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警世通言  

 
  第一卷 俞伯牙摔琴谢知音
第二卷 庄子休鼓盆成大道
第三卷 王安石三难苏学士
第四卷 拗相公饮恨半山堂
第五卷 吕大郎还金完骨肉
第六卷 俞仲举题诗遇上皇
第七卷 陈可常端阳仙化
第八卷 崔待诏生死冤家(宋人小说作《碾玉观音》)
第九卷 李谪仙醉草吓蛮书
第十卷 钱舍人题诗燕子楼
第十一卷 苏知县罗衫再合
第十二卷 范鳅儿双镜重圆
第十三卷 三现身包龙图断冤
第十四卷 一窟鬼癞道人除怪(宋人旧名《西山一窟鬼》)
第十五卷 金令史美婢酬秀童
第十六卷 小夫人金钱赠年少
第十七卷 钝秀才一朝交泰
第十八卷 老门生三世报恩
第十九卷 崔衙内白鹞招妖
第二十卷 计押番金鳗产祸(旧名《金鳗记》)
第二十一卷 赵太祖千里送京娘
第二十二卷 宋小官团圆破毡笠
第二十三卷 乐小舍拚生觅偶(一名《喜乐和顺记》)
第二十四卷 玉堂春落难逢夫(与旧刻《王公子奋志记》不同)
第二十五卷 桂员外途穷忏悔
第二十六卷 唐解元一笑姻缘
第二十七卷 假神仙大闹华光庙
第二十八卷 白娘子永镇雷峰塔
第二十九卷 宿香亭张浩遇莺莺
第三十卷 金明池吴清逢爱爱
第三十一卷 赵春儿重旺曹家庄
第三十二卷 杜十娘怒沉百宝箱
第三十三卷 乔彦杰一妾破家
第三十四卷 王娇鸾百年长恨
第三十五卷 况太守断死孩儿
第三十六卷 皂角林大王假形
第三十七卷 万秀娘仇报山亭儿
第三十八卷 蒋淑真刎颈鸳鸯会
第三十九卷 福禄寿三星度世
第四十卷 旌阳宫铁树镇妖
 
 
第十二卷 范鳅儿双镜重圆
发布时间:2006/11/23   被阅览数:2547 次
(文字 〖 〗)
 

    帘卷水西楼,一曲新腔唱打油。宿雨眠云年少梦,休讴,且尽生前酒一瓯。
    明日又登舟,却指今宵是旧游。同是他乡沦落客,休愁!月子弯弯照几州?
    这首词末句乃借用吴歌成语,吴歌云:“月子弯弯照几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夫妇同罗帐,几家飘散在他州。”此歌出自南宋建炎年间,述民间离乱之苦。只为宣和失政,奸佞专权,延至靖康,金虏凌城,掳了徽钦二帝北去。康王泥马渡江,弃了汴京,偏安一隅,改元建炎。其时东京一路百姓惧怕鞑虏,都跟随车驾南渡。又被虏骑追赶,兵火之际,东逃西躲,不知拆散了几多骨肉,往往父子夫妻终身不复相见。其中又有几个散而复合的,民间把作新闻传说。正是:剑气分还合,荷珠碎复圆。万般皆是命,半点尽由天!
    话说陈州有一姓徐名信,自小学得一身好武艺,娶妻崔氏,颇有容色。家道丰裕,夫妻二人正好过活。却被金兵入寇,二帝北迁。徐信共崔氏商议,此地安身不牢,收拾细软家财,打做两个包裹,夫妻各背了一个,随着众百姓晓夜奔走。行至虞城,只听得背后喊声振天,只道鞑虏追来,却原来是南朝杀败的溃兵。只因武备久弛,军无纪律,教他杀贼,一个个胆寒心骇,不战自走;及至遇着平民,抢掳财帛子女,一般会扬威耀武。徐信虽然有三分本事,那溃兵如山而至,寡不敌众,舍命奔走。但闻四野号哭之声,回头不见了崔氏,乱军中无处寻觅,只得前行。行了数日,叹了口气,没奈何,只索罢了。行到睢阳,肚中饥渴,上一个村店,买些酒饭。原来离乱之时,店中也不比往昔,没有酒卖了,就是饭,也不过是粗粝之物,又怕众人抢夺,交了足钱,方才取出来与你充饥。徐信正在数钱,猛听得有妇女悲泣之声,事不关心,关心者乱。徐信且不数钱,急走出店来看,果见一妇人,单衣蓬首,露坐于地上。虽不是自己的老婆,年貌也相仿佛,徐信动了个恻隐之心,以己度人,道:“这妇人想也是遭难的。”不免上前问其来历。妇人诉道:“奴家乃郑州王氏,小字进奴。随夫避兵,不意中途奔散,奴孤身被乱军所掠。行了两日一夜,到于此地,两脚俱肿,寸步难移,贼徒剥取衣服,弃奴于此。衣单食缺,举目无亲,欲寻死路,故此悲泣耳。”徐信道:“我也在乱军中不见了妻子,正是同病相怜了。身边幸有盘缠,娘子不若权时在这店里住几日,将息贵体,等在下探问荆妻消耗,就便访取尊夫,不知娘子意下如何?”妇人收泪而谢道:“如此甚好。”徐信解开包裹,将几件衣服与妇人穿了,同他在店中吃了些饭食,借半间房子,做一块儿安顿。徐信殷殷勤勤,每日送茶送饭。妇人感其美意,料道寻夫访妻,也是难事,今日一鳏一寡,亦是天缘,热肉相凑,不容人不成就了。又过数日,妇人脚不痛了,徐信和他做了一对夫妻,上路直到建康。正值高宗天子南渡即位,改元建炎,出榜招军,徐信去充了个军校,就于建康城中居住。
    日月如流,不觉是建炎三年。一日徐信同妻城外访亲回来,天色已晚,妇人口渴,徐信引到一个茶肆吃茶。那肆中先有一个汉子坐下,见妇人入来,便立在一边偷看妇人,目不转睛。妇人低眉下眼,那个在意,徐信甚以为怪。少顷,吃了茶,还了茶钱出门,那汉又远远相随。比及到家,那汉还站在门首,依依不去。徐信心头火起,问道:“什么人?如何窥觑人家的妇女?”那汉拱手谢罪道:“尊兄休怒!某有一言奉询。”徐信忿气尚未息,答应道:“有什么话就讲罢!”那汉道:“尊兄倘不见责,权借一步,某有实情告诉。若还嗔怪,某不敢言。”徐信果然相随,到一个僻静巷里。那汉临欲开口,又似有难言之状。徐信道:“我徐信也是个慷慨丈夫,有话不妨尽言。”那汉方才敢问道:“适才妇人是谁?”徐信道:“是荆妻。”那汉道:“娶过几年了?”徐信道:“三年矣。”那汉道:“可是郑州人,姓王小字进奴么?”徐信大惊道:“足下何以知之?”那汉道:“此妇乃吾之妻也。因兵火失散,不意落于君手。”徐信闻言,甚蹐不安,将自己虞城失散,到睢阳村店遇见此妇始末,细细述了:“当时实是怜他孤身无倚,初不晓得是尊阃,如之奈何?”那汉道:“足下休疑,我已别娶浑家,旧日伉俪之盟,不必再题。但仓忙拆开,未及一言分别,倘得暂会一面,叙述悲苦,死亦无恨。”徐信亦觉心中凄惨,说道:“大丈夫腹心相照,何处不可通情,明日在舍下相候。足下既然别娶,可携新阃同来,做个亲戚,庶于邻里耳目不碍。”那汉欢喜拜谢。临别,徐信问其姓名,那汉道:“吾乃郑州列俊卿是也。”是夜,徐信先对王进奴述其缘由。进奴思想前夫恩义,暗暗偷泪,一夜不曾合眼。到天明,盥漱方毕,列俊卿夫妇二人到了,徐信出门相迎,见了俊卿之妻,彼此惊骇,各各恸哭。原来俊卿之妻,却是徐信的浑家崔氏。自虞城失散,寻丈夫不着,却随个老妪同至建康,解下随身簪珥,赁房居住。三个月后,丈夫并无消息。老妪说他终身不了,与他为媒,嫁与列俊卿。谁知今日一双两对,恰恰相逢,真个天缘凑巧,彼此各认旧日夫妻,相抱而哭。当下徐信遂与列俊卿八拜为交,置酒相待。至晚,将妻子兑转,各还其旧。从此通家往来不绝,有诗为证:夫换妻兮妻换夫,这场交易好糊涂。相逢总是天公巧,一笑灯前认故吾。
    此段话题做“交互姻缘”,乃建炎三年建康城中故事。同时又有一事,叫做“双镜重圆”,说来虽没有十分奇巧,论起夫义妇节,有关风化,到还胜似几倍。正是:话须通俗方传远,语必关风始动人。
    话说南宋建炎四年,关西一位官长,姓吕名忠翊,职授福州监税。此时七闽之地,尚然全盛,忠翊带领家眷赴任,一来福州凭山负海,东南都会,富庶之邦;二来中原多事,可以避难。于本年起程,到次年春间,打从建州经过。《舆地志》说:“建州碧水丹山,为东闽之胜地。”今日合着了古语两句:“洛阳三月花如锦,偏我来时不遇春。”自古“兵荒”二字相连,金虏渡河,两浙都被他残破。闽地不遭兵火,也就见个荒年,此乃天数。
    话中单说建州饥荒,斗米千钱,民不聊生。却为国家正值用兵之际,粮饷要紧,官府只顾催征上供,顾不得民穷财尽。常言:巧媳妇煮不得没米粥,百姓既没有钱粮交纳,又被官府鞭笞逼勒,禁受不过,三三两两,逃入山间,相聚为盗。蛇无头而不行,就有个草头天子出来,此人姓范名汝为,仗义执言,救民水火,群盗从之如流,啸聚至十馀万。无非是风高放火,月黑杀人,无粮同饿,得肉均分。官兵抵当不住,连败数阵。范汝为遂据了建州城,自称元帅,分兵四出抄掠。范氏门中子弟,都受伪号,做领兵官将。汝为族中有个侄儿名唤范希周,年二十三岁,自小习得一件本事,能识水性,伏得在水底三四昼夜,因此起个异名唤做范鳅儿。原是读书君子,功名未就,被范汝为所逼——凡族人不肯从他为乱者,先将斩首示众——希周贪了性命,不得已而从之。虽在贼中,专以方便救人为务,不做劫掠勾当。贼党见他凡事畏缩,就他鳅儿的外号,改做“范盲鳅”,是笑他无用的意思。
    再说吕忠翊有个女儿,小名顺哥,年方二八,生得容颜清丽,情性温柔,随着父母福州之任。来到这建州相近,正遇着范贼一支游兵,劫夺行李财帛,将人口赶得三零四散。吕忠翊失散了女儿,无处寻觅,嗟叹了一回,只索赴任去了。单说顺哥脚小伶俜,行走不动,被贼兵掠进建州城来。顺哥啼啼哭哭,范希周中途见而怜之,问其家门,顺哥自叙乃是宦家之女。希周遂叱开军士,亲解其缚,留至家中,将好言抚慰,诉以衷情:“我本非反贼,被族人逼迫在此,他日受了朝廷招安,仍做良民。小娘子若不弃卑末,结为眷属,三生有幸。”顺哥本不愿相从,落在其中,出于无奈,只得许允。次日希周禀知贼首范汝为,汝为亦甚喜。希周送顺哥于公馆,择吉纳聘。希周有祖传宝镜,乃是两镜合扇的,清光照彻,可开可合,内铸成鸳鸯二字,名为“鸳鸯宝镜”,用为聘礼。遍请范氏宗族,花烛成婚。一个是衣冠旧裔,一个是阀阅名姝。一个儒雅丰仪,一个温柔性格。一个纵居贼党,风云之气未衰;一个虽作囚俘,金玉之姿不改。绿林此日称佳客,红粉今宵配吉人。自此夫妻和顺,相敬如宾。
    自古道:瓦罐不离井上破。范汝为造下迷天大罪,不过乘朝廷有事,兵力不及。岂期名将张浚、岳飞、张俊、张荣、吴玠、吴秬等,屡败金人,国家粗定,高宗卜鼎临安,改元绍兴。是年冬,高宗命韩蕲王讳世忠的,统领大军十万前来讨捕。范汝为岂是韩公敌手,只得闭城自守,韩公筑长围以困之。原来韩公与吕忠翊先在东京有旧,今番韩公统兵征剿反贼,知吕公在福州为监税官,必知闽中人情土俗。其时将帅专征的都带有空头敕,遇有地方人才,听凭填敕委用。韩公遂用吕忠翊为军中都提辖,同驻建州城下,指麾攻围之事。城中日夜号哭,范汝为几遍要夺门而出,都被官军杀回,势甚危急。顺哥向丈夫说道:“妾闻‘忠臣不事二君,烈女不更二夫’。妾被贼军所掠,自誓必死,蒙君救拔,遂为君家之妇,此身乃君之身矣。大军临城,其势必破。城既破,则君乃贼人之亲党,必不能免。妾愿先君而死,不忍见君之就戮也。”引床头利剑便欲自刎。希周慌忙抱住,夺去其刀,安慰道:“我陷在贼中,原非本意,今无计自明,玉石俱焚,已付之于命了。你是宦家儿女,掳劫在此,与你何干?韩无帅部下将士,都是北人,你也是北人,言语相合,岂无乡曲之情?或有亲旧相逢,宛转闻知于令尊,骨肉团圆,尚不绝望。人命至重,岂可无益而就死地乎?”顺哥道:“若果有再生之日,妄誓不再嫁。便恐被军校所掳,妾宁死于刀下,决无失节之理。”希周道:“承娘子志节自许,吾死亦瞑目。万一为漏网之鱼,苟延残喘,亦誓愿终身不娶,以答娘子今日之心。”顺哥道:“‘鸳鸯宝镜’,乃是君家行聘之物,妾与君共分一面,牢藏在身。他日此镜重圆,夫妻再合。”说罢相对而泣。
    这是绍兴元年冬十二月内的说话。到绍兴二年春正月,韩公将建州城攻破,范汝为情急,放火自焚而死。韩公竖黄旗招安馀党,只有范氏一门不赦。范氏宗族一半死于乱军之中,一半被大军擒获,献俘临安。顺哥见势头不好,料道希周必死,慌忙奔入一间荒屋中,解罗帕自缢。正是:宁为短命全贞鬼,不作偷生失节人。也是阳寿未终,恰好都提辖吕忠翊领兵过去,见破屋中有人自缢,急唤军校解下。近前观之,正是女儿顺哥。那顺哥死去重苏,半晌方能言语,父子重逢,且悲且喜。顺哥将贼兵掳劫,及范希周救取成亲之事,述了一遍。吕提辖嘿然无语。
    却说韩元帅平了建州,安民已定,同吕提辖回临安面君奏凯。天子论功升赏,自不必说。一日,吕公与夫人商议,女儿青年无偶,终是不了之事,两口双双的来劝女儿改嫁。顺哥述与丈夫交誓之言,坚意不肯。吕公又道:“好人家儿女,嫁了反贼,一时无奈。天幸死了,出脱了你,你还想他怎么?”顺哥含泪而告道:“范家郎君,本是读书君子,为族人所逼,实非得已。他虽在贼中,每行方便,不做伤天理的事。倘若天公有眼,此人必脱虎口,大海浮萍,或有相逢之日。孩儿如今情愿奉道在家,侍养二亲,便终身守寡,死而不怨。若必欲孩儿改嫁,不如容孩儿自尽,不失为完节之妇。”吕公见他说出一班道理,也不去逼他了。
    光阴似箭,不觉已是绍兴十二年,吕公累官至都统制,领兵在封州镇守。一日,广州守将差指使贺承信捧了公牒,到封州将领司投递。吕公延于厅上,问其地方之事,叙话良久方去。顺哥在后堂帘中窃窥,等吕公入衙,问道:“适才赍公牒来的何人?”吕公道:“广州指使贺承信也。”顺哥道:“奇怪!看他言语行步,好似建州范家郎君。”吕公大笑道:“建州城破,凡姓范的都不赦,只有枉死,那有枉活?广州差官自姓贺,又是朝廷命官,并无分毫干惹,这也是你妄想了,侍妾闻知,岂不可笑!”顺哥被父亲抢白了一场,满面羞惭,不敢再说。正是:只为夫妻情爱重,致令父子语参差。
    过了半年,贺承信又有军牒奉差到吕公衙门,顺哥又从帘下窥视,心中怀疑不已,对父亲说道:“孩儿今已离尘奉道,岂复有儿女之情。但再三详审广州姓贺的,酷似范郎。父亲何不召至后堂,赐以酒食,从容叩之。范郎小名鳅儿,昔年在围城中情知必败,有‘鸳鸯镜’,各分一面,以为表记。父亲呼其小名,以此镜试之,必得其真情。”吕公应承了。次日贺承信又进衙领回文,吕公延至后堂,置酒相款。饮酒中间,吕公问其乡贯出身。承信言语支吾,似有羞愧之色。吕公道:“鳅儿非足下别号乎?老夫已尽知矣,但说无妨也!”承信求吕公屏去左右,即忙下跪,口称“死罪”。吕公用手搀扶:“不须如此。”承信方敢吐胆倾心告诉道:“小将建州人,实姓范,建炎四年,宗人范汝为煽诱饥民,据城为叛,小将陷于贼中,实非得已。后因大军来讨,攻破城池,贼之宗族,尽皆诛戮。小将因平昔好行方便,有人救护,遂改姓名为贺承信,出就招安。绍兴五年拨在岳少保部下,随征洞庭湖贼杨么。岳家军都是西北人,不习水战。小将南人,幼通水性,能伏水三昼夜,所以有‘范鳅儿’之号。岳少保亲选小将为前锋,每战当先,遂平么贼。岳少保荐小将之功,得受军职,累任至广州指使,十年来未曾泄之他人。今既承钧问,不敢隐讳。”吕公又问道:“令孺人何姓?是结发还是再娶?”承信道:“在贼中时曾获一宦家女,纳之为妻。逾年城破,夫妻各分散逃走。曾相约,苟存性命,夫不再娶,妇不再嫁。小将后来到信州,又寻得老母,至今母子相依,止畜一粗婢炊爨,未曾娶妻。”吕公又问道:“足下与先孺人相约时,有何为记?”承信道:“有‘鸳鸯宝镜’合之为一,分之为二,夫妇各留一面。”吕公道:“此镜尚在否?”承信道:“此镜朝夕随身,不忍少离。”吕公道:“可借一观。”承信揭开衣袂,在锦裹肚系带上,解下一个绣囊,囊中藏着宝镜。吕公取观,遂于袖中亦取一镜合之,俨如生成。承信见二镜符合,不觉悲泣失声。吕公感其情义,亦不觉泪下,道:“足下所娶,即吾女也。吾女见在衙中。”遂引承信至中堂,与女儿相见,各各大哭。吕公解劝了,且作庆贺筵席。是夜即留承信于衙门歇宿。
    过了数日,吕公将回文打发女婿起身,即令女儿相随,到广州任所同居。后一年承信任满,将赴临安,又领妻顺哥同过封州,拜别吕公。吕公备下千金妆奁,差官护送承信到临安。自谅前事年远,无人推剥,不可使范氏无后,乃打通状到礼部,复姓不复名,改名不改姓,叫做范承信。后累官至两淮留守,夫妻偕老。其鸳鸯二镜,子孙世传为至宝云。后人评论范鳅儿在逆党中涅而不淄,好行方便,救了许多人性命,今日死里逃生,夫妻再合,乃阴德积善之报也。有诗为证:十年分散天边鸟,一旦团圆镜里鸳。莫道浮萍偶然事,总由阴德感皇天。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