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资讯| 汉字| 汉语| 语林| 文库|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成语
  • 语文博览
  • 典故
  • 对联
  • 绕口令
  • 歇后语
  • 谜语
  • □ 同类热点 □
  • 典故大全:天文/时令
  • 苏东坡的典故集锦(二)
  • 诗文典故
  • 苏东坡的典故集锦(一)
  • 典故:墨子悲素丝/智差三十里
  • 《滕王阁序》典故详解
  • 典故大全:文明/学识
  • 掌故和典故
  • 典故大全:天文/天体
  • “破镜重圆”典故由来
  • 典故:望帝啼鹃/断送老头皮
  • 典故大全:九流/宗教
  • 说曹操,曹操到
  • 典故:焦尾琴/鲁女忧葵
  • 典故大全:天文/气象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汉语 >> 语林 >> 典故
    "暗箭门"典出颍考叔之死(3)

    发布时间: 2016/7/8 0:16:0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大河报
    文字 〖 〗 )
     春秋初年,郑国随平王东迁,自关中整体“搬迁”到今日荥阳。而后,二三十年拼杀,郑国陆续吃掉荥阳、郑州市区、新密、新郑、登封等地小国,初露锋芒。

        南下灭许,是郑国的春秋大梦。许国不向天子纳贡,郑国展开外交斡旋,纠集“国际社会”攻打许国,最终如愿托管,可谓夙愿得偿。

        郑国托管许国,在鲁隐公十一年;郑伯克段于鄢,也就是郑庄公把母亲安置在“城颍”,在鲁隐公元年(公元前722年)。

        郑伯克段于鄢是《春秋》开篇记录的列国中的第一大事。托管许国与安置母亲于“城颍”,前后过了10年有余。

        庄公将母亲“赶出”郑国国都,“流放”到“城颍”——倘若“城颍”在临颍县的话,就万万不可!

        “流放”母亲,不合周礼,是非常严重的事件——将母亲安置“异国”许国,郑庄公怎么可能把人丢到“国际社会”,让天下人,特别是许国耻笑自己呢?

        郑庄公气头上“流放”母亲,而后寝食不安,有天伦情,更慑于周礼!

        许国不向天子纳贡,郑国就能纠集“国际社会”制造舆论,出兵讨伐;郑庄公把母亲“流放”到许,授人以柄,自然害怕“国际社会”舆论乃至“联合国军”的讨伐。

        显而易见,《史记正义》“疑(‘城颍’)许州临颍县是也”,乃至钱穆先生“城颍”乃“临颍故城,今临颍县西北”的说法,该当存疑。

        颍考叔是“颍谷封人”——那么“城颍”在“颍谷”,郑庄公把母亲安置在自家地盘,自然而可信——家丑不可外扬矣!

        鲁隐公元年,郑庄公正在着手解决与弟弟段,乃至母亲的“家国大事”。此时的郑国尽管走在上升的阶梯上,但管辖范围也只是到了颍水上游,准确地说,也仅限于“颍源”,也就是“颍谷”,不达今日临颍——临颍在许国故都许昌之南,当下归于漯河。

        既然鲁隐公元年郑国疆域不达临颍,那么安置母亲的“城颍”,岂能在今日临颍?

        “城颍”在“颍谷”矣!

        “城颍”与“颍谷”同在登封市西南的颍水之源,都在“颍谷封人”颍考叔的管辖区域,当没有什么问题。

        清乾隆版《登封县志·冢墓记》“周颍考叔墓”云:“旧县志:在县西南。按(河南)府志亦同。唯李濂《河南通志》(明嘉靖版)为颍考叔墓在(许昌)襄城县东北,而登封志以为在县西翟峪沟。夫翟峪古颍谷也。考叔尝为颍谷封人,墓不必定在颍谷,疑当以襄城为是。”

        登封旧志乃至《河南府志》,都说颍考叔墓在古颍谷;明嘉靖《河南通志》独说颍考叔墓在襄城县东北。

        但是,李濂这么一说,连乾隆版《登封县志》也不敢再继续坚守自家旧志所载所言了。

        颍考叔是“颍谷封人”,其封墓“不必定在颍谷”,不存在逻辑问题。

        问题是,“不必定在颍谷”,就“当以襄城为是”吗?

        不见得。

        其道理,与“城颍”不在临颍县相类——襄城与临颍相邻,都在许昌之南;只是现在一个属于许昌,一个属于漯河。

        颍考叔是死在攻打许国国都的战场上。许国新败,齐、鲁等大国需要商议许国善后事宜。结果,郑国托管。但这结果,不会是很快就有。

        作为攻打许国的主将,颍考叔被副将子都“暗箭”射死。既是“暗箭”,自不会立马大白。

        “郑伯使卒(军队编民单位)出(猪),行(军队编民单位)出犬鸡,以诅(诅咒)射颍考叔者”——以此看来,郑庄公也在装糊涂,不想追究子都的罪行。

        对此,《左传》云:“君子说:

        ‘郑庄公处理此事,有失政与刑。政用来治理百姓,刑用来纠正邪恶。缺乏清明政治,没有威严刑法,生出邪恶。已经发生邪恶,只是加以诅咒,这何益之有?’”

        庄公糊里糊涂处理“暗箭门”,但不会糊里糊涂把郑国主将颍考叔安葬在许——倘若不将颍考叔裹尸还郑,他就是视许如己;迫于“国际舆论”,他不可能将颍考叔安葬在许。
    编辑:秋痕

    "暗箭门"典出颍考叔之死(2)
    "暗箭门"典出颍考叔之死(4)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