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资讯| 汉字| 汉语| 语林| 文库|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汉语史话
  • 汉语方言
  • 汉语探微
  • 研究时评
  • 汉语教育
  • □ 同类热点 □
  • 方言中的禁忌语
  • 中国十大难懂“方言”
  • 东北话和北京话的关系(1)
  • 广东方言与岭南文化
  • 河北方言的“涉外”现象
  • 北京话与普通话的区别(2)
  • 普通话的定义
  • 粤方言
  • 北京话里的口语词“合着”
  • 方言绕口令,绕你没商量!
  • 京味文化中的满族风俗
  • 客家方言
  • “普通话”一词的来源
  • 吴方言
  • 官话方言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汉语 >> 汉语 >> 汉语方言
    杭州方言研究综述(1)

    发布时间: 2018/8/1 17:12:2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杭州方言研究综述 

    一、引言 
      杭州是浙江的省会,位于浙江省北部,钱塘江北岸、京杭大运河南端,是浙江省府所在地和政治、经济、文化、交通中心。全市辖上城、下城、西湖、拱墅、江干、滨江、余杭、萧山、富阳9个区,面积为16596平方千米,总人口884.4万。按照《中国语言地图集》的分区,杭州方言属于吴语太湖片杭州小片,是宋室南渡后建都杭州而形成的一支带官话色彩的语言。本文通过回顾并总结杭州方言的研究成果,进而分析研究过程中的不足之处并提出相应的建议,以期为今后更好地研究杭州方言提供借鉴。 
      二、杭州方言研究概况 
      (一)语音方面 
      1.音系研究 
      赵元任《现代吴语的研究》、钱乃荣《当代吴语研究》、李荣主编、鲍士杰编纂的《杭州方言词典》都对杭州市区的音系进行了全面、详细地描述。鲍士杰《杭州方言略说》描写了杭州方言声、韵、调的特点,总结出杭州方言有声母27个,零声母在内;有韵母45个,声化韵母[1]在内;有7个声调。王启龙《杭州方言音系》介绍了杭州方言语音系统中的声、韵、调及声韵配合情况,整理出杭州方言同音字表。郑民《唐代杭州口语韵考察》运用历史比较的方法,以唐代杭籍文士的诗文用韵为个案,考求早期杭州语言的语音特色,显示早期杭音诗歌用韵情况和早期杭州口语的基本面貌和用韵系统。史瑞明《杭州方言里儿尾的发音》指出杭州话儿尾有强烈的卷舌性质而没有任何鼻音的成分,这个特点明显地跟北方官话相似而跟吴方言不同,反映出12世纪宋朝迁都到杭州时所发生的根本语言变化。 
      徐越《新杭州话韵母系统的演变》指出新杭州话已明显不同于老杭州话,新老杭州话的差异集中地体现在韵母系统当中。新杭州话韵母系统的演变预示着杭州话的发展方向。其在《新派杭州方言对周边吴语语音的吸收》一文中指出,新派杭州方言吸收了周边吴语的某些读音,逐渐趋同于周边吴语,对周边吴语的吸收分为借用和部分借用两种类型。徐越《杭州方言语音的内部差异》描写了杭州方言语音的内部差异,并把这些差异归纳为单项型的年龄差异、地域差异和多项交叉型的“年龄—地域”差异、“年龄—性别”差异。指出老派方言中残存的某些与宋代汴洛雅音有关的特点正在流失,新派方言官话化和土白化的演变趋势都很明显。徐越《浙北杭嘉湖方言中的小称音》在实地调查的基础上归纳浙北杭嘉湖方言中小称音的类型,探讨了其地理分布和特点。文章指出,杭州方言的儿缀小称带有明显的官话色彩,余杭方言的儿缀小称是吴语小称音中的典型类型。 
      2.文白异读现象研究 
      赵庸对杭州方言白读现象作了系列研究。赵庸《杭州话白读系统的形成》指出杭州话的白读系统是近百年间外来的新层,这个新层产生的动因是与周边吴语方言的长期接触,白读音通过两种方式借入,并出现异质语言要素不调和的现象。其在《杭州话部分音类白读缺失原因探析》一文中指出,杭州话白读层的形成显示出一定的选择性,部分音类的白读至今尚难传入,原因主要有:一是受社会因素,即政治、经济、文化、人口数量等的角力;二是语言因素的影响,即与语义信息传达明晰度相关的音段数量有关,并受杭州话音系的限制。在《杭州话白读出现个体变异的原因》中指出,杭州白读形成过程中出现语音的个体变异,主要有“ 樱、眼、外、咬、杏、矮”六字,产生的原因主要是杭州话与周边方言音系间的对应差异。他认为这六个字的白读音节在原杭州话音系里没有,是新增的音位配合,在借入白读过程中增加或脱落原声母,形成了个体变异。此外,王福堂在《文白异读和层次区分》一文中将杭州方言的文白异读情况作为特例进行解析,认为杭州方言的读书音本来已经取代了口语音,层次已经消失,但又借入口语音,重新建立起层次,而借入的口语音不是来自官话方言,是来自周围的吴方言。徐越《从宋室南迁看杭州方言的文白异读》一文中通过对南宋临安城内北方移民和土著人口比例的考察,从语言接触的角度探讨宋室南迁和杭州方言文白异读之间的关系。 
      3.语音比较研究 
      杨文波《上饶铁路话与杭州话、上饶话的语音比较》对江西上饶的铁路话方言岛进行介绍和描写,将上饶铁路话与其人口来源地的杭州话和人口迁入地的上饶话进行了语音比较,并分析了所得结论的成因。史皓元《南通话、杭州话跟吴方言的比较》指出,即使不考虑浊声母之有无,吴语跟官话还是能分得相当清楚,苏州跟姜家塘的方言都符合吴语绝大多数的准则而不符合官话的准则,可以归类于吴语。其他四个点,昌黎、杭州、南通、姜堰,都很符合官话方言的准则而在吴语方面就符合得很少,都可以划归官话方言系统。 
      (二)语法方面 
      杭州方言的语法研究主要集中在词法方面。李荣主编、鲍士杰编纂的《杭州方言词典》概括了杭州方言的3条语法特点:一是杭州话受外来方言的影响较大,主要受到北京官话、绍兴话的影响;二是概括了杭州话语音方面的特点,包括“家、江、茶、花、闻、味、人、耳”等八字在杭州话中不分文白读等方面;三是词汇方面的特点,指出杭州方言一部分词汇跟湖嘉方言相同,另一部分又跟北京话相同。 
      黄衣凡《杭州方言介词初探》介绍了杭州方言常用的介词,指出只有少数杭州方言介词还保留了一些中古时期的使用习惯,没有完全按照语音演变规律演变,并存在“把”字句和“被”字句混淆等特点。陈赵赟《杭州方言复数人称代词表示单数含义现象》对杭州方言中代词复数人称代词表示单数含义的现象作出分析,从杭州方言中代词的特殊说法出发,并同韩国语中的此类现象比较,探讨了杭州方言中存在大量复数人称代词表示单数含义的现象。徐越《杭州方言儿缀的修辞功能》指出“儿”转为词缀后,由其基本意义或初始意义指“小”,自然衍生出表示“喜爱、戏谑、轻蔑”等功能,使表达更加轻松活泼、形象生动。蔡勇飞《杭州方言儿尾的作用》分析了杭州方言“儿尾”的构词作用和修辞作用。构词作用方面,从加“儿尾”能构成新的词形和词义方面和加“儿尾”可以改变原词词性方面进行了分析。修辞方面,指出普通词语用加“儿尾”的方式表示“细的、小的、少的”内容、风趣的言词和暗密的隐语等功能。吕洁丽和顾秋丽《杭州方言语法中的官话成分》通过对杭州方言词法和句法的描写及其与普通话、周边吴语的比较,证明杭州方言融合了南北汉语方言的语法,但它仍属于吴语,只不过仅带有官话的色彩而已。
    编辑:秋痕

    普通话与陕西关中西府方言的接触研究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