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长生殿  

 
  第一出 传概
第二出 定情
第三出 贿权
第四出 春睡
第五出 禊游
第六出 傍讶
第七出 幸恩
第八出 献发
第九出 复召
第十出 疑谶
第十一出 闻乐
第十二出 制谱
第十三出 权哄
第十四出 偷曲
第十五出 进果
第十六出 舞盘
第十七出 合围
第十八出 夜怨
第十九出 絮阁
第二十出 侦报
第二十一出 窥浴
第二十二出 密誓
第二十三出 陷关
第二十四出 惊变
第二十五出 埋玉
第二十六出 献饭
第二十七出 冥追
第二十八出 骂贼
第二十九出 闻铃
第三十出 情悔
第三十一出 剿寇
第三十二出 哭像
第三十三出 神诉
第三十五出 收京
第三十六出 看袜
第三十七出 尸解
第三十八出 弹词
第三十九出 私祭
第四十出 仙忆
第四十一出 见月
第四十二出 驿备
第四十三出 改葬
第四十四出 怂合
第四十五出 雨梦
第四十六出 觅魂
第四十七出 补恨
第四十八出 寄情
第四十九出 得信
第五十出 重圆
[补] 第三十四出 刺逆
 
 
第十八出 夜怨
发布时间:2007/2/28   被阅览数:1949 次
(文字 〖 〗)
 
第十八出 夜怨
 
【正宫引子·破齐阵】【破阵子头】〔旦上〕宠极难拚轻舍,欢浓分外生怜。【齐天乐】比目游双,鸳鸯眠并,未许恩移情变。【破阵子尾】只恐行云随风引,争奈闲花竞日妍,终朝心暗牵。  
 
〔清平乐〕卷帘不语,谁识愁千缕。生怕韶光无定主,暗里乱催春去。心中刚自疑猜,那堪踪迹全乖。凤辇却归何处?凄凉日暮空阶。奴家杨玉环,久邀圣眷,爱结君心。叵耐梅精江采苹,意不相下。恰好触忤圣上,将他迁置楼东。但恐采苹巧计回天,皇上旧情未断,因此常自堤防。唉,江采苹,江采苹,非是我容你不得,只怕我容了你,你就容不得我也!今早圣上出朝,日色已暮,不见回宫,连着永新、念奴打听去了。此时情绪,好难消遣也!  
 
【仙吕入双调·风云会四朝元】【四朝元头】烧残香串,深宫欲暮天。把文窗频启,翠箔高卷,眼儿几望穿。但常时此际,但常时此际,【会河阳】定早驾到西宫,执手齐肩。【四朝元】花映房栊,春生颜面,【驻云飞】百种耽欢恋。嗏今夕问何缘,【一江风】芳草黄昏,不见承回辇?〔内作鹦哥叫“圣驾来也”介〕〔旦作惊看介〕呀,圣上来了!〔作看介〕呸,原来是鹦哥弄巧言,把愁人故相骗。【四朝元尾】只落得徘徊伫立,思思想想,画栏凭遍。  
 
〔老旦上〕闻道君王前殿宿,内家各自撤红灯。〔见介〕启娘娘:万岁爷已宿在翠华西阁了。〔旦呆介〕有这等事!〔泣介〕  
 
【前腔】君情何浅,不知人望悬!正晚妆慵卸,暗烛羞剪,待君来同笑言。向琼筵启处,向琼筵启处,醉月觞飞,梦雨床连。共命无分,同心不舛,怎蓦把人疏远!〔老旦〕万岁爷今夜偶不进宫,料非有意疏远,娘娘请勿伤怀!〔旦〕嗏,若不是情迁,便宿离宫,阿监何妨遣。我想圣上呵,从来未独眠,鸳衾厌孤展,怎得今宵枕畔,清清冷冷,竟无人荐!  
 
〔贴上〕雪隐鹭鸶飞始见,柳藏鹦鹉语方知。〔见介〕娘娘,奴婢打听翠阁的事来了。〔旦〕怎么说?〔贴〕娘娘听启,奴婢方才呵,【月临江】悄向翠华西阁,守将时近黄昏,忽闻密旨遣黄门。〔旦〕遣他何处去呢?〔贴〕飞鞭乘戏马,灭烛召红裙。〔旦急问介〕召那一个?〔贴〕贬置楼东怨女,梅亭旧日妃嫔。〔旦惊介〕呀,这是梅精了。他来也不曾?〔贴〕须臾簇拥那佳人,暗中归翠阁。〔老旦问介〕此话果真否?〔贴〕消息探来真。〔旦〕唉,天那,原来果是梅精复复邀宠幸了。〔做不语闷坐、掩泪介〕〔老旦、贴〕娘娘请免愁烦。〔旦〕
 
【前腔】闻言惊颤,伤心痛怎言。〔泪介〕把从前密意,旧日恩眷,都付与泪花儿弹向天。记欢情始定,记欢情始定,愿似钗股成双,盒扇团圆。不道君心,霎时更变,总是奴当谴。嗏,也索把罪名宣,怎教冻蕊寒葩,暗识东风面。可知道身虽在这边,心终系别院。一味虚情假意,瞒瞒昧昧,只欺奴善。  
 
〔贴〕娘娘还不知道,奴婢听得小黄门说,昨日万岁爷在华萼楼上,私封珍珠一斛去赐他,他不肯受。回献一诗,有“长门自是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之句,所以致有今夜的事。〔旦〕哦,原来如此,我那里知道!  
 
【前腔】他向楼东写怨,把珍珠暗里传。直恁的两情难割,不由我寸心如剪。也非咱心太褊,只笑君王见错;笑君王见错,把一个罪废残妆,认是金屋婵娟。可知我守拙鸾凰,斗不上争春莺燕!〔老旦〕万岁爷既不忘情于他,娘娘何不迎合上意,力劝召回。万岁爷必然欢喜,料他也不敢忘恩。〔旦〕唉,此语休提。他自会把红丝缠。嗏,何必我重牵。只怕没头兴的媒人,反惹他憎贱。你二人随我到翠阁去来。〔贴〕娘娘去怎的?〔旦〕我到那里,看他如何逞媚妍,如何卖机变,取次把君情鼓动,颠颠倒倒,暗中迷恋。  
 
〔贴〕奴婢想今夜翠阁之事,原怕娘娘知道。此时夜将三鼓,万岁爷必已安寝。娘娘猝然走去,恐有未便。不如且请安眠,到明日再作理会。〔旦作不语,掩泪叹介〕唉,罢罢,只今夜教我如何得睡也!  
 
【尾声】他欢娱只怕催银箭,我这里寂寥深院,只索背着灯儿和衣将空被卷。
 
紫禁迢迢宫漏鸣,戴叔伦 碧天如水夜云生。温庭筠  
 
泪痕不与君恩断,刘阜 斜倚薰笼坐到明。白居易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