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类别:首页 >> 国学新闻 >> 专题报道 >> 第九届茅盾文学奖专题
作家获茅奖后反应:贾平凹烧香 刘震云买最贵西红柿

发布时间: 2015/8/19 0:10:40    被阅览数:
中新网8月18日电 16日,第九届茅盾文学奖公布了最终评选结果。本届茅奖获奖作品分别是格非的《江南三部曲》、王蒙的《这边风景》、李佩甫的《生命册》、金宇澄的《繁花》、苏童的《黄雀记》(以得票多少为序)。其实,除了获奖的作品,获“茅奖”之后作家们的反应也一直为大家所关注。以下,中新网为您梳理获“茅奖”后作家们的不同反应。
  贾平凹:烧香,吃羊肉泡馍
  第七届茅奖评选结果公布时,贾平凹说了四个字:天空晴朗。然后去吃了一顿羊肉泡馍。
  后来他解释说:“那天的天气真的很好,心情也好,给屋子里的佛像烧了香,在父母遗像前烧了香,我就去街上吃了一顿羊肉泡馍。”
  贾平凹坦言,自己对于获奖“非常高兴”,“这是对我的长篇小说的一种肯定”。但他同时也表示,写作的目的不是为了什么奖,但奖的意义是认可。“作家在创作时精神是自由的,天马行空,但作家本人仍生活在尘世,如果得了奖而说我不在乎这个奖,那似乎是清高,实则矫情。我的态度是:能获奖,我高兴;获不了,不丧气;获了奖,我还要写作,写作里有我的兴趣也有我的使命。我永远热爱文学、相信读者。”
  刘震云:买最贵的西红柿,做西红柿鸡蛋打卤面
  四年之后,河南人刘震云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他得知获奖后,当下就给自己买了两斤最贵的西红柿,做西红柿鸡蛋打卤面。他回忆道,2011年夏天,那是一个周六,他正在菜市场一堆各式蔬菜间,纠结于买贵的西红柿还是便宜的茄子。正在此时,一个电话进来,作协通知他得了茅奖,“嘿,奖金50万啊,于是我放下电话,豪气地说:‘最贵的西红柿,来两斤!’”
  那天刘震云中午吃的是鸡蛋西红柿面,不过他没觉得和平常有什么不一样,“确实很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鸡蛋就是鸡蛋,西红柿就是西红柿,不会因为外在事物的改变而发生事物内部的改变。”
  李佩甫:多抽了两根烟,吃了一碗烩面
  又过了四年,同为河南人的李佩甫在得知自己获第九届茅奖后也吃了一顿面。8月16日上午,李佩甫像往常一样起床后,抱着笔记本写些东西。“省作协的乔叶秘书长通知我说,《生命册》获得第九届茅盾文学奖了。我这个岁数和年龄,说不上很高兴,但心里还是很高兴。”
  当李佩甫得知获奖时,正在一如既往地写作,作为庆贺,“多抽了两根烟,中午吃了一碗烩面”。他说:“我不是为了获奖而写作,但获奖之后还是会继续写作。”
  莫言:最好10分钟就忘掉,要轻装前进
  相比于刘震云买西红柿的张扬,同获第八届茅奖的莫言显得比较冷静。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我总在想,如果换一拨评委,可能得奖的就是另外5个人了,所以不能得意忘形,我说最好10分钟就忘掉,但现在看起来是不可能的,争取10天忘掉,10天忘不掉一个月内必须忘掉,要轻装前进。”
  后来,他在获奖感言中说,得了茅盾奖,当然是好事,但如果得了奖就忘乎所以,那是可耻的行为。“必须清楚地知道,与这个时代相匹配的好小说还没有被‘发明’出来。要把目光向那个方向看,盯着在那个荆棘丛生、没有道路的地方。那里就是绝佳的风景,那里有‘高人’在向我们招手。”
  苏童:不会像刘震云那样买西红柿,钱都归老婆管
  似乎是对于刘震云买西红柿这件事的印象过于深刻,当苏童被问到获奖之后准备怎么花奖金的时候,他表示肯定“不会像刘震云那样买西红柿的”。
  得知获本届茅奖时,苏童正在吃药,他说是因为肠胃不舒服。当被问及奖金怎么花时,苏童说:“我不会像刘震云那样买西红柿的。奖金怎么规划这个我还真的没想过,反正这个钱都是归老婆管的。”
  在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时,苏童表示,对获奖也没有感到太多意外,“《黄雀记》是我近期的标志性作品。至于茅奖,这个荣誉是很快要过去的。得奖的确是个荣誉,但这个荣誉不能决定写作的方向”。
  路遥:发愁去领奖的路费以及买书钱
  和近年来获茅盾文学奖的作家不同,路遥1988年获得第三届茅盾文学奖时,却在发愁去领奖的路费以及买书钱。
  路遥的弟弟王天乐在《苦难是他永恒的伴侣》一书中回忆:“路遥在电话上告诉我,去领奖还是没有钱,路费是借到了,但到北京得请客,还要买100套《平凡的世界》送人,让我再想一下办法。”
  后来,王乐天好不容易筹到5000元,并想出了一个永无后顾之忧的办法:“今后再不要获什么奖了,如果你拿了诺贝尔文学奖,我可找不来外汇。”那年茅盾文学奖的奖金只有5000元,除去路费和买书钱,路遥基本上连碗羊肉泡馍都买不起。
  王蒙:好事儿不会嫌它晚
  今年,王蒙得知获奖消息时正在北戴河休息、写作。81岁时首度获茅奖,他乐着说:“很抱歉、很不好意思,跟读者的期待相比,我应该写出更多、更好、更新的作品。不过,也有句谚语,好事儿不会嫌它晚。”
  从第一届茅奖开始,王蒙就凭借作品《青春万岁》开始陪跑,随后还分别凭作品《活动变人形》《失态的季节》《青狐》入围第三、四、七届茅奖,但最终都不曾得奖。今年,凭作品《那边风景》再次杀入第九届茅奖前十,终于在陪跑30余年后获奖。
来源:中国新闻网       编辑:秋痕

李佩甫获茅奖:多抽两根烟,中午吃一碗烩面庆贺
80后作家无缘茅奖 评委:他们的写作过于自我化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