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大明英烈  

 
  第一回 朱元璋南京登宝殿 张士诚今膛困雄兵
第二回 胡大海走险闯连营 张九六出营截猛将
第三回 胡大海戏耍赛张飞 宁伯标营救护国王
第四回 马皇后传音调兵将 花总兵走马战的顽
第五回 陈友谅兵团应天府 小太保搦战江东桥
第六回 野人熊威慑两军阵 小磕巴误走凤凰庄
第七回 老夫人含恨悔前约 宁彩霞大义许终身
第八回 宁伯标拜登二杰岭 朱沐英大战两瘟神
第九回 山大王身离二杰岭 宁伯标发兵牛膛峪
第十回 老英雄词严惊敌胆 小太保艺高压群魔
第十一回 小常茂戏耍无敌将 胡大海智激众将军
第十二回 莽英雄施计擒敌帅 老侠客奋力挫三杰
第十三回 救明主援兵进牛膛 平反王雄师困苏州
王爱云怒气冲冲,挥舞宝剑,扑奔常茂。
第十五回 小常茂无端生是非 老侠客决意赴疆场
第十六回 显手段席前惊群雄 献计谋城中救高徒
第十七回 救战将走险驸马府 盗解药勇登丞相门
第十八回 四侠客奇聚苏州城 老英雄勇闯银安殿
第十九回 莽英雄艺高抓三杰 朱洪武意重赦反王
第二十回 九江口元璋搬兵将 周家寨常茂降妖魔
第二十一回 康郎山英雄遇好汉 两军阵神槊会宝刀
第二十二回 鄱阳湖元璋陷重围 截龙岭友谅下绝情
第二十三回 刘伯温巧定哭丧计 陈友谅吊孝入樊笼
第二十四回 朱元璋兵发开封府 脱金龙肆虐两军阵
第二十五回 鼓大勇奋力战疆场 闯奇祸投军赴前敌
第二十六回 小英雄施恩救病汉 老豪杰赌气战凶顽
第二十七回 金眼刁军阵镇元魔 脱金龙疆场诱明将
第二十八回 脱金龙败兵回连营 朱元璋率将赴盛会
第二十九回 洪武帝斥敌显雄才 虎印将练拳露锋芒
第三十回 朱元璋率兵闯重围 固大英投军战敌将
第三十一回 救主公金花献妙计 追雄兵元将入樊笼
第三十二回 战山口王爷退兵将 讨军令常胜攻台坪
第三十三回 露绝技常胜挫敌将 使暗器玉环败英雄
第三十四回 于金萍救将医伤疾 于天庆替妹联姻缘
第三十五回 于化龙大义保明主 常遇春领兵助亲生
第三十六回 取粮草派将聚宝山 救英雄搬兵台坪府
第三十七回 开明王应战赴疆场 无敌将增援奔前敌
第三十八回 元大王技穷摆恶阵 明主公招贤访高人
第三十九回 朱洪武失踪中途路 徐英雄初探黄羊观
第四十回 矬英雄二探黄羊观 无敌将神槊砸刹门
第四十一回 刁步正巧施胭粉计 朱永杰遇难逢真人
第四十二回 斩仇人朱森试宝刃 救明主徐方辨高僧
第四十三回 陈友谅带路访高人 朱元璋应亲纳贤士
第四十四回 破恶阵徐达布雄兵 求战切于皋讨将令
第四十五回 逞刚强继祖丧疆场 施计谋朱森斗虎牙
第四十六回 花刀将反目伤元戎 凶水阵无情淹明将
第四十七四 沙克明冒名闯军帐 花刀将省悟归连营
第四十八回 朱永杰夤夜探恶阵 罗老道意外逢高人
第四十九回 朱元璋麾军破恶阵 元顺帝化装出燕京
第五十回 小英雄回京传捷报 十王爷进宫探真情
第五十一回 朱洪武暗中胭粉计 元奸细借机斩切臣
第五十二回 李文忠反目斥明主 胡大海忍怒问君王
第五十三回 紫禁城玉环解窘境 午朝门紧急报军情
第五十四回 朱元璋亲征白阳关 雌雄眼搦战无名将
第五十五回 盘蛇岭再镖显神通 两军阵常茂施妙计
第五十六回 皇后驱辇奔前敌 花枪将讨令闯重围
第五十七回 田再镖艺高胜虎将 韩金虎力大举千斤
第五十八回 朱元璋派将传书信 田再镖率兵闯元营
第五十九回 柳河川面见开明王 天荡山奇遇火龙祖
第六十回 施巧计诓骗张天杰 拼力气顽战元都督
第六十一回 韩驸马疆场泄私愤 老侠客阵前辨忠奸
第六十二回 剿敌寇徐达发重兵 战凶顽常茂逢强敌
第六十三回 施暗计群殴张天杰 催快马穷追元顺帝
第六十四回 元顺帝驻兵沙雁岭 朱元璋派将金马城
第六十五回 花枪将无意遇公主 银铃女有心立校场
第六十六回 御校场再镖夺魁首 花烛夜银铃得真情
第六十七回 银铃女巧设赛马场 田再镖施计离樊笼
第六十八回 牛角岭公主遭不测 龙口峰徐方遇强手
第六十九回 小矬子夜探天罡寺 老侠客云游沙雁岭
第七十回 沙雁岭北侠战恶道 雁门关军师迎将军
第七十一回 施妙计八方伏将士 赶大元一战定乾坤
 
 
第五十八回 朱元璋派将传书信 田再镖率兵闯元营
发布时间:2009/8/1   被阅览数:1082 次
(文字 〖 〗)
 
田再镖来到铁狮子近前,一不慌,二不忙,骑马蹲裆式站好,左手抓狮子腿,右手扳底座,较足丹田气,大喊一声:“起!”只见“噌”地一下,把铁狮子举过头顶。 
  四周的人看了,鼓掌如雷:“好,好神力啊!” 
  常茂比谁都吵吵得欢:“好神力,比韩驸马可强多了!喂,你们说是不是呀?” 
  “可不是嘛,举得真好!” 
  韩金虎听了,觉得很不自在。 
  马娘娘见田再镖胜过了东床驸马,挺不痛快。心中暗想道,驸马若就此甘拜下风,我脸上也无光啊!再说,今后他怎么在人前站立呢?想到此处,眼珠一转,急忙传下凤旨:“田将军,快将铁狮子举过来,哀家有话要讲。” 
  那位说:马娘娘这是干什么呢?她是想拖延时间,让田再镖举着狮子,当众出丑。若能那样,令箭岂不交给她的爱婿韩金虎了?看来,马娘娘的胸怀狭窄。都是为国选贤,何必如此呢? 
  田再镖见马娘娘传下风旨,不敢不遵。只见他举着千斤铁狮,咬着牙,瞪着眼,一步一挪,终于来到了她的面前。 
  马娘娘没话找话,随便说道:“再镖啊,你力大无穷,不愧是一员虎将,但不知你家住哪里啊?” 
  诸位,田再镖举着这么重的铁狮子,能说出话来吗?但是,不说又不行。他只好强咬牙关,回答道,“启奏娘娘,我是太原人氏。” 
  “噢!你弟兄几人呀?” 
  “我弟兄三人。” 
  “这就是了。再镖,你成亲没有啊?” 
  这个马娘娘,问起话来,没完没了。 
  再看田再镖头上的汗珠子,跟黄豆粒儿一般,嘀嘀嗒嗒往下直滴。两条腿、两只胳膊,都哆嗦开了。 
  常茂在一旁看得明白。心里说,马娘娘啊,你这是干什么?再这样下去,还不把田再镖累死?再说,若弄不好,也容易把他自己砸死呀!于是,他大声喊话:“再镖兄弟,举不动就放下说话。” 
  此刻,田再镖也确实举不动了。他一边回答娘娘的问话,一边思忖道:娘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田再镖抢先锋也好,包打前敌也好,还不是为到柳河川解救开明王吗?想不到你嫉贤妒能,竟到了如此地步。他刚想到这儿,正好常茂又喊了一嗓子。心里话,嗯,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干脆,我放下算了。想到此处,扭转身形,就想把铁狮子放回原处。可是,由于他举得时间太长,双手都不听使唤了。“呼”地一下,这铁狮子冲马娘娘就砸了过去。 
  文武百官一看,吓得“嗷嗷”乱叫,一个个都紧闭了眼睛。 
  马娘娘见势不妙,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铁狮子砸来的一刹那.她“噌”倒在地上。紧接着,来了个就地十八滚,“骨碌碌碌”,从桌案底下滚了出去。与此同时,“喀嚓”铁狮子落下,把龙书案砸了个粉碎。 
  马娘娘是死里逃生啊!只见她面如白纸,浑身栗抖。时过片刻,定了定惊魂,站起身来,颤声吼叫道:“唗!大胆,放肆!陛下,因再镖居心不良,他要刺王杀驾啊!” 
  刚才这一番折腾,朱元璋看得明白,也把他吓出了一身虚汗。后来,见马娘娘平安无恙,他的心才落到肚内。不过,对田再镖却恼恨在心。听马娘娘这么一说,更是火上浇油。他一怒之下,“啪”!手拍龙胆,怒声喝斥道:“唗!田再镖,你要造反不成?来人,把他推出去,碎尸万段。” 
  “是!” 
  刀斧手得令,往上一闯,打掉他的头盔,扒掉他的甲胄,抹肩头,拢二臂,五花大绑,推揉出去。 
  韩金虎见了,暗中得意。心里说,哼,把他千刀万剐,我才痛快呢! 
  其实,他跟田再镖并没有仇。只因能为上有差别,就嫉贤妒能。 
  闲话体提。田再镖被绑,急坏了满营将官。常茂凑到胡大海身旁,说道:“二大爷,你得说话呀!这么不讲理的事,你能看着不管吗?” 
  其实,早把胡大海气坏了。只见他站起身来,把草包肚子一腆,高声叫道:“刀下留人!”话音一落,晃动身躯,来到了朱元璋和马娘娘面前。 
  老胡这个人,向来不拘什么君臣礼仪,张嘴就是老四。只见他来到朱元璋面前,瞪起牛眼,高声喊叫:“我说老四,哪有你这么干事的?田再镖身犯何罪,为什么把人家碎尸万段?” 
  朱元璋说道:“二王千岁,刚才你也在场。田再镖故意行凶,难道你没看见?” 
  “话可不能这么说,田再镖与马娘娘有何仇何恨,他怎么能故意行凶呢?咱们说话可不能信口开河,得凭良心呀!你没见吗?他举着那么重的东西,胳膊都哆嗦了。他本想将狮子放到平地,不料身不由己,才将它误砸到娘娘面前。再说,我弟妹也够戗,没事的时候,你唠八天八夜,那也可以,人家举那么重的东西,你却没完没了地问话,这不成心要人家的好看吗?你说田再镖刺王杀驾,我不赞成。我倒认为,有人想看田再镖的笑话。” 
  胡大海这张嘴,可不让人。“当当”几句,把马娘娘说了个面红耳赤。她略定心神,说道:“二哥,你说谁看田再镖的笑话?” 
  “我不知道。谁干的,谁心里明白。” 
  常茂一看,紧走两步,来到近前,说道:“皇上,娘娘,方才我二大爷说的,句句都是实话。田再镖举着那么重的东西,又呆了那么长时间,他确实是举不动了。因此,一滑溜,才无意落到娘娘面前,根本不是故意行凶。我看呀,纯粹是场误会。既然是误会,就不应定为死罪。万岁,娘娘,你们消消气儿,把田再镖放回来得了。眼下正是用人的时刻,斩杀大将可于你们的江山不利呀!” 
  常茂怕胡大海再与皇上顶牛儿,才出来给他们和稀泥。 
  全营众将听了,“哗啦”一声,都跪倒在龙书案前,为田再镖求情:“万岁、娘娘开恩,饶过田再镖才是。” 
  朱元璋也不是糊徐之人。这件事情的发生,他也暗自埋怨马皇后。眼下,见这么多人为田再镖求情,心里也就活动了。于是直给马娘娘使眼色。 
  马娘娘带公主、驸马来到前敌,也是为出力报效啊!刚才她那样难为田再镖,并没安什么坏心,只不过想让驸马出头露面罢了。如今,她见田再镖那么大的能为,心中也十分高兴。为什么?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想到此处,不由对自己的所做所为,也后悔起来。因此,她见朱元璋给她使眼色,正好就坡下驴。所以,对朱元璋说道:“陛下,你就看着办吧!” 
  “好!”朱元璋对群臣文武说道,“各位爱卿,刚才确实是一场误会。娘娘受了虚惊,讲了些过头的言语,也情有可原。既然话已讲清,把田再镖放回就是。” 
  于是,田再镖被带到大帐。只见他跪倒在皇上、娘娘面前,叩头施礼道:“适才险些伤了娘娘,臣死有余辜。请陛下、娘娘治罪。” 
  朱元璋听罢,十分高兴,微微欠身说道:“再镖,刚才之事,已水落石出。来人,为他解去绑绳。” 
  “谢万岁、娘娘不斩之恩。” 
  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田再镖顶盔贯甲,归班站立。 
  此时,朱元璋心想,眼前军情吃紧,还得派人给常遇春送信哪!于是,又与全营将军,商议起来。 
  众将官悄声议论道:“若派韩金虎,田再镖不服;若派田再镖,韩金虎不服。”他们没有良策,只好低头不语。 
  常茂不愧是久经杀场的英雄,脑子里有九九八十一个转轴儿。他略一思索,对朱元璋启奏道:“万岁,此番送信,非同一般。依我看来,派一个人也行,派两个人也可。叫他们一个攻东路,一个攻西路。哪路先到柳河川,便是正式的先锋官。” 
  朱元璋一听,觉得有理,忙对日再镖和韩金虎说道:“二位爱卿,你们看常茂之言如何?” 
  日再镖说道:“臣遵旨!” 
  韩金虎也说道:“臣遵旨!” 
  接着,军师便向他二人传下了令箭。 
  韩金虎和田再镖,一样的血气方刚,一样的争强好胜。于是,他俩心中就铆上劲了,非要把功劳抢到手不可。 
  军师又为他俩派随从的大将。 
  常茂眼珠儿一转,把年轻的将官叫到旁边。嘀咕一阵,做了安排。就见武尽忠、武尽孝、常胜、固大英、汤琼、郭彦威等十来个人,来到龙书案前,一齐躬身施礼道:“主公、军师,我等愿随田先锋出征。” 
  常茂、胡强、于皋、朱沐英、于世英这帮人,也来到近前,说道:“陛下,我们乐意保护驸马爷!” 
  马娘娘一看,十分高兴,心里说,常茂是无敌将军,他手中的禹王神槊,可打遍天下。有他出征,驸马就平安无事了。 
  其实,她可想错了,那常茂是另有打算。 
  诸事料理已毕,各路小将顶盔贯甲,罩袍束带,挂剑悬鞭,带好兵刃,跟小老虎一般,来到辕门以外,飞身上了战骑。 
  临行前,军师刘伯温再三嘱托:不论谁见到开明王,千万要告诉他,明晚三更,以信炮为号,里应外合,大破元兵。军师又想到,韩金虎与田再镖,都是新进连营的将官,常遇春并不认识。为此,他请朱元璋下了诏旨,每人一份儿。进了柳河川,面交开明王。 
  这二人将诏旨揣到怀内,这才带领上将,各引兵三千,提枪上马,杀出白阳关。 
  说书人一张嘴,表不了两家的事情,先说田再镖。他与武尽忠、武尽孝、常胜、汤琼、固大英、郭彦威等十几个小弟兄,从东路边走边唠,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天荡山下。花枪将田再镖立马横枪,抬头观瞧,嚄,好大的天荡山哪!好像一个笔架,矗立在对面。这座山中间,有两个豁口,看来,若到柳河川,必须从那里通过。如此说来,那儿肯定有重兵把守。他再往天荡山前一瞧,只见无军的连营,一道挨着一道,跟大海的波涛一般,一眼望不到尽头。再仔细一瞅,连营内外,元军多如牛毛,他们各持兵刃,刀枪似麦穗,剑戟似柴蓬,看得令人眼花缭乱。 
  田再镖看罢,把马的肚带连紧几扣,把蒙面纱巾往脸上一蒙,把花枪往空中一举,高声喝喊道:“弟兄们,冲啊——” 
  霎时间,三千多只“小老虎”,“嗷”地一嗓子,就向无营冲去。 
  元人早有戒备。他们在连营前边,光战壕就挖了三道。每道战壕宽有两丈,深有两丈,里边都灌满了水,沟底还安有毒蒺藜和尖刀,只要掉进去,保准没命。另外,在这壕边上,还密布着蒺藜、障碍。要想过去,比登天还难。除此而外,他们在连营里边还修了一道土围子。这道土围子厚有五尺,高有丈五。上边设有箭眼,元兵日夜在这儿巡逻。刚才,营外来了三千多明军,人家能看不见吗?因此,急忙跑进头层防线,禀报这里的主将。 
  主将名叫完颜阿乌龙,是大金川的太子。胯下赤兔马,掌中金钉枣阳槊,是一员猛将。 
  完颜阿乌龙得报,不由暗自发笑。心里说,明兵几千人马敢来攻打天荡山?哎呀,这真是天大的笑话。他披挂整齐,亲自领兵带队,上了土围子。等他站稳身形,撒目一瞅:可不是吗!明营的军队,像扇子面一样,冲了上来。跑在最前边的,有十几匹战马。由于战马太快,马蹄子后面荡起了一溜尘土。 
  完颜阿乌龙看罢,狂声大笑道:“嘿嘿嘿嘿!飞蛾扑火,自来送死。快,放箭!” 
  霎时间,箭似飞蝗,奔明兵射去。这一来,明军的伤亡可太大了。不论是骑兵,还是步兵,成排成排地往下倒。 
  田再镖只顾冲锋,不幸肩头上也中了一箭。他紧咬牙关,把箭拨出。坏了,扽出一块肉来。霎时间,鲜血如注,往外流淌。 
  田再镖身为大将,还在乎这个?只见他双脚点镫,打马如飞,就冲进了元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