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类别:首页 >> 国学新闻 >> 专题报道 >> 曹操墓发掘专题
评论:古代DNA检测能给曹操“正名”吗

发布时间: 2013/11/21 12:05:33    被阅览数:
2009年底河南省文物局公布发现曹操墓的消息掀起了一股“曹操热”。近日,这股热潮再度升温。11月11日,复旦大学历史学与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联合发布最新科研成果——通过现代基因反推和古代DNA检测双重验证确定了曹操家族染色体。 消息一经发布,引起社会公众的极大关注,有人质疑在没有曹操遗骸的DNA鉴定、仅用现代人DNA反推是否科学,研究曹操DNA究竟有何学术意义等。那么古代DNA检测到底能否测定曹操身份,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技术?  
  曹姓家族DNA可反推曹操本人?
  2009年12月27日,河南省文物局发布消息称,在河南安阳抢救发掘的东汉大墓的墓主人为中国历史上颇受关注与争议的人物曹操,且公布了墓中刻有“魏武王”铭文字样的珍贵文物,以及一男两女三副遗骸。据测定,其中男性骸骨为墓主人,年龄在60岁左右,与曹操终年66岁的历史记载吻合,所以被认为极有可能是曹操的遗骨。此次发掘引起了学界及公众的极大关注,相关研究者分别从文献记载、墓葬规格、铭文刻字等领域争论曹操墓的真假。然而,传统考古学方法往往仅能进行大致范围的估测,因此有部分学者提出,唯有对墓主人骸骨进行DNA检测,方能真正做到“盖棺定论”。
  为此,复旦大学历史学与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开始对曹氏家族进行DNA检测。据该项目负责人李辉介绍,此次检测的具体方法是对全国各地258个曹姓家谱做了全面梳理,从中筛选出可能是曹操直系后代的曹氏族群;广泛征寻曹姓中自称或有可能是曹操或曹参的后代,与夏侯姓、操姓等自称或有可能是曹操直系后代的男性,进行静脉血取样,获得样本超过1000例。最终筛选出有家谱记载的9个“疑似”族群(后增加山东乳山曹氏),并对此族群的男性后代进行DNA检测,得出其中7个家族的Y染色体(该染色体来源于父亲)基因类型为非常罕见的O2*-M268,可知这7个家族具有血缘关系,且他们的共同祖先生活在1800年到2000年前,恰好是曹操生活的年代。该实验室还从已得到学界认可的曹操叔祖父——河间相曹鼎的牙齿中获取DNA,发现与现代的7个家族同属O2*-M268类型,由此可确定O2*-M268类型确为曹氏家族的DNA类型。由此,在传统人类学、古代DNA分析、现代DNA测定的综合考量下,基本可以判定曹操家族的DNA类型。并且,由于曹操家族DNA与夏侯姓或曹参家族的基因均不相同,因而可以进一步证明传统史学中认为曹操是汉代丞相曹参的后人,以及曹操从夏侯氏处抱养的说法并不成立,由此将曹操与夏侯氏、曹参“划清界限”。
  对于此法,部分考古学界人士并不十分认同。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曾参与曹操墓考古工作的贾连敏表示,古代DNA检测还处于发展和探讨中,且DNA提取容易受到污染,不能说已经定性,因此暂时不会考虑对墓中出土的曹操遗骸做DNA鉴定。
  DNA分析何以与考古学“联姻”
  众所周知,DNA是脱氧核糖核酸的英文缩写,是细胞染色体的主要化学成分,也是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生物的遗传信息载体。DNA的发现为人类带来了无尽的想象空间,这些想象不仅存在于自然科学领域,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PCR技术(聚合酶链反应技术,即通过特殊的DNA体外复制,可以放大特定的DNA片段)的出现和成熟,使古代DNA的提取与分析迅速成为科技考古领域的热点。小到遗骨性别鉴定,大到人类族群的起源与迁移路线,均可用DNA分析得出结论。
  古代DNA检测技术既可以从考古发掘的古人类或古动植物遗骸或化石中提取,也可以从古代羊皮卷、岩画、陶瓷或其他文物所附的残留物中提取。但是,并非所有化石都可以提取出DNA进行分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教授杨益民曾提出古代DNA提取的要求:动植物化石DNA提取的上限年代一般不超过100万年;此外,由于生物死亡后空气和水能导致DNA迅速降解,因此只有在空气和水基本隔绝、盐浓度(生理盐水)适度、PH值中性、温度低于15摄氏度时才有可能提取出完整的DNA。因此能提取出DNA的遗骸或化石的要求很严格。一般来说,古人类的DNA提取多选择人骨和牙齿,由于人骨和牙齿结构较为稳定,特别是牙齿有厚厚的牙釉质保护,经长期埋藏仍能较好地保存DNA。
  科学操作如何揭开DNA的神秘面纱
  古代DNA提取时非常容易受到破坏和污染,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主任朱泓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讲过一个案例,国内某学者曾在实验过程中很容易地提取到了“古代”DNA,后证实是自己的DNA污染了样本。为此,学者在古代DNA提取时一定要在操作过程中严格遵守程序,保证DNA来源的可靠。采集过程需佩戴一次性无污染的手套和面罩;所有样本、试剂和使用器具均需用盐酸、酒精、无菌水或紫外线消毒;样品需加入抗氧化剂或进行真空处理,并在零下20摄氏度或零下80摄氏度的条件下保存。
  样品经消毒后用手术刀刮去表面5毫米,再通过专用研磨机磨成极细的颗粒;然后,研究人员运用硅胶吸附等方法从样品中提取出纯化的DNA;通过PCR将DNA数量扩增到100倍以上;再运用具有切出专一性质酶功效的技术,得到片段大小不同DNA序列,进行基因分型。为保证实验的可靠性,还需进行重复实验,对实验结果进行复核。据了解,复旦大学对曹鼎牙齿中的DNA做了6次重复检测,以确保结果准确无误。
  李辉表示:“从古代DNA里面获取DNA样本进行遗传学的分析、DNA的分析,在以前是天方夜谭的事情,现在我们基本可以做到手到擒来,特别是在5000年之内的样本,保存条件只要稍微好一点,基本上都能做。所以这项技术手段是必然能够解决问题的。”
  相关链接
  古代DNA提取与分析虽作为考古领域的新生力量,近年来取得的成果却不容小觑。 今年年初,英国专家利用DNA检测技术为15世纪英格兰国王理查三世失落的遗骨“验明正身”。2012年9月,英国考古人员在英格兰莱斯特市中心的停车场地下发现了一具不知名的遗骸,该地500年前曾是一座修道院,传言理查三世在战争中阵亡后被埋在这里,加之遗骨形态与理查三世的死状吻合,考古学家们判断该遗骨很可能属于理查三世。后通过DNA分析,表明遗骸的DNA与理查三世第16代外甥女乔伊之子迈克尔·伊布森的DNA相符,从而判定该遗骨确实属于理查三世。这项成果得到英国学界的认可,该遗骨将改葬至莱斯特大教堂。
  法国历史上最重要的军事家之一、建立了法兰西第一帝国的皇帝拿破仑·波拿巴的遗骸也曾被进行过DNA鉴定。1815年,拿破仑在滑铁卢战役战败后被流放于南大西洋的圣赫勒拿岛,后病逝于该岛。之后,除法国博物馆保留着拿破仑死后有人偷偷剪下的一缕头发外,遗骸一直保存在英国。然而,关于拿破仑的相关争论层出不穷,包括英国保存的遗骸是否为拿破仑本人,拿破仑是自然死亡还是被毒杀等。
  2011年5月,国际拿破仑学会等机构通过对拿破仑的头发进行DNA分析,证明头发砷含量明显偏高,且砷并非来自外部,而是由身体吸收形成,证明拿破仑并非死于胃癌,而是毒杀;2012年,法国著名遗传学家吉拉尔德·卢克特将拿破仑的头发与拿破仑哥哥的嫡系子孙相对比,确认了拿破仑头发的真实性,并建立拿破仑的基因图谱,进而考证出拿破仑的祖先并非来自阿拉伯,而是来自高加索;然而,由于英国方面始终没有对拿破仑的遗骸进行DNA鉴定,因此该遗骸是否属于拿破仑仍没有定论。记者 孟欣
来源:中国文化报      编辑:秋痕

复旦课题组称破解曹操家族DNA密码 确定9支后人
曹操后人聚会:个个浓眉大眼 相貌相似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