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资讯| 汉字| 汉语| 语林| 文库|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汉字源流
  • 字里乾坤
  • 汉字文化
  • 说文解字
  • 研究争鸣
  • □ 同类热点 □
  • 汉字解析中国人
  • 中日韩文字比较
  • 大写数字的谁发明的?
  • 殷墟甲骨文研究概说
  • 古文字与古文明:二十一世纪初的认识和展望
  • 汉字发展史
  • 诗词中一些多音字读法之我见
  • 结构的整体性——汉字与视知觉
  • 如何妥善处理繁体字的学习和使用
  • 论汉字文化圈
  • 汉字简化,得不偿失 对汉字演变的历史误解
  • 繁体字的没落
  • 汉字异体字论
  • 简化字有什么优劣?
  • 简化汉字到底简化了什么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汉语 >> 汉字 >> 研究争鸣
    汉字的构成艺术与汉语母语写作(6)

    发布时间: 2017/3/24 15:45:46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中国古典小说萌芽于先秦,发展于两汉,雏形于魏晋南北朝,形成于唐代,繁荣于宋元,鼎盛于明清。在先秦两汉时期,神话传说、寓言故事、史传文学等叙事文学,虽然简单明了,篇幅短小,被高度发达的诗经、楚辞、汉赋和五言诗等抒情文学所遮蔽,但是它们所具备的人物、情节、场景的叙事要素,完整的叙述结构、生动的人物形象、鲜明的历史背景,给叙事文学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成为汉字母语叙事写作的源头。魏晋南北朝的志怪、志人小说和《世说新语》都是些短小精悍的小故事,可以说是汉字母语小说的雏形。唐代传奇,特别是三大爱情传奇《霍小玉传》《莺莺转》《李娃传》,标志着中国古代小说的发展趋于成熟。鲁迅说,唐人“始有意为小说”,认为“传奇者流,源盖出于志怪,然施之藻绘,扩其波澜,故所成就乃特异。其间虽抑或托讽喻以纾牢愁,谈祸福以寓惩劝,而大归则究在文采与意想,与昔之传鬼神明因果而外无他意者,甚异其趣矣。”[12]44-45宋元时期,城市的繁荣,商品经济的发展,市井文化的兴起,培植了小说的深厚土壤,促成了汉字母语叙事写作由口头传说的说书转向书写记录的话本,文人加工的话本就形成了话本小说和演义小说的脚本。明清时期文人独立创作的小说开始大规模出现,形成了汉字母语叙事写作的自觉主体意识。这一时间所出现的经典小说,流传甚广。明代的《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金瓶梅》被称为鸿篇巨制的“四大奇书”,《醒世恒言》《警世通言》《喻世明言》《初刻拍案惊奇》《二刻拍案惊奇》等短篇精粹的“三言二拍”,清代的《红楼梦》《儒林外史》《老残游记》《聊斋志异》等,更是群星闪耀,谱写了中国古代叙事文学的光辉篇章。曹雪芹的《红楼梦》为中国古代汉字母语叙事写作树立了不朽的里程碑,把中国古典小说的发展推向了极致和巅峰。然而,在中华民族的文学王国中,小说并没有受到人们的重视,只是到了宋代以后,特别是明代小说批评和小说理论才逐步形成。这也许就是黑格尔所说的“近代市民阶级的史诗,即小说”吧[13]167。就是在中国古代城市发展、商品经济繁荣、市民阶级形成的社会环境下,汉字母语写作系统内部发生了一种以形为主的汉字构成艺术向以声为主的汉字构成艺术的转换,促进了以视觉为主的空间性审美意象向以听觉为主的时间性审美意象的转换,从而催生了汉字母语写作由抒情文学传统转向叙事文学繁荣。也许正是因为如此,解构主义哲学家德里达在颠覆西方形而上学哲学的逻各斯中心主义和语音中心主义时,企图建立一种以汉字表意文字系统为主的“文字学”来取代西方的旧形而上学。他还特意杜撰了一个法语新词différance(“异延”),它来自法语动词différer和名词différence。二者在读音上是一样的,无法区别出来,但是,从视觉上可以看出,二者区别在a和e,一目了然。由此可见,表音文字是一种唤起以听觉为主的时间性意象的文字符号,它不同于唤起以视觉为主的空间性意象的表意文字。因此,一般把以解构主义为代表的后现代主义文化对于西方传统文化的改变称为“视觉转向”或者“空间转向”。然而,文字都是形、声、义的统一,不过,在文字发生发展过程中,形、声对义的关系不尽相同,会产生一种转换机制。这种文字的转换机制直接或者间接影响到人们的审美意象的构成,从而形成西方文学总体上以叙事文学为主流,而中国文学以抒情文学为主流;可是文学的抒情和叙事都是文字的功能,所以在文字发生发展过程中也就会产生转换,因此,这就形成了汉字母语写作的叙事文学在宋元明清以后才真正繁荣发达,以至高峰。 
      中国古典小说的发展转换过程,从汉字的角度来看,它似乎反映了汉字构成艺术从以形为主的汉字构成艺术到以声为主的汉字构成艺术的转换,即从象形、指事、会意到形声、转注、假借的转换,其语言学和文字学的标志就是“声训”方法的逐步自觉化。古人训释一个字,一般有三种方式:形训、义训、声训。声训就是对一个字因声求义,即通过一个字的语音寻求它的语义。换句话说就是,着手于一个字(词)的语音,分析这个字的语音与语义之间关系,从而解释它的字(词)义。声训法所遵循的文字学原理是“声义同源”,即声音相同或相近的字(词),其字(词)义往往可能相同或相近。这在汉字的构成艺术上就是形声字、转注字、假借字的造字法所反映出来的字的声音和意义之间的关系。语言学家濮之珍先生指出:“《释名》全书二十七卷,研究方法主要是声训,即以声训的方法来探求字义的来源。中国古代有些学者对语源发生兴趣,西方古代学者如苏格拉底、柏拉图等也曾对语源有兴趣。《论语》《孟子》中已开始有声训,到了汉代,声训大量应用,学者们想探求事物得名的真正解释,这种研究方法和指导思想是和荀子‘名无固宜,约之以命,约定俗成谓之宜’的语言学思想背道而驰的。所谓声训,就是用语音相同或相近的词来说明一个词的意义,声训之名由此而来。刘熙就是在前人运用声训基础上加以汇集、研究,并进一步发展,从而使《释名》成为声训专著。”[14]154-155其实,声训早在先秦时代就已经萌芽,最早出现于《周易》和诸子论著中,如《易·说卦》:“乾,健也;坤,顺也;坎,陷也。”《论语·颜渊》:“季康子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孟子·滕文公上》:“庠者,养也;校者,教也;序者,射也。”这种声训方法,由于汉代的今古文经学之争开始盛行。在《说文》大约一百年以后出现了《释名》,它是我国第一部声训专著。声训方法至此大致定型,使声训体例最终演化为汉字训诂学的一种字(词)义训解方式。也许这就是《说文解字》所总结的“六书”在以形为主的汉字构成艺术(象形、指事、会意)和以声为主的汉字构成艺术(形声、转注、假借)之间转换的一种表现,也就预示着文学家的审美意象的构成,由以形为主的空间性审美意象转换为以声为主的时间性审美意象的开始。到了北宋,声训方法进一步发展,沈括《梦溪笔谈》卷十四记载,王圣美把声训方法模式化提出了所谓“右文说”。他说:“古之字书皆从左文。凡字,其类在左,其义在右,如木类,其左皆从木。所谓右文者,如戋,小也。水之小者曰浅,金之小者曰钱,歹而小者曰残,贝之小者曰贱。”他所谓的“右文”,就是指形声字的声符,认为形声字的声符往往在字的右边,它不仅表示字音,同时表示字义的来源。这种“右文说”以形声字的声符来推衍字义,扩展了声训方法的新思路,但是,它局限字体结构,以偏概全,无限扩大了声训方法的适用范围,造成了一些牵强附会、生拉硬拽的错误训释字义的现象。不过,从以形为主的空间性审美意象到以声为主的时间性审美意象的转换的角度来看,“右文说”的声训方法的拓展似乎与宋代话本小说的兴起和中国古典小说的成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清代小学盛行,特别是经过唐宋元明的音韵学研究积累,古音韵学研究纵深发展,文字学研究,特别是《说文解字》的研究,加深了文字的声义关系的认识,声训方法再度流行。以段玉裁、王念孙等为代表的乾嘉学派提出了“声义同源”“声近义通”“同声必同部”等声训学说观点。清代小学家将古音韵学研究成果运用到声训释义之中,发现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声义关系的文字学规律。清代声训方法的兴盛流行和硕果累累,与清代的汉字母语写作的叙事文学发达,似乎也有一定的必然联系。濮之珍先生指出:“清儒的小学研究的特点,就是把文字、训诂、音韵融为一体。他们认为:读古籍必须先明训诂,欲明训诂,又须明文字六书原则,而六书中的谐声、假借与音声紧密联系,只有把上古音韵考证明白,才能搞清六书原则,这就是段玉裁作《六书音均表》的目的。”[14]390因此,汉字母语写作的抒情文学和叙事文学之间的转换,就像清儒所说的那样,文学写作必然与文字的声义关系密不可分。从此似乎也可以明白,表音文字对于西方叙事文学传统的形成也是必然的,其奥秘所在就是,表音文字所形成的审美意象是以声为主的时间性审美意象,所以最适应于叙事文学的发生发展。
    编辑:秋痕

    汉字的构成艺术与汉语母语写作(5)
    汉字的构成艺术与汉语母语写作(7)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