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月热点 □
  • 兰州民间艺人借木雕技艺复刻古老文字符号
  • “中国匠人谷”有望聚集京津冀千余名手艺人
  • 楚式漆艺传人四十载守护不褪色的繁华
  • 兰州画师金丝掐出京剧版“四大美女”展东方女性美
  • 江苏宝应乱针绣“绣娘”展绣技“绣”美好“钱”景
  • 成都94岁大爷补锅60年:做到做不动为止
  • 66岁打盆师:头顶传菜超30万碗 38年未失手
  • 漆艺师夫妻的悠闲与坚持:让大漆艺术融入现代生活
  • 88件/组中国陶艺大师蒋淦勤精品代表作亮相杭州
  • 纺织女工2年5万多针绣成清明上河图 断5根针
  • □ 同类更新 □
  • 探访儿童杂技班 看农家孩子如何蜕变成杂技精灵[ 2017/5/20]
  • 浙江一90后女孩绘《洛神赋》 再现洛水绝恋[ 2017/5/19]
  • 36岁医生欲当“李时珍” 计划5年著《花草纲目》[ 2017/5/16]
  • 中国将首次复原重建大型宋代木造海船[ 2017/5/12]
  • 欧洲手工业,匠心始终如一[ 2017/5/10]
  • “草根”艺术家40载醉心滦河石雕刻“点石成金”[ 2017/5/8]
  • 成都文物修复师:木漆器“航空母舰”一修十多年[ 2017/5/4]
  • 李晓洋:爷爷修了60年壁画,我还会继续[ 2017/5/3]
  • “锅盔女王”:打得了锅盔 弹得了古筝[ 2017/4/25]
  • 艺人“玩石”三十载:意在笔先 保留天然年代感[ 2017/4/19]
  • 老人画现代版“清明上河图” 12米长卷有上千人物[ 2017/4/14]
  • “故宫男神”钟表修复师的“钟”情:吸引人的是文物[ 2017/4/10]
  • 当前类别:首页 >> 国学新闻 >> 百 艺 坊
    探访儿童杂技班 看农家孩子如何蜕变成杂技精灵

    发布时间: 2017/5/20 0:10:51    被阅览数:
    □记者朱建豪/文 张琮/摄影
      核心提示丨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一群七八岁的孩子,从普通的农家孩子成长为身怀绝技的杂技高手。在郑州新通桥附近,有一个儿童杂技班,班里18个孩子中最小的刚刚7岁,最大的也只有13岁。为了锤炼技艺,孩子们每天早上5点起床练功,晚上还要聚在一起学习文化课。刚来杂技班时,他们会因为思念妈妈而偷偷哭泣,如今,他们已经爱上舞台,有的已经成了“角儿”,有的仍在苦练本领。
      镜头一 清晨五点扛起板凳练功去
      清晨5点,天刚蒙蒙亮,郑州新通桥附近的河南省演出公司冰之梦艺术团学院宿舍楼里的灯准时亮了。
      “起来起来,练功了。”姐姐蒙蒙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掀开被子,从高低床上下来,一边穿衣服一边摇着妹妹。
      “让我再睡会吧,困死了。”妹妹阳阳侧过身去。
      两姐妹一个9岁一个8岁,来自濮阳县的农村,去年就被爸爸妈妈送到了冰之梦艺术团学艺。这个艺术团是一个以冰上杂技为主的杂技班。和两姐妹一起起床的还有5个女孩,在另一间宿舍的11个男孩也迷糊着眼睛,摸索着衣服起床了。走廊尽头传出阵阵刷牙的声音。十几分钟后,男孩子们扛着条凳,背上比自己还要宽大的书包,出了宿舍。女孩子们拿上功夫带和练功砖,快步下楼了,楼梯上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窗外,东方刚露出鱼肚白,高架桥上偶有汽车穿梭而过。
      没等指导老师到场,练功房里已经热闹起来了。姐妹俩把练功带往腰上一勒,一个空翻就靠着墙壁倒立起来了。新来这里不到三个月的五个孩子,都只有7岁,还处于初级训练阶段。他们一天要做至少300个仰卧起坐,30分钟以上的倒立,一个小时以上的劈腿。
      蒙蒙和阳阳终于升级成为师姐了,两人已经进入到中级训练,开始练习“空顶”。“空顶”就是倒立在板凳上,靠双手支撑起全身,全身保持直立不动。姐妹俩身子瘦小,手脚灵活,是练杂技的好手,老师说个什么动作,两人大眼睛一扑闪就领会了。
      在姐妹俩旁边,10岁的宏远已经将“空顶”练得炉火纯青,不仅能无依靠倒立在板凳上,还能在板凳上撑着木砖倒立。宏远将手机放在板凳上,手机屏幕上的计时器数字不断跳动。这样的动作,宏远每次要坚持20分钟以上,每个早上至少四次。
      练功房的另一边,蒙蒙姐妹的师姐们站成队形,抖起了空竹。跳动的空竹,在她们周身飞舞,但就是“逃脱”不开。孩子们一边抖,一边踩着节拍跳舞,将空竹耍得轻快活泼。空竹阵前,四个男孩扔起了“杰克棒”,将四个棒子扔向空中,双手交替接棒和扔棒。
      马上就到儿童节晚会表演了,孩子们在练功房内各展所长。
      镜头二 每个周日宿舍里期待妈妈的看望
      杂技班里的18个孩子,都来自濮阳县的农村,最小的刚刚7岁,最大的只有13岁。濮阳被称为杂技之乡,有练习杂技的传统,杂技学习的氛围也很浓厚。很多孩子的父母都相信,学会杂技这门手艺,至少不会让孩子饿着。
      去年春天,阳阳和蒙蒙听说了郑州的杂技班,就吵着要来。那时,妹妹刚上一年级,姐姐刚上二年级。来到杂技班的第二天一早,妹妹阳阳醒来习惯性地喊了一声“妈”,发现没有回音,睁开眼看了一圈就哭了。姐姐蒙蒙哄了好久才好。
      7岁的小欣怡过完年被妈妈送到郑州学艺。临走时,妈妈给她买了一兜零食,嘱咐她要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胖乎乎的小欣怡进班之后的首要任务就是瘦下去。能吃一碗,她吃半碗,能吃俩馍,她最多吃一个。她不时捏着小腿笑说,细了好多。就在月初,小欣怡跟妈妈视频的时候,妈妈答应下周日来看她。等到周日,师兄师姐都被老师带着外面跑着玩去了,小欣怡坐在宿舍等妈妈,等了一天,直到天黑也没见到妈妈,难过的小欣怡坐在台阶上抖着肩膀哭。
      除了想妈妈会哭,训练到难处,孩子们也会偷偷地哭。吃完早饭,孩子们开始了上午的练功——踢腿,压腿,劈腿。四个孩子一条板凳上压腿,功力深一点的,还要在板凳上再加一块砖。压腿时,大师兄会来当监督。
      8岁的梦妍上二年级时,和哥哥一起被送到了这里。哥哥坚持不住跑回了家,只剩下她继续学习。来得晚,功夫不深,压腿压不下去,被大师兄按得直咧嘴。大师兄说:要学,就要忍着点,你还早着咧。
      “别吭气,坚持住呀。”小欣怡带着哭腔训了身边两个同伴,三人正在下腰,快坚持不下去了,浑身发抖。两个靠墙倒立的男孩,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眼泪顺着眼角,淌进了耳朵。
      小宏远在板凳上练功
      镜头三 掌声是坚持的动力
      刚从平顶山演出回来,杂技班接到了一个新的任务,排练儿童节杂技节目,用于儿童节晚会表演。练功房内,两位指导老师带孩子们编排节目,让孩子们各展所长。
      功夫扎实,一脸淡定的宏远勒了一下腰带就上去了,他要和10岁的刘昌浩一起表演。说到刘昌浩,连杂技班食堂的大爷都说:“这孩子是个角儿”。昌浩不仅有高超的技艺,还有帅气的外形和迷人的笑容,小小年纪已经有了一大群粉丝,演出后经常能收到鲜花和玩具,羡煞旁人。
      “赚钱。”说起来杂技班的原因,宏远很坚定。宏远说,家里条件不好,他想靠自己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在杂技团,初来的孩子,需要向杂技团交300块钱的生活费,一旦上台表演就能领到工资。宏远刻苦练功就是为了能早一天上台表演挣钱。两年间,他先后到香港、西宁和很多自己记不清名字的地方演出。
      宏远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登台是在武汉一个大型体育场,上万人观看。他完美地表演完自己的动作之后,场内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他心里升起从未有过的激动,练功坚持不下去时,他就会想起万人呼喊的场景。
      “让蒙蒙和阳阳上吧?”排练时,指导老师冯阳和另一位老师商量决定,这次让小姐妹上台。
      在一旁站着的蒙蒙立刻兴奋地给妹妹递了个眼神,两人笑了。从师兄的肩膀上空翻落地,姐妹俩动作完成,别提多开心了。
      每周日是休息日,是孩子们最期盼的日子,因为在这天老师会带他们去逛公园逛街,坐过山车,吃好吃的。也只有这一天,他们可以蒙头大睡,在电视屋看电视,在剧院里肆无忌惮地玩捉迷藏。更重要的是,每周日,他们都可以与父母视频通话,向父母撒娇、诉说思念。
      记者手记
      妈妈怀里,他们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宝贝蛋,进了杂技班,他们就要成为上天入地的孙悟空。把心事都藏在心坎,含着泪也要微笑。在本该撒娇哭闹的年纪,他们离开家庭,离开学校,经受身心的打磨,走上一条不同寻常的学艺之路。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他们或许不知道意味着什么。但有一句话说得好: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杂技是门变幻无穷的老手艺,但愿孩子们能从技艺的呈现和传承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
    来源:大河网      编辑:秋痕

    浙江一90后女孩绘《洛神赋》 再现洛水绝恋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