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集==>长生殿  

 
  第一出 传概
第二出 定情
第三出 贿权
第四出 春睡
第五出 禊游
第六出 傍讶
第七出 幸恩
第八出 献发
第九出 复召
第十出 疑谶
第十一出 闻乐
第十二出 制谱
第十三出 权哄
第十四出 偷曲
第十五出 进果
第十六出 舞盘
第十七出 合围
第十八出 夜怨
第十九出 絮阁
第二十出 侦报
第二十一出 窥浴
第二十二出 密誓
第二十三出 陷关
第二十四出 惊变
第二十五出 埋玉
第二十六出 献饭
第二十七出 冥追
第二十八出 骂贼
第二十九出 闻铃
第三十出 情悔
第三十一出 剿寇
第三十二出 哭像
第三十三出 神诉
第三十五出 收京
第三十六出 看袜
第三十七出 尸解
第三十八出 弹词
第三十九出 私祭
第四十出 仙忆
第四十一出 见月
第四十二出 驿备
第四十三出 改葬
第四十四出 怂合
第四十五出 雨梦
第四十六出 觅魂
第四十七出 补恨
第四十八出 寄情
第四十九出 得信
第五十出 重圆
[补] 第三十四出 刺逆
 
 
第二十五出 埋玉
发布时间:2007/2/28   被阅览数:1892 次
(文字 〖 〗)
 
第二十五出 埋玉
 
【南吕过曲·金钱花】〔末扮陈元礼引军士上〕拥旄仗钺前驱,前驱;羽林拥卫銮舆,銮舆。匆匆避贼就征途。人跋涉,路崎岖。知何日,到成都。  
 
下官右龙武将军陈元礼是也。因禄山造反,破了潼关。圣上避兵幸蜀,命俺统领禁军扈驾。行了一程,早到马嵬驿了。〔内鼓噪介〕〔末〕众军为何呐喊?〔内〕禄山造反,圣驾播迁,都是杨国忠弄权,激成变乱。若不斩此贼臣,我等死不扈驾。〔末〕众军不必鼓噪,暂且安营。待我奏过圣上,自有定夺。〔内应介〕〔末引军重唱“人跋涉”四句下〕〔生同旦骑马,引老旦、贴、丑行上〕  
 
【中吕过曲·粉孩儿】匆匆的弃宫闱珠泪洒,叹清清冷冷半张銮驾,望成都直在天一涯。渐行来渐远京华,五六搭剩水残山,两三间空舍崩瓦。  
 
〔丑〕来此已是马嵬驿了,请万岁爷暂住銮驾。〔生、旦下马,作进坐介〕〔生〕寡人不道,误宠逆臣,致此播迁,悔之无及。妃子,只是累你劳顿,如之奈何!〔旦〕臣妾自应随驾,焉敢辞劳。只愿早早破贼,大驾还都便好。〔内又喊介〕杨国忠专权误国,今又交通吐蕃,我等誓不与此贼俱生。要杀杨国忠的,快随我等前去。〔杂扮四军提刀赶副净上,绕场奔介〕〔军作杀副净,呐喊下〕〔生惊介〕高力士,外面为何喧嚷?快宣陈元礼进来。〔丑〕领旨。〔宣介〕〔末上见介〕臣陈元礼见驾。〔生〕众军为何呐喊?〔末〕臣启陛下:杨国忠专权召乱,又与吐蕃私通。激怒六军,竟将国忠杀死了。〔生作惊介〕呀,有这等事。〔旦作背掩泪介〕〔生沉吟介〕这也罢了,传旨起驾。〔末出传旨介〕圣旨道来,赦汝等擅杀之罪。作速起行。〔内又喊介〕国忠虽诛,贵妃尚在。不杀贵妃,誓不扈驾。〔末见生介〕众军道,国忠虽诛,贵妃尚在,不肯起行。望陛下割恩正法。〔生作大惊介〕哎呀,这话如何说起!〔旦慌牵生衣介〕〔生〕将军,  
 
【红芍药】国忠纵有罪当加,现如今已被劫杀。妃子在深宫自随驾,有何干六军疑讶。〔末〕圣谕极明,只是军心已变,如之奈何!〔生〕卿家,作速晓谕他,恁狂言没些高下。〔内又喊介〕〔末〕陛下呵,听军中恁地喧哗,教微臣怎生弹压!   〔旦哭介〕陛下啊,  
 
【耍孩儿】事出非常堪惊诧。已痛兄遭戮,奈臣妾又受波查。是前生事已定,薄命应折罚。望吾皇急切抛奴罢,只一句伤心话……   〔生〕妃子且自消停。〔内又喊介〕不杀贵妃,死不扈驾。〔末〕臣启陛下:贵妃虽则无罪,国忠实其亲兄,今在陛下左右,军心不安。若军心安,则陛下安矣。愿乞三思。〔生沉吟介〕  
 
【会河阳】无语沉吟,意如乱麻。〔旦牵生衣哭介〕痛生生怎地舍官家!〔合〕可怜一对鸳鸯,风吹浪打,直恁的遭强霸!〔内又喊介〕〔旦哭介〕众军逼得我心惊唬,〔生作呆想,忽抱旦哭介〕贵妃,好教我难禁架!  
 
〔众军呐喊上,绕场、围驿下〕〔丑〕万岁爷,外厢军士已把驿亭围了。若再迟延,恐有他变,怎么处?〔生〕陈元礼,你快去安抚三军,朕自有道理!〔末〕领旨。〔下〕〔生、旦抱哭介〕〔旦〕  
 
【缕缕金】魂飞颤,泪交加。〔生〕堂堂天了贵,不及莫愁家。〔合哭介〕难道把恩和义,霎时抛下!〔旦跪介〕臣妾受皇上深恩,杀身难报。今事势危急,望赐自尽,以定军心。陛下得安稳至蜀,妾虽死犹生也。算将来无计解军哗,残生愿甘罢,残生愿甘罢!  
 
〔哭倒生怀介〕〔生〕妃子说那里话!你若捐生,朕虽有九重之尊,四海之富,要他则甚!宁可国破家亡,决不肯抛舍你也!  
 
【摊破地锦花】任灌哗,我一谜妆聋哑,总是朕差。现放着一朵娇花,怎忍见风雨摧残,断送天涯。若是再禁加,拼代你陨黄沙。  
 
〔旦〕陛下虽则恩深,但事已至此,无路求生。若再留恋,倘玉石俱焚,益增妾罪。望陛下舍妾之身,以保宗社。〔丑作掩泪,跪介〕娘娘既慷慨捐生,望万岁爷以社稷为重,勉强割恩罢。〔内又喊介〕〔生顿足哭介〕罢罢,妃子既执意如此,朕也做不得主了。高力士,只得但、但凭娘娘罢!〔作硬咽、掩面哭下〕〔旦朝上拜介〕万岁!〔作哭倒介〕〔丑向内介〕众军听着,万岁爷已有旨,赐杨娘娘自尽了。〔众内呼介〕万岁,万岁,万万岁!〔丑扶旦起介〕娘娘,请到后边去。〔扶旦行介〕〔旦哭介〕  
 
【哭相思】百年离别在须臾,一代红颜为君尽!  
 
〔转作到介〕〔丑〕这里有座佛堂在此。〔旦作进介〕且住,待我礼拜佛爷。〔拜介〕佛爷,佛爷!念杨玉环啊,  
 
【越恁好】罪孽深重,罪孽深重,望我佛度脱咱。〔丑拜介〕愿娘娘好处生天。〔旦起哭介〕〔丑跪哭介〕娘娘,有甚话儿,分付奴婢几句。〔旦〕高力士,圣上春秋已高,我死之后,只有你是旧人,能体圣意,须索小心奉侍。再为我转奏圣上,今后休要念我了。〔丑哭应介〕奴婢晓得。〔旦〕高力士,我还有一言。〔作除钗、出盒介〕这金钗一对,钿盒一枚,是圣上定情所赐。你可将来与我殉葬,万万不可遗忘。〔丑接钗盒介〕奴婢晓得。〔旦哭介〕断肠痛杀,说不尽恨如麻。〔末领军拥上〕杨妃既奉旨赐死,何得停留,稽迟圣驾。〔军呐喊介〕〔丑向前拦介〕众军士不得近前,杨娘娘即刻归天了。〔旦〕唉,陈元礼,陈元礼,你兵威不向逆寇加,逼奴自杀。〔军又喊介〕〔丑〕不好了,军士每拥进来了。〔旦看介〕唉,罢、罢,这一株梨树,是我杨玉环结果之处了。〔作腰间解出白练,拜介〕臣妾杨玉环,叩谢圣恩。从今再不得相见了。〔丑泣介〕〔旦作哭缢介〕我那圣上啊,我一命儿便死在黄泉下,一灵儿只傍着黄旗下。  
 
〔做缢死下〕〔末〕杨妃已死,众军速退。〔众应同下〕〔丑哭介〕我那娘娘啊!〔下〕〔生上〕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丑持白练上,见生介〕启万岁爷,杨娘娘归天了。〔生作呆不应介〕〔丑又启介〕杨娘娘归天了。自缢的白练在此。〔生看大哭介〕哎哟,妃子,妃子,兀的不痛杀寡人也!〔倒介〕〔丑扶介〕〔生哭介〕  
 
【红绣鞋】当年貌比桃花,桃花;〔丑〕今朝命绝梨花,梨花。〔出钗盒介〕这金钗、钿盒,是娘娘分付殉葬的。〔生看钗盒哭介〕这钗和盒,是祸根芽。长生殿,恁欢洽;马嵬驿,恁收煞!  
 
〔丑〕仓卒之间,怎生整备棺椁?〔生〕也罢,权将锦褥包裹。须要埋好记明,以待日后改葬。这钗盒就系娘娘衣上罢。〔丑〕领旨。〔下〕〔生哭介〕
 
【尾声】温香艳玉须臾化,今世今生怎见他!〔末上跪介〕请陛下起驾。〔生顿足恨介〕咳,我便不去西川也值什么!〔内呐喊、掌号,众军上〕  
 
【仙吕入双调过曲·朝元令】〔丑暗上,引生上马行介〕〔合〕长空雾粘,旌旆寒风刮。长征路淹,队仗黄尘染。谁料君臣,共尝危险。恨贼寇横兴逆焰,烽火相兼,何时得将豺虎歼。遥望蜀山尖,回将凤阙瞻,浮云数点,咫尺把长安遮掩,长安遮掩。  
 
翠华西拂蜀云飞,章褐 天地尘昏九鼎危。吴融  
 
蝉鬓不随銮驾起,高骈 空惊鸳鸯忽相随。钱起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