴鲁吴艾陵大战
第八十六回 孔子获麟作春秋 晋三卿政乱同列
第八十七回 勾践三年灭吴国 范蠡扁舟归五湖
第八十八回 晋智伯求地谋反 灌晋阳智信决水
第八十九回 豫让漆身刺无恤 吴起杀妻为求将
第九十回 周王初封韩赵魏 赵魏争夺中山地
第九十一回 吴起弃魏死于楚 齐威王正国朝周
第九十二回 魏征庞涓下云梦 公孙鞅徙木立信
第九十三回 齐田忌大败投赵 王敖破牌荐孙膑
第九十四回 孙膑下山服袁达 庞涓谋刖孙膑足
第九十五回 孙膑被刖诈疯魔 茶车窍孙膑归齐
第九十六回 庞涓巫魅陷孙膑 孙膑救韩掳魏申
第九十七回 孙庞排阵赌刘魏 马陵万弩射庞涓
第九十八回 丑女献策为皇后 卫鞅掳魏建奇功
第九十九回 商鞅四马分尸死 苏秦六国说合纵
第一百回 六龙会苏秦挂印 张仪计秦说六国
第一百零一回 张仪说话俟事秦 孟尝君养士出关
第一百零二回 子哙传位于子之 孙膑隐迹埋姓名
第一百零三回 燕昭王伐齐报仇 齐泯王逃奔即墨
第一百零四回 蔺相如完璧归赵 齐田单火牛复齐
第一百零五回 范睢脱厕西入秦 不韦西游说立嗣
第一百零六回 不韦计取朱姬女 朱氏生政于邯郸
第一百零七回 秦王代周统天下 田单兴兵复聊城
第一百零八回 庄襄王发兵征赵 平原君合纵干楚
第一百零九回 信陵君窃符救赵 秦蒙骜兴兵伐魏
第一百一十回 赵王兴兵取燕邑 春申君合纵伐秦
第一一一回 朱后淫宠于嫪毒 秦王计并吞六国
第一一二回 秦王复仇伐赵国 荆轲西行刺秦王
第一一三回 秦王命蒙骜伐燕 魏王诈降劫秦寨
第一一四回 李信以众征楚国 王贲诈巡抚燕地
 
 
第一百零四回 蔺相如完璧归赵 齐田单火牛复齐
发布时间:2007/1/26   被阅览数:1817 次
(文字 〖 〗)
 
却说周赧王三十二年,赵惠文王者武王之子也,尝得楚卞和之璧。谓之楚和氏之璧,盖以楚人卞和得玉璞于楚国荆山,奉献于楚厉王,厉王使玉人相之,玉人曰:“石也!”厉王以卞和为诈,刖其右足。楚武王即位,又献于武王,亦以为石,又刖其左足。至文王即位,卞和乃挽璞而哭于荆山下,泪尽而继之以血,楚文王使人问之曰:“天下之人被刖者多矣!子何哭之甚也。‘卞和曰:”我非哭刖也,夫宝玉而呼之曰石,贞士而名之曰诈!我是以哭。“遂使人剖其璞,果得美玉,故谓之楚和氏之璧。
 
赵惠文王国会诸侯于楚得之,秦昭襄王久闻而慕之,乃使人持书于赵,愿以十五城易璧焉。书曰:西秦王嬴谨再拜奉书于大邦长赵王阁下,窃以讲睦修和,乃古今之令德,贵邻贱物,诚尔我之嘉谟。每欲少致殷勤,恒为多方废弛。量仁人能察鄙情於纤悉,不遂怀嫌思愚卤,尝胆盛节於悃诚,终当弛爱。顷者风闻,良臣勉励,宝藏克盈,彼和氏之所悲,为我心之所欲。倘大德无私,而见惠必深,怀有感而勿忘,十五之城,愿将之以奉易,万千之诺,望施之以慨然,幸不违求,当图趋谢不宣。
 
大周赧王三十二年二月初二日谨具。
 
赵王见书,遂送使至公馆,而与大臣商议曰:“璧者,我赵氏之宝也!彼必欲求之也。城者,彼秦国之重也!我不能得之也。与之,恐不得城而徒然见笑于彼,不与,恐只为墨而加兵于我。与其受加兵之祸,孰若幸见哄之安。”于是,从厚款待使者,而使人奉璧,又恐使不得其人,亦终不能免祸。于是,下诏书于国中,以求可使之人。宦者今缪贤遂趋朝荐蔺相如于赵王。赵王召相如来见,问以奉璧往秦之事。相如奏曰:“秦强赵弱,诚然不可不与之璧。今奉璧往秦,若秦王无意与城,臣当完璧以归,则曲在秦而不在赵矣!”
 
赵王于是遣相如奉璧入秦,献于秦王曰:“吾君赵王,承大王书教,欲得和氏之璧,而愿易以十五座城,不敢逆命,以绝和好,是以命臣奉璧献于大王,而易十五城,幸大王勿食前言!”秦王观璧,见洁白无暇而叹曰:“真天下之至宝也!”
 
传璧以示内宫美人及左右,皆呼万岁!以贺秦王。时,秦王得璧,遂无意与城,相如即近前而谓秦王日:“此璧虽美,亦还微有瑕玷,臣请大王将璧与臣。臣一一指示于大王,大王方才知之,不然大王不能辨也!”秦王遂命取璧与相如指示,相如得璧,遂退殿柱而立,怒发冲冠,谓秦王曰:“大王初之欲得此璧也!使人持书于赵王,许易以十五座,赵王遂以为大王君子,自食其言必不信,乃斋戒五日,使臣奉璧而献于大王。大王见臣之来,礼即甚倨,大非交邻之道,且臣观大王无意与赵王城,所以臣与大王取璧而归,大王若以威势却臣,臣之头,即与璧俱碎于此殿柱矣!”相如手持其璧,跟着殿柱欲击!秦王恐其击碎而终不得全璧,乃谓相如日:“寡人失礼于执事,幸勿见罪之深也!寡人既肯十五城,岂敢自食其言,以重得罪于执事乎?”遂召有司,将地理图来,按图一一指示十五座城与赵。相如度秦王之意,只要期得其璧,而实无意与城,乃谓秦王曰:“城之与否,在大王,请大王斋戒五日,亦如赵王奉璧与大王之礼,臣乃敢献璧!”秦王知相如坚执,不可以威势却之,遂依从之,斋戒五日,而馆相如于广城传舍。相如则使从者李受,身穿毛布,怀藏其璧,从旧路归之赵国。秦王斋戒已完,乃宣相如展礼于殿上,求相如与璧。相如谓秦王曰:“臣之璧只说大王与臣以易城,现人怀之以归矣!所以然者,亦以秦强赵弱,与璧大王,而大王终不与城,臣将如何与大王取璧乎?臣奉璧而来,不得城而归,又无璧以还赵王,将何面目以见赵玉乎?大王必欲得璧,请先将十五座城与赵,若不奉璧以献大王,而大王即将臣加之万死!大王若欲白得此璧,必不可得也,虽然臣今惟知有死而已!”秦王顾左右而言曰:“我今纵杀相如,终不得璧,而又反以断绝二国之好,不如因而厚待之。”后秦又使人持书于赵王,书曰:西秦王赢谨再拜奉书于大邦长赵王阁下,窃以讲信修睦,已大著于前人;赴约会盟,犹相期于今日。观光阴之迅速,宜情义之绸缪,量君子必与我而同心,知仁人将随时而有感。愿彼西河之主浒,已为可乐之乡,於此渑池之滨,又实宜欢之地。
 
齐驰并驾,共饮同游。畅数日之襟怀,昭一生之和好。仰瞻来斾,蕴衷曲之倦倦。亟驾行车,每心思之,冗冗不宣。
 
大周赧王三十三年三月初三日沐浴谨具。
 
赵玉阅罢来书,畏秦不敢即往,而惟自狐疑。蔺相如与廉颇上表请行。表曰:臣亚卿廉颇大夫、臣前相如,诚惶诚恐,稽首顿首上言,伏以圣王御世,万国修和,贤士当朝,一人悦豫。大王殿下,聪明睿智,文武圣神,袭累世之勋华,为万邦之翘楚。兹以渑池之会,在彼存信睦之心,而西河之行,在吾奋阳刚之德,诚为不尔,怯必疑焉。苟使能然,弱无议也。有臣二人之辅,相忧渠万众之纷争,伏愿抹马膏车,名区而至。止拥旌驰斾,指胜地以奔趋。彼此情投,终始无差殊之待,迩遐意恋,后先有切至之交。臣相如等,无任瞻天仰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上进以闻。
 
赵王看了表文,遂命驾而往,相如廉颇夹辅左右,而与秦王会之于渑池。
 
秦王饮罢,酒醉曰:“寡人素闻赵王好音乐,而今日之宴虽有侏徘之类,其乐不足以听闻,请赵王鼓瑟!”赵玉遂援瑟而鼓之。秦之御史进前书曰:“某年某月某日,秦王与赵王会饮于渑池,而赵王鼓瑟。”明以记秦王之辱赵王也。相如遂进请于秦王曰:“窃闻大王善为秦声,大王击缶而歌之。”秦王怒形于色曰:“尔小臣何敢为是言?”相如近前执击而进曰:“臣五步之内,敢以颈血溅大王矣!吾王鼓瑟而大王不击缶何耶?”秦之左右欲杀相如,相如张目叱之曰:“尔君不义而尔等可复成乎?”秦王亦勉强从事,心甚不悦!相如顾赵御史而命进前书曰:“某年某月某日,赵王与秦王会饮于渑池,而秦王击缶。”亦将以把赵王之辱秦王也。秦王之群臣皆曰:“请赵王以十五座城为秦王寿!”相如亦曰:“请秦王以十五座城为赵王寿!”秦王罢酒,终不能加兵于赵,赵盛设其兵以待秦。
 
秦不敢伐。赵王归国,以相如功大,拜为上卿,位于廉颇之右,相如既位在廉颇之上。丽泉谈史诗曰:秦王两侮赵邦君,赵有相如辅国臣。
 
完璧更兼强击击,岂宜轻视谓无人。
 
廉颇不悦,而相如解之,廉颇闻而肉袒负荆谢罪,遂为刎颈之交。
 
且说周赧王三十六年七月下旬,乐毅复来攻齐。时,齐城惟莒及即墨未下,齐襄王乃命回单守即墨,而自与田文、田忌、王孙贾守莒城。即墨之人,乃推田单为将军,田忌恐乐毅兵卒强大,韬略精深,难以拒敌,乃上表于襄王,以请定计。表曰:齐宗室臣田单,诚惶诚恐,稽首顿首上言。伏以拨乱兴衰,固在乎贤明之主。出奇破敌,尤存智慧之臣。兹以强燕肆暴之弥深,我齐遭残之益甚,师旅犹大加于境土,干戈尚横厉于邦家,苟无妙其神漠,难保身亡国破。恭惟大王殿下,聪明睿智,文武圣神。世味备尝,离险难而登天阙;人情尽识,察变故以总乾纲。实大有为之君,真不世出之主。尚图思患预防以为计,况适逢危抵敌而定筹,幸集两班之文武,而决一朝之谋略。削除大寇,奠宗社于泰山,殄灭横灾,安基业于磐石。返此属邑,回被朝廷,地久天长,永无机捏,河清海晏,绥自升平。臣单无任瞻天仰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进上以闻。
 
襄王览表,遂集文武大臣,谋议退兵破敌之策。田单、田文、田忌、王孙贾等谋定而请襄王发田忌召孙膑。诏曰:尝闻国家丧乱,方知良将之当亲。宗社奠安,必赖贤臣之夹辅。孤以燕兵之久因,齐士之难支,仰惟前上卿孙将军,韬略精深,丰功以著于昔日。经营周密,伟绩尚冀於今时。毋辞毋谦,是扬是奋。
 
田忌领诏至云梦,孙子闻诏至,即出洞门,迎接入堂。忌曰:“有诏在身!”膑自办香案,开读已罢,二人礼毕序坐。
 
忌曰:“乐毅复来攻齐,齐王甚忧,故遣忌请先生速临,方解齐围!”滨遂画一卦与四忌,令之先行,曰:“今蒙圣恩,非敢不遵,我来救齐,先至燕国,然后来齐。”田忌辞别,回至莒城,见襄王礼毕。王同田文等问曰:“孙膑来否?”田忌曰:“孙膑来矣!他画得一卦在此,令我先来,他必先至燕而后复齐。”襄王看卦乃是高卦与坤卦,遂宣田单、田文、田忌、王孙贾等来看卦曰:“离为火,坤为牛,乃要用火牛阵。”襄王曰:“田文可多取民间水牛一千头,王孙贾可多取油一千斤,田忌可多取芦苇晒干,预备临时应用。”
 
孙膑至燕时,燕王已死,立燕惠王。惠王为太子时,曾与乐毅不睦。孙膑入见惠王礼毕,惠王喜日:“愿先生悯孤之新立,乘齐之不平,而为孤代乐毅将兵,以尽平齐国!”孙膑曰:“臣闻乐毅曾与大王不睦,畏大王诛之,故不欲尽平齐国,来归于燕,而惟以伐齐为名,且齐人亦不畏惧乐毅,只恐大王又遣别将来,臣承大王美意,固当戮力效死!但齐国乃臣父母之邦也,且臣在齐宣王之时,已受重恩,虽是不尽终始,亦不可背齐而为之!”惠三曰:“既不肯为孤平齐,先生今日至燕何为?”孙瞑曰:“臣所以至燕者,意大王别有征伐,臣求为将,以效忠耳!”惠王曰:“孤今谁以齐地未得尽平,而惓惓以兵事经营,更不欲启衅召祸,以自损国。”孙子遂辞惠王,说回云梦山去,其实潜归齐国。
 
燕惠王信孙膑之言,遂以骑劫代乐毅之职,而乐毅知主不能用,遂逃于赵。骑劫既代乐毅将兵,专攻即墨,田单闻知,乃将牛一千头,油一千斤,干芦苇一千把,入于即墨,以成火牛之阵。先以战书遗骑劫,以惑乱其心。书曰:齐大将军书通於骑劫足下,窃闻否极泰来,乃自然之天运,福多祸至,亦必尔之神机。今我襄王,鉴前非而修德,天命千龙出海,助其兵威。况尔惠王,恃昔盛而恣情神,驱万火烧空,灭其将体。胜败昭于呼吸,兴衰著于转旋。尔是何人,敢来抵敌。是某日谨具。
 
骑劫见书,乃仰天而笑口:“死矣哉!田单也。自古至今,未见有天遣龙来助阵者,且龙为天下之神物,一龙尚不可得,况有千龙乎?我非三岁孩童,信你这般谎说,他既哄我,我亦哄他。”亦先写战书遗之田单,书曰:燕大将军骑劫书复于齐将军田单足下,窃闻天运方事,一时难否泰之论,人为莫及千载,惟败亡之趋。今我惠王圣明,以智将而代愚将,此兵威之视昔,必有百之增焉。况尔襄王昏昧,以诈人而用谲人,必国势之犹前,无半毫之异也。死生存于瞬息,吉凶见于须臾。尚何妄言,成兹拙见。
 
田单见书,亦仰天而笑曰:“死矣哉!骑劫也。神谋妙算,尔可知之,兵不厌柞,以虚为实,以实为虚,定要惊得汝魂飞魄散,仆地僵尸,信实则燕可保,信虚则燕危矣!”于是,田单引兵开门出战,骑劫上马当先,二人战上数合,田单佯输而诈败,走入齐城,坚闭不出,任从骑劲挑战辱骂,只是再不出战,此乃因办火牛之计也。却说骑劫下令诸将日夜攻城,田单一面将炮石抛打,一面将油灌浸芦草,剉为短把结于牛之尾上,牛角缠铃,牛之前足缚刀,牛身以布裹之,画为五色龙,又尽搜城中锣鼓铜器敲打,内穿城百孔,一孔将牛十头,待燕军围城困倦,将牛尾烧燃,痛不可忍,急奔燕军,且火光如昼,燕之军中,看牛尾皆是龙形,触之无有不死。又城中以五千军持刀剑随之,锣鼓铜器之声,振动天地,燕兵大败,积尸满野,血流成河,燕人遂杀骑劫,献尸于田单。田单缚至莒城与襄王及田文、田忌观之,田单遂乘胜而进,尽复齐七十余城,奉襄王归于临淄。襄王以田单有大功,封为平安君。后人读史诗曰:田单计定火牛奇,又值燕人易将时,乘胜长驱城尽复,襄王自此有全齐。
 
是时,周赧王四十五年也。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