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月热点 □
  • 重大考古发现!西安建城史或提前至5500多年前
  • 秘密通信好莱坞性感女星的世纪发明经 历过6段婚姻
  • 追忆王步高:把诗种进清华园 授课量每年288课时
  • 一个翻译眼中的晚年郭沫若
  • 揭百年前重庆报纸:反缠足、侃物价、聊人类起源
  • 沈阳八卦街渗入兵家谋略理念 警察曾与日军巷战
  • 七三一部队曾把陶瓷和热气球变成细菌炸弹
  • 沈阳八卦街渗入兵家谋略理念 警察曾与日军巷战
  • 张学良被张恨水写成纨绔不生气 三请其出仕被拒
  • “九一八”事变后的沈阳:日军在大帅府内炫耀战绩
  • □ 同类更新 □
  • 80年前的今天,南京发生了什么?[ 2017/12/14]
  • 换角度看历史:2000年前工匠砖上刻字嫌“钱少活重” [ 2017/12/14]
  • 老兵忆南京大屠杀:那一天,父亲丧生在日军枪口下[ 2017/12/14]
  • 揭泰坦尼克号中国幸存者辛酸史:因国籍遭歧视[ 2017/12/8]
  • 395片金叶子换珍贵古籍 历经800余年仍清晰可见[ 2017/12/3]
  • 清朝皇家偏爱普洱茶 光绪皇帝一年要喝33斤多[ 2017/11/30]
  • 无声之营 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史实展在美国开幕[ 2017/11/28]
  • “我实在没有说过这样一句话”,这句话鲁迅还真说过[ 2017/11/21]
  • 末代王妃溥杰妻子婚前书信被公开:我本想一死了之[ 2017/11/21]
  • 细菌战受害者:控诉日军细菌杀人 这是一辈子的战斗[ 2017/11/17]
  • 395片金叶子换珍贵古籍 历经800余年仍清晰可见[ 2017/11/20]
  • 重大考古发现!西安建城史或提前至5500多年前[ 2017/11/15]
  • 当前类别:首页 >> 国学新闻 >> 历史天空
    老兵忆南京大屠杀:那一天,父亲丧生在日军枪口下

    发布时间: 2017/12/14 0:38:25    被阅览数:
    南京大屠杀惨案80周年之际,听南京大屠杀幸存者、85岁离休老兵回忆——
      那一天,父亲丧生在日军枪口下
      1937年12月13日,日军野蛮入侵南京,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惨案,30万同胞惨遭杀戮。2017年12月13日,我们将迎来第4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80年过去了,作为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的儿子、如今不到100人的幸存者之一和唯一的解放军老兵,我的心情仍异常沉重。这是南京之殇、中华之痛,也是人类历史黑暗的一页。我所亲历的恐惧、伤痛与仇恨,永生难忘。
      1937年11月12日,上海沦陷,南京危急。11月20日,国民政府宣布移都重庆,机关忙着转移,有条件的人家西迁,不了解情况的群众则奔走城乡相互避难。据国民政府当年11月统计,南京人口为103万,12月疏散后还有60多万(40多万群众、15万军队和5万外地难民)。而大屠杀过后,据日军华中派遣宪兵队司令官大木繁报告,截至1938年2月,南京人口仅剩不到20万。
      1937年12月9日,凶残的日军兵分6路进攻南京,守军奋力抵抗,日军伤亡2.5万人。11日,城防司令唐生智率部奉蒋介石命令撤退。因指挥不当,守军陷入混乱、伤亡惨重。13日,日军先后攻占南京光华门、中华门、中山门,入城后进行了为期42天的大屠杀,奸淫烧杀,无所不为,骇人听闻。直到1938年1月23日,在国际舆论的抗议下,日军才有所收敛,但零散屠杀没有停止。
      屠城期间,日军用机枪扫射无辜群众,包括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尸骨成堆,血流成河,焚尸灭迹,惨无人道。抗战胜利后,南京军事法庭于1946年查证日军集体屠杀28案、19万人,零散屠杀858案、15万人。包括期间发生的“百人斩”,日军少尉向井敏明、野田毅两名刽子手相互比赛,以军刀砍百人取乐,令人发指。日军这一屠杀30万同胞的罪行罄竹难书。时至今日,中国人民始终宽宏大量,理性地将战争罪责归咎于少数军国主义分子,主张中日友好,但日本右翼集团面对铁一般的事实,仍矢口否认大屠杀,企图掩盖滔天罪行,重温军国主义旧梦,中国人民岂能答应?全世界有良知的人们岂能答应?
      我的父亲程长河就是在南京大屠杀中被日军残忍枪杀的。
      父亲出生于一个贫困家庭,没有文化,先在上海闵行厘捐局当门房,厘捐局裁减后,辗转到南京从事制作折叠扇的手工活。
      1937年12月以后,日军飞机经常到南京上空轰炸扫射,城里残垣断壁、火光冲天,不少群众死于非命,全城百姓人心惶惶。父亲拿不定主意,跟姑妈商量到江宁县铜井乡避难。那时社会秩序很乱,火车停车处无站台,车上也无人报站,哥哥见到“铜井”两个字就大喊:“爹爹,到啦!”全家慌乱下车,谁知姐姐不慎跌倒将手臂摔骨折,我们只好又回城医治。
      时局越来越紧张,去铜井的路断了,母亲听舅舅说江北安全,父亲便让我们简单地收拾行李。他用扁担挑起行李炊具,13岁的哥哥背着两岁的小妹,9岁的姐姐搀着怀孕的母亲,5岁的我提着铁皮水壶,全家人艰难地跑到江边码头,雇一只小筏子,挤在一起渡江。我记得在江中央,船老板怕“江珠子”(江豚,编者注)顶翻小船,还让我们往江中扔铜钱。
      到了江浦县,我们一家挤在城东附近的一个茅草棚里。一天,日军飞机突然飞到江浦轰炸,我们跟老乡一起躲在江边一个干涸的大水渠里。离我们住处不远的一间茅草房中弹着火,浓烟滚滚。如果带来的衣物烧光,怎么过日子?父亲一边说“不好”,一边跑回去拿衣被。刚返回水渠,父亲又想起还有一个母亲生孩子要用的高脚木盆没拿,又立即跑回去。等他拿到木盆出门不久,就遇上端着枪的日本兵,嘴里“叽里呱啦”说个不停。父亲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谁知丧心病狂的日本兵不分青红皂白就对着父亲开枪,父亲当即倒下。
      日本兵不肯罢休,继续寻找杀人目标。我们躲藏的地方距离他们不远,谁都不敢出声。小孩子被大人捂住嘴巴,怕我们哭出声。就在日本兵越来越近、脚步声越来越清晰时,忽然一声哨响,他们扭头集合,继续向东进犯。不幸中的万幸,我们这群人躲过死亡。
      日本兵走后,母亲抱着父亲的遗体哭得死去活来:“老天啊,这叫我们怎么活?干脆跳江里死了拉倒……”乡亲们苦劝:“你好好想一想,你肚子里的孩子还没出世,还有身边的4个孩子谁管?人死不能复活,你无论如何要活下去。”母亲强忍泪水,在乡亲们的帮助下,用芦席裹着父亲草草掩埋。时局平稳后,母亲带着我们4个孩子回到旧居,母亲腹中的小妹妹生下不久就夭折。家中既无房产又无土地,生活极端贫困。哥哥端一个小盘子卖花生、马蹄糕,当学徒,后来开了个小店,卖油盐酱醋,姐姐在电信局当话务员,一家人勉强度日。
      1949年南京解放时,我是一名中学生,决定报名参加解放军。听说我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我的入伍申请很快就被批准。后来,作为一名解放军炮兵,我参加过西南剿匪、金门炮击,曾操作过缴获自侵华日军的旧型号山炮,也是新中国第一批亲手操作“喀秋莎”火箭炮的人。离休前,我是第一地面炮兵学校副校长。
      我清楚地知道,南京大屠杀死难的同胞达30万之众,我的亲历只是30万分之一。但作为在党的培育下成长起来的老兵、老共产党员,有生之年,我有责任、有义务把这段经历讲出来、讲下去,因为这不仅是我们一个家庭的苦难,更是中华民族的灾难,我们永远不能忘记“贫穷就要受欺,落后就要挨打”,我们要牢记国耻、振兴中华,绝不能让历史重演!
      作为一名85岁的老兵,我还想对年轻的战友们说——
      我们这代人,经历了日伪时期亡国奴的屈辱,民国时期民不聊生的痛苦,解放后,生活才一天比一天好起来。我们深深地知道: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才能建设强大的中国!如今,中华民族不仅站起来、富起来,而且正在强起来!希望你们永远忠于党、忠于人民,听从党的指挥,苦练杀敌本领,沿着习主席开辟的中国特色强军之路坚定前行,早日实现我们的中国梦、强军梦!
      -程福保
      题图制作:方 汉
    来源:解放军报      编辑:秋痕

    揭泰坦尼克号中国幸存者辛酸史:因国籍遭歧视
    换角度看历史:2000年前工匠砖上刻字嫌“钱少活重”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