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封神演义  

 
  第一回 纣王女娲宫进香
第二回 冀州侯苏护反商
第三回 姬昌解围进妲己
第四回 恩州驿狐狸死妲己
第五回 云中子进剑除妖
第六回 纣王无道造砲烙
第七回 弗仲计废姜皇后
第八回 方弼方相反朝歌
第九回 商容九间殿死节
第一十回 姬伯燕山收雷震
第十一回 羑里城囚西伯侯
第十二回 陈塘关哪吒出世
第十三回 太乙真人收石矶
第十四回 哪吒现莲花化身
第十五回 昆仑山子牙下山
第十六回 子牙火烧琵琶精
第十七回 纣王无道造虿盆
第十八回 子牙谏主隐磻溪
第十九回 伯邑考进贡赎罪
第二十回 散宜生私通费尤
第二十一回 文王夸官逃五关
第二十二回 西伯侯文王吐子
第二十三回 文王夜梦飞熊兆
第二十四回 渭水文王聘子牙
第二十五回 苏妲己请妖赴宴
第二十六回 妲己设计害比干
第二十七回 太师回兵陈十策
第二十八回 子牙兵伐崇侯虎
第二十九回 斩侯虎文王托孤
第三十回 周纪激反武成王
第三十一回 闻太师驱兵追袭
第三十二回 黄天化潼关会父
第三十三回 黄天虎泗水大战
第三十四回 飞虎归周见子牙
第三十五回 晁田兵探西岐事
第三十六回 张桂芳奉诏西征
第三十七回 姜子牙一上昆仑
第三十八回 四圣西岐会子牙
第三十九回 姜子牙冰冻岐山
第四十回 四天王遇丙灵公
第四十一回 闻太师兵伐西岐
第四十二回 黄花山收邓辛张陶
第四十三回 闻太师西岐大战
第四十四回 子牙魂游昆仑山
第四十五回 燃灯议破十绝阵
第四十六回 广成子破金光阵
第四十七回 公明辅佐闻太师
第四十八回 陆压献计射公明
第四十九回 武王失陷红沙阵
第五十回 三姑计摆黄河阵
第五十一回 子牙劫营破闻仲
第五十二回 绝龙岭闻仲归天
第五十三回 邓九公奉敕西征
第五十四回 土行孙立功显耀
第五十五回 土行孙归伏西岐
第五十六回 子牙设计收九公
第五十七回 冀州侯苏护伐西岐
第五十八回 子牙西岐逢吕岳
第五十九回 殷洪下山收四将
第六十回 马元下山助殷洪
第六十一回 太极图殷洪绝命
第六十二回 张山李锦伐西岐
第六十三回 申公豹说反殷郊
第六十四回 罗宣火焚西岐城
第六十五回 殷郊岐山受犁锄
第六十六回 洪锦西岐城大战
第六十七回 姜子牙金台拜将
第六十八回 首阳山夷齐阴兵
第六十九回 孔宣兵阻金鸡岭
第七十回 准提道人收孔宣
第七十一回 姜子牙三路分兵
第七十二回 广成子三谒碧游宫
第七十三回 青龙关飞虎折兵
第七十四回 哼哈二将显神通
第七十五回 土行孙盗骑陷身
第七十六回 郑伦捉将取汜水
第七十七回 老子一气化三清
第七十八回 三教会破诛仙阵
第七十九回 穿云关四将被擒
第八十回 扬任下山破瘟司
第八十一回 子牙潼关遇痘神
第八十二回 三教大会万仙阵
第八十三回 三大师收狮象犼
第八十四回 子牙兵取临潼关
第八十五回 邓芮二侯归周主
第八十六回 渑池县五岳归天
第八十七回 土行孙夫妻阵亡
第八十八回 武王白鱼跃龙舟
第八十九回 纣王敲骨剖孕妇
第九十回 子牙捉神荼郁垒
第九十一回 蟠龙岭烧邬文化
第九十二回 杨戩哪吒收七怪
第九十三回 金吒智取游魂关
第九十四回 文焕怒斩殷破败
第九十五回 子牙暴纣王十罪
第九十六回 子牙发柬擒妲己
第九十七回 摘星楼纣王自焚
第九十八回 周武王鹿台散财
第九十九回 姜子牙归国封神
第一百回 武王封列国诸侯
 
 
第八十八回 武王白鱼跃龙舟
发布时间:2006/11/23   被阅览数:2288 次
(文字 〖 〗)
 
   
    诗曰:
    白鱼吉兆喜非常,预肇周家应瑞昌。
    八百诸侯称硕德,千年师帅颂匡襄。
    堂堂阵演三三叠,正正旗门六六行。
    时雨师临民甚悦,成汤基业已消亡。
    话说袁洪调兵往孟津驻扎,以阻诸侯咽喉。不表。且说渑池县张奎日夕望朝歌救兵,忽有报马报入府来:“天子招了新元帅袁洪,调兵二十万驻扎孟津,以阻诸侯;未见发兵来救渑池。”张奎闻报大惊曰:“天子不发救兵,此城如何拒守!况前有周兵,后有孟津,四百诸侯前后合攻,此取败之道。今反舍此不救,奈何?”忙与夫人高兰英共议。夫人曰:“料吾二人也可阻得住周兵。今袁洪拒住孟津,则南北诸侯也不能抄我之后。只打听袁洪得胜,若破了南北二侯,我再与你去合兵共破周武,再无有不胜之理。俺们如今只设法守城,不要与周将对敌;待他粮尽兵疲,一战成功,无有不克。此万全之道也。”张奎心下狐疑不定。且说子牙见渑池一个小县,攻打不下,反阵亡了许多将官,纳闷在中军,暗暗点首嗟叹:“可怜这些扶主定国英雄,沥胆披肝,止落得遗言在此,此身皆化为乌有!”子牙正在那里伤悼,忽辕门官来报:“有一道童求见。”子牙传令:“请来。”少时,只见一道童至帐下行礼曰:“弟子乃夹龙山飞龙洞惧留孙的门人。因师兄土行孙在夹龙山猛兽崖被张奎所害,家师已知应上天之数,这是救不得的;只是过渑池须有原故。家师特着弟子来此下书,师叔便知端的。”子牙接上书来,展开观看,书曰:
    “道末惧留孙致书于大元帅子牙公麾下:前者土行孙合该于猛兽崖死于张奎之手,理数难逃,贫道只有望崖垂泣而已,言之可胜长叹!今张奎善于守城,急切难下,但他数亦当终。子牙公不可迟误,可令杨戩将贫道符印先在黄河岸边,等杨任、韦护追趕至此擒之。取城只用哪吒、雷震子足矣。子牙公须是亲自用调虎离山计,一点成功。此去自然坦夷,只候封神之后,再图会晤,不宣。”
    子牙看罢书,打发童子回山。当日子牙传令:“哪吒领令箭,雷震子领令箭前去,……如此而行。杨戩、杨任领柬贴前去,……如此。韦护领柬贴前去,……如此。”子牙俱分付已毕。至晚间,周营中砲响,三军呐喊,杀奔城下而来。张奎急上城,设法守护,百计千方防御,急切难下。子牙知张奎善于守城,且暂鸣金收兵。次日午末末初,请武王上帐相见:“今日请大王同老臣出营,看看渑池县城池,好去攻取。”武王乃忠厚君子,随应曰:“孤愿往。”即时同子牙出营,至城下周围看了。用手指曰:“大王若破此城,须用轰天大砲,方能攻打;此城一时可破也。”子牙与武王指画攻城,只见渑池城上哨探士卒报与张奎:“启老爷:姜子牙同一穿红袍的在城下探看城池。”张奎听报,即上城来看时,果是子牙同武王在城下,周围指画。张奎自思曰:“姜尚欺吾太甚!只因连日吾坚守此城,不与他会战,他便欺我,至吾城下,肆行无忌,藐视吾无人物也。”随下城与夫人曰:“你可用心坚守此城,待我出城走去杀来,以除大患。”夫人上城观战。张奎上马拎刀,开了城门,一马飞来,大呼曰:“姬发、姜尚!今日你命难逃也!”正是:
    计就月中擒玉兔,谋成日里捉金乌。
    子牙同武王拨马向西而走。张奎趕来,周营中一将也不出来接应,张奎放心趕来。看看趕有三十里,只听得金鼓齐鸣,砲声响亮,三军呐喊,震动天地,周营中大小将官齐出营来,杀奔城下。高兰英在城上全装甲胄守护城池,忽听周营中又是砲响,不知其故。忽城上落下哪吒来,现三首八臂,脚踏风火轮,摇火尖枪杀来。高兰英急上马,用双刀抵住了哪吒。二人在城上不便争持,高兰英走马下城,哪吒随后趕来。雷震子又早展开二翅,飞上城来,使开黄金棍,把城上军士打开,随斩关落锁,周兵进城。高兰英见事不好,正欲取葫芦放太阳神针,早已不及,被哪吒一戟坤圈,打中顶上,翻下马来,又是一枪,死于非命,早往封神台去了。有诗为证,诗曰:
    孤城死守为成汤,今日身亡实可伤。
    全节全忠名不朽,女中贞烈万年扬。
    话说雷震子、哪吒进了渑池县,军士见打死了主母,俱伏地请降。哪吒曰:“俱免汝死,候元帅来安民。”哪吒复向雷震子曰:“道兄且在城上拒住,吾还去接应师叔与武王,恐怕惊了主公。”雷震子曰:“道兄不可迟疑,当速行为是。”好哪吒!把风火轮登开,往正西上趕来。只见张奎正趕子牙有二十里远近,只听得砲声四起,喊声大振,心下甚是惊疑,也不去趕子牙。子牙在后面大呼曰:“张奎!你渑池已失,何不归降?”张奎心慌,情知中计,勒转马望旧路而来;天色又黑,正遇哪吒现三首八臂迎来。哪吒大骂曰:“逆贼!你今日还不下马受死,更待何时!”张奎大怒,摇刀直取。哪吒手中枪急架相还。未及数合,哪吒复祭起九龙神火罩罩来。张奎知此术利害,把身子一扭,往地下去了。哪吒见张奎预先走了,因想起土行孙的光景,心上不觉悲悼,往前来迎武王。张奎急走至城下,见雷震子立于城上,知城池已陷,夫人不知存亡,自思:“不若往朝歌,与袁洪合兵一处,再作道理。”话说哪吒上前迎接武王与子牙,一同回渑池县来,将大军进城屯扎,又将城上周将首级收殓,设祭祀之,仍于高阜处安葬。不表。只见张奎全装甲胄,纵地行之术,往黄河大道而走,如风一般,飞云掣电而来。话说杨任远远望见张奎从地底下来了,杨任知会韦护曰:“道兄,张奎来了。你须是仔细些,不要走了他。你看我手往那里指,你就往那边祭降魔杵镇之。”韦护曰:“谨领尊命。”且说张奎正走,远远看见杨任骑云霞兽,手心里那两只神光射耀眼往下看着他,大呼曰:“张奎不要走!今日你难逃此厄也!”张奎听得,魂不附体,不敢停滞,纵着地行法,“刷”的一声,须臾就走有一千五百里远。杨任在地上催着云霞兽,紧紧追趕。韦护在上头只看着杨任;杨任只看着张奎在地底下;如今三处看着,好趕!正是:
    上边韦护观杨任,杨任生追“七杀神”。
    话说张奎在地下见杨任紧紧跟随在他头上,如张奎往左,杨任也往左边来趕;张奎往右,杨任也往右边来趕。张奎无法,只是往前飞走。看着行至黄河岸边,前有杨戩奉柬帖在黄河岸边专等杨任。只见远远杨任追趕来了,杨任也看见了杨戩,乃大呼曰:“杨道兄!张奎来了!”杨戩听得,忙将三昧火烧了惧留孙指地成钢的符篆,立在黄河岸边。张奎正行,方至黄河,只见四处如同铁桶一般,半步莫动,左撞左不能通,右撞右不能通,撤身回来,后面犹如铁壁。张奎正慌忙无措,杨任用手往下一指;半空中韦护把降魔杵往下打来。此宝乃镇压邪魔护三教大法之物,可怜张奎怎禁得起。有诗为证,诗曰:
    金光一道起空中,五彩云霞协用功。
    鬼怪逢时皆绝迹,邪魔遇此尽成空。
    皈依三教称慈善,镇压诸天护法雄。
    今日黄河除“七杀”,千年英气贯长虹。
    话说韦护祭起降魔杵,把张奎打成齑粉,一灵也往封神台去了。三位门人得胜,齐来见子牙,备言打死张奎,追趕至黄河之事,说了一遍。子牙大喜,在渑池县住了数日,择日起兵。
    那日,整顿人马,离了渑池县,前往黄河而来。时近隆冬天气,众将官重重铁铠,叠叠征衣,寒气甚胜。怎见得好冷,有赞为证:
    重衾无暖气,袖手似揣冰。败叶垂霜蕊,苍松挂冻铃。地裂因寒甚,池平为水凝。鱼舟空钓线,仙观没人行。樵子愁柴少,王孙喜炭增。征人须似铁,诗客笔如零。皮袄犹嫌薄,貂裘尚恨轻。薄团僵老衲,纸帐旅魂惊。莫讶寒威重,兵行令若霆。
    话说子牙人马来至黄河,左右报至中军。子牙分付:“借办民舟。”每只俱有工食银五钱,并不白用民船一只,万民乐业,无不欢呼感德,真所谓“时雨之师”。子牙传令,另备龙舟一只,装载武王。子牙与武王驾坐中舱,左右鼓棹,向中流进发。只听得黄河内泼浪滔天,风声大作,把武王龙舟泊在浪里颠播。武王曰:“相父,此舟为何这样掀播?”子牙曰:“黄河水急,平昔浪发,也是不小的;况今日有风,又是龙舟,故此颠播。”武王曰:“推开舱门,俟孤看一看,何如?”子牙同武王推舱一看,好大浪!怎见得黄河叠浪千层,有诗为证:
    洋洋光侵月,浩浩影浮天。灵派吞华岳,长流贯百川。千层凶浪滚,万叠峻波颠。岸口无渔火,沙头有鹭眠。茫然浑似海,一望更无边。
    话说武王一见黄河,白浪滔天,一望无际,吓得面如土色。那龙舟只在浪里,或上,或下。忽然有一旋窝,水势分开,一声响亮,有一尾白鱼跳在船舱里来,就把武王吓了一跳。那鱼在舟中,左迸右跳,跳有四五尺高。武王问子牙曰:“此鱼入舟,主何凶吉?”子牙曰:“恭喜大王!贺喜大王!鱼入王舟者,主纣王该灭,周室当兴,正应大王继汤而有天下也。”子牙传令:“命疱人将此鱼烹来,与大王享之。”武王曰:“不可。”仍命掷之河中。子牙曰:“既入王舟,岂可舍此,正谓‘天赐不取,反受其咎’,理宜食之,不可轻弃。”左右领子牙令,速命疱人烹来。不一时献上,子牙命赐诸将。少顷,风恬浪静,龙舟已渡黄河。
    只见四百诸侯知周兵已至,打点前来迎接武王。子牙知武王乃仁德之主,岂肯欺君;恐众诸侯尊称武王,以致中馁,则大事去矣。须是预先分付过,然后相见,庶几不露出圭角;俟破纣之后,再作区处。乃对武王曰:“今舟虽抵岸,大王还在舟中,俟老臣先上岸,陈设器械,严整军威,以示武于诸侯,立定营栅,然后来请大王。”武王曰:“听凭相父设施。”子牙先上了岸,率大队人马至孟津,立下营寨。众诸侯齐至中军,来见子牙。子牙迎接上帐,相叙礼毕,子牙曰:“列位君侯见武王不必深言其伐君吊民之故,只以观政于商为辞,俟破纣之后,再作商议。”众诸侯大喜,俱依子牙之言。子牙令军政官与哪吒、杨戩前去迎请武王。后面又有西方二百诸侯随后过黄河,同武王车驾而进。真个是天下诸侯会合,自是不同。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今日诸侯会孟津,纷纷杀气满红尘。
    旌旗向日飞龙凤,剑戟迎霜泣鬼神。
    士卒赳赳歌化日,军民济济庆仁人。
    应知世运当亨泰,四海讴吟总是春。
    且说武王同西方二百诸侯来至孟津大营,探马报入中军帐,子牙率领南、北二方四百诸侯,又有数百小诸侯,齐来迎接。武王径进中军。先有:
    南伯侯鄂顺 东南扬侯锺志明
    北伯侯崇应鸾 西南豫州侯姚楚亮
    左伯宗智明 东北兗州侯彭祖寿
    远伯常倍仁 夷门伯武高逵
    邠州伯丁建吉 右伯姚庶良
    近伯曹宗
    众诸侯进营,止有东伯侯姜文焕未曾进游魂关,乃序武王上帐。武王不肯。彼此固逊多时,武王同众诸侯交相下拜。天下诸侯俯伏曰:“今大王大驾特临此地,使众诸侯得睹天颜,仰观威德,早救民于水火之中,天下幸甚!万民幸甚!”武王深自谦让曰:“予小子发,嗣位先王,孤德寡闻,惟恐有负前烈;谬蒙天下诸侯传檄相邀,特拜相父东会列位贤侯,观政于商。若曰予小子冒昧兴师,则予岂敢,惟望列位贤侯教之!”内有豫州侯姚楚亮对曰:“纣王无道,杀妻诛子,焚炙忠良,杀戮大臣,沉湎酒色,弗敬上天,郊庙不祀,播弃黎老,昵比罪人。皇天震怒,绝命于商。予等奉大王恭行天之罚,伐罪吊民,拯百姓于水火,正应天顺人之举,泄人神之愤,天下无不咸悦。若予等与大王坐视不理,厥罪惟均,望大王裁之。”武王曰:“纣王虽不行正道,俱臣下蔽惑之耳。今只观政于商,擒其嬖幸,令人君改其敝政,则天下自平矣。”彭祖寿曰:“天命靡常,惟有德者居之。昔尧有天下,因其子不肖,而禅位于舜。舜有天下,亦因其子之不肖,而禅位于禹。禹之子贤,能承继父业,于是相传至桀而德衰,暴虐夏政,天人怨之;故汤得行天之罚,放桀于南巢,伐夏而有天下。贤圣之君六七作,至于纣,罪恶贯盈,毁弃善政,戕贼不道,皇天震怒,降灾于商,爰命大王以代殷汤,大王幸毋固辞,以灰诸侯之心。”武王谦让未遑。子牙曰:“列位贤侯,今日亦非商议正事之时,俟至商郊,再有说话。”众诸侯佥曰:“相父之言是也。”武王命营中治酒,大宴诸侯。不表。
    且说袁洪在营中,只见报马启曰:“今有武王兵至孟津下寨,大会诸侯,请元帅定夺。”殷破败听得,忙上前言曰:“周武乃天下叛逆元首,自兴兵至此,所在获捷;军威甚锐,元帅不可轻忽,务要严兵以待。”袁洪曰:“参军之言固善,料姜尚不过一磻溪村夫,有何本领,此皆诸关将士不用心,以致彼侥幸成功。参军放心,看吾一阵令他片甲不回。”次日,子牙升帐,众诸侯上帐参见,有夷门伯武高逵言曰:“启元帅:诸侯六百驻兵于此,俱未敢擅于用兵,止在此拒住,只候武王大驾来临,以凭裁夺。今日若不先擒袁洪,则匹夫尚自逞强,犹不知天吏之不可战也。望元帅早赐施行。”子牙曰:“贤侯之言甚善。吾必先下战书,然后会兵孟津,方可以示天下之恶惟天下之德可以克之。”众皆大喜。子牙忙修书,差杨戩往汤营内来下战书。杨戩领命,往成汤营前下马,大呼曰:“奉姜元帅将令,来下战书!”探事小校报与中军,袁洪听得周营来下战书,忙命左右:“令来。”只见军政官来至营门,令杨戩进见。杨戩至中军帐见袁洪,呈上战书。袁洪观看毕,乃曰:“吾不修回书,约定明日会兵便了。”杨戩回至中军,见子牙,言明日会兵。子牙传令与众诸侯:“明早会兵。”俱各各准备去了。次日,周营砲响,子牙调出大队人马,有六百诸侯齐出,当中是子牙人马,俱是大红旗;左是南伯侯鄂顺,右是北伯侯崇应鸾,尽是五色幡幢,真若盔山甲海,威势如彪,英雄似虎,布成阵势,三军呐喊,冲至军前。哨马报与袁洪,袁洪与众将出营观看子牙大兵队伍,只见天下诸侯雁翅排开,分于左右,当中是元帅姜尚,左有鄂顺,右有崇应鸾。有诗为证,诗曰:
    诸侯共计破朝歌,正是神仙遇劫魔。
    百万雄师兴宇宙,奇功立在孟津河。
    姜尚东征除虐政,诸侯拱手尊号令。
    妖氛滚滚各争先,杨戩梅山收七圣。
    话说袁洪在马上见姜子牙身穿道服,乘四不相,来至军前,左右排列有众位门人,次后武王乘逍遥马,南北分列众位诸侯。只见袁洪银盔素铠,坐下白马,使一条宾铁棍,担在鞍鞒,英雄凛凛。怎见得袁洪好处,有赞为证:
    银盔素铠,缨络红凝。左插狼牙箭,右悬宝剑锋。横担宾铁棍,白马似神行。幼长梅山下,成功古洞中。曾受阴阳诀,又得天地灵。善能多变化,玄妙似人形。梅山称第一,保纣灭周兵。
    话说子牙向前问曰:“来者莫非成汤元帅袁洪么?”袁洪曰:“你可就是姜尚?”子牙曰:“吾乃奉天征讨扫荡成汤天保大元帅。今天下归周,商纣无道,天下离心离德,只在旦夕受缚,料你一杯之水,安能救车薪之火哉!汝若早早倒戈纳降,尚待汝以不死;如若不肯,旦夕一朝兵败,玉石俱焚,虽欲求其独生,何可及哉。休得执迷,徒劳伊戚。”袁洪笑曰:“姜尚,你只知磻溪捕鱼,水有深浅,今幸而五关无有将才,让你深入重地,你敢于巧言令色,惑吾众听耶?”回顾左右先行曰:“谁与吾拿此鄙夫,以泄天下之愤?”傍有一人大呼曰:“元帅放心,待我成功!”走马飞临阵前,摇手中枪直取姜子牙。傍有右伯侯姚庶良纵马摇手中斧,大呼曰:“匹夫慢来,有吾在此!”也不答话,两马相交,枪斧并举,一场大战。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征云荡荡透虚空,剑戟兵戈拢攘中。
    今日姜公头一战,孟津血溅竹梢红。
    话说姚庶良手中斧转换如飞,不知常昊乃是梅山一个蛇精,姚庶良乃是真实本领,那里知道,只要成功。常昊不觉败下阵去,姚庶良便催马趕来。不知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