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月热点 □
  • 湖南湘西发现“高庙文化”遗存 出土陶片纹饰精美
  • 浙江龙泉大窑枫洞岩窑址考古成果出炉
  • 考古发现新疆规模最大青铜时代太阳祭坛式遗址(图)
  • 湖南汉寿东晋古墓出土1600年前精美青瓷瓶等
  • 四川资阳城区修绿化带发现东汉古墓
  • 6千年前合肥人怎样生活?肥东现古人聚落遗址
  • 敦煌壁画中多项古代体育运动 揭秘现代奥运项目影子
  • 贵州发现面积约3平方公里的原始石林
  • 内蒙古新发现上千幅阴山岩画 艺术水平精湛
  • 海丰镇遗址发现大量唐宋遗物
  • □ 同类更新 □
  • 文物专家:唐天德军古城位于内蒙古乌梁素海水下[ 2016/11/12]
  • 洛阳发现曹魏时期大型墓葬 [ 2016/11/12]
  • “莲山汉墓群”有汉墓119座 鄱阳村民义务巡查18载[ 2016/11/11]
  • 洛阳发现曹魏时期墓葬 据推测主人为魏明帝皇后[ 2016/11/11]
  • “北京人”曾开辟北京最早道路:京西路、京榆路[ 2016/11/11]
  • 探秘“良渚文化”:消逝的千年古国 不泯的文明曙光[ 2016/11/11]
  • 湖南桂阳发掘明末清初炼锌遗址[ 2016/11/9]
  • 秦天子级墓葬谜团难解 墓主是秦皇子还是夏太后?(4)[ 2016/11/8]
  • 秦天子级墓葬谜团难解 墓主是秦皇子还是夏太后?(3)[ 2016/11/8]
  • 秦天子级墓葬谜团难解 墓主是秦皇子还是夏太后?(2)[ 2016/11/8]
  • 秦天子级墓葬谜团难解 墓主是秦皇子还是夏太后?(1)[ 2016/11/8]
  • 南北朝墓中发达的排水系统[ 2016/11/10]
  • 当前类别:首页 >> 国学新闻 >> 国学考古
    米仓雄关 重访米仓道重要遗址

    发布时间: 2016/10/5 0:11:34    被阅览数:

    保存完好的巴峪关关楼。

    盛唐彩雕——南龛摩崖石刻。

    崖壁上栈道孔清晰可见。

    河底清晰可见的跳墩孔。

    记者探访米仓道。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谢颖摄影报道
      清澈的溪水中,桥墩孔清晰可见;悬崖绝壁上,栈道孔有序排列。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在绵延千里、横贯东西的米仓山上,先民们以超乎想象的智慧和勇力,开辟了一条由北向南的古蜀道——米仓道。
      “米仓道以陕西汉中为起点,进入巴中,在南江县境内有四条支线,分分合合之后,分别通往南江县城、通江县、巴州区和平昌县。米仓道不是一条单一的道路,而是一张路网。”这是学界关于米仓道走向的普遍观点。
      数千年来,米仓道历经多个朝代更迭,但关隘、栈道、古寨犹存;奔流不息的韩溪河,把“萧何月下追韩信”的故事讲给了后来人;恩阳古镇的大栈房,见证了古道商贾云集的繁华;“盛唐彩雕全国第一”的南龛摩崖石刻,让人梦回大唐……9月21日,记者重走米仓道的部分线路的重要遗址,在历史的烟云中探寻这条千年古道的前世今生。
      重走米仓道
      A线:巴峪关—大坝关
      巴峪关
      历150年风雨 气势巍然不减
      巴峪关是米仓道上的第一关。22日中午,记者驱车前往巴峪关,在山路颠簸一个多小时后,一座大山挡住去路,同行的南江县文广新局文化股股长王家全告诉记者,此山海拔2100米,巴峪关就在山巅,山顶云遮雾绕。
      就在我们弃车进山时,附近一家养牛场老板赶过来。“你们这个样子就敢进山?这个季节蛇多得很哦。”我们按照老板的提示重新武装一遍:穿登山鞋扎上绑腿,然后一头扎进山林。尽管一路提心吊胆,但幸运的是没有遇到毒蛇,大约一个半小时后,巴峪关终于出现在面前。抬头仰望,关楼成倾倒之势——拱形的关门有些沉陷,但其居高临下依然巍峨,气势颇合“夏时明月汉代关,米仓古道连中原。多少英雄从此过,叩关斩将挽狂澜”的词句。
      据史料记载,这座关楼始建于元朝初年,现存关隘为清咸丰10年(1860年)所建,更名为“官仓坪”。关门高4.2米,阔4米,门额有“关仓坪”三字,系石条砌成。由于年代久远,石头缝里杂草丛生,石头表面布满厚厚的苔藓。
      另据南江县志记载,雄踞高山之巅的巴峪关,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战略要冲,长年有8个衙役在此守卫。“历经150多年风雨,依旧保存得如此完好,确实是一个不小的奇迹。”王家全感叹。
      大坝关
      既是驿站 也是古之用兵之地
      大坝关是米仓古道上第二个重要关隘,大坝关就是今时所称的大坝,因位于牟家山之南,又名牟阳城。距离巴峪关40公里,方圆16平方公里,是大山之间罕见的一片开阔地,因其比周边所有坝子都大,所以称其为大坝。
      驱车大坝,已难觅古迹。但当年的牟阳古城是北上中原、南下巴蜀米仓古道的重要驿站,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它始于夏商,鼎盛汉代,毁于民国初年。鼎盛时期,曾聚居2000余烟户。据考证,殷高宗王后妇好伐巴就到过这里。她是第一个代表朝廷经米仓道伐巴的女将,为商的统治立下了汗马功劳。再翻检历史可知此地多有兵戈:汉王刘邦曾命韩信在此练兵;东汉末年,汉王张鲁在此囤积军粮;魏将张郃与蜀将张飞在此激战多日;诸葛亮北伐中原,也在这里大筑城池秣马厉兵。
      到了明代,这里还设过巡检司。1978年,考古队在大坝关的欧家河出土宋代银盏24件。
      B线:两河口—韩溪河—挡墙关
      两河口
      汉代遗留栈道、桥墩孔清晰可见
      光雾山是大巴山西段米仓山的主峰,两河口位于光雾山桃园景区内,两条小河在此交汇,一座石拱桥横跨两岸。桥下左侧岸边裸露的石头上,规则分布着几个圆形的孔洞,王家全告诉记者,这些圆孔就是古时桩桥遗址,每两个为一组,现场一共五组,间距90厘米,孔径33厘米,深达1米。据专家考证,这种设计应属汉代前之建制。
      石桥右侧河岸的岩石已被河水冲刷得异常光滑,表面有多个长方形的孔洞,一直延伸到河道中。记者数了数,河岸两边共计8个,间距40厘米排列整齐,河道中溪水很浅,在阳光照射下,卵石、游鱼和4个长方形孔洞清晰可见,目测其间距约120厘米。
      抬头看背后的崖壁上,离地6米高处,有栈道孔7个,间距在两米以上。“古人在此架桥,或搭建简易的跳蹬,在悬崖上架设栈道,足以证明两河口地理位置的重要性,这里自古就是交通要道。”王家全说。记者注意到,不少行经此处的游客,都下到河道里,用手机拍下这些古迹。当听说这些不起眼的孔洞有上千年的历史,游客们都露出吃惊的表情。
      韩溪河
      韩信碑不知所终 徒留故事传千古
      离开两河口,沿着悬崖上的栈道逶迤前行,大约走了五公里,眼前豁然开朗,传来潺潺的流水声,河床虽然较宽,但正值枯水期,河道里只见涓涓细流。
      在近两千年前的一个夜晚,天降大雨,河水陡涨。而那一场大雨和这条名叫寒溪的小河,为刘邦夺得天下立下奇功。路边一块铭刻“不是寒溪一夜涨,哪有刘朝四百年”的石碑,标注了“萧何月下追韩信”的历史故事。
      古往今来,无数文人墨客前往寒溪河,留下了众多诗词歌赋。寒溪河也因此被改成为韩溪河,两岸的高山被称“截贤岭”。韩溪河中部右边支流右岸,离河床8米高处,遗留有栈道孔13个,自西向东由低到高延伸。路旁原有一块韩信碑,“文革”期间移送至县城文庙保护,但遗憾的是,这块碑后来竟不知所终。
      虽然不通公路,但人们还是不辞辛苦,沿着险峻的栈道来此一游。南江县在此修建了一座馆驿,为行人提供茶水和小吃。
      挡墙关
      关口虽坍塌 仍有人行走
      沿韩溪河溯流而上,道路越来越窄,最后湮没在一眼望不到头的箭竹林中。脚下湿滑,要用手分开两旁的竹子才能勉强行走。
      途中,我们偶遇一位村民,这位刘姓村民家住桃园景区内的普陀村,他刚从汉中庙坝镇赶集归来。老刘说,普陀村距离庙坝镇10多公里远,当年二南路(陕西南郑县至四川南江县)建成之前,这还是南江到汉中的必经之路。翻过挡墙关,十来分钟就到了庙坝镇,以前走这条路的人很多,近些年道路荒废了,行人也就少了,即便大白天,一个人走还是心头发虚。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胆大的游客结伴穿越箭竹林。
      40多分钟的艰难行程后,终于到达挡墙关下。这座始建于元代的关楼,系川陕两省的界址,用石灰、黄泥拌和夯筑而成,长90米,高6米,呈台体状,遗憾的是,关门已经坍塌,中间一个巨大的豁口,行人从此处穿越。由于被四周高大的树木遮挡,已很难看清关楼的全貌,只能攀爬到顶部,看到一部分断面。
      重识米仓道
      五尺米仓道 既是官道也是商道
      关于米仓道的性质与用途?学界有不同的说法。南江县本土专家黄治新认为,米仓古道既是一条官道,也是南北经济往来的重要商道。巴中境内的众多遗迹足可以佐证,比如已经发现的一些古桥、古路,宽度均为1.8米,这是标准的五尺道,也就是官道的标准尺寸。米仓山山高路险,在那么恶劣的条件下修建如此宽阔的道路,非官方力量难以建成。
      到了唐代,这条道路更是发挥了交通南北的重要作用。一些先进文化,比如被誉为“盛唐彩雕全国第一”的摩崖石刻借米仓道传播至巴中。今年5月19日,巴中从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被授予“中国石刻艺术之乡”,便是凭藉于此。
      与此同时,米仓道还是南北经贸往来的重要通道。背二哥将火纸、皮货、蓝靛(布匹染料)等背出川,从汉中换回盐巴。从民歌《巴山背二哥》“去背火纸来背盐,婆娘娃儿都靠它”和古诗句“千年茶树留木门,万里茶道绕嘉川”,便可远眺米仓道上商贾云集的盛景。
      米仓道路途艰险,上百里路看不到人烟,背二哥们结伴而行,途中靠唱歌消除疲劳。“岩碰岩哦山碰山,爬不完的坡啊上不完的坎。马帮走不完米仓道,背二哥背不直路弯弯。踏溪水跳石蹬,上天梯过云栈,摇晃晃的是二架子,悬吊吊的是心尖尖。难难难,路难行,行路难……”这首在米仓道上传唱了千年的民歌,生动诠释了“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今日,米仓道上看不到背二哥和马帮的身影,但他们不畏艰险乐观向上的精神风貌,对于今天的人们是一种启迪,而这也正是《巴山背二哥》被纳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的意义所在。
      典籍中的米仓道
      米仓道始于夏商,贯穿秦巴,系北上中原南下巴蜀的要道。古称大行道,又名巴峪路、大竹路。《春秋·左传哀公七年》、《尚书》、《山海经·海内经》、《资治通鉴》等均有记载。当代《辞源》对米仓道解释为“自陕西南郑经米仓山,为入蜀要道,路皆险峻,古代用兵自陕入蜀,多出此道”。


    来源:华西都市报      编辑:秋痕

    老官山汉墓医简确认部分为扁鹊医书 34剂药方涉酒
    辽上京考古新发现:契丹古国首都以东向为尊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