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资讯| 汉字| 汉语| 语林| 文库|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汉语史话
  • 汉语方言
  • 汉语探微
  • 研究时评
  • 汉语教育
  • □ 同类热点 □
  • 平舌和翘舌的简易区分
  • 声调符号标在哪儿?
  • 汉字教学技巧
  • 背诵,古文教学不可缺
  • 三字经释义
  • 千字文释义
  • 为什么要学习古代汉语?
  • 从题记、排比句说到作文模式化
  • 古诗词“炼字”艺术的鉴赏
  • 浅析汉语中的“离合词”
  • 高考作文最容易出错的200个字
  • 文言文断句口诀——手把手教你学断句
  • 儿童学习语言“三不要”
  • 让文字更有力量
  • 语文常识(一)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汉语 >> 汉语 >> 汉语教育
    新世纪汉语文学的“晚郁时期”(10)

    发布时间: 2019/5/13 0:30:53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4.“晚郁时期”有深刻内敛的主体态度,对人生与世界有深刻的认识。对生命的认识超出了既往的思想,一种传统与现代相交的哲思。   

      2009年,刘震云出版《一句顶一万句》,这部小说一改过去历史叙事的路数,讲述了一个农民半个多世纪的故事,但却并未依赖历史编年史。这里面居然看不到20世纪那些惯常有的大事件:国民革命、共产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土改、大跃进、“文革”……其间一直到改革开放的80年代、90年代。但这样的历史只是以杨百顺改名的历史来展开。杨百顺、杨摩西、吴摩西、罗长礼……最后以罗长礼这个喊丧人的名字隐匿于西北某个不知名的处所。一个人的历史就这样消失了,以至于他的后人无法找寻历史、个人演变的路线图。对于刘震云来说。乡土农民寻求说知心话的朋友构成了这部小说主题动机,这与现代启蒙把乡土农民写成是被启蒙和被召唤革命的阶级觉悟相比,这是另一种现代性。但刘震云却是从乡村生活的本真性来抵达这种现代性的,它不是对历史的建构,毋宁说是回到个人生命存在的本色去超越历史的现代性——无现代的现代性。那是生命存在自在的要求,在朴实的乡村生活中就可以自然滋生的生命伦理要求。它的困境并不是来自历史,而是人性自身,人性给自身创造无数的困境,人是自己的困境。刘震云也是知天命的年岁领悟到生命的内在渴望与不可克服的局限。这种对人的认识,对中国乡村生活的认识,对中国历史的认识,确实有着‘知天命’的虚无。   

      张炜的鸿篇巨制《你在高原》,10卷本汇集了他在20世纪90年代以来漫长的思考。当然最后的改定在2010年出版,可以看到他在这个时期的思想状况。其中的《忆阿雅》在199s年有一个版本《怀念与追忆》(作家出版社),那也是张炜初涉中年,他就对50年代人进行反思和“注视”。这部小说不只是反思中国20世纪的历史,反思父辈的历史,对当代权势膨胀进行直接抨击,同时去写出“我们”的历史,写出50年代人的命运。小说对这—代人的书写是独特的,中年人的眼光审视—代人,揭示这代人的独特性,反思、批判与同情融为一体,留下一部50年代人的精神传记。   

      小说在对50年代人进行叙述时,张炜经常写到“注视”。如此大的历史背景,如此苍茫的地质学和人文地理背景,小说却有非常细致的叙述穿行于其中,那些感受也是自我与当下的交流,我以为这就得益于张炜注重对“注视”的表现。在把90年代出版的《怀念与追忆》改为如今看到的《忆阿雅》时,其中“注视”被强调得更加充分和多样。这部小说里有目光,人的目光、我的目光、他人的目光、动物(阿雅)的目光、我与想象的精灵一般的动物阿雅交流的目光……。过去我们的小说叙述当然也有目光。如朱自清的《背影》,就是写父亲的目光,儿子对父亲注视的目光。张炜的叙述是他在看父辈历史,在当下经验中一直在审视,这个审视又让一种虚构动物的“阿雅”对“我”的注视介入,只有我能读懂阿雅的目光。这个动物是圣灵,在注视着我的一切,这就是在所有的注视中,都有一种对圣灵的、神圣与神秘的注视,如上帝与命运一般。当然,实际上,张炜在注视历史,注视友情,注视我们,注视内心,注视50年代这一代人。   

      张炜算是中国当代少数浪漫主义特征比较鲜明的作家。在张炜的叙说中自我的经验被抒写得相当充分丰富,他不回避他具有的理想性——尽管理想的内涵并不具体,但有一种精神品格是其要坚持的价值。他的叙述带着思辨色彩,情感亦很丰富和饱满。张炜的叙述同时有非常细致的和微妙的感受随时涌溢出来。那些当下的细节刻画得栩栩如生,这才是小说在艺术上饱满充足的根基。那些感情表达并不空洞,而是有着扎扎实实的生活质感。例如,前面说到的注视,那些具体的描写与自我当下的感受总是被结合得相当精当。再如在叙述与朋友的交往时,他对友情的思考,总是和对朋友的注视相关。例如,《忆阿雅》临近结尾第23章,就是写“回转的背影”。他想看清50年代这代人,而林蕖或许就是50年代人最奇特的代表,代表了那种可变性与隐晦曲折,甚至包藏着尾第23章,就是写“回转的背影”。他想看清50年代这代人,而林蕖或许就是50年代人最奇特的代表,代表了那种可变性与隐晦曲折,甚至包藏着太多的秘密。却显得那么有理想,甚至独往独来。小说在反思50年代人时,实际上也是自我反思,也可以说是有一种壮士暮年之感,回望人生才有如此深刻复杂的感触。 
    编辑:秋痕

    新世纪汉语文学的“晚郁时期”(9)
    新世纪汉语文学的“晚郁时期”(1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