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连载==>第十三篇  

 
  齐负郭之民有狐晅者
燕攻齐取七十余城
燕攻齐齐破
齐闵王之遇杀
齐王建入朝于秦
 
 
齐负郭之民有狐晅者
发布时间:2005/10/11   被阅览数:1244 次
(文字 〖 〗)
 

齐负郭之民有狐晅者


  【提要
   
谋略之学不是教人诡诈,而是让人抛开政治上的愚蠢和短视、撇弃邪恶和肤浅,归入正义、光荣和长久的正道。古人深深了解民众的言论对国家长治久安的积极意义,早已指出那些独裁、专横、钳制言论的君王是绝没有好下场的。就这样一个朴素的政治哲理,几千年来,真正实践者却非常之少。
  

  【原文
  
齐负郭之民有狐纍者,正议,闵王繟之檀衢,百姓不附。齐孙室子陈举直言,杀之闾,宗族离心。司马穰苴,为政者也,杀之,大臣不亲。以故燕举兵,使昌国君将而击之。齐使触子将而应之。齐军破,触子以舆一乘亡。达子收余卒,复振,与燕战,求所以偿者,王不肯与,军破走。
    
王奔莒,淖齿数之曰:夫千剩、博昌之间,方数百里,雨血沾衣,王知之乎?”王曰:不知。”“嬴、博之间,地坼至泉,王知之乎?”王曰:不知。”“人有当阙而哭者,求之则不得,去之则闻其声,王知之乎?”王曰:不知。淖齿曰:天雨血沾衣者,天以告也;地坼至泉者,地以告也;人有当阙而哭者,人以告也。天地人皆以告矣,而王不知戒焉,何得无诛乎?”于是杀闵王于鼓里。
 

  
  

  【译文
   
齐都临淄有个叫狐?的人背靠城墙而居,他直言批评闵王过失,被闵王杀死在檀衢刑场上,从此百姓心中不再服从闵王;齐国宗室中有个叫陈举的,因对国事直言不讳,被闵王处死于东城门外,齐国宗族从此与闵王离心背德;司马穰苴为政素有美誉,也被无故诛杀,大臣们自此不再亲近闵王。此时,燕王趁机派昌国君乐毅率领人马进攻齐国,齐国派触子带兵应战,齐国大败,触子只剩下一辆车子逃跑了。齐将达子收拾残兵败将,重整旗鼓,与燕兵苦苦争战。达子要求闵王对勇赴国难的兵将能有所稿劳,闵王吝啬不与,齐军再次败北,闵王无奈逃奔至莒城以避兵祸。
齐国相国淖齿面见闵王,数说闵王的罪状:那次在千乘与博昌之间数百里的地方,天降血雨,污秽了人衣,此事大王可知?闵王说:不知。”“嬴、博之间,大地裂开涌出泉水,大王可知?闵王又是摇头。有人在宫门前啼哭,去寻找则不见有人,走开却又听见声音,大王可知道吗?闵王还是说:不知。淖齿此时语气更是强烈:天下血雨污衣,这是老天示警;地裂出泉,这是大地示警;望宫门而泣,这是人事示警。天、地、人都作了警示,而你却不加警惕,又怎能不受到天谴呢?于是,就在鼓里这个地方杀死闵王。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