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历代兴衰演义  

 
  第1回盘古王一出世初分天地
第2回至三皇传多氏渐剖乾坤
第3回五帝起亶聪明创制立法
第4回尧让舜舜让禹总为斯民
第5回夏后氏四百年一十七世
第6回殷汤氏三十世六百余春
第7回成周氏至平王迁都洛邑
第8回齐桓公晋重耳五霸称尊
第9回简王后至灵王时生孔子
第10回李老子释迦氏说法谈经
第11回周社稷八百年三十七世
第12回九州中诸列国并入强秦
第13回秦无道四十年止传二世
第14回六国人并楚汉起义争衡
第15回汉高祖定江山一十二帝
第16回二百年遭王莽篡国鸩君
第17回汉光武复中兴一十三帝
第18回二百年曹操起汉室三分
第19回三国志乱纷纷五十余载
第20回汉归曹吴入晋取次销沉
第21回司马晋五十年五胡大乱
第22回走江东承旧统百岁云奔
第23回宋齐梁传陈国俱都江左
第24回索头魏分齐周北地称尊
第25回周并齐隋篡周平陈一统
第26回四十年弹指过海内风尘
第27回唐高祖立根基二十一帝
第28回三百年捱不到祸乱相寻
第29回朱温起号梁朝归于李氏
第30回晋灭唐汉继晋郭氏周承
第31回宋太祖统中原未能混一
第32回西北边辽金夏不住相争
第33回康王构仗名将偏安半壁
第34回三百年元世祖一鼓而吞
第35回蒙古氏九十春群雄并起
第36回壬辰年明太祖应运龙兴
第37回二百有八十年二十七帝
第38回李自成犯京邑社稷摧崩
第39回天付与大清朝升平万岁
第40回混乾坤归一统海晏河清
第41回大清朝膺景命二百六八
第42回洪杨起据金陵南北构兵
第43回曾文正左文襄同心秉政
第44回十八载灭洪杨四海安宁
第45回庚子年拳会起迁都陕地
第46回灭拳会订和约太后回銮
第47回孙逸仙造革命排满兴汉
第48回清宣统逊帝位民国成立
第49回移政府北京城袁公就任
第50回沪宁站宋教仁中弹亡身
第51回摧残国民党宁赣双独立
第52回欧事风云日人乘间要求
第53回袁世凯称帝唐都督誓师
第54回袁项城殡天段祺瑞组阁
第55回督军团要挟黎总统失权
第56回猛张勋复辟冯总统就任
第57回任私人遭物议李纯自戕
第58回为选举曹吴联军败雨帅
第59回奉直失睦张吴再决雌雄
第60回吴佩孚失机退驻鸡公山
 
 
第23回宋齐梁传陈国俱都江左
发布时间:2007/3/3   被阅览数:2102 次
(文字 〖 〗)
 
词曰:
 
一片残山并剩水,年年虎斗龙争。秦宫汉苑晋家营。
 
川原流恨血,毛发凛威灵。白发诗人闲住马,感时怀古伤情。战场田地好宽平。前人将不去,留与后人耕。
 
诗曰:
 
诗向会家闲讲究,话逢知己细评论。
 
评论往事知贤否,讲究前贤说废兴。
 
东岸水流西岸响,南山风送北山云。
 
云容冉冉舒还卷,水势滔滔古又今。
 
流水浮云何日了,人生在世几回春。
 
消磨白发诗和酒,断送青春利与名。
 
盖世功名野马焰,掀天事业闼婆城。
 
半张故纸留踪迹,千古渔樵作话文。
 
阔论高谈依故典,长歌短曲吊英魂。
 
就中多少悲欢处,珍重相知勿倦闻。
 
却说宋高祖武帝,姓刘名裕,小字德兴,字寄奴,彭城人,汉高祖弟楚元王交之后也。裕生而母死,父翘,侨寓京口,将弃之,从母救而乳之。长于后母,不读书,但识字。尝行遇大蛇,击伤之。后至其所,见有群儿捣药,裕问:“何为?”答曰:“吾主为刘寄奴所伤。”裕曰:“何不杀之?”答曰:“寄奴王者,不死。”裕叱之,即散不见。仕晋为太尉,封宋王。
 
受恭帝禅,国号宋,仍都建康。在位三年,少嫔御,孝后母,严正有度。帝疾甚,其子义符年方九岁,徐羡之、傅亮、谢晦、檀道济同受顾命。
 
在位一年,居丧无礼,狎昵左右。庐陵王义真与谢灵运、颜延之等谋立。徐羡之等恶之,先奏废庐陵王为庶人,然后徐羡之、傅亮、谢晦、檀道济等废其主义符为荥阳王,迁于吴,即使邢安泰弑之,并杀庐陵王于新安,迎武帝第三子宜都王义隆立之,是为文帝。以谢晦为荆州刺史。徐羡之、傅亮上表归政。文帝下诏,暴徐羡之、傅亮、谢晦杀荥阳王、庐陵王之罪。
 
帝以檀道济初不预,废弑之谋,止于胁从,豫抚而用之。至是,乃命刘彦之、檀道济收捕羡之等。羡之、傅亮伏诛。谢晦举兵反,文帝乃自将讨晦,斩之。立于邵为太子。宋主有恢复河南之志,遣右将军刘彦之自淮入泗,沂河西上。魏主以河南四镇兵少,命诸军收兵北渡,皆弃地北去。于是司、竟二州皆平。
 
宋檀道济等进至济上,前后与魏三十余战,道济皆捷。军至历城,魏将叔孙建等纵轻骑邀其前后,焚烧谷草,道济等食尽,自历城引还。军士有亡降魏者,具以告之。魏人追之,众惧将溃,道济夜筹量沙,以所余少米覆其上。及旦,魏军见之。谓道济资粮有余,以降者为妄而斩之。道济乃全军而归。道济威名日盛,朝廷惮之,乃下诏诛之。道济见收,愤怒,目光如炬,脱帻投地曰:“乃坏汝万里长城!”魏人闻之,喜曰:“道济死,吴人不足复惮矣。”
 
宋主大起军旅伐。魏使王玄谟进围滑台,魏主自将救之,众号百万。玄谟惧走,魏人追击,大破之。魏主引兵南下,所过无不残灭,郡县皆望风奔溃,魏军至瓜步,声言欲渡江,建康震恐,民皆荷担而立。宋主登石头城,有忧色,叹曰:“檀道济若在,岂使胡马至此耶?”魏人反,破南、兖、徐、豫、青、冀六州,杀掠不可胜计。丁壮即加斩截,婴儿贯于槊上,椠乐以为戏,淫掠妇女,所过郡县,赤地无余。春燕无室可依,巢于林木。文帝命将出师,常授以戒律。虽交战日期,亦待中诏,以至于败。初,帝仁厚恭俭,勤于政事,吏久于任,民安其业。在位三十年,户口蕃息,讲诵相闻,士敦操尚,乡耻轻薄。江左风俗于斯为美。至是邑里萧条,元嘉之政衰矣。帝欲废太子劭,而议久不决。以其谋告潘淑妃,淑妃以告其子浚,浚驰报劭,劭乃逆谋,帅张超之等之云龙门,拔刀上殿,帝举几扦之,五指俱落,遂弑帝,并弑潘淑妃。沈庆之辅文帝第三子,江州刺史武陵王骏起兵讨劭,诛劭及浚。
 
骏遂即位,是为世祖武帝。帝于闺门无礼,不择亲疏尊卑,无所不至。狎侮群臣,奢欲无度,嗜酒好利,大兴土木。侍中袁觊,盛称高祖俭素之德,以讽宋主曰:“田舍翁得此,已为过矣!”但为人机警勇决,学问博洽,文章华敏,又善骑射。
 
每酣饮昏睡,或外有奏事,即肃然整容,无复醉态,由是内外畏之。在位十一年崩,太子子业立。子业幼而狂暴,及即位,残暴淫虐,无所不至。淫其姊山阴公主,公主性最淫,不遂其欲,帝为置面首三十人。面首者,面貌美男子也。又畏忌诸叔,皆拘于殿内.捶殴凌曳,无复人理。谓湘东王彧为猪王,建安王休仁为杀王,山阳王祐为贼王,东海王伟为驴王。以木槽盛食,裸或纳泥水中,使就槽食。少府刘蒙妾,孕临月,迎入后宫,俟生男,以为太子。彧尝忤旨,裸之,缚其手足,担付大官,曰:“今日屠猪。”休仁笑曰:“不若待皇太子生,杀取肺肝。”乃释之。及蒙妾生子,为之大赦,彧乃得释。又诏诸王妃、公主、命妇列于前,使左右自裸其衣,复尽强裸女衣,使共淫于一殿中。南平王铄妃江氏不从,遂杀其三子,裸鞭江妃一百,而复强淫之。诸女大惧,悉自去其衣,不留寸丝遮掩,宣淫无忌,纵帝观阅,以免其祸。宁朔将军何迈尚帝姑新蔡长公主,帝纳主于后宫,谓之谢贵嫔,诈言主死,杀宫婢送迈殡葬。迈素豪侈,多养士,谋废帝而立晋安王子勋,事泄见杀。
 
帝欲杀子勋。时勋为江州刺史,举兵反于浔阳。帝游华林园竹林堂,使诸妃宫女与左右裸相逐,或使数女淫一男,或使数男淫一女。又裸宫人,使与羝羊、猴、犬交。又缚马,仰于地,使宫人裸与之交。一女子不肯裸衣从淫,斩之。夜梦在竹林堂,有一女子骂曰:“悖逆无道,明年不及熟矣。”乃于宫中求得一人,似所梦者斩之。又梦所杀者骂曰:“我已诉于上帝矣,行当杀汝。”宫中群言竹林堂有鬼。帝出华林园,至竹林堂,见有红袖相招,帝与群巫彩女,射鬼于竹林堂。寿寂之等抽刀直入,帝射之,不中而走。阮佃夫追杀之,在位一年。
 
后湘东王彧即位,是为明帝。封寿寂之等十四人为侯,遣建安王休仁讨江州。台军克江州,杀子勋,传首建康。明帝无子,尝以宫人陈氏,赐嬖人李道儿,已有孕,复迎还,生子昱。
 
又密取诸王姬有孕者,纳之宫中,生男,则杀其母而使宠姬母之。帝每大宴,使诸妃妇女裸于前,与王皇后共观以为乐。后以扇障面,帝大怒之。帝与魏战败,使萧道成镇淮阴。道成收养豪杰,宾客始盛。帝恐诸王谋帝位,杀诸王十五六人,惟恐昱之不立。至是殂, 在位七年。
 
太子昱立,年方十岁。以萧道成为中领军,入直决事。宋建平王景素起兵京口,萧道成遣兵击斩之。宋主昱自京口既平,骄恣尤甚,诛戮大臣,惨裂其尸,以为欢笑。尝直入领军府,道成方昼卧裸袒,昱令起立。画腹为的,引满弓将射之。道成敛容曰:“老臣无罪。”乃更以骨箭,射中其脐,投弓大笑。
 
道成忧惧,密与袁粲、褚渊谋废立。粲曰:“主上年幼,微过易改,伊霍之事,非所宜行。”渊默然。道成命王敬则阴结帝左右杨玉夫等,使乘机便。会帝乘露车,晚至新安寺,偷狗饮酒,醉还,乃使杨玉夫弑帝。在位五年。追废为苍梧王。道成以太后令,迎立明帝第三子安成王准即位,是为顺帝。沈攸之、袁粲、刘秉各起兵,谋诛萧道成,俱不克而死。顺帝在位三年,遂为萧道成所篡。帝曰:“愿世世勿生帝王家。”卒为道成所弑,灭其族。宋亡,凡八主,共六十年。
 
齐高祖萧道成,字伯绍,萧何之后。姿表英异,龙颡钟声,鳞文遍体。肩有赤痣,似日月状。初仕宋,以功封齐公,进爵齐王。竟代宋国,号齐帝。深沉有大量,性清俭,博学能文。
 
在位四年殂。太于颐立,是为世祖代帝。世祖留心政事,务总大体,严而有断,郡县久于其职,长吏犯法,封刃行诛。故永明之世,百姓丰乐,盗贼屏息。然颇好游宴华靡之事,常言恨之而未能改。太子长懋早卒。初,太子素恶西昌侯鸾,尝曰:“我殊不喜此人,不解何故。”及鸾得政,太子子孙无孑遗。
 
帝在位十一年殂,以朝事委其侄西昌侯鸾。鸾奉太孙昭业立之,在位一年。萧鸾弑其君昭业,以太后令追废为郁林王,而立新安王昭文,自为骠骑大将军,录尚书事,封宣城公。昭文在位三月,萧鸾废之为海陵王,寻弑之。鸾遂篡位,是为高宗明帝。
 
魏孝文帝宏,大举伐齐,攻钟离不克,遣使临江数齐王之罪而还。明帝躬亲细务,纲目亦密,昧于为政之体,以萧衍为雍州刺史。在位一年殂,太子宝卷立。每哭,辄云喉痛。大中大夫羊阐入临,无发,俯仰帻脱。宝卷辍哭大笑曰:“秃鹫啼来乎!”
 
嬉戏无度,亲信宦官。始安王遥光与徐孝嗣、江祐、萧坦之、江祀、刘喧六人,更直内省,分日帖敕。雍州刺史萧衍闻之,谓张宏策曰:“一国三公犹不堪,况六贵同朝,势必相图,乱将作矣。避祸图福,无如此州。”乃密与宏策修武备,聚骁勇以万数。齐主杀其仆射江祐、侍中江祀。始安王遥光起兵东城,右将军萧坦之讨平之。齐主又杀其仆射萧坦之领军刘喧。
 
初,明帝临殂,戒宝卷曰:“作事不可在人后。”故齐主数与近习谋诛大臣,皆决于仓猝,于是大臣人人不自保。齐主杀其司空徐孝嗣、将军沈文季。自是无忌惮,与近习大叫戏马,常以五更就寝,至晡乃起。台阁案奏,或不知所在。五省黄案,皆为宦者裹鱼肉还家。时时出外游走,驱斥所过人家,唯置空宅。司尉击鼓蹋围,鼓所闻,奔走不暇衣履,犯者奋手格杀。
 
常以三四更中,鼓声四出,火光照天,士民震惊,啼号塞路,尝有妇临产不得去,剖腹视其男女。太尉陈显达举兵袭建康,败死。北豫州刺史裴叔业,以寿阳叛降魏。齐遣将军崔慧景将兵讨寿阳。慧景还兵反。奉江夏王宝元向建康,鼓叫临城,台军惊散,宫门闭,慧景引众闹之。将军左兴盛望风退走,擒杀之。时南豫州刺史萧懿在小岘。帝密遣使召之。懿方食,投者而起,自采石济江击慧景等。慧景等战败皆死。齐王昏淫益甚,嬖俸之徒皆号为鬼。有赵鬼者,能读《西京赋》,因齐后宫火,言于齐主曰:“柏梁既炎,建章是营。”帝乃大起芳乐、玉寿等殿。后宫服御,极选珍奇,凿为莲花以贴地,令藩妃行其上,曰此步步生莲花也。又于苑中立市,以潘妃为市令,自为录事,小有过失,妃则杖之。敕虎贲不得进大荆子,嬖俸因缘为奸利,课一输十,百姓尽困,号泣道路。夺萧懿兵权,以为尚书令。
 
初,懿之入援也,萧衍使所亲驰说懿曰:“诛贼之后,则有不赏之功。当明君贤主,尚难自立,何况乱朝。若灭贼之后,勒兵入宫,行伊霍故事,此万世一时也。如其不尔,便托外拒,遂还历阳。若复释兵,受其高爵,必生后悔。”懿不从,至是齐主将杀之。长史徐曜甫密具舟江渚,劝懿奔襄阳。懿曰:“自古皆有死,岂有叛走尚书令耶?”帝赐懿药于省中,懿且死,曰:“家弟在雍,深为朝廷忧之。”懿既死,其弟雍州刺史衍起兵襄阳,荆州长史萧颖胄,亦以荆州刺史南康王宝融起兵于江陵,乃以宝融敕署衍为都督前锋诸军事,移檄建康,数宝卷罪恶,称奉海陵王昭文之母宣德皇太后令,以南康王宜纂承大统,废宝卷为涪陵王。上庸太守韦叡帅郡兵二千,倍道赴衍。
 
明帝第八子南康王宝融即位于江陵,是为和帝。加萧衍征东大将军,都督征讨诸军事,假黄钺。时尚书令巴东公萧颖胄卒,于是众望皆归于萧衍。衍引兵东下,宝卷与黄门及宫人习战,而吝于军赏,曰:“贼来独取我耶?何为就我求物?”法茹珍、梅虫儿说以悉诛大臣,将军王珍国及其殿张稷等大惧,弑宝卷于含德殿,以黄油绢裹宝卷首,送诣右城,在位二年。萧衍入建康,以太后令,追废宝卷为东昏侯,自为大司马,承制下令大赦。凡昏制谬赋,淫刑滥役,悉皆除荡。潘妃有中色,衍欲留之。领军王茂曰:“亡齐者,此物也。”乃并茹法珍等诛之。
 
以宫女二千人,分赍将士。”衍内有受禅之志。沈约进曰:“齐祚已终,明公当承其运,今王业已成,迟延不取,若天子还都,公卿在位,则君臣份定,岂复有人同公作玻耶?”衍然之,遂即皇帝位,国号梁,废和帝为巴陵王。和帝在位一年而被篡,迁太后于别宫,封拜其功庄有差。梁主欲以南海郗为巴陵国,徙巴陵王居之。沈约曰:“不可慕虚名而受实祸。”梁主乃使所杀郑伯禽诣姑孰,以生金进王。王曰:“我死不须金,醇醪足矣。”乃饮沉醉,伯禽折杀之。折杀者,败其防而杀之也。
 
御史中丞颜见远不食而死。齐亡,凡七主,共二十四年。
 
梁高祖武声萧衍,字叔达,兰陵人,齐之疏族也。母张氏,见菖蒲生花,旁人皆不见,吞而生衍。状貌殊特,日角龙颜。
 
舌文八字,顶有浮光。右手有文曰武,居室常有云气。长而英达,有文学。既篡齐,乃蛊谤木、肺石二函,曰:“若有在位莫言而下欲有言者,投谤木函;若有功劳才器,宛沈莫达者,投肺石函。”置五经博士,立州郡学,建孔予庙以重儒,善政颇多。及其中年,惑于佛教。禁文绮不得为人兽之形,为其剪裁,有乖仁恕。罢宗庙牲牢,荐以疏果牺牲,皆以面为之。为其有累冥道,朝野宜传,以为宗庙不血食。沈约卧病,梦齐和帝以剑断其舌,呼道士奏章,称禅代之事,不由己出。梁主大怒,谴责数四。约益俱,得恶疾而死。帝益信因果,三次舍身于同泰寺,设四部无遮大会,释御服,持法衣,亲为四众讲《捏槃经》、《三慧经》,群臣以钱亿万奉赎,表请还宫,三请乃许。至真佛祖迭摩之言,反摈弃不用。达摩渡江而去,盖帝之所学者,佛中之皮毛。至于收放心,养性灵,真正法门,曾不知学也。同泰寺浮屠灾,帝为起十二层浮屠,值侯景乱而止。
 
帝颇好边功,使其弟临川王宏伐魏,克梁城。魏遣邢峦与中山王英合兵攻梁城。宏惧,召诸将议旋师,吕僧珍劝之退。
 
魏人为之歌曰:“不畏萧娘与吕姥,但畏合肥有韦虎。”韦虎者,韦睿也。会是夜暴风雨,军中惊。临川王宏与数骑逃去,将士皆散归,弃甲投戈,填满水陆,死者五万人。魏中山王英与将军杨大眼,乘胜领众数十万,进攻钟离。梁曹景宗、昌义之随方抗御。魏人昼夜苦攻,梁主命韦睿救钟离,受景宗节度。
 
人畏魏兵众盛,劝使缓行,睿曰:“魏人已堕吾腹中,卿曹勿忧也。”遂至邵陵,梁主预敕景宗曰:“韦睿卿之乡望,宜善敬之。”景宗见睿礼其恭,梁主闻之曰:“二将和,师济必矣。”
 
睿等预装高舰,与魏桥平,先以舰击其洲上军,尽殪。别以小船载草灌膏,焚其桥栅。风怒火盛,烟尘晦冥,死士拔栅砍桥,倏忽俱尽。军人奋呼,声震天地,魏军大溃。英脱身走,大眼等亦焚营去。睿遣报昌义之,义之悲喜,不暇答语,但叫曰:“更生!更生!”魏降将王足献计,请堰淮水以灌魏寿阳。帝然之。使水工陈承伯将军祖口恒,发徐杨民假康绚都督诸军事,共二十万人筑之。南起浮山,北抵巉石,长九里,下广四十丈,上广四十丈,高二十丈,围以杨柳,军垒列居其上。至是淮水暴涨,堰坏,其声如雷,闻三百里。缘淮城戍村落,十余万口,皆漂入海。时东魏、西魏分为二。东魏大行台侯景右足偏短,弓马非其所长,而多谋略。高欢使将兵十万,专制河南。景素轻高澄,及欢卒,遂以河南降西魏。复遣郎中丁和奉表于梁,请以十三州内附。梁主召群臣廷议,仆射谢举等曰:“顷与魏通和,今纳其叛臣非宜。”梁主曰:“得景则塞北可清,岂宜胶柱。”先是正月乙卯夜,梁主梦中原牧守皆以地来降,旦见朱异告之。异曰:“此宇内混一之兆也。”及丁和至,称景定计,以正月乙卯夜。梁主愈神之,然意犹未决,尝言:“我国家如金瓯,无一伤缺,今勿受景地,脱致纷纭,悔之何及?”
 
朱异揣知梁主意,遂定议纳景,以景为大将军,封河南王。东魏大将军高澄遣书于梁,复求通好。帝召群臣议,司农卿傅峻曰:“高澄何事须和,必是设间,欲令侯景自疑,图祸乱耳!
 
许之必堕其计。”朱异等曰:“静寇息民,和实为便。”主亦厌用兵,乃从异言。景果为反计。帝弟临川王宏之子临贺王正德所至贪暴,屡得罪于帝。由是愤恨,阴养死士,储米积货,幸国家有变。景知之,致笺于正德,请自效。正德大喜。景反于寿阳,引兵临江。尚书羊侃请以二千人急据采石,令邵陵王袭寿阳,则乌合之众,自然瓦解。朱异曰:“景必无渡江之志。”
 
事遂寝。羊侃曰:“今兹败矣。”帝以临贺王正德都督诸军事,屯丹阳郡。正德遣大船数十艘,诈称载获,密以济景。景自横江济于采石,有马数百匹,兵八千人,至慈湖。时梁兴四十七年,境内无事,罕见兵甲,贼至猝迫,公私震骇。正德守宣阳门,帅众于张侯桥迎景入宣阳门,至阙下,正德即僭皇帝位。
 
景列兵绕台城既匝,百道俱攻。尚书令羊侃随方拒守,景亦不能克。侃子鸾为景所获,执以示侃,侃不为动。会羊侃卒,城中益惧。时诸王大臣、各处勤王兵俱集,景伪求和,使梁帝敕止诸路援军,而攻城益急。帝从释氏教,食惟莱羹粝饭。至是蔬茹皆绝,乃食鸡子。邵陵王纶,因使上鸡子数百枚。侯景百道攻城,昼夜不息。梁主闻城已陷,安卧不动,叹曰:“自我得之,自我失之,亦复何恨?”俄而景入,见于太极东堂,以甲士五百自卫。景稽颡殿下,不敢仰视,汗流披面。退谓王僧贵曰:“吾尝跨鞍对阵,矢刃交下,了无怖心。今见萧公,使人自慑,岂非天威难犯,吾不可以再见之。”景以临贺王正德为大司马。德谋杀景,景因杀之。景纵兵惊帝宫人服御殆尽。
 
自后梁主所求,多不遂意,饮膳亦为所裁,忧愤成疾。五月丙辰,梁主卧净居殿,口苦索蜜不得,再曰“荷荷”,遂殂。在位四十八年,寿八十六岁。
 
是日太子纲即位,是为简文帝。初,武帝昭明太子统;五岁能通五经,读书一目五行俱下。善属文,孝谨宽和,喜怒不形。以宫临鲍邈之诬告厌祷事,不能自明,忧愤而卒。生三子:观、誉、察。武帝舍孙而立太子母弟晋安王纲为太子。朝野多以为不顺,武帝内愧,以岳阳王察都督雍、凉、益、秦、郢随诸军事。察既居形胜之地,折节下士,树恩百姓,勇侠之士多附之,境内称治。值侯景乱,时湘东王绎不能讨景,乃与察交兵。邵陵王纶劝之,不听。察乞师于西魏,西魏使杨忠救之。
 
察降魏为附庸君,是为后梁,待后再叙不提。
 
却说梁简文帝纲,六岁能属文,读书一目十行俱下。虽承父业,而受制于贼臣侯景。景与帝登重云殿,礼佛为誓,两无猜贰。以帝女溧阳公主为妻,请帝禊饮于乐游苑。帝闻丝竹之声,凄然泣下。景自称汉王,加宇宙大将军,都督六合诸军事。
 
帝惊曰:“将军乃有宇宙之号乎?”景性残忍,于石头城立大碓,有犯法者,捣杀之,化为肉粉。常戒诸将曰:“破栅平城,当尽杀之,使天下知吾威名。”又禁人偶语,犯者刑及外族,由是百姓不附。梁湘东王绎,移檄远近,下令大举讨侯景,而兵仍不行。邵陵王纶大修铠仗,将讨景,湘东王绎恶之,遣王僧辨袭之。纶收散卒,遣使降于齐。梁始兴太守陈霸先讨景,投湘东王绎,绎遣大都督王僧辨讨侯景,次巴陵,景攻之不克。
 
绎复使胡僧祐击景,败之,获其将任约,景循还。绎复遣僧辨引兵东下,克邳州,获景将宋子仙,杀之。
 
初,景克建康,欲待平定中原,然后为帝。后娶溧阳公主,才貌兼全,景杀太子大器等,及王侯之在建康者二十余人。太子神明端凝,于景党未尝屈意,临难不惧,从容就义。景复使王伟弑帝,迎昭明太子之孙豫章王栋立之。未几,景废帝为淮阴王,锁于密室,自称汉帝。湘东王绎遣王僧辨、陈霸先等击侯景,败景兵于江中,其将卢晖略以石头城降。霸先进军击景,众殊死战,景兵大溃。以皮囊盛其所生二子,挂之鞍后,与其党百余骑东走,将入海,羊侃之子鹍为暴都督,杀之,送尸建康,传首江陵,暴尸于市,士民争取食之。溧阳公主以父兄之仇,亦欲食其肉,众以其阴与之,公主食之。湘东王绎使朱买臣沉豫章王栋于水,自即帝位于江陵,是为世祖元帝。遣王僧辨还建康,陈霸先还京口。元帝眇一目,性残忍。先时不赴父难,后亦不奉简文正朔,忌弟杀侄,惟营己私,践祚江陵,好谈玄教,讲《老子》于龙光殿,侄察钩连魏伐梁。西魏遣于谨、宇文护、杨忠将兵五万伐梁,内外戒严,梁主尚戎服讲《老子》。魏人百道攻城,反者开四门以纳魏兵。帝焚图书十四万卷,曰:“读书万卷,犹有今日。”遂以素车白马出降。在位三年,魏人杀之,及太子元良、子方诸、方略等。元帝第九子晋安王方智自浔阳即梁王位。时年十三。齐使邢子才纳梁武帝兄懿之子渊明于梁,与王僧辨书,以为嗣主幼冲,未堪负荷。
 
贞阳侯渊明,以年以望,堪保金陵。僧辨纳渊明即皇帝位,以方智为太子。
 
初,僧辨与霸先共灭侯景,情好甚笃。倒是霸先遗争之,往返数四。僧辨不从,霸先叹曰:“武帝子孙,唯孝元能复仇雪耻,其子何罪而忽废之,欲何为乎?”遂誉兵袭僧辨,缢杀之。渊明称帝凡七月,逊位出就邸。晋安王方智复即皇帝位,是为敬帝,称藩于齐,政由霸先。在位二年。陈霸先自为相国,封陈公,加九锡,皋进爵为王,遂称帝。梁主禅位于陈霸先,奉梁主为淮阴王,寻弑之。梁亡,凡四主,共五十六年。陈霸先字兴国,吴兴人,汉太邱长陈实之后。少有大志,及长,涉猎史籍,好读兵书。既篡梁国,号陈,是为陈高祖武帝。陈主复信佛,舍身于大庄严寺。子昌初在江唪,江陵陷,见虏于魏。
 
陈武帝既即位,请于魏,未得还。在位三年殂,乃召兄子临川王蒨即位,是为世祖文帝。昌归,文帝坏之于江。文帝起自艰难,知民疾苦,性明察俭约,每夜刺取阃外事分判者,前后相续,敕传更签于中者,必投签于阶石之上,令铿然有声,曰:“吾虽眠,亦令惊觉。”在位七年殂。太子伯宗立。
 
伯宗柔弱,权尽归于其叔安成王顼。在位二年,顼遂废伯宗为临海王而自立,是为商宗宣帝。帝遣吴明彻攻齐,克寿春,擒刺史王琳斩之。遂取齐昌州、徐州等地。已而闻周灭齐,欲争徐、兖等地,遣吴明彻围周彭城。周遣王轨引兵蹙之,众溃,明彻为周人所执。在位十四年殂。太子叔宝立,是为长城公。
 
于光昭殿前起临春、结绮、望仙三阁,各高数十丈,连延数十里。其窗牖栏槛,皆以沉檀为之。饰以金玉,间以珠翠,外施珠廉,内有宝床宝帐。其服玩瑰丽,近古未有。每微风渐至,香闻数里。其下积石为山,引水为池,杂植奇花异卉。陈主自居临春,张贵妃居结绮,龚、孔二贵嫔居望仙,复道往来,以宫人袁大舍等为女学士。时江总虽为宰辅,不亲政务。日与尚书孔范、散骑王王差等文士十余人,侍宴后庭。谓之狎客。陈主每饮酒,使诸妃嫔及女学生与狎客共赋诗采,其尤艳丽者,被以新声,选宫女千余人,习而歌之。其曲有《玉树后庭花》、《临春乐》等,大略皆美诸妃嫔之容色。君臣酣歌,自夕达旦,以此为常。张贵妃名丽华,本兵家女,为龚贵嫔侍儿,发长七尺,光可鉴人。性敏慧,有神采,进止闲华。每瞻视盼睐,光采澄目,照映左右,善伺人主颜色。帝见而悦之,因得幸。贵妃引荐诸宫女,以悦于帝。百司启奏,多因宦者以进。陈主置妃膝上共决之,由是宦官宗戚内外连结,货赂公行,群臣谏者辄罪斥之。沈后身居俭约,衣服无绵绣之饰,帝遇之素薄,未尝有所忌怨。惟寻阅书史,数上书谏诤。陈主欲废之,而不果。
 
时江南妖异特众,临平湖岸久塞,忽然自开,陈主恶之,乃卖于佛寺为奴以魇之。时隋已篡周,又灭后梁。后梁者,昭明太子第三子察也。梁武帝以察都督雍、凉、益、秦、郢、随诸军事。侯景之乱,湘东王未能讨景,反与察连兵。察降西魏,西魏立为梁王。寻为帝资以荆州之地,屯兵守之。奉魏正朔,追尊父统为昭明皇帝。以蔡大宝为侍中尚书令,王操为五兵尚书。
 
大宝严整有谋,雅达政事,文辞赡足。操亦亚之。后梁中兴,二人功居多。后梁宣帝察,知人善任,御下有恩,称帝七年殂。
 
子明帝岿立,孝慈俭约,有人君之量,嗣世二十四年殂。子琮立,嗣位二年,隋文帝征琮入朝,废为莒国公,后梁亡,凡三主,共三十三年。二梁通计八十五年。
 
时隋天下大定,惟陈未下,隋主问取陈之策于高颎,颎曰:“江北地寒,田收差晚。江南水田早熟,量彼收获之际,微征士马,声言掩袭,彼必屯尽守御,足以废其农时。彼既聚兵,我便解甲。再三若此,彼以为常。后更集兵,彼必不信,犹豫之顷,我乃济师,攻其无备,自无不克。又江南土薄,舍多茅竹,所有蓄积,莫非地窖。密遣行人,因风纵火,待彼修立,复更烧之。不出数年,自可财力俱尽。”隋主用其策,陈人始困。隋主命大作战船,人请密之。隋主曰:“吾将显行天诛。
 
何密之为?”使投其木柹于江,曰:“彼若惧而能改,吾复何求?”戊申十月甲子,隋命晋王广、秦王俊、清河公杨素与韩擒虎、贺若弼等率兵五十一万,旌旗舟楫,横亘数千里。杨素出永安,下三峡,顺流东下。陈主以萧摩诃等为都督,从容谓侍臣曰:“王气在此,齐兵三来,周师再至,无不摧败,彼何为者耶?”孔范曰:“长江天堑,虏岂能飞渡耶?”帝笑以为举,故不为深备,奏伎纵酒,赋诗不辍。己酉正月朔旦,陈主朝会,大雾四塞,于是贺若弼自北道、韩擒虎自南道并进。缘江诸戍,望风尽走。陈主通于萧摩诃之妻,故摩诃初无战意,任忠率数骑迎降,引擒虎直入朱雀门。陈主惶遽,自投于井。
 
盖井傍有穴,穴有地室,积有金银粮草,谓可避难也。既而军人窥井,呼之不应,欲下石,乃闻叫声,以绳引之,惊其太重,及出,乃与张贵妃、孔贵嫔同束而上,执送长安。在位七年,陈亡,凡五主,共三十三年。
 
晋王广驰书高颎,令留张丽华。高颎斩之,广由是恨颎。沈后与叔宝俱入长安,及叔宝卒,沈后每随炀帝。炀帝被弑,乃为尼而卒。初陈宣帝时,陈州刺史欧阳纥反,阳春太守冯仆之母冼氏发兵擒送建康,陈封冼氏为石龙太夫人。及陈亡,而陈两广岭南诸郡奉冼氏为主,保境拒守,号为圣母。亚王广使陈叔宝为书招之,夫人恸哭,尽日乃降,岭南悉定。以上两朝之事,已经叙明。其北朝自前秦而后,至隋文帝。如何兴废如何得国,并未及叙。故下二十四、二十五两回,单叙北朝之事。
 
直至二十五回之末,隋文帝灭陈、合天下为一统,然后直接此回。未能遽尔讲明,且听逐渐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