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连载==>第十七篇  

 
  魏王遗楚王美人
庄辛谓楚襄王曰
有献不死之药于荆王者
客说春申君曰
天下合纵使魏加
楚考烈王无子
 
 
楚考烈王无子
发布时间:2006/9/18   被阅览数:1165 次
(文字 〖 〗)
 
 楚考烈王无子 

  【提要】
   正如上文荀子所预见的,春申君果然被乱臣贼子所杀。而这个乱臣贼子采用的毒辣手段、长远谋划竟然与吕不韦有异曲同工之妙。
 
 
    

  【原文】
    楚考烈王无子,春申君患之,求妇人宜子者进之,甚众,卒无子。
赵人李园,持其女弟,欲进之楚王,闻其不宜子,恐又无宠。李园求事春申君为舍人。已而谒归,故失期。还谒,春申君问状。对曰:“齐王遣使求臣女弟,与其使者饮,故失期。”春申君曰:“聘入乎?”对曰:“未也。”春申君曰:“可得见乎?”曰:“可。”于是园乃进其女弟,即幸于春申君。知其有身,园乃与其女弟谋。
园女弟承间说春申君曰:“楚王之贵幸君,虽兄弟不如。今君相楚王二十余年,而王无子,即百岁后将更立兄弟。即楚王更立,彼亦各贵其故所亲,君又安得长有宠乎?非徒然也,君用事久,多失礼于王兄弟,兄弟诚立,祸且及身,奈何以保相印、江东之封乎?今妾自知有身矣,而人莫知。妾之幸君未久,诚以君之重而进妾于楚王,王心幸妾。妾赖天而有男,则是君之子为王也,楚国封尽可得,孰与其临不测之罪乎?”春申君大然之。乃出园女弟谨舍,而言之楚王。楚王召入,幸之。遂生子男,立为太子,以李园女弟立为王后。楚王贵李园,李园用事。
李园既入其女弟为王后,子为太子,恐春申君语泄而益骄,阴养死士,欲死春申君以灭口,而国人颇有知之者。春申君相楚二十五年,考烈王病。朱英谓春申君曰:世有无妄之福,又有无妄之祸。今君处无妄之世,以事无妄之主,安不有无妄之人乎?”春申君曰:“何谓无妄之福?”曰:“君相楚二十余年矣,虽名为相国,实楚王也。五子皆相诸侯。今王疾甚,旦暮且崩,太子衰弱。疾而不起,而君相少主,因而代立当国,如伊尹、周公。王长而反政,不,即遂南面称孤,因而有楚国。此所谓无妄之福也。”春申君曰:“何谓无妄之祸?”曰:“李园不治国,王之舅也。不为兵将,而阴养死士之日久矣。楚王崩,李园必先入。据本议制断君命,秉权而杀君以灭口。此所谓无妄之祸也。”春申君曰:“何谓无妄之人?”曰:“君先仕臣为郎中,君王崩,李园先入,臣请为君繨其胸杀之。此所谓无妄之人也。”春申君曰:“先生置之,勿复言已。李园,软弱人也。仆又善之,又何至此?”朱英恐,乃亡去。
后十七日,楚考烈王崩,李园果先入,置死士,止于棘门之内。春申君后入,止棘门。园死士夹刺春申君,斩其头,投之棘门外。于是使吏尽灭春申君之家。而李园女弟,初幸春申君有身,而入之王新生子者,遂立为楚幽王也。
 
  【译文】
     
     楚考烈王没有儿子,相国春申君为此甚为忧愁,寻求宜于生子的妇人进献给考烈王,虽然进献了许多妇人,却始终没能生儿子。
    这时赵国李园想把自己妹妹献给考烈王,可是又听人说自己的妹妹并无生子之像,又担心将来得不到考烈王的宠信。李园就请求能当春申君的舍人,当上舍人不久,请假回家,又故意晚回。回来见到春申君,春申君问他为什么迟到。李园回答说:“齐王派人来娶我的妹妹,我和使者喝酒,结果耽误了回来的时间。”春申说:“送过聘礼了吗?”李园说:“还没有。”春申君说:“可以让我见一下令妹吗?”李园说:“可以的。”于是李园就把妹妹献给了春申君,得到春申君的宠爱。当李园知道妹妹有了身孕,就和妹妹商量了一个计谋。
    李园妹妹向春申君说:“君王宠信你,就连兄弟也不过如此。现在你当楚国相国已经20多年,可是楚王还没有儿子。等到楚王死后,必然拥立兄弟为王。楚国王位更换,必然重用自己的亲人,您又怎么能长久得到宠信呢?不仅如此,您出任宰相的时间又长,难免对大王兄弟有许多失礼得罪之处。将来大王兄弟如果真能登上王位,您定会身受大祸,又怎能保全相国和江东的封地呢?现在臣妾已经知道自己怀有身孕,旁人却谁也不知道。臣妾受你的宠爱还不算久,假如能凭你的高贵身份而把臣妾献给楚王,那楚王必然会宠爱臣妾。万一臣妾能得上天保佑生个儿子,那岂不是你的儿子作了楚王,到那时楚国的所有不尽在你的掌握之中吗,这和面对着不可猜测的罪过相比,哪一个更好呢?”春申君认为这话很对,就把李园的妹妹迁到一个秘密的地方,并向楚王说进献李园妹妹。楚王把李园妹妹召来后就非常喜欢她。后来果然生了一个男陔,而且被立为太子,立李园的妹妹为皇后。考烈王也很重用李园,因而李园也就掌握了朝政。
李园既然把自己妹妹送入宫成了皇后,所生的孩子又成了太子,深恐春申君越发骄纵或者泄漏内幕,因此就在暗中养着刺客,想杀死春申君灭口,不过有很多人知道这件事。
    当春申君作楚相国第二十五年时,考烈王生病了。这时朱英对春申君说:“世间有出人意外的鸿福,也有始料不及的横祸。现在您正处在出人意外的世界里,去侍奉出人意外的君主,怎能得不到出人意外的人呢?”春申君说:“什么叫出人意外的福呢?”朱英说:“您当楚国的相国已经20多年了,虽然名是楚国的相国,实际上是楚国的国王。五个儿子都当上了诸侯的辅相。现在君王病得很重,早晚是会死的,一旦大王彻底病倒了,您就得做少主的相国,太子又很弱小,你就得代少主掌管国政,就像伊尹和周公一样,等少主长大再让他亲政,要不然,您就可以南面称王,掌握楚国。这就是所谓出人意外的福。”春申君问:“那什么叫出人意外的祸呢?”
    李英说:“李园不是治理国家的相国,而是君王的大舅子。他既然不是领兵大将,却在暗中豢养刺客,这事已经很久了。楚王死后,李园必定入宫,据本奏议,假传君王命令杀死阁下灭口,这就是所谓意想不到的祸。”春申君说:“什么叫意想不到的人呢?”朱英说:“阁下先任命臣为郎中卫士官,君王死后,李园一定先入宫,请让臣替您以利剑刺入他的胸膛把他杀死,这就是所谓意想不到的人。”春申君说:“先生先别提这事,李园为人诚恳老实,我又和他很要好,怎么能用这种毒辣的手段呢?”朱英一看春申君不肯听他的话,心里便害怕起来,就赶紧离开楚国。
    17天后,楚考烈王驾崩,李园果然先入宫中,暗中在棘门内布置刺客。当春申君经过棘门时,李园的刺客从门两边跳出杀死他,然后将他的头割下丢到棘门外,同时又派人杀死春申君的全部家族。李园的妹妹所生的孩子,被立为幽王。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