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月热点 □
  • 往ATM机里倒可乐能退钱?女子先被骗钱又被忽悠
  • 山东一64岁村民为治病 在门前种64棵罂粟被拘留
  • 老太失足卡地铁站台间隙 众人齐推百吨地铁施救
  • 昔日童星遭家庭变故街头流浪 志愿者将其送回老家
  • 辅警把湿袜子搭在舍友床头 被舍友连刺5刀死亡
  • 妈妈辞职为脑瘫致残女儿陪读七年 女儿考上大学
  • 老公诉妻:派闺蜜引诱我发生性关系后敲诈50万
  • 大叔一天打上百次110骚扰电话:心情苦闷为出气
  • “打假人”被打假?什刹海体校称徐晓冬简历造假
  • 办证窗口每天只放50个号惹众怒 湖北多名官员被问责
  • □ 同类更新 □
  • “车神”手比666无厘头的“奶奶庙”折射了什么?[ 2017/8/12]
  • 14岁女生为取悦心上人 将同班女同学送“狼”口[ 2017/8/11]
  • 贫困生贷十几万打赏女主播订燕窝 父母在家吃低保[ 2017/8/10]
  • 50岁大妈“组团”骗婚 目标多为农村大龄单身男[ 2017/8/13]
  • 男子为与女友分手 网上卖亲儿子获刑5年[ 2017/8/13]
  • 百日1万公里挑战失败 印度“阿甘”欲跑4万公里[ 2017/8/13]
  • 美国钢琴大师黛博拉·莫里亚蒂举办稻田音乐会[ 2017/8/13]
  • 男童玩手游半天花去近5万元 掏光爷爷奶奶养老钱[ 2017/8/9]
  • 萤火虫放飞遭质疑 网友称是“用杀戮制造浪漫”[ 2017/8/7]
  • 每周吃逾150根香蕉 英国小伙:感觉自己更健康[ 2017/8/7]
  • 驱车1600公里外贵州大山 医生赴患者老家被触痛[ 2017/8/5]
  • 香港富商沦落为东莞街头流浪汉 流浪11年终回家[ 2017/8/5]
  • 当前类别:首页 >> 国学新闻 >> 市井百态
    50岁大妈“组团”骗婚 目标多为农村大龄单身男

    发布时间: 2017/8/13 0:16:47    被阅览数:
    原标题:别人眼中的“剩男”,她却看到了“商机”
      看准农村大龄男子急于结婚的心理,通过媒人介绍男女双方见面,在相亲过程中“组团”冒充女方亲属,索取彩礼后再与男方断绝“关系”,一个别有用心的诈骗团伙利用这种方式作案十余起,非法获利120万余元。8月3日,江苏省睢宁县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对王兰、胡光才等6人提起公诉。
      小伙“姻缘”速来
      家住江苏省连云港市某村的马龙(化名),年近三十依然单身,这让父母非常着急,四处托人为儿子介绍婚事。“附近村镇没什么合适的姑娘,我认识一个睢宁县的媒人王兰,找她试试。”村里一位热心人向马龙的母亲建议。马龙母亲辗转找到王兰,王兰一口应承:“我正好有个女儿未出嫁,你们就来我家见一面吧。”这让马家人喜出望外。
      2015年10月,马龙和母亲、叔叔等人乘车来到睢宁县王兰家,家里还有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年轻女子。王兰介绍,两人分别是她的前夫和他们的女儿丁艳。聊天中,马龙感到丁艳对自己似有好感,两人相谈甚欢。
      三天后,王兰和丁艳按照约定到马龙家“相家”。原本担心自己家境一般,会被女方嫌弃,不料王兰母女对马家一番察看后,当场就应允了这门婚事。王兰提出,按照当地风俗,男方要给女方1.1万元的“见面礼”及8万元的“彩礼钱”。眼见儿子婚事有了着落,马龙的父母喜不自胜,东拼西凑将9万余元现金交给王兰,双方很快商定了结婚日期。
      “女友”身份是个谜
      马家人兴高采烈地筹备着婚事。他们并不知道,仅隔十余天,王兰带着丁艳又出现在另一相亲现场,二人不再以母女相称,丁艳摇身一变成了“胡敏”,王兰则是“胡敏”的表姑,相亲的男方是来自安徽省固镇县的张松(化名)。在随后的饭局中,“胡敏”的爷爷、大伯、姑姑、表妹等亲属一一出席作陪。有如此众多的“亲友团”,张松及家人丝毫未对“胡敏”的身份产生怀疑。
      “相亲”成功后,王兰等人故伎重施,向张松索要见面礼及彩礼钱。交往期间,“胡敏”又多次向张松索要手机、电脑、衣物等。为了能早日成婚,张松对“女友”有求必应,共计花费11万余元。
      眼见婚期将至,“胡敏”对张松的态度突然冷淡下来,以各种理由将婚期一拖再拖。最后,“胡敏”和王兰的手机均打不通。意识到被骗,张松报警。经侦查,警方最终锁定犯罪嫌疑人。2016年2月至2017年1月,涉嫌诈骗的王兰等人相继被抓获归案。
      “组团”骗婚套路深
      王兰,睢宁县农民,案发时50岁,曾因拐卖妇女罪、诈骗罪获刑。刑满释放后的王兰不思悔改,仍盘算着诈骗钱财。近几年,随着农村大龄“剩男”增多,一些男子为了能娶上媳妇,不惜花费高额彩礼钱,这让王兰看到了“商机”,便打着“说媒”的旗号伺机行骗。为使相亲过程演得逼真,王兰决定“组团”行骗。同乡胡光才、庄艳、徐刚、朱雪芳等人先后被其“收归麾下”。之后,王兰的前夫丁正军、女儿丁梦也相继加入。为防“家庭成员”被邻里识破,他们多选择外乡男子作为目标。
      该团伙作案时,或通过亲友关系或通过各村的“媒人圈”,有意散布“手头有待嫁女”的信息,一旦有男方上钩,他们便将相亲地点定在王兰或胡光才家中。行骗前,他们进行角色分工:庄艳、丁梦、朱雪芳使用假名轮流扮演“相亲女”,年龄稍大些的王兰、胡光才、徐刚等人,则充当女方父母或其他亲属,组成“临时家庭”。既有本地熟人介绍,又实地察看了女方家庭,自然让男方吃了一颗“定心丸”,以至于该诈骗团伙屡屡得手,近一年时间连续作案10余起。
      2017年3月,公安机关对王兰、胡光才、庄艳、丁梦、徐刚、朱雪芳6人以涉嫌诈骗罪移送审查起诉,其余人员的犯罪事实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办案检察官提醒,男女青年在“相亲”“订婚”等过程中,要注意核实对方身份证、户口簿等相关身份信息是否真实,对短期内索要大额钱财的行为应提高警惕,谨防被骗。
    来源:检察日报      编辑:秋痕

    男子为与女友分手 网上卖亲儿子获刑5年
    贫困生贷十几万打赏女主播订燕窝 父母在家吃低保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