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史==>清史稿  

 
  本纪一
本纪二
本纪三
本纪四
本纪五
本纪六
本纪七
本纪八
本纪九
本纪十
本纪十一
本纪十二
本纪十三
本纪十四
本纪十五
本纪十六
本纪十七
本纪十八
本纪十九
本纪二十
本纪二十一
本纪二十二
本纪二十三
本纪二十四
本纪二十五
志一
志二
志三
志四
志五
志六
志七
志八
志九
志十
志十一
志十二
志十三
志十四
志十五
志十六
志十七
志十八
志十九
志二十
志二十一
志二十二
志二十三
志二十四
志二十五
志二十六
志二十七
志二十八
志二十九
志三十
志三十一
志三十二
志三十三
志三十四
志三十五
志三十六
志三十七
志三十八
志三十九
志四十
志四十一
志四十二
志四十三
志四十四
志四十五
志四十六
志四十七
志四十八
志四十九
志五十
志五十一
志五十二
志五十三
志五十四
志五十五
志五十六
志五十七
志五十八
志五十九
志六十
志六十一
志六十二
志六十三
志六十四
志六十五
志六十六
志六十七
志六十八
志六十八
志七十
志七十一
志七十二
志七十三
志七十四
志七十五
志七十六
志七十七
志七十八
志七十九
志八十
志八十一
志八十二
志八十三
志八十四
志八十五
志八十六
志八十七
志八十八
志八十九
志九十
志九十一
志九十二
志九十三
志九十四
志九十五
志九十六
志九十七
志九十八
志九十九
志一百
志一百一
志一百二
志一百三
志一百四
志一百五
志一百六
志一百七
志一百八
志一百九
志一百十
志一百十一
志一百十二
志一百十三
志一百十四
志一百十五
志一百十六
志一百十七
志一百十八
志一百十九
志一百二十
志一百二十一
志一百二十二
志一百二十三
志一百二十四
志一百二十五
志一百二十六
志一百二十七
志一百二十八
志一百二十九
志一百三十
志一百三十一
志一百三十二
志一百三十三
志一百三十四
志一百三十五
表一
表二
表三
表四
表五
表六
表七
表八
表九
表十
表十一
表十二
表十三
表十四
表十五
表十六
表十七
表十八
表十九
表二十
表二十一
表二十二
表二十三
表二十四
表二十五
表二十六
表二十七
表二十八
表二十九
表三十
表三十一
表三十二
表三十三
表三十四
表三十五
表三十六
表三十七
表三十八
表三十九
表四十
表四十一
表四十二
表四十三
表四十四
表四十五
表四十六
表四十七
表四十八
表四十九
表五十
表五十一
表五十二
表五十三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列传十四
列传十五
列传十六
列传十七
列传十八
列传十九
列传二十
列传二十一
列传二十二
列传二十三
列传二十四
列传二十五
列传二十六
列传二十七
列传二十八
列传二十九
列传三十
列传三十一
列传三十二
列传三十三
列传三十三
列传三十四
列传三十五
列传三十六
列传三十七
列传三十八
列传三十九
列传四十
列传四十一
列传四十二
列传四十三
列传四十四
列传四十五
列传四十六
列传四十七
列传四十八
列传四十九
列传五十
列传五十一
列传五十二
列传五十三
列传五十四
列传五十五
列传五十六
列传五十七
列传五十八
列传五十九
列传六十
列传六十一
列传六十二
列传六十三
列传六十四
列传六十五
列传六十六
列传六十七
列传六十八
列传六十九
列传七十
列传七十一
列传七十二
列传七十三
列传七十四
列传七十五
列传七十六
列传七十七
列传七十八
列传七十九
列传八十
列传八十一
列传八十二
列传八十三
列传八十四
列传八十五
列传八十六
列传八十七
列传八十八
列传八十九
列传九十
列传九十一
列传九十二
列传九十三
列传九十四
列传九十五
列传九十六
列传九十七
列传九十八
列传九十九
列传一百
列传一百一
列传一百二
列传一百三
列传一百四
列传一百五
列传一百六
列传一百七
列传一百八
列传一百九
列传一百十
列传一百十一
列传一百十二
列传一百十三
列传一百十四
列传一百十五
列传一百十六
列传一百十七
列传一百十八
列传一百十九
列传一百二十
列传一百二十一
列传一百二十二
列传一百二十三
列传一百二十四
列传一百二十五
列传一百二十六
列传一百二十七
列传一百二十八
列传一百二十九
列传一百三十
列传一百三十一
列传一百三十二
列传一百三十三
列传一百三十四
列传一百三十五
列传一百三十六
列传一百三十七
列传一百三十八
列传一百三十九
列传一百四十
列传一百四十一
列传一百四十二
列传一百四十三
列传一百四十四
列传一百四十五
列传一百四十六
列传一百四十七
列传一百四十八
列传一百四十九
列传一百五十
列传一百五十一
列传一百五十二
列传一百五十三
列传一百五十四
列传一百五十五
列传一百五十六
列传一百五十七
列传一百五十八
列传一百五十九
列传一百六十
列传一百六十一
列传一百六十二
列传一百六十三
列传一百六十四
列传一百六十五
列传一百六十六
列传一百六十七
列传一百六十八
列传一百六十九
列传一百七十
列传一百七十一
列传一百七十二
列传一百七十三
列传一百七十四
列传一百七十五
列传一百七十六
列传一百七十七
列传一百七十八
列传一百七十九
列传一百八十
列传一百八十一
列传一百八十二
列传一百八十三
列传一百八十四
列传一百八十五
列传一百八十六
列传一百八十七
列传一百八十八
列传一百八十九
列传一百九十
列传一百九十一
列传一百九十二
列传一百九十三
列传一百九十四
列传一百九十五
列传一百九十六
列传一百九十七
列传一百九十八
列传一百九十九
列传二百
列传二百一
列传二百二
列传二百三
列传二百四
列传二百五
列传二百六
列传二百七
列传二百八
列传二百九
列传二百十
列传二百十一
列传二百十二
列传二百十三
列传二百十四
列传二百十五
列传二百十六
列传二百十七
列传二百十八
列传二百十九
列传二百二十
列传二百二十一
列传二百二十二
列传二百二十三
列传二百二十四
列传二百二十五
列传二百二十六
列传二百二十七
列传二百二十八
列传二百二十九
列传二百三十
列传二百三十一
列传二百三十二
列传二百三十三
列传二百三十四
列传二百三十五
列传二百三十六
列传二百三十七
列传二百三十八
列传二百三十九
列传二百四十
列传二百四十一
列传二百四十二
列传二百四十三
列传二百四十四
列传二百四十五
列传二百四十六
列传二百四十七
列传二百四十八
列传二百四十九
列传二百五十
列传二百五十一
列传二百五十二
列传二百五十三
列传二百五十四
列传二百五十五
列传二百五十六
列传二百五十七
列传二百五十八
列传二百五十九
列传二百六十
列传二百六十一
列传二百六十二
列传二百六十三
列传二百六十四
列传二百六十五
列传二百六十六
列传二百六十七
列传二百六十八
列传二百六十九
列传二百七十
列传二百七十一
列传二百七十二
列传二百七十三
列传二百七十四
列传二百七十五
列传二百七十六
列传二百七十七
列传二百七十八
列传二百七十九
列传二百八十
列传二百八十一
列传二百八十二
列传二百八十三
列传二百八十四
列传二百八十五
列传二百八十六
列传二百八十七
列传二百八十八
列传二百八十九
列传二百九十
列传二百九十一
列传二百九十二
列传二百九十三
列传二百九十四
列传二百九十五
列传二百九十六
列传二百九十七
列传二百九十八
列传二百九十九
列传三百
列传三百一
列传三百二
列传三百三
列传三百四
列传三百五
列传三百六
列传三百七
列传三百八
列传三百九
列传三百十
列传三百十一
列传三百十二
列传三百十三
列传三百十四
列传三百十五
列传三百十六
 
 
列传三百十二
发布时间:2005/10/26   被阅览数:4351 次
(文字 〖 〗)
 
">

三十三年正月,草创学务、农垦、水利、桥梁、采镰、医药诸要政,粗具规模,设里化、定乡、巴安等县,并将应行兴革诸大端次第陈奏,得部拨开办经费一百万两。三十四年七月,会同川督赵尔巽奏设康安道,改打箭炉为康定府,设河口县,里化同知,稻成县、贡噶岭县丞,巴安府、三霸通判,定乡县、盐井县,并招募西军三营。是秋因德格土司兄弟争继,奏明往办。十二月,至德格,匪党退保维渠卡,赵军进攻,至翌年六月降之。德格肃清,土司请纳土改流,乃招集百姓议定赋税。九月,春科、高日两土司及灵葱土司之郎吉岭均改流,又渡金沙口巡阅春科地方。十月,三十九族波密内附,八宿请改官,均抚循之,并派兵驱剿类伍齐、硕搬多、洛隆宗、边坝阻路之番人,遂分兵取江卡、贡觉、桑昂、杂瑜,咸收服之。

宣统二年正月,边军越丹达山以西,直抵江达。是时川军正拟入藏,特为声援,并奏请与藏人於江达画界,设边北道、登科府、德化州、白玉州、同普县、石渠县,遂巡阅乍丫、烟袋塘、阿足,设乍丫委员。定乡兵变,派凤山讨平之。三岩野番索战,派傅嵩矞讨平之,设三岩委员。二月,以巴塘属之得荣、浪藏梗命,派兵攻克之,设得荣委员,并收服浪藏寺北之冷石卡。嗣赵尔丰督川,以傅嵩矞代理边务大臣。五月,赵尔丰、傅嵩矞以兵至孔撒、麻书,收其地,设甘孜委员,并檄灵葱、白利、倬倭、单东、鱼科、明正各土司缴印,改土归流。色达及上罗科野番来投。六月,至瞻对,逐藏官,收其地,设瞻对委员。旋返打箭炉,檄鱼通、卓斯各土司缴印改流,又收复咱里、冷边、沈边三土司。鱼科土司抗不缴印,击破之,鱼科降。於是傅嵩矞以边地各土司先后改流,已成行省规模,乃建议,以为川边故康地,其地在西,设行省曰西康,建方镇以为川、滇屏蔽。以边务大臣为西康巡抚,改边务支局为度支司,关外学务局为提学司,康安道为提法司,边北道为民政司。自打箭炉以西至丹达山,三千馀里,南抵维西、中甸,北至甘肃西宁,四千馀里,均为西康辖境。既入奏,於是年七月,崇喜、纳夺土司先后缴印。八月,又传檄察木多、乍丫两呼图克图改流设理事官,於是西康全局遂以底定。嗣值鼎革,川局又变,建省之议卒不果行。

当唐绍仪之议约也,於光绪三十一年正月至印度,与英议约专使费利夏会议多次。英使讳言废约,允商订修改。绍仪易其七八,费谓无异废约,坚拒焉。费虽名全权,而约事多主於印度总督冠仁,绍仪面揭之,费乃允商。第九款又力辨主国、上国之据,狡展不让,乃借辽沈议约事奉命回京,留参赞张廕棠在印接议。英仍坚持初议,卒无结果。会英内阁更易,宗旨稍变,驻京英使萨道义接英政府训,将条约稿稍有更易,命在京外务部商订。政府以西藏与英属印度接壤,历年边界交涉,争端屡起,中国两次与英订约,无非以睦邻之计为固圉之谋,英新政府既有意转圜,仍饬该使臣在京续商。在我自当早图结束,以保主权,因由唐绍仪与英使萨道义订定藏、印续款六款:一光绪三十年七月英、藏所立之约暨英文、汉文约本,附入现立之约,作为附约,彼此允认,切实遵守,并将更订批准之文据亦附入此约。如遇有应行设法,彼此随时设法,将该约内各节切实办理。二英国国家允不占并藏境及不干涉西藏一切政治,中国国家亦应允不认他外国干涉藏境及一切内治。三光绪三十年七月英、藏所立之约第九款内之第四节所声明各项权利,除中国独能享受外,不许他国国家及他国人民享受。惟经与中国商定在该约第二款指明之各商埠,英国应得设电线通报印度境内之利益。四所有光绪十六、十九年中国与英国所定两次藏、印条约,其所载各款,如与本约及附约无违背者,概应切实施行。五、六从略。以挽救前约之失,藏应偿兵费一百二十馀万两。朝廷允代筹还,英人始无辞,於北京签押。旋有泰被言官弹劾,诏五品京堂张廕棠前往查办。有泰及其随员均获罪,褫革谪戍有差。知

廕棠入藏,三十二年,专办开设商埠事。时英军尚驻春丕,照约俟三埠开妥、赔款清交始撤兵,故开埠尤亟亟也。三十四年,政府以光绪三十二年附约第三款内载中、英条约所有更改之处另行酌办等语,特派张廕棠为全权大臣,与英专使韦礼敦议订藏、印通商章程十五款。其要者:二划定江孜商埠界线。四英、印人民与中、藏人争论,由英商务委员与中、藏官员会同查讯,面议办法。六英军撤退后,印边至江孜一路旅舍,由中国赎回,所有电线,俟中国电线接修至江孜后,亦酌量售与中国。八已开及将开各埠,英商务委员因往来印边界文件,得用传递夫役。又英国官商雇用中、藏人民作合法事业,不得稍加限制。九凡往来各商埠之英官民货物,应确循印、藏边界之商路,不得擅经他处。十英国人民可任便以货物或银钱交易,任便将货物出售,或购买土产,不得限制抑勒。此约除中、英签押外,并有西藏噶卜伦汪曲结布随同画押。实开三方并列先例,藏局又为一变。厥后英、藏交涉日繁,而政府抚驭藏番,既有英、藏拉萨之约在先,其事益臻艰困。至宣统季年,遂有经略川边及达赖二次出亡之事。斋

自光绪三十年达赖与英境启衅战败出奔后,卓锡於库伦,意在投俄,而与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不睦。经库伦办事大臣德麟电奏乞援,诏西宁办事大臣延祉俟过冬后迎护至西宁。而达赖又欲在代臣王旗小住,廷旨以王旗部落甚小,达赖随带人众,恐难供亿。翌年,侨居塔尔寺,又与阿嘉呼图克图同居一处,积不相能。陕甘总督升允奏:达赖性情贪啬,久驻思归,应否准其回藏?得旨:俟藏务大定,再行回藏。而调阿嘉来京以和解之。旋由西宁往五台山,折而至京,觐见於仁寿殿,如顺治朝,优礼有加。三十四年十月,以万寿节率徒祝嘏,特加封号,以昭优异。懿旨曰:达赖喇嘛业经循照旧制,封为西天大善自在佛,兹特加封为诚顺赞化西天大善自在佛,并按年赏给廪饩银一万两,由四川籓库分季支发。达赖喇嘛受封后,即令仍回西藏,经过地方,派员妥为照料。到藏以后,当确遵主国之典章,扬中朝之信义,并化导番众,谨守法度,习为善良。所有事务,依例报明驻藏大臣,随时转奏,恭候定夺,期使疆宇永保治安,僧俗悉除畛域,以无负朝廷护持黄教、绥靖边陲至意。旋以国有大丧,受封未便举行。达赖以不服水土请,诏令先行起程,至塔尔寺受封。又值停止筵宴之时,未便设饯,仍派大臣护送,如来时礼节。至西宁,即请将阿嘉斥革,并以此事为回藏之要挟。达赖聘练兵教习十馀人,影射蒙古,实系俄人,多购军火回藏。

初,张廕棠以西藏地当冲要,英、俄环伺,自非早筹整顿,难以图存。建议以汉员指挥,另派北洋新军入藏,分驻要塞,以厚声援。驻藏大臣联豫疏陈藏中情形,亦有派遣军队之请。会川边藏番扰乱,进攻三崖。三崖者,本巴塘属地,与德格、多纳两土司接壤,向归川省管辖。乃藏番察台三大寺无端派番官带兵占据上崖,调渣鸦、江卡各土司助兵,逼勒崖夷投降,并遍肆煽惑,打箭炉一带均为震动。同时瞻对番官句结德格土司之弟为乱,逐其兄。炉城文武据报,派麻书土千总江文荃查办,均被围困。经川督入奏,廷议以三崖、德格均系川境,番官竟敢纠众侵逼,再事优容,恐番焰日张,土司解体。命川督会同赵尔丰相机筹办。尔丰电奏力主用兵,并称此次藏番与达赖有关系,请饬达赖传谕退兵。乃饬达筹、张廕棠诘问,达赖答词闪烁,意涉支吾。政府以达赖纵肯戒饬番众,而万里遗书,需时甚久,三崖等处被攻正急,何能久待,遂电尔丰进剿。

三十四年冬,番兵调集益众,近逼盐井,并声言索战。虽经川军击败,番众仍未退卻,扬言阻止赵尔丰入藏。政府以藏番举动,显系有恃不恐,藏地介在强邻之间,意存首鼠,自非设法经营,无以保我边圉。因思光绪三十三、四年间联豫等条陈有善后办法二十四条,创财政、督练、路矿、盐茶、学务、巡警、农务、工商、交涉九局,拟即采择试办。但无兵不敷弹压,多名又恐难相安,拟先设兵三千。其一千由川督就川兵挑选精锐,厚给饷械,派得力统领率之入藏,归驻藏大臣节制调遣。馀二千由驻藏大臣就近选募,另调川中哨弁官长,俾任训练统率之事,以期持久。联豫、赵尔巽覆奏赞其议,遂派知府锺颖统领川兵,於宣统元年六月启程入藏,取道德格,绕过江卡至察木多。藏番在恩达、类乌齐一带,拟聚兵堵截。十一月,川军抵类乌齐,藏番不战自退,川军遂由三十九族间道前进。十二月,抵拉里、江达。番兵闻川军且至,焚其积聚,劫杀汉兵扼守。川军进击,大破之。

达赖自光绪三十四年由西宁入觐,出京回藏,沿途逗留,又绕道德格等处,迁延不进,其冬,始回拉萨。二年正月,达赖闻川军将至,乘夜西奔,潜赴印度,川军遂转战入藏。朝廷得联豫奏报,降旨数达赖罪恶,革去名号,一面责成联豫、赵尔丰会筹防务,安辑军民;一面降旨另访呼毕勒罕,以噶勒丹池巴罗布藏丹巴代理商上事宜,其噶卜伦以下各藏官供职如故,藏中僧俗亦安堵无事。是年三月,联豫请于曲水、哈拉乌苏、江达、硕般多及三十九族各设委员一。三年二月,联豫奏裁驻藏帮办大臣,改设左右参赞,以罗长崟、钱锡宝为之。会波密事起,联豫遣锺颖攻之不克,旋遣罗长崟会赵尔丰军平之。其秋,川军变,逐联豫,推锺颖代之,达赖始乘机重回拉萨。以此次出奔深赖英人保护,态度一变,於是逐锺颖而独立,中、英之交涉益纷纭矣。

班禅第一辈凯珠巴格勒克,为宗喀巴二弟子。出世至第五辈罗布藏伊什,仍号班禅呼图克图。康熙三十四年,命御史锺申保等赉敕召来京,前藏第巴桑结以未出痘辞。五十二年,诏以班禅为人安静,精通经典,勤修贡职,封为班禅额尔德尼,颁发金印、金册。六辈罗布藏巴勒垫伊西,乾隆四十三年,请祝七旬万寿,许之。迎护筵宴诸礼,概从优异,如顺治九年达赖来觐例。四十五年八月,在热河祝嘏,至京居西黄寺。是年颁赐玉印玉册,以痘圆寂。命理籓院尚书博清额为驻藏办事大臣,护送舍利金龛回藏。

第七辈罗布藏巴勒垫丹贝宜玛,五十三年,以廓尔喀扰边,命移泰宁,俟平复归后藏。道光十五年,给金册。二十一年,以接济征森巴兵饷,加宣化绥疆封号。咸丰元年,赉七旬寿,如六旬所赐。次年,圆寂,年七十三。

第八辈罗布藏班垫格曲吉札克丹巴贝汪曲,年二十九。至第九辈罗布藏吐巴丹曲吉宜玛格勒克拉木结,光绪十八年正月,迎至扎什伦布坐床,赏其外祖父期差汪布本身辅国公。三十一年,英人入藏,诏班禅留后藏镇摄。十一月,班禅随英皇子游历印度,有泰劝阻,不从。十二月,由印回藏,谕以情词恭顺,原擅行出境之咎勿治,谆令恪供职守。张廕棠奏班禅受英唆使,屡与达赖牴牾,而全藏实权仍归达赖替身掌握。电告外务部,请以恩泽笼络班禅,并羁縻达赖,勿急旋藏。既而达赖将由西宁起程,班禅请自迎之,而实不行。达赖抵拉萨,班禅即请觐。谕训联豫等,班禅来京,於藏中情形是否相宜。其后达赖独立,班禅亦不克安於藏矣。

统计达赖所辖寺庙三千五百五十馀所,喇嘛三十万二千五百有奇,黑人十二万一千四百三十八户。班禅所辖寺庙三百二十七,喇嘛万三千七百有奇,黑人六千七百五十二户。西藏有爵五:辅国公三,一由贝子降袭,一由镇国公降袭,一定世袭;一等台吉扎萨克一;一等台吉一。而达赖、班禅之亲以恩封者不与。凡前后藏官,均由驻藏大臣分别会同达赖、班禅选补。前藏唐古特官,噶卜伦四人,三品,为总办藏务之官,其俗称之曰四相,议事之所曰噶厦。其次仔琫及商卓特巴各二人,皆四品。业尔仓巴二人,朗仔辖二人,协尔帮二人,硕第巴二人,皆五品。达琫二人,大中译二人,卓尼尔三人,皆六品。仔琫、商卓特巴为商上办事之官。凡喇嘛谓库藏出纳之所曰商上。业尔仓巴为管粮之官,朗仔辖为管街道之官,协尔帮为管刑名之官,硕第巴为管理布达拉一带番民之官,达琫为管马厂之官,大中译、卓尼尔等为噶厦办事之官。管兵者曰戴琫,六人,四品。如琫十二人,五品。甲琫二十四人,六品。定琫一百二十人,七品。多东科尔族任之。

其治理地方者曰营官。前藏大营十:曰乃东,曰琼结,曰贡噶尔,曰仑孜,曰桑昂曲宗,曰工布则冈,曰江孜,曰昔孜,曰协噶尔,曰纳仓,营官皆五品。后藏大营三:曰拉孜,曰练营,曰金龙,营官皆五品。前藏中营四十三:曰洛隆宗,曰角木宗,曰打孜,曰桑叶,曰巴浪,曰仁本,曰仁孜,曰朗岭,曰宗喀,曰撒噶,曰作冈,曰达尔宗,曰江达,曰古浪,曰沃卡,曰冷竹宗,曰曲水,曰突宗,曰僧宗,曰杂仁,曰茹拕,曰锁庄子,曰夺,曰结登,曰直谷,曰硕般多,曰拉里,曰朗,曰沃隆,曰墨竹宫,曰卡尔孜,曰文扎卡,曰辖鲁,曰策堆得,曰达尔玛,曰聂母,曰拉噶孜,曰岭,曰纳布,曰岭噶尔,曰错朗,曰羊八井,曰麻尔江。后藏中营十四:曰昂忍,曰仁侵孜,曰结侵孜,曰帕克仲,曰翁贡,曰干殿热布结,曰扎布甲,曰里卜,曰德庆热布结,曰央,曰绒错,曰葱堆,曰胁,曰干坝,营官皆六品。前藏小营二十五:曰雅尔堆,曰金东,曰拉岁,曰撒拉,曰浪荡,曰颇章,曰札溪,曰色,曰堆冲,曰汪垫,曰甲错,曰拉康,曰琼科尔结,曰蔡里,曰曲隆,曰扎称,曰折布岭,曰扎什,曰洛美,曰嘉尔布,曰朗茹,曰里乌,曰降,曰业党,曰工布塘;后藏小营十五:曰彭错岭,曰伦珠子,曰拉耳塘,曰达尔结,曰甲冲,曰哲宗,曰擦耳,曰晤欲,曰碌洞,曰科朗,曰哲喜孜,曰波多,曰达木牛厂,曰冻噶尔,曰札茹;营官皆七品。而前藏边营十四:曰江卡,曰堆噶尔本,曰噶喇乌苏,曰错拉,曰帕克里,曰定结,曰聂拉木,曰济陇,曰官觉,曰补仁,曰博窝,曰工布硕卡,曰绒辖尔,曰达巴喀尔,营官皆五品。每营营官一人或二人,以喇嘛、黑人参任之。

喇嘛之有游牧者,东起乍丫达呼图克图,与四川打箭炉所属土司接,其西为察木多吧克巴拉呼图克图,又西为硕般多喇嘛,又西为类乌齐呼图克图,硕般多、类乌齐之北,皆与西藏大臣所属土司接。硕般多之南,为八所喇嘛,又南为工布什卡喇嘛。类乌齐之西,为墨竹宫喇嘛,又西为噶勒丹喇嘛。类乌齐之西北,为赞垫喇嘛,介居西藏大臣所属各土司之间,其西为埒徵喇嘛。噶勒丹之西为色拉喇嘛,西与布达拉接。噶勒丹之南,为琼科尔结喇嘛,其西为丈扎卡喇嘛,又西为松热岭喇嘛,又西为那仁曲第喇嘛,又西南为乃东喇嘛,北与布达拉接。乃东之西,为琼结喇嘛。布达拉之西北,为布勒绷喇嘛,又西北为羊八井喇嘛,其西为朗岭喇嘛,西与扎什伦布接。朗岭之南,为仁本喇嘛,其西南为江孜喇嘛,又西南为冈坚喇嘛。冈坚之西,为协噶尔喇嘛。协噶尔之西,为聂拉木喇嘛。朗岭之西,为撒噶喇嘛,又西为杂仁喇嘛。其直属於驻藏大臣者,有达木额鲁特八旗:在喜汤者四旗,在汤宁者二旗,在佛山者一旗,皆北倚布幹山,南与前藏接;在格拉者一旗,东北滨喀喇乌苏,西与后藏接。每旗置佐领一。

有三十九族土司:曰琼布噶鲁,曰琼布巴尔查,曰琼布纳克鲁,曰勒纳夥尔,曰色里琼扎尼查尔,曰色里琼扎参嘛布玛,曰色里琼扎嘛噜,曰木硃特羊巴,曰布米特勒达克,曰木硃特尼牙木查,曰木硃特利松嘛吧,曰木硃特多嘛巴,曰勒远夥尔,曰依戎夥尔移他玛,曰查楚和尔孙提玛尔,曰巴尔达山木多川目桑,曰嘛拉布什嘛弄,曰窝柱特只多,曰窝柱特娃拉,曰彭楚克夥尔,曰彭楚克彭他玛尔,曰彭楚克拉寨,曰盆索纳克书达格鲁克,曰沁体牙冈纳克书毕鲁,曰盆沙尼牙固纳克书色尔查,曰巴尔达穆纳克喜奔盆,曰纳格沙拉克书拉克什,曰洛克纳克书贡巴,曰三渣,曰三纳拉巴,曰扑旅,曰上阿扎克,曰下阿扎克,曰白猎扎嘛尔,曰上冈噶鲁,曰下冈噶鲁,曰上夺尔树,曰下夺尔树。皆土纳马赋,总之以夷情章京。

山之大者,曰冈底斯山,即昆仑,为东半球众山众水之祖;曰僧格山;曰郎千山;曰玛加布山;曰达木楚克山;曰朗布山;曰巴萨通拉木山;曰诺莫浑乌巴什山,是三山即三危。川之大者,曰鄂穆河,下游为澜沧江;曰喀喇乌苏河,即黑水,下游为潞江;曰薄藏布河;曰雅鲁藏布江,亦曰大金沙江;曰朋楚河;曰冈噶江。泽之大者,曰玛帕本达赖池,曰郎噶池,曰牙毋鲁克池,曰腾格里池,曰牙尔佳池。其物产自靖西东之堆朗至萨马达一带,皆有五金煤矿。其金矿最著者,曰尔仓,曰噶大克。出盐最著者,曰勒牙,曰雅幹,凡十三。

其疆界西接印度之拉达克部,西南接洛敏汤、作木朗、廓尔喀诸部,南接哲孟雄、布鲁克巴各部及珞瑜茹巴之怒江,东接四川巴塘之南墩宁静山,东南接云南维西,东北接西宁所管之邦木称、巴彦诸土司,北至木鲁乌苏,接西宁所属玉树诸土司,西北至噶尔藏骨岔、阿尔坦诺尔一带,接新疆和阗、莎车。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