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类别:首页 >> 国学新闻 >> 专题报道 >> 曹操墓发掘专题
复旦大学回应“曹操DNA”3大疑问

发布时间: 2013/11/15 9:45:41    被阅览数:
近日,复旦大学历史学和人类学联合课题组发布了关于曹操家族DNA研究的最新成果,称已100%确定了曹操家族的共有基因类型。曹操的身世一直是个历史之谜,曹操墓尚未确认,没有曹操本人的DNA,专家凭什么100%确定其家族共有的基因呢?  
  日前,记者专访了课题组负责人——复旦历史系教授、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副会长韩昇和复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教授李辉,回答了公众的三个主要疑问。
  公众质疑
  为什么选择曹操
  此前,河南安阳“曹操墓”的真假曾引发社会广泛争论。如今,复旦公布曹操家族的DNA研究成果,是否有借“曹操之名”博眼球、拉经费之嫌?
  韩昇说,找曹操家族做研究,有科学的必然性,也有偶然因素。“用遗传学技术研究历史,世界很多国家都有成功的案例,但主要集中在史前,我们希望能够把这个手段运用到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时期。”正好在这个时候,河南安阳宣称发现了“曹操墓”。“我们觉得,遗传基因学手段,可以为曹操墓的真伪提供佐证,于是就尝试去做了。”
  而且,追寻曹操的基因“足迹”也相对容易。李辉解释:首先,曹操家族是帝王家族,家谱记载比较全,如果随便找一个普通老百姓的家谱,不是断断续续就是缺少记载,肯定没办法做研究;其次,曹操这个人由于历史争议性,所以假冒的人不多,客观上保证了其家族后代的相对可靠;其三,曹氏宗族的墓葬集中,保存条件较好,材料丰富,所以帮助课题组很快找到了第一个切入口,确定了检测的古DNA样本。
  凭什么100%确定
  没有曹操本人的DNA,专家凭什么100%确定其家族共有的基因呢?
  李辉说,要把曹操家族后人与近2000年前的曹操进行“亲子鉴定”,锁定曹操的DNA特性尤其重要。课题组从2009年起在全国征集曹操后代(男性)的静脉血样本。采集对象包括79个曹姓家族的280名男性和446个夏侯、操等姓氏在内的男性志愿者,最终样本总量超过1000例。
  与此同时,课题组专家对全国各地258个曹姓家谱(其中118部在上海图书馆)做了全面的梳理研究,并与史书和地方志参照,找到曹氏迁徙的线索。“比如曹氏各个分支的祖先以及现居住地与历史记载上曹操后代的流向能不能相吻合。”韩昇说,经过这一步骤的研究,课题组筛选出了家谱记载为曹操直系后代的8个曹氏族群。
  锁定这8个族群后,再对他们的DNA进行检测。“人类DNA共有30亿个碱基对组合成23对染色体和线粒体,男性独有的、碱基对也比较稳定的Y染色体是最合适的检测对象。”李辉说,经过复杂的Y染色体DNA全序列检测,最终发现其中6个家族属于O2*-M268的基因类型,这6支O2*-M268类型样本的祖先交会点在1800年至2000年前,正是曹操生活的年代。
  李辉认为,该基因类型非常罕见,假冒的可能性只有千万分之三。“因此,在法医学上可以认定,他们是真实的曹操后代。”同时,课题组从曹操叔祖父曹鼎牙齿中提取的古DNA(上世纪70年代出土于安徽亳州的曹氏宗族墓),也属于上述基因类型。根据史料记载,曹操之父是曹操祖父的养子,曹操直系后代与曹操叔祖父有同样的基因类型,说明“曹操之父当年来自家族内部过继。”李辉说。
  有什么学术意义
  发现曹操的DNA究竟有什么学术意义?针对网民“拿着科研经费当儿戏,‘吃饱了饭没事干’”的质疑,课题组专家表示,科学研究不是闹着玩,或者功利性地为了帮人“认祖归宗”,而是证明了一种跨学科研究的优势和突破。复旦此次的研究成果,第一次从基因层面验证了许多同姓人群在千百年前确实是一家。
  “史学研究的终点往往是生命科学研究的起点,生命科学研究的结果又为历史学研究提供了新的角度和证据。”韩昇说,在这次曹操家族DNA的研究中,课题组验证了汉代丞相曹参的家族基因,与曹操的家族基因没有关系,从而证明曹操是曹参后人的说法有误;其次,民间传说“操”姓是曹操后代改姓而来,经过基因验证这两个姓氏之间也没有明确的遗传关系;另外,研究还表明现有的“夏侯氏”基因与曹操家族基因也不一致,因此曹操从夏侯氏抱养而来的说法也不准确。
  李辉表示,复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计划做一系列历史人物研究,如孔子后代的基因类型分析,甚至中国远古时代的传说人物,或许也能从基因学领域寻找到“蛛丝马迹”。“人们一直认为尧、舜、禹是历史传说,通过现代基因反推和古DNA检测,或许可以改变这种说法。”
  相关新闻
  安徽亳州否认2亿建曹操故居
  复旦大学历史学和人类学联合课题组发布关于曹操家族DNA研究最新成果的消息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有消息称,在研究成果中,已经确定还居住有曹氏家族后人的安徽亳州,欲投资2亿元占地4亩打造曹操故居。对此,亳州市方面回应,这一说法没有根据。
  “亳州本身就有曹操故居,因为没有房屋建筑,所以属于遗址类,目前是市级文保单位。”亳州市文物管理处处长薛冰告诉记者,事实上亳州很早就有意向,效仿西安等地,以故居原址为中心,在文物保护的基础上做一些文化旅游方面的拓展项目。
  “但是这个项目一直处于谋划阶段,还没有真正的支撑对象,至于投多少资金、谁来投、占地多少更是没有定论,2个亿的说法显然是没有根据的。”薛冰说。
  复旦大学课题组两次赴亳州取样
  据介绍,上世纪70年代以来,文物部门先后在亳州谯城区境内发掘出了曹腾墓、曹嵩墓等近十平方公里的曹氏家族墓群,曹腾墓和曹嵩墓中只出土了部分文物,没有人体样本,只有“元宝坑墓葬”中发现两颗牙齿。
  薛冰告诉记者,复旦大学课题组在进行曹操家族DNA研究过程中曾两次来到亳州进行取样。第一次是2010年,课题组来到亳州,提取了居住在曹氏家族墓群附近村庄村民的DNA样本,这里有很多是曹姓族人和为家族墓群守墓的人。2011年,复旦大学再次来到亳州,在征得亳州市政府和当地文物部门同意后,借走了从“元宝坑墓葬”中出土的两颗牙齿进行研究。此外,课题组还在亳州进行了一些民间走访和文献调查。在此过程中,亳州市方面予以积极配合。
  据了解,曹氏家族墓群位于亳州市魏武大道两侧,是魏武帝曹操家族墓群,时代为东汉,占地约10平方公里,已发现50至60座墓葬,其中包括曹操祖父曹腾和父亲曹嵩等人的墓葬,2001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秋痕

考古学家谈DNA检测考古:并不了解 无法置评
曹操家族DNA曾突变 采集千例样本印证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