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类别:首页 >> 国学新闻 >> 专题报道 >> 中元节(盂兰盆节)专题
民国时比清明、七夕都热闹的中元节哪儿去了?(2)

发布时间: 2010/8/26 8:48:30    被阅览数:

祭祖:祭祀五代以内先人。

放荷灯:以为先人引路,荷灯又叫河灯,样式很多,普通人家多是在茄子上插蜡,或挖去西瓜瓤,置入油与灯捻,做成简易河灯。

灯会:即小孩举“莲花灯”游街。

送羊:此说源于沉香救母,沉香劈山后欲追杀舅舅,二郎神无奈,只好许其每年中元节赠羊两只,因二郎神和沉香的母亲都姓杨(羊),且羊通“祥”,舅舅送羊遂成节俗,但真羊太贵,送不起,多是送面做的羊。

老北京怎样过中元节  

吃七色菜:还有吃七种食物之说,古人认为7是生命之数,古代女孩7岁总角,14岁出嫁,此外49岁绝经,包括人死了也以7为周期停灵送葬,中元节是鬼节,自然要围绕7来做文章。

大型法会:主要是请宗教人士超度亡灵,抗战胜利后,北海公园天王殿每年中元节都举办大型公祭活动,以纪念那些为国捐躯的将士们。超度仪式后还要烧大法船,逝者家属将送给逝者的衣服、纸钱等放到法船上,一起焚毁。(陈辉/文)

该不该过中元节?

高巍:说它“封建迷信”,我不同意

我认为应恢复中元节,因为它积极的内容远多于消极,感恩、孝亲、敬祖等,这些价值是可以融入现代社会的。过去说它“封建迷信”,我不太同意,什么叫封建?封建指“封土建诸侯”,是政治词汇,与文化关系不大;而“迷信”是指盲目地相信,中元节强调感恩,这怎么能说是盲目呢?

我们生活在一个多元的社会中,必须学会宽容,要允许价值的多元。如今每年中元节,北京许多路口都会有人烧纸,追念先人,这说明传统可能会被淡化,但绝不会消亡,但从具体行为上来说,这既不安全也不卫生,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不对人们这种心理需求予以正确引导呢?比如组织一些公祭,或集体放河灯等。

对于中元节传统,我们不能一面无视它的存在,一面又以各种理由来屏蔽它,这是对历史不负责任的态度。

翟鸿起:曾经盛行,现在不宜提倡

中元节在老北京确实比较盛行,但我认为现在不宜提倡,毕竟它存有一些负面的东西,比如迷信等。此外,在过去也不是人人都过中元节,至少没端午节热闹。

如今我们恢复了很多传统节日,但舛误颇多,因为我们文化存在一个断层,人们对于历史并不真的了解,想当然、似是而非的东西太多了。

把七夕当成情人节,就完全不靠谱。此外清明节也不对,过去清明这天没人扫墓,而是在城里举办大型法事,扫墓是在清明前后10天进行。在南方,如今祭奠先人的风气日渐热烈,这不单是文化问题,也是社会问题。这类活动中,年轻人比老年人更多也更虔诚。这是不是迷信呢?我看不能绝对化。

如今很多想法大家可以说、可以探讨,说明我们的社会正逐步学会了尊重,但具体到中元节,我认为暂时还不宜提倡。


来源:北京晨报      编辑:秋痕

民国时比清明、七夕都热闹的中元节哪儿去了?(1)
“鬼节”逐渐边缘化 网友议“这个节要不要重拾”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