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类别:首页 >> 国学新闻 >> 专题报道 >> 刘心武续《红》专题
一部“红楼”万人“梦” “续红楼”究竟多艰难

发布时间: 2011/4/17 0:20:20    被阅览数:

刘心武要续写《红楼梦》,这件事牵动了无数人的心。不管是看过原著的,还是没看过的,所有人都想知道,一个现代人写的四大名著之一,究竟是什么样子。3月18日的时候,资深文化人鞠健夫用微博抢先发布了刘心武“续梦”后28回1000字左右的文字内容。当天晚上8点,自称从“内部流出”的这81回全部内容就迅速在网络上风传。像与不像的争辩像一张大网,笼罩在整个互联网上。中国的四大名著中,只有《红楼梦》最浪漫温婉,身世也最离奇。林林总总的传说,残缺的结局,作者的身世都让这部传世名著闪着幽幽的神秘的光芒。续写《红楼梦》如今已经成为文坛一个新的潮流,人们都想用自己的笔在这本灿烂辉煌的名著上刷几下子,也沾沾名著的光。功利也好,市侩也罢,也都只算是人们关于“红楼”的一个梦而已……

《红楼梦》究竟有多牛?

《中国大百科全书》曾评价说,《红楼梦》的价值怎么估计都不为过。《大英百科》曾评价说,《红楼梦》的价值等于一整个的欧洲。但都说《红楼梦》是经典,是巨著,是金子,是宝贝,但是很多人其实并不知道,为什么《红楼梦》如此受人推崇。首先从创作角度,它继承了《金瓶梅》的网状结构特点,有着极其精妙的布局和秩序,200多个有名有姓的人物和巨大庞杂的故事在作者的笔下事无巨细、分明清晰地娓娓道来。曹雪芹用极其曲折隐晦的表现手法,凄凉深切的情感格调,强烈高远的思想底蕴,容百家之长,汇集百科之粹,将我国古代民俗、封建制度、社会图景、建筑金石等各领域知识都融汇在了一本书里。再者,《红楼梦》里面的诗词之多也创下了历史之最,诗、词、曲、赋、歌谣、古文、书札、谜语、酒令、联额、对句等各种体裁形式的文字在这一本书中一一展现。

读《红楼梦》,你得藏着几个“心眼”,因为曹雪芹在这个梦里下了很多伏笔,像《红楼梦》的第四回“薄命女偏逢薄命郎”其实就是全书的总纲,书中诸多人物的名字也都不是信手拈来,代表了各自的命运,比如英莲是“应怜”,香菱是“相怜”,秋菱是“求怜”,元春迎春探春惜春是“原应叹息”,“一击空谷,八方皆应,”曹雪芹用天马行空的思想铸就了一本奇书,《红楼梦》的结局是谜,内容是谜,它的“话题价值”是永远的,历久不衰的。它也是各色人等从贩夫走卒到胡适到俞平伯,从毛泽东到江青等等人物共同的话题。没人能100%读懂《红楼梦》,经学家在其中看见《易》,道学家从书里读到淫, 才子看见缠绵,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寞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曹雪芹在北京郊外卧佛寺旁“哭成此书”,历经200多年,却仍旧是人们孜孜不倦的谈资。

“续红楼”究竟有多艰难?

在网上查阅了一下关于续写《红楼梦》的资料,才发现这种风潮从乾隆年间始,就已经蔚然成矣。据有关学者统计,《红楼梦》的续书种类高达百余种,如《后红楼梦》、《红楼后梦》、《续红楼梦》、《红楼复梦》、《红楼梦补》、《增补红楼》、《红楼》、《红楼梦影》等。以前是学者写,现在谁都能写。除了现在最火的刘心武,很多普通人也都再续了“红楼梦”,浙江台州市一位76岁老人用6年时间续写了《红楼梦》,一位27岁四川女孩从15岁开始续写《红楼梦》,26岁的中专生续写《红楼梦》等等等等。为什么要频繁续写这部名著?很简单,因为书的内容!续书子群们繁衍不息的生命力就来自于《红楼梦》强烈的悲剧结局倾覆了人们崇尚圆满的一贯心态。于是人们都纷纷想去为贾宝玉和林黛玉重补离恨天,而且书里诸多谜团,人们也都想通过续写来一一解读!

其实续书这事自古就有,而且也不乏有成功的,晚清的金松岑撰写了一部小说的前6回,后转手曾朴去续写,最后补出了《孽海花》。但是《红楼梦》不一样。《红楼梦》究竟有多难续?老一辈红学家俞平伯曾对此提出“书不能续”的断言,因为“第一,《红楼梦》是文学书,不是学术的论文,不能仅以面目符合为满足。第二,《红楼梦》是写实的作品,如续书人没有相似的环境、性情,虽极聪明,极审慎也不能胜任”。”再者,凡好的文章,都有个性流露,越是好的,所表现的个性越是活泼的,所以文章本难续,好的文章更难续。”曹雪芹和高鹗有他的个性,而续写者也有他的个性,二者是万万不能重合的。高鹗是曹雪芹的好友,续写出的东西还被人指责,况离他们已经过几百年的我们。

前不久天津师范大学教授、中国红楼梦学会常务理事赵建忠表示了对刘心武续写《红楼梦》的担忧:刘心武续写这部书用的索隐史料的方法,而这种方法本身并不科学,“其执意要在文本意义诠释领域中进行史料还原,以为将清代某些历史与《红楼梦》中的人事‘关合处’一一坐实才算解读了《红楼梦》。其实,不管曹雪芹这部作品中存在多少真实的历史信息,这些信息一旦进入作家的审美心理结构、进入小说艺术整体中,它们就必然会被天才的作家所整合,从而被构造成为新的意义单位。刘心武就是深陷索隐泥潭而不能自拔。”

“心武版”究竟有多相似?

现在有多少人在为《红楼梦》“续貂”、“效颦”?刘心武算是最近的一个。在他的续作里,林黛玉沉湖而死,薛宝钗抑郁而终,贾元春死于宫廷政变,王熙凤投水自杀,妙玉为救贾宝玉,与忠顺王同归于尽。贾宝玉跟史湘云乞讨为生,最终史湘云亡于饥寒,而贾宝玉大彻大悟,回归天界成为神瑛侍者。这些情节,刘心武说自己都能从前八十回小说,以及脂砚斋的批语中找到依据。在《刘心武续红楼梦》的发布会上,出版商宣布,这部书的起印数将是100万册。这在眼下的图书市场中是一个惊人的数字。据说刘心武看见这个数字,吓得头发都立起来了。这位69岁的老人站在了《红楼梦》的肩膀上,明显有些晕高。

刘心武在《红楼梦》里最看重的人物是秦可卿,他始终觉得这个人物是整本书的关键。也是解开《红楼梦》各种谜团的钥匙,因此,他把自己的研究戏称为“秦学”。而续写《红楼梦》这件事也只不过是完成他的一个夙愿,“我把这些都看破了,只要问心无愧就行。写得不好就不好吧,你们别看就行。”刘心武说。刘心武写的和原著究竟有多相似?

这是刘心武续写的第八十一回“中山狼吞噬薄命女,河东狮吼断无运魂”中的一段文字:话说迎春归孙府后,宝玉悒悒不乐。正歪在榻上,忽听袭人报:“平姐姐来了。”平儿走进来道:“院里海棠枯了半边,蕉下鹤翎也没收拾。”袭人叹道:“小红坠儿的缺没补,倒又走了三个。如今是按下葫芦起了瓢,比以往更忙乎,不周全处偏更多。”又见麝月拿着东西从那边屋过来,定睛一看,是雀金裘。麝月道:“平姐姐坐。我把它晾到后院去。今儿个秋阳正旺。眼看过些时又该穿了。”宝玉只觉心口疼,把身子一偏道:“我再不穿它。”笔者读过《红楼梦》,和那些只用“这会子”、“那些人儿”的山寨版续写不一样,刘心武这版文白相间的感觉颇有些高鹗的文风,只是没有读全,不知道刘大师是只学了皮毛,还是深入了骨髓。不过现代人写古文终究困难巨大,我们也不能存有太大的希望罢。 本报记者赵雪


来源:时代商报      编辑:秋痕

一部“红楼”万人“梦” “续红楼”究竟多艰难
刘心武释疑“红楼”:建议红学所应该去“考古”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