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类别:首页 >> 国学新闻 >> 专题报道 >> 刘心武续《红》专题
闲话续红楼

发布时间: 2011/12/1 15:36:11    被阅览数:
我打电话给刘心武,祝贺他续红楼梦新书面世。真为他高兴,如他所言:“廿年辛苦不寻常,了此心愿,是我一生中的大快乐。”他当然辛苦,因为他要创作的,是“还原曹雪芹”,是“忠于曹雪芹精髓的镣铐之舞”。 


    突然我产生一个疑问:在曹雪芹辞世约250年,程高本面世220年之际,为何会冒出一本《刘心武续红楼梦》?我欲自圆此说:既必然,又偶然!当代出现了一个富有才华的作家刘心武,自小就在心灵中埋下红学的种子,后来又得到红学前辈的指引,他“必然”会有心撰写“致敬曹雪芹”的作品。“有闲者”。“有才”、“有心”兼“有闲”同属一人,才催生了这本奇书。 


    我和刘心武相识于1987年秋天,他从北京来美国旅游。在纽约期间,他和我及记者麦子,三人过的是“三同”生活:同吃、同住、同游。我们是同龄人,生长于相同的时代和社会,彼此极易沟通和理解,自此成了好朋友。二十多年来,我们一直维持着这份真挚的情谊。2006年4月,他应邀来纽约宣讲《红楼梦》,住在我家中长达一个月之久,这是我们一起相处最长的日子。他向我讲述了不少红学界中的人与事、风和雨,以及其涉足红学的心路历程。离纽约前,我请他为我那本《文革诗词钩沉》写篇序。他一回北京,就抱病写好寄给我。其序的结语是:“延续民族整体记忆的工作是神圣的。不管面对着多么大的困难,振才兄,长江、黄河、昆仑、岱宗都是你的后盾。期待着你钩沉系统工程的新进展!”他的鼓励,令我感动不已。 


    其实,刘心武续红楼,也是一项艰巨的“钩沉系统工程”,原计划不可能今年完成。真是造化弄人!前年暮春时节,我突然收到他一封电邮:“梅兄:我老伴吕晓歌4月22日仙去。无限悲恸中......”为对抗人生的变故和孤寂,他从此朝夕埋首书案,从而加快了续书的进程。 


    对刘心武研究红学,影响和支持力度最大的,当数泰斗周汝昌。刘心武早在13岁时,就读了周老的《红楼梦新证》,受到启蒙。周老先前创立的“曹学”,刘心武后来开拓的“秦学”,可说是一脉相承。续红楼梦竣工,周老写下两首诗祝贺,称赞刘心武为“勇士”。我不揣浅陋,试和其中一首五律,寄予周老指教。拙诗云: 


    廿载圆残梦,敬芹唯所求。 

    百思寻伏线,千里溯源流。 

    顶浪泅登岸,带镣舞上楼。 

    此生风雨路,来岁说从头。 


    以我之见,高鹗与刘心武先后续红楼,可说是“双峰并峙,二水分流”,前者词风更接近原著,后者布局更忠于原作,在中国文学史上,都会绽放异彩。刘心武今年69岁,续完红楼梦后,读者期待下一部著作,应是如他所言:“也许过了70岁我会静下心来写一部‘从头说起’的自传。” 
来源:中华读书报      编辑:Jina

刘心武的玩法
刘心武:研究《红楼梦》体现现实社会焦虑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