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资讯| 汉字| 汉语| 语林| 文库|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汉语史话
  • 汉语方言
  • 汉语探微
  • 研究时评
  • 汉语教育
  • □ 同类热点 □
  • 欧洲忘记了汉语却“发现”了汉字
  • 中国古代韵书综述
  • 新加坡华语特有词语探微
  • 现代汉语中的曰语“外来语”问题(上)
  • 二十年来台湾社会语言学的研究
  • 台风语词命名的女性化现象
  • 从新词语看语言与社会的关系
  • 用数字表示历史事件的几种写法
  • 论言语意义与传意效果
  • 古汉语副词的来源
  • 赵翼的诗和史学(2)
  • 汉语称谓研究十年
  • 生活·语言·形象:关于语言构建形象的再思考
  • 浅谈汉语新词语发布的词汇学意义
  • 通假字的流传、成语的变迁和所谓余秋雨的“误读”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汉语 >> 汉语 >> 研究时评
    词汇羡余及其应用研究(1)

    发布时间: 2018/11/19 0:05:0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论文联盟
    文字 〖 〗 )
    摘 要: 汉语词汇中大量存在形式比意义多的语言现象,从语法角度上说,这就是多余。但这种现象的语用问题一直存在着较大的争议。本文通过分析大量典型词语,以及词语在句子中的运用,简要总结了一些区分羡余词汇和赘余词汇的方法,并对羡余的使用效果作出了分析。   

      关键词: 现代汉语 羡余 赘余 属性   
         
      一、什么是羡余   
      每逢节假日,“本店正在搞活动,欢迎广大新老客户前来光顾”的标语随处可见。其中“前来光顾”一词中的“顾”有到来、访问的意思,与“前来”似有重复,但去掉又似为不妥。既然它被那么广泛使用,就说明它的存在至少有一定的合理性,但这属于什么语言现象呢?早在20世纪初期,赵元任先生就曾在《中国语文法》中提出,信息传递中有意添加的多余成分叫做羡余现象。随后,吕叔湘、朱德熙两位先生在《中国修辞讲话》中提出:有些话虽然用严格的逻辑眼光去分析有点说不过去,但大家都那么说,站在语法的立场,就不能不承认它们是正确的。同时称这种现象为“羡余”。美国语用学家格赖斯也把超出语言交际中最少需要量的剩余的语言符号称为羡余信息。可见开篇那句“前来光顾”不为错误。   
      因为羡余现象和赘余语病在表现形式上有若干相同之处,这就给计算机信息处理、语言规范和对外汉语教学等方面带来了很大的不便。羡余又可分为语音羡余、词汇羡余和语法羡余。本文从词语羡余出发,探究羡余现象的若干属性,并希望对词汇教学有所增益。   
      二、如何区分羡余和赘余   
      首先,羡余现象不是一种语法错误,它是语言学范畴的概念,是指语言形式超过表达内容的那部分无意思的话语。早在多年前,就有人对“悬殊很大”、“唯一一个”、“凯旋归来”等说法进行批判,认为“悬殊”即相差很大,可删去“很大”;“唯一”和“一个”互相重复;“凯旋”就带有胜利归来之意,再加“归来”纯属蛇足。但这些批判并不能把它们从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抹杀去,相反它们仍然被人们广泛使用,并逐渐“合法化”。因为人们在日常生活或者国际要件甚至新闻报纸中使用它们时并不会想到是犯了什么语法错误。但是我们却不能以是否广泛应用为标准来判定词语的羡余或赘余。因为这涉及语言的规范化使用问题。如“报刊杂志”中“刊”已有“杂志”之意,属重复使用,但这个典型的赘余词语却被广泛使用。例如:《新华文摘》(1999年1月)中就有:“……改革十年,多少报刊杂志雨后春笋般风起云涌……”《人民日报》(2000年3月)中也有:“……《女性天地》和《中外少年》等报刊杂志还以一版的显著位置报道了王明清的事迹。”等等。这种错误用法已屡见不鲜。对于这种典型的错误用法,文字工作者应该本着负责的态度纯洁读者的视野。   
      羡余现象的出现是有一定原因的,因而判定羡余现象也是有一定的标准的。   
      1.因为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现代汉语中大部分基本词语都是由古代汉语流传下来。但是,由于古代汉语以单音节词为主,现代汉语以双音节词为主,许多古代的词已变成构成现代双音节词的一个语素,又因为有些古代的词已轻微转向,又必须添加一些语素来保持,这就引起了一些羡余词语的出现。如在古代汉语中,“国”是周代诸侯国,以及汉以后侯王的封地、食邑,是一个词;“家”指卿大夫统治的地方,也是一个词。但在现代汉语中“国家”合表一个词,为“一个国家的领域”。这就强化了“国”的含义,而弱化了“家”的意义,使“家”变成了羡余成分。再如古代汉语中“面”指脸,“目”指“眼睛”。现代汉语里“面目”合指面貌或脸面,“目”的意义弱化,变成了羡余成分。类似的词语还有很多,如“窗户”合指墙壁上通气透光的装置,而没有了“门”的意思;“姓氏”合指家族的字,而没有了父系、母系之分,等等。总而言之,像这种偏义副词不可被认作是赘余,而是现代汉语发展的一个产物。   
      2.人们在日常交际中,往往带有自己的某种感情,这就使得人们在语言表达中难免会出现一些有利于传达感情、但无助于增补意义的语言形式。如“中国男乒热身效果良好,三主力队员‘互相厮杀’”中“互相厮杀”一词中的“厮杀”虽有相互拼杀之意,但仍不被认为是赘余,因为它表达了某一激烈场面的惊心动魄,包含着说话者某种感情在其中。又如“我方对敌方发动了突然袭击”一句中“突然袭击”仍不为赘余,因为它突出了某一行为的快速,没有意料到的意思。再如“她不属于学院派,自然少受那些清规戒律的束缚,其创作往往天马行空,充满神奇瑰丽的想象”(2008年高考浙江卷)中“清规戒律”里的“清规”指教义规定的僧尼必须遵守的原则,而“戒律”也有此意,但它却不能算作重复,因为二者连用强调了束缚,它作为成语也早被《中华大辞典》所收录。此外,这类词语不仅有利于表达感情,而且能起到凑足四字音节,使其协和匀称之作用。成语是我国古代流传下来的一种固定的词汇形式,历久弥新,常蕴含意想不到之韵味。有些词语也在向成语靠拢。如“一致公认”“仔细端详”“免费赠送”“过分溺爱”等词语,我们不妨以开放的心态接受它们的存在。   
      但对于另外一些四字词语,我们却不能认定它们的合法存在。如“非常雪白”“非常冰凉”“十分通透”“非常心切”等词语均为程度副词加上带有赋量成分的形容词的格式。后边的形容词本身就带有某种程度的限度,前边又有程度副词限制,纯属赘余。又如“邂逅相遇”“囊括全部”“先进楷模”等词语,可从中间切分,前边一个词和后边一个词的语义内容互相包含,也是为不妥,因此也属于赘余语病,是我们要杜绝的。
    编辑:秋痕

    驳语用学是“废纸篓”之谬研究(2)
    词汇羡余及其应用研究(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