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类别:首页 >> 国学新闻 >> 大众评述
“注水”的拼盘商演如何维权

发布时间: 2018/12/2 0:04:13    被阅览数:
原标题:“注水”的拼盘商演  

  “曲目缩水”、“宣传过度”、“名不副实”,种种存在于演出行业中的乱象再次将拼盘商演推至风口浪尖,11月24日,一场名为《All In 2 VIP》的商业演出引发了观众众怒,当事人邓紫棋微博发文称,演出结束后才得知当晚的商演被主办方宣传为演唱会。但无论是个人演唱会还是拼盘商演,屡见不鲜的各类纠纷究其根本都是由演唱会的虚假宣传造成,这种“一锤子买卖”中的宣传力度究竟应该如何界定?受到实质性利益损害的消费者又将如何维权?  

  频发难止  

  根据邓紫棋所属公司蜂鸟音乐所述,当晚演出合作模式仅为普通商业演出,并且在合同签订时就已明确演唱曲目为4首,之所以会出现此次纠纷,是因主办方擅自将活动篡改为演唱会形式,并以此为名义进行误导性宣传,蜂鸟音乐表示将保留对主办方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随后主办方也作出回应称,造成问题的主要原因是未在活动宣传上及时更新内容。但对于主办方的致歉,歌迷却并不买账。  

  当晚到场歌迷韩女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当天到场观众至少有70%是冲邓紫棋一人而来,而且主办方在活动详情中表示邓紫棋至少会演唱6首歌曲,我们都以为能听到8-10首,直到售票通道关闭也没有人通知歌曲数量改变,我们一行人中还有特意从外地跑过来的歌迷购买了1280元档位的门票,这个价位已经达到个人演唱会的标准了,但只欣赏了连主持人都没有的95分钟拼盘演出,实在过分。”  

  但这样的现象在演出行业中并非个例,此前由李宗盛、周华健领衔演出的一生朋友“唱醉北京”演唱会也遭遇了此类情况,有消费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980元票价观看的大型演唱会最终变成了“演出大杂烩”,海报中大肆宣传的李宗盛和周华健仅在演唱会结束前一小时各献唱4首便离场。  

  除拼盘商演外,歌手的个人演唱会“注水”行为也不在少数。2013年5月,曾经属于一代人的青春标志“后加男孩”的成都演唱会,就出现了1680元最高票位档无法看清歌手正脸、32首歌曲仅演唱十余首的情况。2017年11月“浮游赵雷2017北京演唱会”因申报的40首曲目只演唱27首,也遭到了消费者的举报。  

  “相较个人演唱会,拼盘商演问题发生的可能性更大”,演出行业分析人士黎新宇指出,拼盘商演主办方在阵容的选择上必定会有所侧重,并且在宣传时更容易造成包装过度、名不副实的现象。但演出前期为达上座率,主办方仍旧会选择“铤而走险”,这也就导致行业内生态的恶性循环。  

  维权遇阻  

  演出行业的乱象频发最终伤害的是掏出“真金白银”的消费者,就此类事件,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了消费者投诉电话12315和北京市消费者协会96315,截至发稿前并未成功接通,均呈客服繁忙状态。  

  随后北京商报记者再次致电12318文化市场举报电话,工作人员表示,该举报电话仅对北京辖区内产生的营业性演出纠纷事件进行处理,如涉及外省市问题消费者应拨打当地维权电话。另外,客服人员仅负责记录消费者所述事件,随后由专职部门同事核实情况是否属实再传递给相关部门进行处理。  

  “如涉及公、检、法部门回应,处理时限在30个工作日内,其余部门处理时限在15个工作日内,届时由相关部门联系当事人进行回应,具体的处理决定是由相关部门作出,我们对此并不清楚”,该工作人员表示。  

  根据文化部2017年7月6日颁布的《关于规范营业性演出票务市场经营秩序的通知》规定,演出举办单位、演出票务经营单位在销售演出门票时,应当明示演出最低时长、文艺表演团体或者主要演员信息,涉及举办演唱会的,还应当明示主要演员或团体及相应最低曲目数量。  

  在政策出台后确有主办方接连拿到罚单,例如“浮游赵雷2017北京演唱会”歌曲“缩水”问题被核实后就遭到了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开出的5万元罚单;梁咏琪2017演唱会因未在演出前明示最低时长以及最低曲目数量,也受到了5万元的行政处罚。  

  处罚从严  

  但个人演唱会和拼盘商演在虚假宣传行为上却仍有不同,黎新宇指出,在这两种比较常见的演出形式上,拼盘演出的“注水”程度更甚,因为演唱歌手众多,所以主办方多会以头部歌手演唱会的价格标价,但在阵容方面进行多环节“注水”,尤其以放大知名艺人海报图片,故意隐去部分嘉宾演唱信息、演唱曲目数量、演唱时长等惯用行为进行宣传。  

  并且,随着现阶段粉丝经济逐渐成为音乐产业的收益渠道,很多演出方还会将明星见面会包装为演唱会借此捞金,在利益的驱使下,也会出现主办方联合黄牛抬高票价,甚至拒绝打款、坑骗艺人等行为。  

  “由此可见,现阶段的处罚力度还是比较小”,北京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强调,目前监管部门的处罚初衷仍是以告诫为根本,承办者违法成本较低,所以为了上座率还是会出现过度宣传的行为,也就无法对演出行业的乱象予以根治,未来执法部门应该不断改进处罚办法,甚至可以将严重违法或屡犯不改的公司列入“失信名单”的范围内。  

  但无论哪种形式的演出,目前都涉及维权难的困境。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认为,行业内秩序的建立也需要消费者的推动,消费者应该增强自身的法律意识,在遭到演出虚假宣传时及时进行诉讼,甚至可以以集体诉讼的形式进行维权,引起监管部门重视。 

      卢扬 穆慕
来源:北京商报      编辑:秋痕

朱汉民:文化复兴 书院大有可为
酒店星级要挂得服气摘得解气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