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资讯| 汉字| 汉语| 语林| 文库|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汉字源流
  • 字里乾坤
  • 汉字文化
  • 说文解字
  • 研究争鸣
  • □ 同类热点 □
  • 古文
  • 汉字的五种起源说
  • 汉字的起源与演变
  • 汉字的性质是什么?
  • 汉字的发展
  • 中国八种神秘文字
  • 汉字的起源
  • 汉字的最初模样
  • “月”字的演变
  • 听外国人讲汉字的故事:汉字是如何演变的
  • 汉字“变形记”
  • 汉字起源之谜殷墟甲骨文至今仍有1250字存活
  • 汉字数字的起源
  • 汉字的类型
  • 不常用汉字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汉语 >> 汉字 >> 汉字源流
    "雕虫"探源(2)

    发布时间: 2017/2/23 1:01:08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光明日报
    文字 〖 〗 )
     四库全书本“虫”写作“雕”也,此乃手民昧于古义而妄改,可为“虫”作“雕饰”解之旁证。 

        (10)《吴越春秋·王僚使公子光传》:“不闻以土木之崇高,虫镂之刻画,金石之清音,丝竹之凄唳,以之为美。” 

        (11)《淮南子·本经篇》:“大钟鼎,美重器,华虫疏镂,以相缪紾。”高诱注:“书曰‘山龙华虫,藻火粉米’。缪紾,相缠结也。” 

        今谨按:“华虫疏镂”即“虫镂”。高注引文不当。 

        (12)《法言·吾子篇》:“童子雕虫篆刻,俄而曰:壮夫不为也。” 

        “雕”、“虫”并举,字面义同上文所举“虫镂”。试比较例句(2),“彫”、“彤”对言。《荀子》中的例句值得注意,上文言“彫”,下文言“彤”,盖扬雄“雕虫”所本。因为《汉书·艺文志》指出汉赋可师法对象为:荀子、屈原、陆贾等,所以我们有理由这么认为。 

        (13)裴子野《雕虫论·序》云:“宋明帝博好文章,才思朗捷,常读书奏,号称七行俱下。每有祯祥及幸宴集,辄陈诗展艺,且以命朝臣……于是天下向风,人自藻饰,雕虫之艺,盛于时矣。” 

        魏晋六朝去汉未远,“雕虫”本义犹可识。《梁书·裴子野传》:“子野为文,典而速,不尚丽靡之词。其制作多法古,与今文体异。当时或有诋诃者,及其末,翕然重之。”可见子野文章的质朴特色。齐梁时代,文学作品日趋藻绘轻艳,裴子野对当时诗赋注重“藻饰”“雕虫”,深表不满,主张作品应“劝美惩恶”“止乎礼义”,所以著《雕虫论》,进行了有力的批判。 

        (14)钟嵘《诗品·晋步兵阮藉》:“其源出于《小雅》,无雕虫之功。” 

        《御览》引作“无雕斫之巧。”?这显然是后人不知“雕虫”本义,妄改之为。陈祚明《采菽堂古诗选》卷八:“阮公《咏怀》,神至之笔。观其抒写,直取自然,初非琢炼之劳,吐以匠心之感。”吕德申说:“阮籍咏怀诗多用比兴手法,意义隐晦曲折,但不刻意雕琢。”两位先生据文义,把“雕虫”理解为“雕琢”、“琢炼”,甚为允当。 

        唐宋以下,“雕虫”之本义则晦隐难辨,偶有得其义者。 

        (15)唐权德舆《答柳福州书》云:“近者祖习绮靡,过于雕虫”。 

        (16)唐李百药《北齐书》卷三十六《邢邵列传》自孝明之后,文雅大盛,邵雕虫之美,独步当时,每一文初出,京师为之纸贵,读诵俄遍远近。 

        上举二例中“雕虫”若释为“雕写虫书”,则不词。“雕饰”义甚显。 

        古人听音记字,喜欢写成浅显顺口的形象化语词,通俗而易解。如:“馋"写作"馋虫"("馋”本是并列结构,形容贪婪。因“”不常见,故后人误写成“虫”,变为了偏正结构)。故“彤镂”写作“虫镂”、“雕彤”写作“雕虫”。呜呼!“彤”有“文饰”义,古注中未发,复假借为“虫”,本义难求也。 

        “虫”训“雕饰”,“雕虫篆刻”可释为“雕章凿句,堆砌辞藻”,即如《汉书》所言“丽靡之辞,闳侈巨衍”,扬雄少时,喜欢“沈博绝丽之文”,心尚“弘丽温雅”之赋。故有此感慨:“童子雕虫篆刻。”即:“少年时喜欢雕章凿句,堆砌辞藻(写了些大赋)”,文义甚相契合。(若释为“写赋是学童所为的小技小道,”顿显迂曲。)于是扬雄又云: 

        讽乎!讽则已,不已,吾恐不免于劝也。(《法言·吾子》) 

        扬雄继以形象化的比喻,或曰:雾縠之组丽。曰:女工之蠹矣。(同上) 

        縠轻盈华丽,故能招人喜欢,赋也一样,如果不铺张,没有文采,怎能招人喜欢呢?回答说:正因为过分追求华丽,所以成了破坏女工之蠹。言外之意,雕虫篆刻,堆砌辞藻,是著书之蠹。此文上言“雕虫篆刻”,故下言“雾縠之组丽”,文义畅达。若作“雕写虫书和刻符”解,则与下文义不相属矣。 

        “雕虫篆刻”或作“彫琢刻镂”、“彫文刻镂”。 

        (17)《说苑·反质》:“宫墙文画,彫琢刻镂。” 

        (18)《说苑·反质》:“彫文刻镂,害农事者也。锦绣纂组,伤女工者也。” 

        我们非常兴奋地注意到:刘向以“彫文刻镂”对言“锦绣纂组”,批评这些做法是饥寒之本原。扬雄笔法与此文极其相似,以“雕虫篆刻”对言“雾縠之组丽”。只不过,刘向用的是本义,指建筑上的雕饰,而扬雄用的是引申义,指对文章的雕饰。 

        综之,我们不但从词义上探源“雕虫”出自《荀子·大略》,从词义发展的角度证明了“雕虫”在历代意义的相承(刘宋裴子野的《雕虫论》、南朝梁钟嵘的“无雕虫之功”、唐权德舆的:“过于雕虫”),而且从扬雄的写作手法上溯源至刘向的《说苑》,故无论从词义发展演变的角度看,还是创作手法都可以证明“雕虫”是“雕饰”的意思。 

        王虎(辽宁师范大学文学院)  
    编辑:秋痕

    "雕虫"探源(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