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史==>旧唐书  

 
  本纪第一
本纪第二
本纪第三
本纪第四
本纪第五
本纪第六
本纪第七
本纪第八
本纪第九
本纪第十
本纪第十一
本纪第十二
本纪第十三
本纪第十四
本纪第十五
本纪第十六
本纪第十七上
本纪第十七下
本纪第十八上
本纪第十八下
本纪第十九上
本纪第十九下
本纪第二十上
本纪第二十下
志第一
志第二
志第三
志第四
志第五
志第六
志第七
志第八
志第九
志第十
志第十一
志第十二
志第十三
志第十四
志第十五
志第十六
志第十七
志第十八
志第十八
志第十九
志第二十
志第二十一
志第二十一
志第二十一
志第二十二
志第二十三
志第二十四
志第二十五
志第二十六
志第二十七
志第二十七
志第二十八
志第二十九
志第三十
列传第一
列传第二
列传第三
列传第四
列传第五
列传第六
列传第七
列传第八
列传第九
列传第十
列传第十一
列传第十二
列传第十三
列传第十四
列传第十五
列传第十六
列传第十七
列传第十八
列传第十九
列传第二十
列传第二十一
列传第二十二
列传第二十三
列传第二十四
列传第二十五
列传第二十六
列传第二十七
列传第二十八
列传第二十九
列传第三十
列传第三十一
列传第三十二
列传第三十三
列传第三十四
列传第三十五
列传第三十六
列传第三十七
列传第三十八
列传第三十九
列传第四十
列传第四十一
列传第四十二
列传第四十三
列传第四十四
列传四十五
列伟第四十六
列传第四十七
列传第四十八
列传第四十九
列传第五十
列传第五十一
列传第五十二
列传第五十三
列传第五十四
列传第五十五
列传第五十六
列传第五十七
列传第五十八
列传第五十九
列传第六十
列传第六十一
列传第六十二
列传第六十三
列传第六十四
列传第六十五
列传第六十六
列传第六十七
列传第六十八
列传第六十九
列传第七十
列传第七十一
列传第七十二
列传第七十三
列传第七十四
列传第七十五
列传第七十六
列传第七十七
列传第七十八
列传第七十九
列传第八十
列传第八十一
列传第八十二
列传第八十三
列传八十四
列传第八十五
列传第八十六
列传第八十七
列传第八十八
列传第八十九
列传第九十
列传第九十一
列传第九十二
列传第九十三
列传第九十四
列传第九十五
列传第九十六
列传第九十七
列传第九十八
列传第九十九
列传第一百
列传第一百一
列传第一百二
列传第一百三
列传第一百四
列传第一百五
列传第一百六
列传第一百七
列传第一百八
列传第一百九
列传卷第一百一十
列传第一百一十一
列传第一百一十二
列传第一百一十三
列传第一百一十四
列传第一百一十五
列传第一百一十六
列传第一百一十七
列传第一百一十八
列传第一百一十九
列传第一百二十
列传第一百二十一
列传第一百二十二
列传第一百二十三
列传第一百二十四
列传第一百二十五
列传第一百二十六
列传第一百二十七
列传第一百二十八
列传第一百二十九
列传第一百三十
列传第一百三十一
列传第一百三十二
列传第一百三十三
列传第一百三十四
列传第一百三十五
列传第一百三十五
列传第一百三十六
列传第一百三十六
列传第一百三十七
列传第一百三十七
列传第一百三十八
列传第一百三十九
列传第一百三十九
列传第一百四十
列传第一百四十
列传第一百四十
列传第一百四十一
列传第一百四十二
列传第一百四十三
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四下
列传第一百四十五
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上
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下
列传第一百四十七
列传第一百四十八
列传第一百四十九
列传第一百四十九
列传第一百五十
列传第一百五十
附 录
 
 
列传第一百三十三
发布时间:2005/10/9   被阅览数:4165 次
(文字 〖 〗)
 
SPAN>

初,府掾吏以凑起自戚籓,不谙簿领,凡有疑狱难决之事,多候凑将出时方呈,冀免指擿瑕病。凑虽仓卒阅视,必指其奸幸之处,下笔决断,无毫厘之差。掾吏非大过,不行笞责;而召面按问,诘责而释之。吏尤惕厉,庶务咸举。

文敬太子、义章公主相继薨殁,上深追念,葬送之仪颇厚。召集工役,载土筑坟,妨民农务。凑候上顾问,极言之。宗属门吏以凑论谏太繁,恐上厌苦,每以简约规之。凑曰:“圣上明哲,忧劳四海,必不以公主、太子之钟念而忽疲民。但人多顺旨不言,若再三启谏,必动宸情,则生民受赐。长吏不言,是为阿旨。如穷民上诉,罪在何人?”议者重之。以能政,兼兵部尚书。官街树缺,所司植榆以补之,凑曰:“榆非九衢之玩。”亟命易之以槐。及槐阴成而凑卒,人指树而怀之。

凑于德宗为老舅,汉魏故事,多退居散地,才免罪戾而已。凑自贞元已来,特承恩顾,历中外显贵,虽圣奖隆深,亦由凑小心办事,奉职有方故也。

凑既疾,不召巫医,药不入口,家人泣而勉之。对曰:“吾以凡才,滥因外戚进用,起家便授三品,历显位四十年,寿登七十,为人足矣,更欲何求?古之以亲戚进用者,罕有善终,吾得归全以侍先人,幸也。”德宗知之,令御医进药,不获已,服之。贞元十六年四月卒,时年七十一,赠尚书左仆射,罢朝一日。

窦觎,昭成皇后族侄。父光,华原尉。觎以亲廕,释褐右卫率府兵曹参军。鄜坊节度臧希让奏为判官,累授监察殿中侍御史、检校工部员外郎、坊州刺史。兴元元年,讨李怀光于河中,诏觎以坊州兵七百人屯邰阳。贼平,以功兼御史中丞。迁同州刺史,入朝为户部侍郎。

觎无他才伎,为吏有计数,又以韩滉子婿,故籓府辟召,遂历牧守。宰相窦参,觎再从侄。参少依觎,及参秉政,力荐于朝,故有贰卿之拜。数月,为扬州大都督府长史、御史大夫、充淮南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既非德举,人咸薄之。赴镇旬日,暴卒,诏赠礼部尚书。

柳晟者,肃宗皇后之甥。母和政公主。父潭,官至太仆卿、驸马都尉。晟少无检操,代宗于诸甥之中,特加抚鞠,俾与太子、诸王同学,授诗书,恩宠罕比。累试太常卿。

德宗即位,以与晟幼同砚席,尤亲之。泾师之乱,从幸奉天,晟密启曰:“愿受诏入京城,游说群贼,冀其携贰。”德宗壮而许之。晟与贼帅多有旧,出入其门说诱之。事泄,为硃泚所擒,械之于狱。晟有力,乃于狱中穿垣破械而遁,落发为僧,间道归行在。迁将作少监。元和初,检校工部尚书、兴元尹、山南西道节度使。罢镇入朝,以违诏进奉,为御史元稹所劾,诏宥之。俄充入回鹘册立使,复命,迁左金吾卫大将军。元和十三年卒,赠太子少保。

王子颜,琅邪临沂人,庄宪皇后之父也。祖思敬,少从军,累试太子宾客。父难得,有勇决,善骑射,天宝初为河源军使。吐蕃赞普王子郎支都有勇,乘谙真马,宝钿装鞍,出阵求斗,无敢与校者。难得挟枪奋马突前,刺杀郎支都,斩其首,传于京师。军还,玄宗召见之,令于殿前乘马挟枪作刺郎支都之状。赐以锦袍金带,累拜金吾将军同正员。

天宝七载,从哥舒翰击吐蕃于积石,虏吐谷浑王子悉弄参及子婿悉颊藏而还,累拜左武卫将军、关西游奕使。九载,击吐蕃,收五桥,拔树敦城,补白水军使。十三载,从收九曲,加特进。

禄山之叛,从哥舒翰战于潼关;关门不守,从肃宗幸灵武。时行在阙军赏,难得进绢三千疋及金银器等。至德初,试卫尉卿、兴平军使,兼凤翔都知兵马使。进收京城,与贼军战。其下靳元曜战酣堕马,难得驰救之,贼射之中眉,皮穿披下鄣目。难得自拔去箭,并皮掣洛,驰马复战,血流被面,而抗贼不已。肃宗深嘉之。从郭子仪攻安庆绪于相州,累封琅邪郡公,英武军使。宝应二年卒,赠潞州大都督。

子颜少从父征役,累官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卫尉卿,生后而卒。顺宗内禅,以后生宪宗皇帝,褒赠先代:思敬司徒,难得太傅,子颜太师。

颜子重荣,官至福王傅;用,官至太子宾客、金吾将军。

赞曰:戚里之贤,避宠畏权。不恤祸患,鲜能保全。福盈者败,势压者颠。武之惟良,明于自然。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