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资讯| 汉字| 汉语| 语林| 文库|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汉语史话
  • 汉语方言
  • 汉语探微
  • 研究时评
  • 汉语教育
  • □ 同类热点 □
  • 欧洲忘记了汉语却“发现”了汉字
  • 中国古代韵书综述
  • 新加坡华语特有词语探微
  • 现代汉语中的曰语“外来语”问题(上)
  • 二十年来台湾社会语言学的研究
  • 台风语词命名的女性化现象
  • 从新词语看语言与社会的关系
  • 用数字表示历史事件的几种写法
  • 论言语意义与传意效果
  • 古汉语副词的来源
  • 赵翼的诗和史学(2)
  • 汉语称谓研究十年
  • 生活·语言·形象:关于语言构建形象的再思考
  • 浅谈汉语新词语发布的词汇学意义
  • 通假字的流传、成语的变迁和所谓余秋雨的“误读”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汉语 >> 汉语 >> 研究时评
    关于汉语词汇史研究的一点思考(9)

    发布时间: 2019/9/26 0:41:2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8.寒/冷  

        这组词本文作者之一曾在一篇文章中讨论过,〔36〕这里我们再作两点补充:  

        一、魏晋以后,“冷”已用得十分普遍,它不仅“成为‘热’的通用反义词”,而且常跟“暖”“温”对用,例如:昔太子生时,有二龙王,一吐冷水,一吐暖水。(《艺文类聚》卷76引支僧载《外国事》)余所居庭前有涌泉,在夏则冷,涉冬而温。(傅咸《神泉赋序》)艾县辅山有温冷二泉……热泉可煮鸡豚,冰(疑当作“冷”)泉常若冰生。(《初学记》卷7引《幽明录》)左右进食,冷而复暖者数四。 (世说新语·文学)桓为设酒,不能冷饮,频语左右,令“温酒来”。(又任诞)  

        二、在这一时期“冷”虽然已是“热、暖、温”的反义词,又是“可以与‘寒’连文或互用的同义词”,但“寒”和“冷”在意义和用法上还是有区别的,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 )“寒”所指的寒冷程度比“冷”所指的要深,表现为“寒”常和“冰、霜、雪”等词联系在一起,例如:天寒岁欲暮,朔风舞飞雪。(晋《子夜四时歌·冬歌》十七首之九)寒云浮天凝,积雪冰川波。(又之七)欲知千里寒,但看井水冰。(又之十五)经霜不堕地,岁寒无异心。(又之十六)而“冷”则很少这样用。用现代人的区分标准来看,“寒”大多是指零度以下,而“冷”则一般指零度以上;“冷”的程度大概介于“寒”和“凉”(今义)之间。《后汉书·戴就传》:“就语狱卒:‘可熟烧斧,勿令冷。’”这个“冷”指冷却,不能换成“寒”,就很能说明两者程度上的差别。当然这种区别不是绝对的,比如王献之《杂帖》:“极冷,不审尊体复何如?”沈约《白马篇》:“冰生肌里冷,风起骨中寒。”萧统《锦带书十二月启·黄钟十一月》:“酌醇酒而据切骨之寒,温兽炭而祛透心之冷。”“冰”“霜”也可以说“冷”,如《晋书·王沉传》:“褚@②②复白曰:‘冰炭不言而冷热之质自明者,以其有实也。’”隋炀帝《手书召徐则》:“霜风已冷,海气将寒。”不过数量都还比较少。但后世“冷”终于取代“寒”从这里已经可以看出端倪。2)“冷”多用于表具体物质或物体的感觉上的冷,而“寒”则多用于抽象的事物或用来概括某类事物的特点。比如“天寒、岁寒、寒暑、寒衣、寒服”都是指比较抽象的气候寒冷,一般不能换成“冷”〔37〕;“冷”可以描绘的具体对象范围很广,比如“水、火、风、月、雨、霜、露、冰、山气、朔气、身、体、体中、胃中、手、足、背、齿、心、心下、肠、髓、乳、衣袖、气、茶、酒、粥、浆、炙、药性、物性、枕席、簟、器、殿、堂、猿、牛角、卵、竹、葭、榆、石、涧、泉”等等。其中“心冷”“肠冷”等已是相当抽象的引申用法,为后世继续朝这个方向引申(如“冷面”“冷眼”等)开了先河。3 )“冷”可以修饰动词作状语,如上文所举的《世说新语·任诞》“不能冷饮”,又如晋陆huì@②③《邺中记》:“邺俗,冬至一百五日为介子推断火,冷食三日。”巢元方《诸病源候论》卷6 “寒食散发候篇”引皇甫谧《论》:“坐衣裳犯热,宜科头冷洗之。”《北史·崔赡传》:“何容读国士议文,直如此冷笑?”这是“寒”所没有的。这种用法在后世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这可能也是在口语里“冷”最终淘汰了“寒”的一个原因。  

        以上我们讨论了8组常用词在中古时期变迁递嬗的大概情况。 由于掌握的材料有限,研究的方法也在探索之中,观察和分析都还是很粗浅的,所得的结论不一定确切,有的甚至难免错误,这都有待于今后继续探讨和修正。本来,我们写作本文的主旨,也不过是想通过分析一些剩驳例来提倡一下词汇史领域中长期被忽视的常用词演变的研究。经过初步的实践,我们感到常用词的历史的研究是很有意义的,而且是大有可为的,但迄今尚未引起词汇史研究者的普遍重视。除上面提到的少数几篇文章外,还很少有人问津,大家的兴趣和工夫几乎都集中到考释疑难词语上头去了。这种情况看来亟须改变,要不然再过一二十年,词汇史的研究将仍然会远远落在语音史和语法史的后面。因为常用词大都属于基本词汇,是整个词汇系统的核心部分,它的变化对语言史研究的价值无异于音韵系统和语法结构的改变。词汇史的研究不但不应该撇开常用词,而且应该把它放在中心的位置,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把汉语词汇从古到今发展变化的主线理清楚,也才谈得上科学的词汇史的建立。这项工作也许需要几代人的共同努力,但是可以肯定研究前景是十分广阔的。现在我们不揣浅陋,把这一点不成熟的思考贡献出来,恳切希望得到同行专家的批评指正。
    编辑:秋痕

    关于汉语词汇史研究的一点思考(8)
    关于汉语词汇史研究的一点思考(10)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