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资讯| 汉字| 汉语| 语林| 文库|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汉语史话
  • 汉语方言
  • 汉语探微
  • 研究时评
  • 汉语教育
  • □ 同类热点 □
  • 平舌和翘舌的简易区分
  • 声调符号标在哪儿?
  • 汉字教学技巧
  • 背诵,古文教学不可缺
  • 三字经释义
  • 千字文释义
  • 为什么要学习古代汉语?
  • 从题记、排比句说到作文模式化
  • 古诗词“炼字”艺术的鉴赏
  • 浅析汉语中的“离合词”
  • 高考作文最容易出错的200个字
  • 文言文断句口诀——手把手教你学断句
  • 儿童学习语言“三不要”
  • 让文字更有力量
  • 语文常识(一)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汉语 >> 汉语 >> 汉语教育
    新世纪汉语文学的“晚郁时期”(3)

    发布时间: 2019/5/13 0:31:1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赛义德不只是简单引用阿多诺,而是把阿多诺也作为晚期风格的研究对象。赛义德注意到,晚期的概念如此惊人地出现在走向老年的阿多诺的理论言说中,几乎成为阿多诺美学的根本方面。赛义德 可以从阿多诺对贝多芬的晚期风格的论述中提炼出诸多观点,但有两个要点是特别值得注意的:其一是阿多诺就此与马克思主义的关系。赛义德说,“马克思主义的进步概念和顶点概念,在阿多诺严厉否定性的嘲弄之下不仅崩溃了,而且使人想起运动的一切东西也都崩溃了。”马克思主义无限进步的社会观念,转向个人的艺术风格史,显然有一个终结的时期,而这样的终结在马克思主义那里是具有革命性的,是为着未来的希望和新的开始的准备。但对于阿多诺而言。晚期就是为着晚期自身,为了它自身存在的缘故。“晚期最终是存在的,是充分的意识,是充满着记忆,而且也是对现存的真正的(甚至是超常的)意识。像贝多芬一样,阿多诺因而成了一个晚期形象本身,成了一个最终的、令人震惊的、甚至灾难性的对现存的评论者。”   

      同为左派,也可以说是马克思主义的传人,赛义德寻求的是马克思的后裔如何突破和超越马克思主义,如何给予马克思主义以新的丰富性和可能性。因而,阿多诺的“晚期”概念,拒绝了进步论,它只是向着自身,自身以晚期的形式漫长地存在,尽管这是面对衰老和死亡的存在。赛义德发掘出的阿多诺这一对马克思主义的态度,同时关联着他对阿多诺理解的另一层意义。这就是其二:关于晚期资本主义的批判性立场。赛义德这代左派知识分子,在其青年时代,正是以法国“五月风暴”和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为顶峰运动目标的一代。在其晚年,后马克思主义思潮已经无法找到革命的主体和革命的未来方向。在晚年读解阿多诺的立场和命运时,赛义德是否也在说着自己?也未尝不能做如是想。在杰姆逊把后现代主义定义为“晚期资本主义”时代(反之亦然)之后,赛义德显然也用这个概念来理解阿多诺。而在阿多诺那里,这样的时期不再是隐含着马克思主义的革命辩证法,毋宁说只有一种否定性的美学。但这样的否定美学看不出社会革命内容,毋宁说恰恰是“去革命”的美学思辩。赛义德说:“在晚期风格中存在着一种内在的张力,它否认纯粹的资产阶级衰老,坚持晚期风格所表现出来的孤寂、放逐、时代错误的日渐增长的意义,更为重要的是,表现出要在形式上维系自身。”在把阿多诺的关于“晚期”的思想转变为一种纯粹的美学态度后,赛义德深刻地洞悉了阿多诺对资本主义晚期的一种同情态度。尽管阿多诺的思想无疑是政治性的,终其一生他都在谈论法西斯主义、资产阶级社会大众和共产主义,但他对它们始终是批判和嘲讽的。这就是说,阿多诺并未有一种替代晚期资本主义的社会革命方案,他只是一个在美学上与这个晚期一起放逐的老去的人。所有这些关于阿多诺的政治与美学相混淆的对资本主义晚期的态度,是我对赛义德的猜谜式的读解。甚至还有一些推理式的冒犯。赛义德显然不可能这样明目张胆地去看阿多诺,他承认他作为一个晚期风格和最后阶段的理论家的立足点具有非凡的见识;但他对于阿多诺在20世纪90年代以后被认为有着“政治上的错误”未作辩解。看来他是同意这种说法的,并且深表同情,未尝不是欣赏。晚年的赛义德在政治上也不好捉摸。但对晚期资本主义任何态度都没有这样的承认重要,它或许是无比漫长的“晚期”。很长时间,当年的激进批判者要与这样的“晚期”同在,也就是一起放逐。不合时宜的阿多诺早在他的晚期就预见到了这一点,阿多诺早就与资本主义的“晚期”同在,一起放逐。直至赛义德的晚期,这就是惺惺相惜了。
    编辑:秋痕

    新世纪汉语文学的“晚郁时期”(2)
    新世纪汉语文学的“晚郁时期”(4)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