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资讯| 汉字| 汉语| 语林| 文库|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汉语史话
  • 汉语方言
  • 汉语探微
  • 研究时评
  • 汉语教育
  • □ 同类热点 □
  • 欧洲忘记了汉语却“发现”了汉字
  • 中国古代韵书综述
  • 新加坡华语特有词语探微
  • 现代汉语中的曰语“外来语”问题(上)
  • 二十年来台湾社会语言学的研究
  • 台风语词命名的女性化现象
  • 从新词语看语言与社会的关系
  • 用数字表示历史事件的几种写法
  • 论言语意义与传意效果
  • 古汉语副词的来源
  • 赵翼的诗和史学(2)
  • 汉语称谓研究十年
  • 生活·语言·形象:关于语言构建形象的再思考
  • 浅谈汉语新词语发布的词汇学意义
  • 通假字的流传、成语的变迁和所谓余秋雨的“误读”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汉语 >> 汉语 >> 研究时评
    咬的是文字 嚼的是文化

    发布时间: 2017/12/26 9:17:30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南方日报
    文字 〖 〗 )
    每至年末,各大机构评选的各类热词、流行语、年度汉字,总会引人眼球。但较之过眼云烟式评选,《咬文嚼字》杂志社每年公布的十大语文差错,生命力和影响力要更为持久一些,对人们修正语文差错、涵养语言习惯也大有裨益。
      从2006年开始,《咬文嚼字》每年年底都会公布年度十大语文差错,已经成为其品牌项目,甚至成为许多人对这本杂志的最大期待。究其根本,就在于它纠错的专业性。有一些差错,人们常用常错也始终搞不明白;还有一些差错,大家甚至从未意识到有问题。比如,在今年公布的差错中,就有将“起诉状”误写成了“起诉书”的,将“青蘋之末”错用为“青萍之末”的,还有混淆“城乡接合部”和“城乡结合部”的,等等。《咬文嚼字》通过翔实的论证,帮助人们弄清楚对在哪里、错在何处,而且经常给人醍醐灌顶的触动。这一点在说明“风起于青萍之末”不合常理时,表现得就格外明显——“因为‘萍’指水生植物浮萍,其叶片贴在水面上,不会随风而起;而‘蘋’是一种草本植物,其茎横卧在浅水的泥中,叶柄伸出水面,只要水面有风,就像测风仪一样轻轻摇动。”这便是专业的力量。
      从某种意义上说,《咬文嚼字》的专业还在于敢于挑战权威或大众的语言习惯,有时候甚至是数亿人的习惯。比如,今年2月央视开播的《朗读者》一期节目中,濮存昕和董卿强调老舍的“舍”应该读作shè,在观众中产生很大的影响。《咬文嚼字》却根据老舍“字舍予”(“舍”即舍弃,应读第三声),以及老舍生前自己也读shě,认定这是一个差错。再比如,2012年认定“甄嬛”的“嬛”不念huán,而应该念作xuān,一时令国人哗然。尽管也有争议,但相较于人们的习惯,《咬文嚼字》更强调探究语言根本,判断对与错并不受使用者多少的影响。也就是说,既不会颠倒对错,哗众取宠;也不会人云亦云,被流行绑架。在当下略显浮躁的流行文化和传播格局下,《咬文嚼字》对专业的坚守尤为值得称赞。
      网络时代,人们越来越依赖电脑和搜索引擎。这确实为人们的工作生活提供了极大便利,却也让一部分人在知识更新上变得懒惰起来。过于依赖网络,有时候错误知识会传播得更加广泛,甚至还会被后来的网络搜索者误认为就是正确答案。还拿“青萍之末”来举例,当笔者用键盘敲出这几个拼音时,呈现出的便是“青萍之末”,而不是也没有“青蘋之末”。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百度搜索中,而且大部分网页都解释说“青萍之末”出自宋玉《风赋》:“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萍之末。”《咬文嚼字》查证却发现,《风赋》写的是“青蘋之末”。如此看来,网络是在以讹传讹了,所以就难怪马云主演的功夫影片的主题曲《风清扬》也会延续错误。假如没有较真的《咬文嚼字》,没有人在汉语使用上究本溯源、明晰对错,估计错误知识还会加剧传播。虽然说语言的使用也要与时俱进,也会受到流行文化和大众习惯的影响,但不管怎样,根源性的东西不能忘记,其中饱含着中华文化的独特魅力,人们也应该更多地推动对的东西传播。
      《咬文嚼字》咬的是文字,嚼的是文化。它不仅仅挑错字,还挑文史知识的错误。透过对语言和知识的还原,《咬文嚼字》不仅展现了求真务实的专业精神,还帮助人们修正错误,认识汉语的博大精深和中华历史的丰沛厚重。这是极其难得的价值体现,也是《咬文嚼字》的可贵之处。丁建庭
    编辑:秋痕

    论20世纪中国近代史话语的变迁(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