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资讯| 汉字| 汉语| 语林| 文库|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汉语史话
  • 汉语方言
  • 汉语探微
  • 研究时评
  • 汉语教育
  • □ 同类热点 □
  • 方言中的禁忌语
  • 中国十大难懂“方言”
  • 东北话和北京话的关系(1)
  • 广东方言与岭南文化
  • 河北方言的“涉外”现象
  • 北京话与普通话的区别(2)
  • 普通话的定义
  • 粤方言
  • 北京话里的口语词“合着”
  • 方言绕口令,绕你没商量!
  • 京味文化中的满族风俗
  • 客家方言
  • “普通话”一词的来源
  • 吴方言
  • 官话方言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汉语 >> 汉语 >> 汉语方言
    呼伦贝尔方言词汇中的借词研究(2)

    发布时间: 2018/8/1 17:10:51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3.形容词  
      埋汰(脏)、磕碜(难看、丑陋)、个色(与众不同,一般用于贬义词,也有译为“格色”“格路”)、隔钮(性格古怪)、啰嗦(言语繁复)、邋遢(不整洁,不利落、脏乱)、煞楞(做事干净利落)、大大咧咧(粗心大意,不拘于小节)、笨笨拉拉(形容及其笨拙)、叮当三响(形容非常贫困)、葛钮(专指人脾气性格怪)、马虎眼(蒙混骗人的手段)等等。  
      4.其他  
      挺(程度副词“很”)、嗯哪(是)、有一搭无一搭(表示故意找话说。也表示可有可无,无足轻重)等等。  
      (三)俄语借词  
      中俄关系历史悠久,呼伦贝尔位于中国北疆,与俄罗斯交流比较多,自然语言也会互相影响,呼伦贝尔方言中也就有了很多俄语借词。例如,列吧(俄罗斯面包);笆篱子(“笆篱子”为俄语“监狱”之意);孬木(①即“小房子”“小屋子”。②住宅楼一进门的小块空地也称孬木);斜么嗑儿(葵花籽儿);斜目子儿(葵花籽儿);卜留克(一种植物);老博带(旧时称依靠出卖劳动力、出苦力的劳动者,是一种带有污蔑贬低性的称呼);骚鞑子(原指士兵,今指身份低微、无权无势的小人物);别乐窝子(牵引机,带发动机的前车,俗称“座机”);撒马料扎(由马牵引的割麦机);喂大罗儿(一种底小口敞的水桶);班克(一种装油、酒等物的方形桶);瘪拉搭(砖砌的炉子);马神(缝纫机);马神针(缝纫机针);布拉吉(一种连体的夏季女裙);苏泊汤(用西红柿和卷心菜做成的汤,口味微酸辛辣);布留克(一种植物,洋大头菜)等。  
      (四)其他借词  
      呼伦贝尔方言中也有从其他民族语言中借用的词。如,他密(日语。铺在床上的草垫子);味之素(日语。味精);大帕斯(借用英语。大型公共汽车);鄂温克(鄂温克语,意为“住在大山林中的人们”);那吉屯(鄂温克语,意为“鱼非常多的地方”);莫尔道嘎(鄂温克语。意为“碧水”);好力宝(鄂温克语,意为“树上的仓库”);鄂伦春(鄂伦春语,意为“住在山岭的人”);莫力达瓦(达斡尔语,意为“马岭”);尼尔基(达斡尔语,意为“繁荣”)等等。  
      三、呼伦贝尔方言中借词的形式及其词义变化  
      (一)借词的形式  
      多个民族相互接触所产生的词汇交融,词语的借用是语言发展的必然现象。本文中所指的借词形式,主要从语音形式、构词形式和字形构造方面来分析呼伦贝尔方言中的借词。  
      1.语音形式  
      汉语属于汉藏语系,蒙语、满语属于阿尔泰语系,俄语是属于印欧语系。不同的语系的语言相互差异较大,相互借用时,语音上只能做到“近音对应”的方式,此有彼无,此无彼有的音位只能勉为其难,约定俗成。所以音译时,常常会有语音不准的情况。如,“拖拉机”中的“拉”,在俄语中是发[ra]音,但是汉语中没有这个音,只能借用汉语中的舌尖中浊边音[l],音译时对应俄语中的舌尖后浊颤音[r];“苏木”中的“苏”,在蒙语中的发音是[s?蘅],但是汉语中[s]没有与[?蘅]相拼的,所以只能找接近音对译,译成[su]。再有,呼伦贝尔方言中外来词的源头外族语一般都是没有声调的,而汉语的一大特点是有声调,所以借入到汉语中的借词都有了汉语声调,取消了原词中的重音、颤音等特点。如“海拉尔”、“拖拉机”。  
      2.构词形式  
      (1)音译借词。借词词语结构常见的是浑然一体的、单纯的音译词。这种借词只能视为同一个语素,不能再分割,如“乌兰牧骑”是四音节的单纯词,不能再往下分割成更小的成分了。再如,萨其马、疙瘩、巴不得、斜么嗑儿等,都是音译词,是一个语素。  
      (2)部分音译或部分意译或音意兼译。把一个借词分成前后两个部分,音译一部分,意译一部分,两部分合成一个汉语词。例如,“达赉湖”、“呼伦湖”、“贝尔湖”三个词中“达赉”、“呼伦”和“贝尔”是音译加上“湖”意译组合而成;“宝格达山”一词是“宝格达”音译加上“山”意译组合而成;“草库伦”一词是“草”意译加上“库伦”音译组合而成。  
      (3)音译后加注汉语语素。音译后加注的汉语语素一般能够使词归类,这一归类语素的位置一般都在词末。如,“哈巴狗”、“勒勒车”、“胳肢窝”、“苏泊汤”等借词中前两个音节是音译的,后一个音节加注的汉语语素,人们可以从汉语语素确定该词所指的事物种类。  
      3.字形构造  
      吸收外来语时择字非常谨慎,尽量做到音义结合。汉字是表意文字,择字时人们遵从了汉字文化,并很好的利用了汉语的表意功能,使多数借词在书写时字形上意化了。这种意化是汉语所独有的,虽然还没有做到语素分和,但是在词义上却给人某种联想或联系。如,摩挲”(māsɑ),用手抚摸之意,音译选汉字时用了两个有“手”偏旁的字,使人能够从字形上联想到与手的动作有关;胳肢窝,“胳肢”二字都有“月”字旁,表明与肉有关;埋汰,脏乱之意,其“土”、“氵”两个形旁,让人联想到有土有水脏乱的状态;蘑菇、啰嗦,都是形声字,不仅形旁让人联系到其义,同时也能够从声旁推测出其字音,这是完全做到了音义结合。  
      (二)借词词义变化  
      外民族语言借入到呼伦贝尔方言中时,有些词的意义会发生变化,会与原民族语言词汇的意义发生一致或不一致的现象。一般情况下,术语的借用是意义一致的,而意义不一致的主要表现为三种情况:  
      1.词义扩大。满语借词“摩挲”是“摸、擦”之意,而借用到呼伦贝尔方言中就变成了多义词,除“摸、擦”之外还有三种意义①表示轻蔑的神态,②比喻讨好奉承,③用手轻轻按着并一下一下地移动。例如:  
      他整天不是摩挲这个,就是摩挲那个的,一脸瞧不起人的样。(表示轻蔑)  
      工作做好了,不用整天摩挲领导了!(表讨好奉承)  
      他摩挲着折皱了的纸。(表平展某物)  
      这里无疑是扩大了词义,使词表义更丰富。  
      2.词义缩小。俄语借词“布拉吉”,在俄语中有两个义项:①各种外面穿的衣服。②连衣裙。借用到呼伦贝尔方言中只借用第二种义项,显然是词义缩小了;满语借词“隔钮”,是指各种事物的“怪”,但是借用到呼伦贝尔方言中只表示人的脾气性格的“怪”。这也是词义缩小了。  
      3.词义转移。在借用外民族词时,词义从指甲事物转移到指乙事物的现象。呼伦贝尔方言中的满语借词“煞楞”一词,满语中是“东西多而有条不紊”之意,而借用之后是“做事干净利落”之意。  
      语言是人类生活的方式和存在的方式。呼伦贝尔汉语方言中借用了大量的蒙、满、俄罗斯等民族的词,这些词不仅给汉语方言词汇注入了新的血液,同时在构词和语义上也丰富了汉语的表现力,也有利于多民族情感交流,共同繁荣进步。这是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多个民族相互接触的必然结果,是社会因素和语言自身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作者:那布其
    编辑:秋痕

    呼伦贝尔方言词汇中的借词研究(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